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93章坑爹的娃

第493章坑爹的娃

    邢天佑冷笑,“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就是個普通人,誰知道錢到底是怎麼回事,寫了字的錢多了去了,你上學時交學費不寫字嗎?”

    這一套詞他反復說了很多次。

    “你不為你,也不替你兒子想想嗎?他才幾歲,你希望他心理留下陰影嗎?”

    听到芊默的話,邢天佑臉色大變。

    “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敢動我兒子,我弄死你全家!我不會放過你的!”

    後面的倆警察按著他坐回去,不讓他繼續沖動。

    “邢天佑你真的愛你兒子嗎?如果你真的愛他,為什麼會讓他看到那麼多黑暗的一面?你想過會對他的未來有什麼影響嗎?”

    芊默至今都忘不了齊齊的眼光,一個幾歲的小孩,本應是潔白無瑕的純真年代,可他看到的都是最黑暗的一面。

    也許是尋常人一輩子都見不到的殘酷與涼薄。

    “你每次交易都會帶上他,考慮過孩子會受到的影響嗎?”

    “齊齊他還小...他什麼都不會記得,他什麼都不知道。”邢天佑提起兒子心里刺痛。

    他進來了,兒子怎麼辦。

    他的父母能否照顧好他?

    “小孩子的理解能力或許還不是很好,但記憶力卻超乎你的想象,不要說你兒子已經六歲了,就算找來個三歲小孩,你跟孩子一起學鋼琴,學三個月你看看誰的進步快。”

    小孩子的悟性是非常驚人的,有些特長從很小就需要培養,缺童子功長大後會比同專業的人差一截,比如某些樂器,某些舞蹈,以及...算命?

    芊默在算命這塊,可是有扎實的童子功。

    “你走吧,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也不會說。”

    邢天佑想到兒子,用手捂著臉,不讓滿臉的愁容泄露,芊默卻已看穿了一切。

    正待她還想添磚加瓦加快瓦解邢天佑的心理防線時,師兄進來了,示意芊默跟他出去。

    “邢天佑的兒子來了。”師兄滿臉為難,“那麼小的孩子,自己打車過來的,進來就坐在地上哭,說要見爸爸,我們暫時聯系不到他的監護人,你能不能幫勸勸?”

    師兄把自己背著所長偷摸藏的薯片零食都交出來了,可那小孩完全不買賬,超難搞定。

    “我過去看下。”

    芊默也想看看這個給她印象深刻的小孩,這是個機會。

    小朋友被安置在辦公室,剛走到門口就听到里面驚天的哭聲。

    “我要我爸爸!你們放了我爸爸!”

    所長被哭得腦瓜仁都疼,哄了半天一點效果也沒有,第一次遇到這麼難纏的小孩。

    芊默進來後,齊齊看到是她,從地上一咕嚕地爬起來,拽著芊默的褲腿。

    “你們抓她,她就是個陪酒的,我爸爸是好人!抓她把我爸爸放了!”

    芊默嘴角抽了抽,這個臭小孩,還是這麼不討人喜歡。

    “所長,我能單獨跟齊齊待一會嗎?”芊默禮貌。

    所長如釋重負,趕緊帶著人出去,艾瑪,他已經被這孩子哭得血壓都升高了,陳局的高徒願意接手自然是好,畢竟人家是專業的麼——芊默在這邊已經小有名望了,在這三線城市,她是當之無愧的專家。

    “你這個壞女人!你為什麼不去死,你死了我爸爸——”

    “齊齊,你告訴姐姐,你想不想爸爸?”

    芊默蹲下,擦掉小孩臉上的淚。

    這孩子哭太久,臉都花了,芊默便從兜里掏出濕巾,一點點給他擦。

    齊齊听到她說爸爸,馬上停止哭鬧,淚眼汪汪地看芊默。

    這一刻,他表現的像是個普通小孩。

    芊默看著他天真的眼眸,有一瞬間的遲疑。

    家人坐牢,如何跟稚嫩的小孩做解釋?

    善意隱瞞,告訴孩子父親去遠方打工,還是如實相告?

    還有個類似的選項,父母一方去世,對幼小的孩子到底說不說?

    芊默心里已經有了答案,她的專業已經告訴了她應該怎麼做,但面對小孩天真的眼眸,她還是說不出口。

    見她遲疑,齊齊突然抱住了芊默的腿,用脆弱的哭腔跟芊默求道。

    “你幫幫我吧,我爸爸不是壞人,壞人是別的叔叔,我有他的銀行賬號和密碼,我告訴你,我全都告訴你,只要你們放了我爸爸...”

    芊默一驚,彎腰問道。

    “齊齊,你說什麼?”

    “有個這里帶疤的叔叔,他的賬戶是230xxx,交易密碼是xxxx,他的手機號是13...”

    齊齊竹筒倒豆子,不斷地往外說數字。

    芊默記憶力相當好,但背這些長串數字還是非常吃力的,她到目前為止見過過目不忘的就只有小黑——不,如果這孩子提供的信息都是真的話,那就是兩個了。

    邢天佑有幾次“談大生意”時帶了齊齊,兩邊人面對面地打開電腦轉賬,齊齊就在身後跑來跑去。

    誰也沒想到,這個才幾歲的孩子,竟然把這些都看在眼里。

    齊齊提供了一長串非常有價值的信息,芊默不敢耽擱,趕緊把所里的人叫進來做記錄,齊齊背完這串數字後哭著問芊默。

    “我知道的都說了,可不可以讓我爸爸出來陪我,這些...我原本是想用來告訴爸爸的,這樣他就能有錢了,不需要賺錢那麼辛苦,也就有時間陪我玩一天了。”

    這些話從孩子嘴里說出來,沖散了眾人破大案的喜悅,所有人的臉上都蒙上一層陰霾。

    如果說,邢天佑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的話,那這個孩子便也是受害者。

    芊默問所長,“他的家人聯系到了嗎?”

    “暫時還沒有,他的爺爺奶奶據說出國旅游了,聯系不到。”

    “那這個孩子,我可以先帶回家嗎?”

    出去時一個人,回來領了個娃,穆綿綿一看芊默牽著個小男孩回來,第一反應就是驚呼。

    “她爸!你快出來啊!可不得了了,我弟在外把別的女人肚子搞大了,孩子都領回來了!”

    “別胡說八道!鬼片看多了?”正在蹲坑的陳百川嚇得菊花一緊,那形狀完美的條斷了。

    穆綿綿姐弟三人,有個弟弟,不過幾年前車禍沒了。

    說死的人有娃,這不是純粹是嚇唬活人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