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帶著戰士模板混漫威 > 第五章 勝利

第五章 勝利

    對方一見阿斯加德這邊,有人上天懟鯨王。下一刻便是好幾隊像是蜻蜓的生物升空,組成一道防線,準備擋住雷神狀態下的托爾。

    結果這一道防線就像黃油遇到熱刀,托爾幾乎沒有阻礙地擊穿了整道防線,隨即沖進雲層之中。

    怒吼聲,雷鳴聲,還有雲層突然狂躁起來的雷蛇,吸引著所有阿斯加德人的注意力。

    他們在等待著,等待著他們無敵的王子帶回一個久違的勝利。

    雲層中的戰斗還沒有出結果,但因為托爾的緣故,本來即將崩潰的阿斯加德軍隊重新頂住了神族的進攻。

    而燃燒著怒氣的黃銘猶如一顆赤紅流星砸到那群拳鎧的敵人陣營中。巨人撕裂者兩記橫掃,頓時讓空中的托尼壓力變小。

    而軍營內的敵人失去遠程支援之後,很快就被阿斯加德軍隊壓制到一個角落處,勝利在向眾人招手。

    “又要我來收拾爛攤子!!”一個黃銘在水晶投影中見過的重裝步兵,帶隊來到戰場邊緣。見到戰況,冷哼一聲。

    “列隊!!準備為大人打開道路。”

    隨即又有更多的重裝步兵出現在他身後,與其他步兵的大刀不同,這位帶隊的大刀是閃電形狀,上面還縈繞著絲絲跳動的雷電。

    “砰砰砰…”

    沉重的腳步聲在他們身後傳來,黃銘能感覺到地上細小的石塊,正在隨著腳步聲而震動著。

    很快一個高大的身影進入他的視線,剛剛在遠處所見的那些鐵巨人中的一員,正壓迫而來!

    “沖鋒!!!”

    步兵統領大刀指向阿斯加德軍營,一聲戰吼,所有步兵身上激起藍色的能量,推動著他們如沖鋒的坦克碾向敵人的所在。

    “呼~”黃銘手中巨人撕裂者一擺,怒氣激燃,猛吸一口氣。大聲怒吼︰

    “lok’tar ogar!!!”

    雖然不知道含義,但其中蘊含的怒氣和戰意徹底點燃了阿斯加德軍隊的斗志,他們嚎叫著,怒吼著沖向敵人。

    “為了奧丁!!!”

    “為了阿斯加德!!!”

    跟隨在黃銘身後向著猛沖而來的重裝步兵沖鋒,以一個戰士的名義,死也要死在正面的對抗中。

    兩道滾滾煙塵,一方掀起雷電般的藍色能量,另一方由紅色的怒氣帶頭,無盡的怒吼陪襯。

    雙方就像兩輛沒有剎車的貨車沖撞在一起,又像兩頭憤怒的野獸,在對方把爪子遞過來的瞬間,也將自己的利齒咬向對方的喉嚨。

    範達爾瘋了,阿斯加德的軍隊瘋了。所有人撕開身上的鎧甲,用一種極其野蠻的方式和敵人廝打在一起。

    神族的重裝步兵懵了,屢試不爽的眩暈沖擊不好使了,這幫不要命的家伙,居然有人主動送上來被砍,就是為了給自己的隊友砍他們一刀。

    本來十拿九穩,應該是摧枯拉朽的沖鋒,變成一鍋粥的亂戰。

    那個憑借身體就能給人巨大震懾的鐵巨人,舉起巨大手掌,其中孕育著雷電的能量,對準正在鏖戰的雙方。

    “轟!”

    不分敵我就是一發,各種殘肢斷體飛上天,藍色的血液還沒來得及揮灑,就被氣化成藍色的霧氣。

    “鏘!”

