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537章著火啦

第537章著火啦

    “墨跡什麼呢,到我房間來,有工作跟你交代!”陳灝軒站在樓梯上,他一個命令唐心一個動作。

    對著陳萌一鞠躬,乖乖滴跟上去。

    “萬惡的資本家,現在是休息時間你少麻煩唐心知道嗎?”陳萌叮囑,“唐心一會下來陪阿姨吃點心啊!”

    陳萌越想越覺得不放心,推推芊默。

    “你上去給送點水果,那萬惡的浪蕩公子別對人家清純小姑娘下手。”

    “不用送,不會有任何事發生。”

    芊默啼笑皆非,那個浪蕩公子,是師傅親生的吧?

    “何以見得?”陳萌問的是為什麼芊默會覺得老三跟唐心不會發生什麼?

    師傅的口吻明顯是希望有點什麼發生,芊默看破不說破。

    “對于很珍惜的,總是要留到最後,舍不得輕易下手就像我師公,您看我師公對您多好啊,下個棋都讓著您,明顯是視若珍寶,對待我們就狠心多了。”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芊默這頂高帽戴得二爺神清氣爽,明顯和悅了幾分,嘴上卻依然傲嬌道。

    “一視同仁。”

    “他每次都贏我!”陳萌控訴。

    “贏那也是師公克制了,對您已經很溫和了,你看我被他虐的”芊默淚奔。

    科學家的大腦一般人惹不起啊,跟二爺下棋就知道小黑那逆天智商怎麼來的了。

    芊默小時候還拿過棋類比賽的獎呢,到二爺跟前被人家殺得片甲不留。

    “怎麼可能啊,您這棋路我坐下之前都是很溫和的,一如您待我師父那溫柔的目光,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師父和師公是我的榜樣。”

    芊默也是絞盡腦汁使勁巴結了,節操那種東西可以拿去丟掉了。

    這種紅果果地舔,听得陳萌都氣樂了,伸手點了下芊默的頭,“你跟誰學得這麼油腔滑調?”

    這還是她內個沉穩的徒弟嗎?

    相信我,您兒子舔我爸媽時,不會比我此刻的狀態好多少——芊默心里這麼想,嘴上可不敢這麼說。

    “我這不是誠實地表達我內心真實感受嗎,父母恩愛,我們這些晚輩也開心。”

    把陳萌推過來,她自己站起來,“你們倆慢慢下,我上去休息了。”

    果然,芊默一走,二爺的棋路又變得溫和起來。

    “老二的眼光的確是不錯。”二爺一句話讓陳萌相當無語。

    真沒看出,你是這樣喜歡听好話的二爺——好吧,她承認自己也被拍得通體舒暢,芊默這小丫頭的確是越來越討人喜歡了。

    芊默過來都是直接留在小黑房間里的,盡管屋子已經收拾的很干淨了,她還是會把每個角落再查一遍,就好像他還在家一樣。

    小黑有一個專門放獎杯獎狀的櫃子,芊默每次來都會欣賞一遍,空掉的心一點點裝滿。

    她有天也會有一個自己的櫃子,跟他的並排放在一起,裝滿倆人的榮譽。

    一牆之隔,唐心小心翼翼地問陳灝軒。

    “老板,關于您跟那個女孩,是不是真的因為我?”

    老板帥氣的耳根有些紅,陳姨掐兒子是一點也不手軟,看在唐心眼里,更是多了幾分愧疚。

    “什麼因為你?我都不記得了。”

    哦,那就是她多想了啊

    “對了,老板你叫我過來是有什麼工作嗎?”

    陳灝軒丟過來一盒曲奇餅?!

    “吃完就可以下去睡覺了。”

    這叫什麼工作?唐心抱著曲奇餅一頭問號,陳灝軒攤開電腦開始處理公務,只留給她一個高深莫測的側臉,唐心抱著餅干認命地吃。

    “咦?好吃啊,哪兒買的?”

    陳灝軒嘴角微翹,他哥給童養媳做的時候,他順手偷出來的。

    早就看唐心這一股風就吹走的紙片人狀不滿了,也不知道她內些豬蹄的熱量都啃到哪兒去了,吃也不胖。

    “啊,這麼好吃為什麼沒有巧克力的,做成巧克力的更好吃啊,這到底是誰這麼有才做這麼好吃的餅干,這要是男人就嫁了吧。”

    唐心開玩笑道,她好像還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曲奇。

    陳灝軒敲電腦的手一頓,嫁?!

    開什麼玩笑,他哥那種死心眼只認一個女人的德行,唐心要是跟他哥得活活被凍死

    又是夸他哥整理衣服的樣子帥,又是說“嫁給”烤餅干的人,呵呵,唐心的擇偶觀看來是有待刷新了。

    陳灝軒心里這麼吐槽,手卻不自覺地發了個信息給他哥,這時間,小黑應該還沒休息。

    回到寢室的于昶默剛洗完澡,躺在床上正琢磨問下乖乖睡了沒,卻見他弟發過來一條。

    ivan長得像大便的那個餅干做法發給我。

    小黑遲疑了下。

    轉圈圈你腦袋讓雷劈了?

    陳灝軒眯眼,舉起手機對著吃餅干的唐心狀似無意地晃了下。

    “我哥真是個兩面三刀的男人,平時總是喜歡懟人,毒舌又腹黑。”

    有消息為證,呵呵,整理領子烤餅干,那是他哥童養媳才有的待遇,其他人就不要想了。

    唐心吞下餅干,奇怪地看著老板,“一定是你惹默哥生氣了,默哥那麼穩重,你不惹他絕不會懟你。”

    陳灝軒扎心了。

    沒什麼好氣地把氣撒在小黑身上。

    ivan你家那位就在隔壁,我決定過去跟她聊聊,就說你大學時被女生堵在門口的事

    轉圈圈想死直說。

    他又威脅人!!!陳灝軒真想把手機糊在唐心臉上,提醒她,不要被某些男人表現出來的偽善迷惑。

    于昶默皺眉,為了防止老三嘴賤,他還是順手把“長得像大便”的餅干做法發了過去。

    陳灝軒看著吃得吸允手指的唐心若有所思,唐心後背冒涼氣。

    老板這個陰險的表情是要干嘛啊?

    深夜,大院里每家都熄燈,于家亦然。

    芊默蓋著小黑的被子,睡得格外香甜,被他氣息包圍,十分有安全感。

    夢里的她正在跟小黑相會,小黑摟著她,低頭正要吻——

    “叮!叮!叮!”

    一陣警報響起,夢里的小黑被消防車吊走了,芊默一臉懵逼,從夢中驚醒。

    她為什麼會夢到這麼詭異的夢——等會,這是夢還是現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