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75章入戲太深(感謝Melody_辰辰+更)

第475章入戲太深(感謝Melody_辰辰+更)

    電影到後面講了什麼芊默都沒看,片尾曲響起時內個扮演村霸的男人才不太滿意地系上拉鏈,順便發表了下感言。

    “時間緊,沒有什麼發揮的余地。”

    特麼浪死你丫得了。芊默真就帶入了一絲被村霸欺負後的仇恨感,忿忿地看著他。

    小黑抬起她的下巴,竟帶了一絲痞氣,人家可是受過專業化妝潛伏訓練,黑化完全不用靠濃妝眼線的。

    “你要敢把這事兒說出去,俺就neng死你爽死。”

    俺!!!!芊默被雷到了。

    這小方言說的,要不要入戲那麼深啊。

    “不要急小妞,俺會負責的。”于昶默繼續裝,然後毫無意外地被芊默踹了一腳。

    裝你大爺啊!

    為了入戲,芊默從電影院出來就保持跟小黑冷戰的態度,她試圖把自己代入“墮落婦女”這個角色里。

    不著調的村霸丈夫,無所事事,吃軟飯,不干活

    不靠譜的坑女兒爹,把女兒推入火坑,還有病

    還有那懦弱的娘——芊默搖頭,代入不了,好吧,娘死得早,這個能代入進去。

    啊,穆菲菲啊,你死得好慘啊~~~

    這一路芊默就揣測自己的人設,漸漸地能夠踫觸到一點人物內心了,小黑看得憋屈啊,他本想使壞,結果莫名成了助攻。

    到家門口,芊默下車,情緒已經醞釀好了,指著小黑的鼻子怒道。

    “你到底什麼時候能正經找個工?不要一直問我拿錢!”

    芊默家路過的鄰居聞言大吃一驚,放慢了腳步,再慢一點,這個瓜得吃啊。

    “你還打我!吃我的,用我的,不工,還打人!”芊默沒注意到鄰居,說得歡實極了。

    艾瑪!鄰居一個激動,手里的雞蛋籃子沒拿穩,倆雞蛋滾出來摔得bia ji bia ji。

    陳百川的女婿原來是吃軟飯的!並不是傳說中的大款小開啊,號外號外,趕緊鄰里之間散播下。

    只見那已經快七十的鄰居驟然煥發第二春,邁著六親不認地愉快步伐,以一種匪夷所思地速度歡實地朝著鄰居家走去。

    嘴里還念念有詞,吃軟飯、不工、打女人,啊哈~好大一個八卦!

    小黑揉揉太陽穴,用手捅捅芊默,示意她朝著那老太太方向看過去,戲精芊默順勢一看,石化。

    完犢子了,那不是本街道最能家長里短的劉婆嗎?

    “怎麼辦啊,用不了十分鐘,你的惡棍形象就會傳遍街坊四鄰。”芊默欲哭無淚,玩大了。

    內個據說“吃軟飯”的男人悠哉悠哉,一點也不上火。

    “不怕閃著舌頭就讓她們叨叨去,等到訂婚時,她們就知道了。”小黑底氣十足。

    芊默家為整個街道奉獻了去年下半年的談資,從上次悔婚到找小黑這個開大奔的,現在又傳出男方“破產吃軟飯”,想必今年上半年的談資也被這一家子承包了。

    小黑就憋著一口氣給他的乖乖出上次悔婚的氣,現在傳得難听一點也無所謂,反正早晚他都能把這場子找回來,現在讓她們議論好了,到時候來個先抑後揚。

    小黑自認他這個決定一定能讓乖乖高看他一眼,卻見芊默若有所思,然後點點頭。

    “原來是這樣啊越是有能力的男人,心理承受能力越強大,能力越低的男人自尊越高。”

    電影里,強迫妻子出去賺錢養自己的窩囊男人經常為了妻子某一句話拳打腳踢,那口軟飯一定是要硬吃,,小黑則不一樣。

    正因為他實力在那,不需要在意外人的眼光。

    芊默研究的津津有味,小黑憋屈。

    搞破壞又成助攻,摔!

    芊默拍拍小黑肩頭,甚感安慰。

    “不錯不錯,我以後就發你個‘助攻小能手’稱號。”

    “我要換成村口惡霸。”小黑賭氣。

    一分鐘後,芊默成全了小黑。

    趁著他去做飯的功夫,用他手機給他微信名改了。

    家族群馬上有動靜了。

    陳三炮︰我哥受刺激了,媽!快叫姥爺回來給我哥看病!

    詩語哲︰世界級精神權威隨叫隨到

    陳萌和二爺都沒有發言,芊默放下手機裝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

    小黑做完飯,順手看了下手機,震住。

    “乖乖,我車里有送你的禮物,你去取一下。”小黑把鑰匙遞給芊默。

    是時候,寄出法寶了。

    那一整套口紅是時候亮亮相了。

    芊默撒著歡地去尋寶,快進門時被鄰居大媽叫住。

    大媽意味深長地看了眼她手里的套盒,認真道。

    “芊默啊,以後要留個心眼,要存私房錢知道嗎,別總買這些貴貨了。”

    芊默︰w(⑸)w

    做人果然不能太皮,小黑這“吃軟飯”的鍋,怕是沒那麼容易甩開了。

    等芊默喜滋滋地坐在沙發上拆口紅的時候,小黑借口要買菜溜了。

    手機響了,芊默順勢一看。

    農村創業項目交流群

    她什麼時候加入這種農廣群了?芊默一頭問號,點開一看。

    陳三炮的發言積極踴躍。

    村口惡霸摳鼻子的表情包下,緊跟著是村花陳小丫發得中老年表情包,干杯朋友。

    下面齊刷刷一群土味表情包,就連二爺都順手發了一個。

    表情包里還夾雜著系統的一行小字。

    萌修改群名為“農村創業項目交流群”,大家一片和諧。

    芊默握著手機,于二柱子哪兒去了!誰讓他改自己的名字來著!

    村霸于二柱子帶著村花對他滿滿的仇恨跑路了,于二柱子你不是人!

    連打帶鬧很快就到下午五點了,小黑按著陳萌給的指示提前走了,芊默對著鏡子琢磨起妝容。

    最先搞定的是一次性紋身貼,芊默對紋身的女孩沒有偏見,但根據她對影片的歸納總結,她發現紀錄片里大多數女人都有紋身。

    腳踝處貼一個,裙子下方貼一個,這種一次性紋身貼是特質的,防水且可以以假亂真,能夠堅持三天。

    芊默又對著鏡子一通鼓搗,畫完妝後對著鏡子左看右看,還覺得少點什麼,去客廳茶幾下翻出了陳百川的軟中華,戴著夸張戒指的手點上一根煙,放在唇邊還沒來得及吸一口,就見散步回來的陳百川和穆綿綿站在門口,驚詫地看著芊默。

    表情夸張,猶如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