    一抹明亮的刀光劃破此起彼伏的哀嚎和怒吼,斬在鐵巨人的手臂上,但卻沒有听到鐵巨人的慘叫聲。

    反而是一雙紅色暴戾的雙眼,看向襲擊他的人。另外一只手臂高舉,其中雷光閃爍,轟然砸下。

    因為體型差距,身在半空的黃銘只能硬吃這一擊。無處借力的他,任由對方將他砸落。

    煙塵激起,地浪翻涌,地面像是張開一面巨大的蛛網。掀起的沖擊吹飛了周圍的人。

    “哼,分不清尊卑的螻蟻!”鐵巨人很滿意其攻擊造成的局面。但他還沒開心多久,底下的煙塵就被炸開。

    一個纏繞著怒氣和閃電的高大身影沖天而起!正是開啟天神下凡的黃銘。

    沒有絲毫猶豫,怒氣化炙熱的巨龍怒吼,轟退震驚的鐵巨人。

    再次落地的黃銘,將下落的力量結合怒氣,部灌入腳下大地。沖鋒!

    “砰!”

    變身後有三米高的黃銘,此時剛好達到鐵巨人的大腿高度,一記橫斬,怒氣包裹的刀刃撕開血肉。

    鮮血噴涌,巨人慘叫!

    黃銘手中巨人撕裂者反轉,逆斬而起,對著血肉中跳動的肌腱。狠狠地切斷,這下更強烈的慘叫聲響徹戰場。

    鐵巨人顫抖著向傷腿位置軟倒,但巨人完好的雙手,借著摔倒的姿勢,合攏一起,一團更加恐怖的雷光凝聚。

    “死吧!!!”

    混合著痛苦和憤怒的一擊,黃銘此刻巨人撕裂者高高舉起。看著砸落的雷光,完沒有避開的意思。

    雷電撕裂鎧甲,巨大的力量轟擊身體,體內傳來劇烈的痛苦,連同體內支撐血肉的骨頭,黃銘都能听見它們顫抖的哀鳴。他緊咬著牙,怒氣不斷地從身體內部各處涌出,將受傷的憤怒化更加猛烈的力量。

    範達爾急切地要沖過來幫忙,因為他眼睜睜地看著黃銘淹沒在雷電之中,而擴張而出的雷電,所過之處一片焦黑,不管是什麼阻擋著它前進的腳步,只有一個結局,被劈開,劈得粉碎。

    “啊!!!!!”

    一聲慘叫傳出,那聲音十分渾厚,就像是一個大銅鐘在你耳邊敲響。听到的人,無不覺得自己的耳朵在嗡鳴。但隱藏在慘叫聲中,還有一些細微的破裂聲,像是盔甲被粉碎的聲音。

    雷光散盡,映入範達爾視線的是一個被劈開胸膛的鐵巨人,藍色的血液流了一地。從傷口還能看得到,那些惡心的髒器在鮮活地跳動著。碩大的藍色心髒,正撲通撲通地快速的跳動著,而一位渾身浸滿藍色血液的戰士持刀而立。

    “該結束了!”黃銘拖刀沖鋒,剛才的巨人打擊之下,面前的鐵巨人已經完沒有抵抗之力。小山一樣的身軀此刻成為他逃跑的阻礙。黃銘在加速,怒氣在其周圍形成一道子彈型沖擊罩,破開空氣,英勇跳躍沖入空中。

    “撲哧!”

    在鐵巨人驚慌失措的眼神里,怒氣包裹著巨人撕裂者,呼嘯斬下。失去外面筋肉的保護,脆弱的內髒,頃刻間被狂野的怒氣瘋狂撕裂。隱藏在紅色怒氣和藍色血液之中的刀光,對著鐵巨人的頭顱斜斬而下。

    而此時天空中傳來一聲慘嚎,厚重的雲層被撕開一個大洞。上面飄落一個人影,正是之前沖上天,追擊鯨王的托爾。不過此刻的他身上滿是傷痕,和黃銘一樣,上下都是藍色的血液。

    而天空也落下藍色的血雨,能從洞中看到那頭鯨王正在加速離開,其尾部破了一個血洞,身上的傷口不比托爾少。剩下的神族地面軍隊也開始撤退,捕捉到信號的範達爾,高舉著戰劍大吼︰

    “我們勝利了!!!阿斯加德勝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