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65章實現心願

第465章實現心願

    小媳婦已經被芊默忽悠的北都找不到了,說什麼便是什麼,一五一十地把鹿琳琳的來龍去脈都說了。

    這個鹿琳琳跟靳斯倆人說是兄妹,但沒有血緣關系。

    鹿琳琳的媽跟靳斯的爸是半路夫妻,鹿琳琳是她媽帶過去的,所以倆兄妹的姓都不一樣。

    說起這個鹿琳琳,小媳婦苦不堪言。

    靳斯的爸媽都已經去世了,可這個名義上的小姑子整的小媳婦死去活來,看似為人好相處,實際上眼楮一轉就是一個心眼,沒少挑撥她和靳斯之間的關系。

    在小媳婦看來,這個鹿琳琳就是長著天使臉蛋的小惡魔。

    她挑撥離間她和靳斯,目的就是想要分靳斯的一部分家產,因為靳斯的後媽留了一部分遺產給鹿琳琳,在她滿十八之前,這筆錢由靳斯代為保管。

    “鹿琳琳就是為了那筆錢不擇手段的,今年年初她滿十八了,可是剛好我老公生意上遇到點問題,用了那筆錢,她面上大方私下里卻搞小動作,我甚至懷疑我兒子失蹤跟她有關!就是她報復,她會來你這,也是看不慣你們救了我兒子,故意敲詐你們,這種花招她用得多了,只是我說誰都不信!”

    小媳婦吃了鹿琳琳很多次虧,已經能總結出經驗了。

    芊默心里明白,小媳婦說得應該有百分之八十是對的。

    鹿琳琳雖然婊氣,但也不會無緣無故下手。

    她會來太姥姥這,的確是為了踫瓷,沒病裝病,想要坑老太太一次,卻被芊默拆穿。

    芊默原還不理解為什麼琳琳會來,听小媳婦這麼一說,她明白了。

    鹿琳琳一定是痛恨太姥姥幫忙找到了這個孩子,估計打擊報復來了,這種行為的確是非常不好,但芊默思索片刻,再看小媳婦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

    “你得罪過她,你對她做了什麼?”

    小媳婦倒吸一口氣,心虛地撇開眼,“沒,也沒什麼”

    芊默一把捏著她的下巴,強迫她跟自己對視。“說實話,否則我讓你死的很難看。”

    小黑詫異,他很少見芊默撂狠話。

    而且話里話外頗為護犢子。

    她甚至沒有問前情後果,便能一口斷定是小媳婦有錯在先。

    “說!再不說我讓你下輩子很痛苦!”

    在芊默強大的壓迫下,小媳婦哆哆嗦嗦地說出了實情。

    “我,我就是在她杯子里下了一點點藥,也不多的”

    藥

    芊默閉眼,再睜眼眼楮紅了,帶著凜然的殺氣。

    琳琳有liubing的習慣。

    在獄中看不出來,出來時卻總是背著芊默溜,被芊默抓到幾次後差點拖到戒毒所,後來她是跪著對芊默發誓要遠離這個,芊默給她捆在椅子上好幾天。

    那幾天琳琳一直發瘋,芊默就抱著她。

    倆女孩哭成一團。

    就因為彼此一起走過最黑暗的歲月,知道彼此的弱點,這份外人看起來不可思議的感情才異常牢固。

    現在終于找到問題源頭了,芊默松開手,看著小媳婦一連說了好幾個好字。

    “我就是跟她開玩笑的,量也不重,迪廳里不都吃點嗎,我也吃過,現在不也照樣嫁人生孩子,沒事的”

    芊默退後兩步,活動了下手腕,嘴角帶著一抹冷笑。

    “沒事,沒事——我qnmd!”揮拳就是一下,小黑再想攔都晚了。

    芊默一拳打在她臉上,接近著就是一個頂腿,下手之恨打得小媳婦當場就起不來了,芊默還想上去補幾腳,小黑怕鬧出人命趕緊抱著。

    “你放開我!我要弄死這個賤人!”芊默如此失態還是頭一次,小黑緊摟著她。

    “冷靜。”

    “我冷靜不下來!你問問這個女人做了什麼,啊?她給琳琳下藥,下藥啊!兩口子特麼聯手黑琳琳的錢,被發現後下藥,還是人嗎?!”

    那小媳婦被芊默嚇得屁滾尿流,慌亂地跑出去,孩子都顧不上了。

    小黑用了好久才把芊默安撫下來。

    芊默狂躁的情緒好半天才冷靜下來,她的眼神有一瞬間的恍惚。

    仿佛想到那個替自己擋過刀的女孩被自己抱在懷里癮發作痛苦打滾的樣子。

    鹿琳琳後來也跟芊默坦白,說她小時候的確是比較喜歡惡作劇,但是從來不坑人,就是從她染上那玩意以後,手段才越發狠起來。

    芊默在小黑懷里微微發抖,小黑摟緊她,驚詫,他第一次看到乖乖也有恐懼。

    芊默在後怕。

    她後怕自己若不是重生,沒有制止琳琳踫瓷太姥姥,也許從那以後,一個女孩即將徹底黑化。

    白紙上落下的第一滴墨,會讓人發生質變。

    就因為有第一抹罪行,後續再多也無所謂了,反正已經黑了。

    這段秘密,琳琳前世都沒跟芊默說,芊默現在明白了。

    這個小媳婦伙同無恥的靳斯霸佔了屬于琳琳的財產,琳琳抗議後,這個可惡的小媳婦偷偷給琳琳下了藥,琳琳惡意報復,縱容人販子帶走了孩子,被芊默找到孩子後,琳琳把火撒在太姥姥身上,打算上門踫瓷。

    被芊默攔下。

    這一切都是前世沒發生的,前世芊默沒有來這邊,太姥姥也錯過了人販子,琳琳沒上門。

    一只蝴蝶偶爾扇動幾下翅膀,便能引起一場龍卷風,芊默重生也帶來了一連串的連鎖反應。

    一切都與前世不同了。

    想到這,芊默拍掉小黑摟著她的手,于昶默略帶擔憂地看著她。

    “我沒事。”

    有事的,將會是那個給琳琳下藥的女人。芊默冷冽。

    想要守住婚姻不勞而獲是嗎?

    可以的。

    她會幫助那個女人實現她的心願,可誰說有婚姻的女人就是幸福的呢?

    賤人配狗,天長地久,芊默篤定干媽後期一定會聯系自己,她給的那首藏頭詩的預言會實現,干媽一定會發現干爹有小三,到時候會覺得自己靈驗聯系自己。

    到時,芊默會遙控干媽玩死這個坑琳琳的女人。

    她陳芊默是一個黑化都不用涂深色口紅的女人,龍有逆鱗,動者,死。

    “那首詩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要警告那個官太太小心東婷”小黑問。

    “我只是听琳琳以前說過一嘴,東婷是夏太丈夫的秘書,倆人似乎糾纏不清。”芊默隱瞞了一部分事實。

    前世她干媽就是為了搞那個東婷才入獄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