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諸天集郵狂 > 第七十一章︰談判

第七十一章︰談判

    半月光景轉瞬即逝,漢中太守府內,倒是一片平和。

    “天師,那人不會真跑了吧?”底下一個道士神色恭敬道。

    “他能千里護送孤女,豈會如此貪生畏死?”

    話音未落,便見門外有一個道童奔入道︰“稟天師,漢中城七里外有一人挑殺祭酒,據鬼卒所言,殺人者是個使槍的!”

    “哼,我不去找他,他倒是找起我來了!”

    不過片刻,七十個鬼卒各個手持法劍,隨著張魯出城而去。

    “告訴閻先生,設好陷阱,莫要讓他鑽了空子!”臨行前,張魯對著身邊一人耳語幾句,徹底消失在了城中。

    “此子狡猾,不可輕敵,爾等再去巡視!”張魯對著手下幾十個鬼卒招呼一聲,便踏入偏廳。

    未至其中,便遠遠看見一個青年人站在座首,他右手提著一柄寒槍,左手似乎抱著某種事物。

    張魯剛剛踏入其中,便見他回過頭來,不住哄著懷中那團事物道︰“媳婦別哭,夫君在這呢!”

    “天師,求您救救琪瑛吧,那賊人入了後院便奪走琪瑛,夫人都為此暈厥了!”

    一個婦人連滾帶爬地跑到張魯跟前,抑不住眼中淚水,不住叩拜道。

    “賊子!”張魯再也不能淡定,一步踏到楊殊跟前,一掌過去,從他懷中奪回了女嬰。

    “琪瑛,你沒事吧!”張魯看著懷中女嬰苦聲稍減,方才安穩下心緒。

    “張天師,對我未來媳婦輕點,別弄哭她!”楊殊笑著站起身姿,探頭道。

    “你,你竟對孺子下手,枉我還頗為敬佩你!”張魯似是氣極,話都說不利索了。

    “張天師,我可沒下手,只是提前在我未來媳婦身上做個記號,免得被被人搶走了!”楊殊搖了搖左手的線圈,一臉笑意。

    張魯見了一驚,當即翻看懷中嬰兒的手臂,果然在那bnn的小手上,有一個相同模樣的線圈。

    “生死結,賊子你好狠!”張魯再也忍將不住,一個踏步,一道掌印直沖楊殊面門而來。

    “張天師,你可得想好了,這一掌下去,不止我死,您那寶貝女兒也得陪我下去成親啊!”楊殊伸了伸脖子,毫無懼意。

    張魯聞此,立即收住掌力,在空中變幻了一個印記,再次擊在楊殊身上。

    “待我解了生死結,再來收拾你!”張魯說著就要抱著女嬰離開。

    “張天師莫要急著走,這結可不是生死結,你若能解開,賈先生也不會來找你了。”楊殊這句話,恍若千鈞巨石壓在了張魯身上,讓他身形一個踉蹌,險些站立不穩。

    “你、你,你!”張魯連說三個你字,徹底沒了脾氣。

    楊殊見嚴峻的形勢徹底緩解下來,不急不慢地走到張魯身旁,笑道︰“張天師,別急,雖說這陰陽結下了,可不是不能解開啊!”

    “你若如此好心,便不會被賈先生千里惦記至此了!”張魯冷聲道。

    楊殊訕笑一聲,望了望張魯懷中女嬰,道︰“琪瑛還這麼我怎麼肯害他,再說他日後可是我楊家人,殺妻證道這種事,我可做不來!”

    “你信不信,本天師拼著不要這條孺子的性命,也要取你性命!”張魯乍一起身,眼中凶光畢露,徹底顯出一方諸侯的氣度。

    “這我還真不信,畢竟老夫人留下的遺言,天師你不會不听吧?”楊殊指了指他懷中的張琪瑛,又指了指自己,道︰“常言道,合則兩利,斗則兩傷,天師還是想清楚點好!”

    “你在威脅我?”

    “天師乃當世智者,何須我多言?”楊殊正色道。

    一番言語,兩人終究坐到堂前,商議起了條件。

    “天師只要放了那位蔡小姐,再送我等入蜀,我自會解開與賈先生的陰陽結!”

    “琪瑛的呢?”張魯冷聲道。

    “琪瑛可是我的保命之策,萬一天師反悔了,那我豈不是沒地哭去?”

    “那你還談什麼談?”張魯抱起張琪瑛,就要離開。

    “天師莫要誆我,我又不是傻子,這陰陽結可不是什麼好東西,與琪瑛連上,我還得擔驚受怕牽掛她,又怎會自裁害她?”

    楊殊這一番話,其實已經很合張魯心意,畢竟楊殊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保,自不會自裁去害張琪瑛。

    而且他又肯解開陰陽結完成賈詡的委托,這樣一來,于他都是有利的。

    不過張魯還是咽不下這口氣,想到自己被楊殊玩弄股掌之間,他心中就有一股火氣難以滅掉。

    “天師可是不甘?”楊殊笑著走到他跟前來,一臉討好道。

    “哼!”張魯冷哼一聲,並不搭理他。

    “天師可看到我先前的火咒術吧,我先前曾得到太平要術殘篇,其中施符咒一法,略有記載,願送予天師,參透造化!”

    楊殊此言一出,張魯眼神一亮,兩人對視一眼,俱都大笑起來。

    漢中城外,楊殊依舊趕著馬車,張寧立在一側,滿肚子的疑惑找不到答案。

    “夫君,那賊道怎麼肯放過蔡姐姐啊?”

    “還有你是怎麼跑出來的?”

    “我們如今隨意行路不會被發現吧?”

    面對張寧不斷地提問,楊殊只是老神自在的趕著馬車,雙目半睜半閉道︰“天機不可泄露!”

    張寧自是不肯罷休,一番為難,楊殊終于嘆道︰“好了,我告訴你行了吧!”

    張寧見目標得逞,當即坐到一旁,一臉認真傾听的模樣。

    楊殊便把事情的經過一一講解,直至說完,張寧方才呼聲道︰“夫君,你好卑鄙啊,連小女孩都不放過!”

    “說什麼呢?”楊殊一敲她腦袋,不悅道︰“我不這樣,怎麼救你們?”

    張寧笑了笑,抱著楊殊的手腕道︰“夫君,不如你也給我下個陰陽結吧,這樣我們就能同生共死了!”

    楊殊忽的腦門滲出一陣冷汗,片刻後,他忽道︰“寧兒,你知不知道當年你平爺給你說的地方,別我們到了蜀中,不知道地方可就糟了!”

    “平爺清清楚楚告訴我是峨眉山下,怎麼可能出錯?”張寧信誓旦旦道。

    “那就好,不過你出來這麼久,總得帶點東西給那群小家伙吧!”

    “是啊,我得想想!”張寧聞此,抱著腦袋便到一旁沉思去了,最後索性奔到車中,拉著蔡琰幫自己想心思。

    蔡琰見此,也是苦笑一聲,不知道眼前這位姑娘是裝傻,還是真的陷入迷障了。

    不過看著車前楊殊的背影,她心中倒是升起了一絲好奇。

    “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