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69章惹急了自己都撕(感謝淡淡you傷+更)

第469章惹急了自己都撕(感謝淡淡you傷+更)

    “別鬧了,我之前都是讓著你的,認真的話,你一分鐘都堅持不了。”

    于昶默實事求是。

    別說她是個姑娘,換警校其他男生過來,也未必能堅持一分鐘。

    芊默就喜歡對自命不凡的人下手,拼武力值打他不容易,但人家走得是智商流呢。

    武力不夠,腦力湊!

    芊默坐起來,對著于昶默拋下戰書。

    “听說于中隊長近日處事很飄,跟他越來岳父下棋還帶彩頭。怎麼,你敢跟你老丈人厲害,就不敢接我的挑戰嗎?”

    “...還差二十分鐘。”小黑擺出他冷面教官的派頭。

    妖女,不上你當!

    芊默假裝沒听到他說什麼,繼續煽風點火。“我贏了保證不對外說我贏你——”

    “你會發朋友圈。”小黑平靜地指出。

    芊默尬住。

    他要不要這麼了解她!是的,她的確不會說,但是她會發啊!~

    “以及,我要是跟你比,你一定耍賴。”

    竟然如此輕易地看穿...芊默索性坐直。

    “我承認,我是想采取不那麼正式的手段跟你來一場。”

    “你想玩陰招。”小黑覺得“不那麼正式”這個形容的不貼切。

    他未來媳婦就是那種坑人無極限的。

    芊默浮夸地捂著嘴一陣哦呵呵,“小哥哥你不要說得那麼難听,兵不厭詐,且不說兵者詭道,就說你要是在外面遇到對手了,你還指望人家跟你過招前先鞠躬敬禮後再開干?”

    小黑無奈,“我不是不跟你比,而是如果我認真起來,怕傷到你。”

    她教官在他手下都堅持不了多久,小黑的招式都是狠招,重實戰的那種,平時跟她比都是十分克制。

    “傷到我你以後就不用上我的床了。”芊默無恥道。

    小黑沉默了幾秒,意識到她又又又在給他挖坑,舉起手給她看,那上面有倆排整齊的牙印,拜她所賜。

    昨天倆人過招,她出招速度慢被小黑說了,記仇。趁小黑進屋的功夫抄起院子里的空隻果筐扣他,被他躲開後又裝哭,小黑過去摟她被咬了。

    “乖乖,你不能總是用如此不平等條約對我。”于昶默抗議。

    咬幾下也沒關系,不疼不癢的,就當哄媳婦玩了,可是不讓上床,這個性質惡劣,絕對不能忍。

    “所謂不平等條約是建立在你傷我的基礎上,我相信我男人控制力絕佳不會傷到我。”芊默勢要將賴皮進行到底。

    小黑並不打算上鉤,已經浪費幾分鐘時間了,他得督促乖乖把這段補上,就在小黑準備抓耍賴的女人起來時,卻見那個把賴皮刻在臉上的小家伙幽幽嘆息。

    “看來你今晚是不想那樣了...”

    她那萬惡的小嘴里,輕吐出幾個特別不可描述的詞,小黑瞬間臉紅,這都是他非常喜歡的造型,可是平時她都不輕易讓他那麼做...

    芊默說完捂著小嘴,“哎呀,我忘記了,于中隊長是鐵面教官,不肯吃我這套呢,我這色誘還是留著。”

    “我覺得,為了提升你對自我認知的了解,適當地賭一下還是很有必要的。”于昶默秀出了他節操下限。

    三十秒後,倆人站在屋里的pvc墊子上。

    為了方便倆人過招,小黑把她臥室改裝了,桌子沙發茶幾全都撤走,換上軟軟的墊子,有事兒過招沒事兒滾兩圈換個角度看世界,也是極好的。

    芊默煞有其事地拉抻,于昶默淡淡道。“十秒已經過去了,你還有一分五十秒。”

    “不著急...你等我再鞠個躬啊。”芊默使勁拖延,小黑惦記他的賭注,上前一步,芊默馬上退後一步嚷嚷。

    “你敢先動手?你不讓我?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渣男!”

    不講理到這種地步,也就是仗著這是自己男朋友且脾氣溫和,但脾氣再好的男人面對自己奢華賭注時,還是不免心急。

    “再給你十秒拖延。”說話間時間差不多了,小黑準備下手了。

    芊默嘖嘖兩聲,男人啊...管他什麼身份地位,精蟲上腦都一個德行呢,瞅瞅這個猴急的樣子。

    被芊默這麼一拖,只剩一分多一點了,小黑自信三招內搞定她,然後直接拖床上讓她兌現承諾。

    在強大信念支撐下的男人戰斗力比平時還要高,芊默不敢怠慢,眼看小黑要上腿了,她知道他不可能踢她,應該是要困住她,芊默不往邊上躲,竟直接往後倒,順勢後撲,躺床上了。

    馬上滾兩下,跑到床里面。

    于昶默感覺到自己額頭已經出黑線了,腦袋一抽,不止怎麼跑出來一句,“不等我扔自己主動躺好?”

    是時候開一盒新的小雨衣了,老三送的,超薄零距離!

    芊默側身躺著,對他勾勾手,另一只手在後背動了兩下,小黑就見一個白色帶著香氣的條狀物朝自己扔過來。

    這是....

    小黑沒了陪練的心思,女友衣服都脫好了,這不就是邀請嗎?

    他一步步朝芊默走來,芊默身上穿著寬松的t恤,里面卻已經是真空,想到這小黑便熱血沸騰,卻見芊默借著床的彈力朝他跳過來,小黑下意識地張開雙臂接著她。

    上當了。

    小黑對她處處留情,芊默對他一點沒客氣,雙腿一夾,身子向後一軟,柔軟的腰向後弓去,整個人倒掛在他腰上,他忙用手去扶怕她撞到頭,她卻利用漸長的腰力彈起,手肘對著小黑結實的胸肌砸過去。

    在芊默的計劃里,她這完美的招式是沒有任何破綻的,但小黑的肌肉反應早就先他大腦一步做出反應,就在她的手肘距離他的胸肌只有一點點距離時,他一只手抓著她的手腕,另一只手還不忘托著她防止她掉下去,手稍一用力,芊默疼的嗷一聲。

    就覺得身子變成一個拋物線,精準無誤地掉床上了。

    “還有五十秒,不得不說,乖乖你現在越來越沒有下限了。”小黑如實地評價女友的所作所為。

    芊默臉漲紅,眼見小黑已經準備過來“領獎了”,她一不做二不休,雙手一邊一個地拽著自己的領子,在于昶默驚詫地眼神中來了一招總裁文里常用的招式。

    手撕衣服!!!!

    自己撕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