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536章二爺語出驚人

第536章二爺語出驚人

    “師傅,小三又做什麼了?”芊默一邊陪高智商的師公絞盡腦汁下棋,一邊問陳萌。

    通常師傅如此不給小三好臉色,多數都是小三惹事了。

    “他自己做什麼自己心里一點bi數都沒有嗎?陳灝軒我問你,你對隔壁王部長的女兒做什麼了?!”陳萌一想到這個頭皮就跳著疼。

    二爺抬頭看自己怒氣勃發的老婆,再看不孝順的兒子眼帶寒光。

    陳灝軒正在開放式的廚房煮咖啡,听到老母親憤怒的咆哮,他探頭。

    “王部長的女兒是誰?哦,想起來了,你是說內個滿身肥肉還喜歡穿緊身裝跑步的肥妞?”

    陳萌氣得站起來走過去狠狠踹了他一腳,“你這個渣男!誰讓你當著人家姑娘的面說人家又胖了?你損不損?都是一個院里的,你讓我以後怎麼跟人家媽媽相處?”

    王部長的女兒正在青春期,家里條件好又都寵著,一不小心就長得嗯,過于圓潤了些。

    院里有泳池,趕上霸道總裁昨天回來沒事兒去游泳,看到人家姑娘也在,就非常嘴賤地說了句

    “你竟然告訴人家不要帶泳圈,肚子上的肉就夠了——”陳萌想到人家媽媽找自己告狀那表情,血壓都升高了。

    一拍桌子,指著內個巨大渣男使勁教訓。

    “你也是有姐姐的人,你家里也有女性,為什麼你就那麼不尊重別人?!”

    二爺冷臉附和,“回答你母親的話!”

    陳灝軒滿臉無辜,這年頭說幾句實話怎麼了?

    本來肚子上的肉就很多,還穿了緊身泳裝!

    “爸,你年輕時候對女孩子說話更狠吧?不,您現在依然很惡毒。”

    只是現在二爺職位太高,身邊的女人又少,能夠听到二爺毒舌的人太少了,早些年有女科學家仰慕二爺的名聲,費盡心思調到二爺身邊,待了半天就哭著申請調走,這些往事,他父上怕不是都忘了吧?

    “你什麼時候听到有人跟你媽告我的狀?”二爺滿臉高冷,鄙夷地跟得罪媳婦的小崽子劃清界限。

    陳灝軒翻了個白眼,沒有人告狀那是因為怕他小心眼的爹報復,所以老爸這是自欺欺人?

    沒人告狀就是不存在的?呵呵噠。

    “總之,你這個渣男刺激到小姑娘了,人小姑娘現在還在家里哭呢,死去活來要節食,你明天跟我過去道歉!”陳萌痛心疾首。

    “你跟你哥只差了幾分鐘,為什麼你哥哥彬彬有禮,對人禮貌客氣,你就這樣傲慢嘴賤?”

    陳灝軒不服,“我哥什麼時候對人禮貌客氣了?他只對陳芊默一個人客氣,他對別的女孩狠心的時候你是沒看見。”

    “你哥什麼時候招惹別的女孩了?你以為誰都跟你似得,四處放電到處浪,處處留情四處撒精”

    哎呀?好像听到了什麼不得了的!芊默和唐心同時裝作沒听到最後一句。

    陳灝軒滿臉無奈,“爸,您都不管管她嗎?好歹也是個中將夫人,堂堂的大局長,把不雅詞匯掛在嘴邊您就當听不到?”

    二爺沉著臉對著不孝子道,“什麼叫不雅詞匯都優雅當初就沒有你了。”

    這個惹媳婦的不孝子,當初就應該射牆上。

    “咳!”

    唐心嗆到了。

    她會被滅口的,她一定會被滅口的

    “就是因為你們這些人都包庇慣著,那個肥妞才會15歲就胖到180斤,她有本事吃成球,沒本事听人說?外面的人都跟院里人一樣慣著她嗎?這麼大個玻璃心以後怎麼出社會?”

    陳灝軒拒不認錯,迎來的是他母上大人扔過來的茶杯,撞在柱子上摔粉碎。

    芊默篤定她師傅一定早就憋著要摔老三了,因為茶杯是2塊一個的玻璃杯,平時師傅從不用這麼便宜的杯子,準備上就是為了摔人的,居家過日子的女人呦

    “人家憑自己本事吃出來的肉,你有什麼資格說?你給人家買肉了?你給人家買可樂了?你請人家吃飯了?什麼都沒有就閉嘴道歉!”

    陳萌痛斥。

    陳灝軒若無其事地泡好咖啡端上點心,又在唐心驚詫地眼神下掃干淨地上的玻璃渣,這才坐回母親的身邊,摟著氣鼓鼓地母親大人。

    “行了我的大美女,消消氣,生氣會長皺紋的。”

    “你啊,以後能不能不要那麼損?到底是個女孩子,哪兒禁得起你這麼說?明天跟我過去,給人家道個歉。”陳萌的火氣來得快去的也快。

    “她自己惡毒說別人,卻不允許別人說她,這樣跋扈的性格都是家長縱容出來的。”陳灝軒只承認自己惹母上生氣不對,卻閉口不提道歉的事兒。

    陳萌听這小子不撞南牆不回頭,氣得要擰他耳朵,邊上的唐心卻是靈光一閃。

    老板的話讓她想起來了。

    難道

    是因為替自己出氣,才懟那個胖姑娘的?

    唐心之前來于家找陳灝軒簽字,她是開車來的,有幾個小孩在院子里玩輪滑,就在小區的道路上橫沖直撞,唐心的車在那等了半天,眼見著她們原地畫圈圈不挪地方,她便按了兩下喇叭。

    結果小肥妞上來敲車窗,對著唐心一通損。

    說話特別難听,說她是個下人什麼的。

    剛好被跑步回來的陳灝軒听到,這只是個插曲,唐心並沒有往心里去。

    畢竟只是個小孩麼。

    老板難道是為了自己才

    想到這,唐心坐立不安。

    陳萌教訓兒子從來都不手軟,什麼兵王啊總裁啊,回來都是她兒子,做錯事就要敲打。

    見陳灝軒拒不認錯,陳萌伸出手掐他的俊臉,那麼大個人物被她搓得臉都變形了。

    二爺在邊上看得甚是歡心,生孩子不用來玩還有什麼用?

    “阿姨,您別掐了,都是我的錯。”唐心看老板都這樣了還不開口,便去拽陳萌。

    “你有什麼錯?明明是這臭小子刀口無德!”陳萌撒手,陳灝軒站起身朝著樓上走去,看似雲淡風輕,但芊默覺得,他大概是被師傅掐怕了。

    嘖嘖,霸道總裁也有軟肋啊。

    “就是我”唐心不知道怎麼解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