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91章最美的她(月票+6更)

第491章最美的她(月票+6更)

    王逍堯找到芊默,盡管不知道發生什麼,但王師兄的直覺告訴他,他的父親可能已經被卷入了麻煩當中。

    在使命+沙會長的作用下,王逍堯給芊默提供了個消息。

    那盒煙,一早就被他的親叔叔拿走了。

    就是那個開摩托車撞王叔的那個。

    王逍堯的叔叔因為管王叔借錢沒被同意後,心生怨恨,帶著頭盔騎摩托車撞王叔。

    王叔和王逍堯都知道是他,只是迫于親情倆人都沒拆穿,那叔叔便以為瞞天過海了。

    這次若無其事的上門,坐下說了幾句不痛不癢的話,然後便取走了煙盒。

    王逍堯在告訴芊默這件事時,心里是有猶豫的。

    他叔叔在給什麼人做事,他不信叔叔不清楚,這點在破案後查他叔叔賬戶,只要有不明來歷的進賬,那他叔叔將會面臨非常嚴重的懲罰,絕非是關幾天就能出來的。

    大義滅親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王逍堯會有一瞬間的猶豫也是人之常情,最後還是理智戰勝了情感,或許...沙會長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芊默為什麼听到這個情報後,就篤定煙盒情報是假的呢?

    王逍堯說過,他叔叔一事無成,之前還管王父借錢,這樣的人想要鋌而走險加入這些黑暗組織是有動機的,但他絕對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取得對方認可是絕對不可能的。

    所以王逍堯的叔叔在整個事件里,被人當成了炮灰。

    組織用這種方式考驗他的忠誠,也趁機放出煙霧彈。

    如果王逍堯的叔叔準確把情報遞出去,並沒有警察包餃子捉人,王逍堯的叔叔就會得到信任,未來一步步走向邢天佑那種更重要一級的位置。

    就算王逍堯的叔叔反水了,對方也能很快發現及時斬斷,不傷筋動骨。

    這一手投石問路玩得是爐火純青。

    可惜,遇到了芊默。

    對方裝了一個世紀地b,就這樣被無情粉碎了。

    芊默听王逍堯說完後,已經斷定了對方放煙霧彈,她就琢磨對方會什麼時候下手,可以肯定地是,距離明天放的那個假消息不會太久,因為對方深諳兵法,懂得燈下黑,想要用假消息迷惑警方,然後渾水摸魚完成交易。

    一看就是沒少看孫子兵法之類的。

    遇到芊默這種有神眼力的,變真得孫子了。

    既然對方想要快速交易,那肯定得再次傳遞信息,芊默已經做好了跟邢天佑這幾天套情報的方案了,可看邢天佑今兒沒帶孩子還滿臉警惕,芊默猜他可能是要今天就行動。

    于是故意讓琳琳進來拽她走,這是芊默的試探。

    正常人的反應,應該是跟琳琳糾纏一會,無論是用錢打發走琳琳,還是跟琳琳打一架,畢竟他都給芊默下藥了。

    可是邢天佑沒反應,他在隱忍,按兵不動。

    這就說明,他今晚一定要傳遞情報出去,而給芊默下得那些藥,應該是把芊默當成了“犒勞品”。

    想著傳出情報後,跟佳人共度一晚安撫自己近日疲憊緊張的心,沒想到美人如花...食人花。

    芊默說完這一切後,已經昏昏欲睡了。

    解藥開始發揮作用,她有些想睡了。

    小黑背著她往樓下走,芊默趴在他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等到破案後,你找人回來,到後台找到那丟錢的女人,告訴她,偷她錢的是...”

    理由是,起爭執時芊默听到了幾個人的辯詞,偷錢的那個說她錢是從銀行取出來的,說得時候細節過多,微表情泄露她在撒謊。而後來領班的一番話也讓芊默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小黑听得都不知道說什麼了,到底是夸她盡忠職守,時刻不忘她的使命呢。

    還是感慨,他未來媳婦就是個巨大招黑柯南體質,走哪兒都能破案。

    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背著她回家,平息了這一切她也累了,該好好休息了。

    芊默這一睡就是一天一宿,再醒來時已經是傍晚了。

    屋里已經沒有了小黑的蹤影,床的另外一邊鼓起來,芊默掀開被子,看到里面的東西,捂著嘴心一窒。

    這一堆有化妝品,有好吃的,也有用盒子封好的小咸菜,各種芊默喜歡的東西擺得滿滿的。

    芊默看了以後第一反應不是高興,而是舍不得,他堆這樣一座禮物山,應該是想給她驚喜。

    可她開心不起來,因為他會這麼做,一定是...

    從禮物堆里,她果然翻出了一張字條,上面是他的字跡。

    乖乖︰我回部隊了,沒辦法陪你一起看除夕的煙火了,一個人要好好吃飯不要挑食,咸菜吃完了我再給你送。

    他回去了。

    相處的時間太短暫,還沒好好享受下獨處時光就結束了。

    芊默握著字條,悵然若失。

    總是這樣。

    難得假期,就算有幾天相處,也總是被公事佔滿。

    她這一睡,錯過了跟他相處的最後一天,太遺憾了。

    芊默拿起手機刷了幾下,突然看到他發的朋友圈。

    時間是兩個小時前,有兩張照片,一張是她的睡姿,一張是她在警校時穿著作訓服跑步的樣子,也不知道他從哪兒弄來的,配上一句話︰最美的她。

    芊默眼眶微微泛紅,她能想到他這一天什麼都不做,坐在邊上靜靜看她睡顏。

    原本有些忐忑他因為這件事阻止自己繼續選擇這個專業,看到這兩張照片她含著類笑了。

    他理解她,他懂她。

    有自己男人理解那便是最好的。

    他在的幾天,芊默每天都是充實開心的,就算是做危險的臥底任務,心里也踏實,這會他走了,她心里空了一塊。

    芊默振作起來,她男人就是做這份工作的,他理解她,她也得理解他,他不在,自己找點事兒吧。

    比如...給小黑q版的相撲娃娃做點小衣服什麼的。

    一年四季,秋冬春夏,各種各樣的小衣服都做一些,這樣就仿佛他一直在她身邊,從未走遠。

    兩天後,芊默跟鹿琳琳逛街時,陳萌打來電話。

    案子破了。

    最後一次的時間是準確的,一網打盡,芊默立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