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531章就這麼簡單

第531章就這麼簡單

    凍醫生面無表情站在多多身後,多多夸了幾句夸不下去了,灰溜溜地跑了。

    “站住。”凍醫生叫住多多。

    多多干笑著轉身,“二大娘有何吩咐?”

    “把病例抄完就可以下班了,以及我跟你二大爺感情很好。”

    多多的臉皺了,啊~

    芊默看凍醫生的冰塊臉腸子都要憋打結了。

    那麼不願意說話的人竟然單獨強調了這件事,哈哈哈,看來是相當在意啊。

    “有咨詢者指名找你。”凍一對憋笑很艱難的芊默說。

    “我?可是我沒執照啊,我過來只是幫忙的。”

    工作室好幾層樓,有很多非常優秀的醫生,有些剛來的實習生,哪怕是博士學歷都不能立刻上手做治療,她上次給那個女孩治療就已經是違規了。

    “倩總說你可以,如果搞不定,我再出面。”

    芊默應聲出去,一出門就樂了,哈哈哈,凍醫生反差萌啊。

    看著冷冰冰的,心還挺軟。

    誰說愛情和婚姻只有一種模式,話不多並不代表感情不好,只是倆不善表達的人遇到一起而已。

    倆小的出去了,凍一摸摸自己臉,真的很嚴肅嗎?

    她自己沒感覺啊

    芊默剛來三天,竟有人專門點名,她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工作室整體裝修偏暖,一點也不像是醫院,處處可見鮮花,讓人一踏入進來便有放松的感覺,還有好多減輕壓力的小玩偶。

    在這里,所有的心理醫生非必要病情,否則都不穿白大褂,心理疾病分好多種,有的病情就是需要給咨詢者全然放松的感受,看到白大褂會讓人感到緊張,不過有的病情還是需要穿的。

    芊默進咨詢室之前問了下導診,里面的人據說是尋求情感答疑的,指名要芊默,情感答疑,那就不用穿工作服了。

    推開門,一個身影背對著她,異常熟悉。

    “紀大翔?”

    紀翔宇轉身,“我是紀翔宇!”

    芊默就對這個翔字印象深刻,她當初差點嫁的那個渣男名字里就有這個,看翔有種本能地不喜歡。

    “紀先生,你好。”

    紀翔宇好不容易做好的思想建設又崩了。

    他想過好幾種跟芊默開口的方式,怎樣才能顯得他特別無所謂,不在乎結果芊默一個開頭便讓他的偽裝破功。

    “我來是找你看病的。”紀翔宇把自己的夾包往桌子上一扔,翹起二郎腿,臉上寫滿了幾個字無論你做得如何,老子都給你差評。

    “好的,有什麼需要聊聊的嗎?”芊默坐到醫生的位置上,順勢在心里給工作室怒贊。

    不愧是頂級工作室,每一個細節都做到了極致,醫生的這個椅子真是舒服,符合人體工程學,她第一天就發現了,搜搜牌子一把椅子5位數!

    不怪倩總能集合那麼多權威跟她合作,人家這誠意在這呢。

    “我要是知道我哪兒難受,我還用得著你嗎?你們這是怎麼開的工作室,聊幾句一小時就那麼貴,騙錢的吧”

    開啟了找茬模式的紀翔宇咄咄逼人,他特別想看到芊默能夠有一個服軟的表情,這妖女酒桌上懟他的時候跟現在完全不是同一個人,那時的芊默他高不可攀,現在他付費過來搗亂,不,是咨詢,她要是敢還手,他就把這砸了。

    “好的,那我們來玩個小游戲如何?”芊默問道。

    游戲?!

    “花這麼多錢,就是為了玩游戲嗎?那我不會去歌廳找個陪酒的?畢竟,比你便宜!”

    芊默也不生氣,真巧,她前天接觸的那個青春期熊孩子剛進來時,也是差不多狀態呢。

    醫生眼里,這些不入流的手段和脾氣都是小兒科,見過精神病人和精神科醫生互撕嗎?

    “既然你怕了,那我就換一個更溫和的方式,我叫助手拿沙盤過來,哦,沙盤游戲是我們針對低齡孩子涉及的心理游戲,你不用怕的。”

    “誰怕了?!我才不用低齡孩子的那一套!給我換成年人的!”

    叛逆的熊孩子,樸實地載入芊默的套路里,猶不自知。

    心理干涉有非常豐富的方式,但無論咨詢師用什麼方法,都少不了基本步驟。

    第一步就是要確立咨詢目標,想要精準做到這一步,就必須要收集咨詢者的基本資料,大部分人都能配合咨詢師,對自己的家庭狀況和健康狀況以及想要咨詢的事兒如實告訴咨詢師。

    但總有不能開口的,比如心理問題嚴重的無法用語言描述自己真實狀況的,又比如叛逆孩子被父母強行帶過來的,還有更小的孩子,幾歲的小孩沒辦法描述,這種情況下就要用特殊手段去打開他的內心世界了。

    這位翔之繼承人已經被芊默歸類到叛逆熊孩子這一類了。

    芊默遞給他一張紙還有筆。

    “畫顆大白菜給我。”

    “我花錢是做咨詢,不是畫畫的。”

    “那我們用五歲以下兒童常用的沙池?”

    三分鐘後。

    拿著畫筆認真畫大白菜的紀翔宇玩命畫,他一定要用自己五年的素描功底證明一件事——他的智商和情商都超過了5歲!

    他畫畫的樣子非常認真,芊默起身泡了兩杯咖啡,一室芳香。

    “畫的真不錯,練過?”

    芊默注意到他畫的白菜很好看,陰影處理相當專業。

    “廢話,要不是家里反對,我早就參加藝考了。”紀翔宇傲嬌。

    “給我介紹下這個畫吧。”芊默把咖啡遞給他。

    紀翔宇完全沒意識到,這是人家的治療方式,滔滔不絕地講了起來。

    芊默接觸臨川也就是這一段時間的事兒,跟工作室的專家接觸是非常有好處的。

    她現在用的這種繪畫治療,便是凍一親自教她的。

    之前芊默理解的治療就是上來分析畫,找到畫里面的問題,外面很多心理咨詢師都是這麼用的,但是凍一說了,這是新手才會用的。

    要先把醫患關系處理好,這樣才能達到潛意識上的共識。

    借著這幅畫,紀翔宇一直緊閉的心門有了一絲松動,芊默趁機跟他聊了起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