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95章竟然是她

第495章竟然是她

    齊齊在香香的床上睡了個好覺,醒來就見芊默笑眯眯地站在床前。

    “我爸爸呢?”齊齊一咕嚕坐起來,瞪著倆大眼看著芊默。

    這孩子不搗亂的時候,還是挺可愛的。

    八九點的太陽正足,芊默趁機仔細端量齊齊。

    這孩子跟邢天佑非常像,不過細看,還是有區別的,眼楮特別漂亮,邢天佑是大餅子臉小眼楮,齊齊是圓臉大眼,大眼楮長睫毛拉升了不少顏值。

    “你先把早飯吃了,姐姐有話跟你說。”

    芊默斟酌一晚上,終于想好了如何處理齊齊的問題。

    齊齊為了早點見爸爸,听話地吃了早餐,芊默跟他面對面地坐著,順手按下錄像設備。

    “齊齊,姐姐要對你說一件事,可能這件事對你來說有些殘忍,你爸爸因為做錯了事要坐牢,齊齊可能有幾年見不到爸爸了。”

    這個開場白單刀直入,沒有善意的謊言,平鋪直敘。

    “坐牢...我爸爸是個壞人?!你這個騙子,賣肉的,陪酒的,賤人...”齊齊瘋了似得說出一連串罵人的話,詞匯量之豐富讓門口偷听的穆綿綿汗顏。

    她活這麼大,都不如個六歲小孩罵人豐富!

    芊默任由這孩子罵,齊齊不僅罵,他還過來打芊默。

    幾歲的孩子認真起來,打人也是有些疼的,芊默一直忍著,直到這孩子想要搬水壺砸,芊默才制止,按著瘋狂的小孩坐下。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做錯的事付出代價,你爸爸做錯了事,這是他應該擔負的責任,但是姐姐要告訴你的是,盡管他這幾年沒辦法陪在你身邊,他依然是愛你的。”

    齊齊掙扎不過,芊默的手勁兒太大了,他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你騙我,你騙我!我爸爸不是壞人,不是!”

    “他對別人或許不是壞人,但他是個好爸爸,如果齊齊很想念他的話,姐姐可以帶你去看他。”

    齊齊淚眼朦朧地看芊默,芊默用手輕輕擦他的眼淚,“他現在沒辦法跟你在一起,但是你們可以通話,寫信,齊齊也要鼓勵爸爸,好好改造,早日回來見你,他只是在為做過的事懺悔,但他對你的愛不會消失,齊齊也不要否認爸爸對你的愛...”

    芊默開始用專業對這孩子進行了心理干涉,齊齊現在受到了巨大傷害。

    對一個孩子而言,朝夕相處最愛他的人突然不見,心靈必然遭受重創,短時間可能看不出來,但長時間不管,這影響便會一直存下去。

    有的孩子面對這種創傷,看似毫無影響,可是當他成年後,一旦遇到其他心靈傷害後,便會與這段陳年傷害產生共鳴,到那時便會有嚴重的後果。

    追溯那些惡性案件犯人的童年,幾乎都有各種心靈創傷,有的過去很久了,卻依然會影響日後的成長。

    專業的心理干涉在面對重大心靈傷害時有非常好的效果,可是國內現在還沒有對這件事引起重視,芊默對這孩子做的,顯然是十分專業的。

    齊齊把不滿情緒發泄出來後,進入了第二階段,他開始痛苦茫然,縮成一團不知怎麼辦,芊默便用放松療法幫他調整,隔了一會這孩子一點點平靜下來。

    “我想見我爸爸。”

    “姐姐會跟上面申請。”

    芊默知道,這次的治療只是個開始。

    想要達到一個完整的治療效果,心理干涉至少要跟進很長一段時間,這是一個枯燥又漫長的過程,治療時也許還會有病情反復,一個殘忍的事實是,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想讓齊齊“快樂”成長是有難度的。

    裂痕已經產生了,就算是最好的心理醫生也沒辦法將他受傷的心修復到原來的狀態,但若能逐漸接受事實,順其自然地面對人生,便是最好的結果。

    快樂太難追,尤其是對那些受過傷害的人來說,灌心靈雞湯讓人家追求快樂,這是非常不符合心理學的外行做法,順其自然,從容面對,這就足夠了。

    芊默替齊齊爭取了見邢天佑的機會,父子倆見面便是抱在一起哭,邢天佑在里面什麼都不肯說,可是看到兒子被照顧的很好的樣子,禁不住淚流滿面。

    父子倆見面結束後,芊默告訴邢天佑,齊齊已經說了很多,邢天佑愕然。

    兒子說的那些,足夠讓他在里面待的時間無限延長。

    坑爹啊!

    但芊默的下一句話,卻讓邢天佑涕淚縱橫。

    “孩子背這些的時候,並不是要坑你,他只是想用這些買你一天時間,希望你能夠好好陪他玩一天,不去歌廳,不點坐台的,父子倆在游樂場認真地玩一天。”

    邢天佑心理防線徹底摧毀,放聲大哭。

    到了這個階段,他也不知道該恨兒子太聰明,還是恨自己太愚蠢。

    芊默接著把她和齊齊治療的那段錄像放給邢天佑看。

    在听到兒子一遍遍問自己什麼時候回去時,邢天佑心里五味雜陳,可是听到芊默說,他是個好爸爸時,邢天佑整個人都呆了。

    “妃妃,你——?”

    她為什麼不對孩子說自己是個臭名昭著的間諜?

    “無論大人的世界是怎樣的復雜,你兒子是無辜的,以及我不會否認你對兒子的愛。配合我們,爭取寬大處理,我別的不敢保證,但是我可以用我的人格發誓,我會盡我畢生所學,調整好齊齊的心理狀態,你出來時,齊齊會是一個陽光男孩,絕不會走你的老路。”

    芊默認真嚴肅。

    邢天佑被說動了,“我憑什麼相信你?”

    芊默舉手,“我以我頭上的警徽發誓。”

    警徽...邢天佑早就有心里準備,听到也不是太意外。

    “記住你的誓言,一定要幫我兒子調整好心態...教他好好做人,不要,不要再跟我學...否則我出來了絕不會放過你。”

    芊默點頭,她說到做到。

    “輸給你這樣的精銳,我也沒什麼可說的了,妃妃不是你的真名吧?能不能告訴我,你真正的名字是什麼?”

    “陳芊默,警校大一在校生。”

    “陳芊默?!你竟然是陳芊默?!”邢天佑瞳孔驟然放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