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八零之盛世梟寵 > 第33章 撕破

第33章 撕破

    正愁沒借口攔人的高峰眼楮突然就亮了,心說柳家姑姑果然戰斗力驚人,竟然這麼快就突出重圍殺過來了,老大還真是料事如神。

    柳雲姝瞅了眼高峰,只見他正擱那兒眼楮滴溜溜亂轉,不禁愁煞心頭,這水真是越來越渾了。

    “大力,雲姝,你們不知道你叔家出事了嗎,不趕著去幫襯幫襯,都杵門口干啥呢這是……”

    柳巧珍氣急敗壞地數落,靠得他們近了突然就變了臉色,聲音陡然高了八度。

    “你們、你們兩個兔崽子,你們還有沒有良心啊,你奶奶和玉蘭她們都快被李翠華那個潑婦給欺負死了,你們居然還有閑心喝上酒了,你們就不怕鄉里鄉親的戳你們脊梁骨啊!”

    柳大力臉都黑了,他怕的就是這個,可他姑這麼扯著嗓子吼出來,仿佛是生怕鄰里鄰居的不知道似的,他整個人都要氣爆了。

    柳雲姝面無表情地雙臂環抱,就那麼冷冷地看著她姑作妖。

    大晌午的這個點兒,正是村里人飯後眯覺的時間,听到動靜,街坊鄰居的全都跑了出來瞧熱鬧。

    柳巧珍高傲地昂了昂頭,村里人一口一個唾沫淹不死,也得臊死他們一家子,她還真就不信了他們能不就範。

    “哎吆,柳家這弟兄倆鬧得是哪出啊,怎麼著也都是親兄弟呢,打斷了骨頭連著筋啊,怎麼能袖手旁觀啊。”

    “可不是這麼個理呦,就是再有疙瘩,也還是一家人吶,擱什麼時候都不能這麼薄情寡義的啊。”

    “恚︿忝嵌妓檔氖裁垂 埃 隙沂裁吹灤心忝遣磺宄捅鶼慣哆叮 蚨齷垢櫬蠖由餃芟堇洗蠹業耐痘拱涯兀 歉鍪焙蛟趺淳筒皇切值芤患儀琢耍俊br />
    田老七冷著臉,一個個指著他們的鼻子就是一通教訓。

    “哦,這會兒他柳老二攤上事了,柳老大就得舔著臉上去給他救場子去?天下哪兒這麼便宜的事兒!”

    田老七是七分酒氣三分醉意,還捎帶了點兒火氣,說起話來那是一點兒都不客氣。

    圍在門口的人們被田老七這麼一罵,頓時都蔫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誰家沒點兒糟心的事兒,況且昨兒個都鬧到大隊上了,他們想不知道都難,剛剛要不是柳家姑子的叫囂,他們哪兒來的那股子義憤填膺的勁兒。

    柳巧珍沒想到田老七會突然殺出來給柳雲姝他們幫場子,三言兩句就挑唆得圍觀的一群人全都站他那邊去了,而更叫她無法忍受的卻是這些人古怪的目光。

    “你們、你們這都什麼眼神,你們不要被這老頭子給騙了,誰知道他是不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柳雲姝沒想到她姑居然歪打正著,田爺爺這會兒還半醉迷糊著呢,見勢不妙的柳雲姝忙打岔。

    “姑姑,你好像忘了,田爺爺可是咱村里的村醫,平時可都是別人求著田爺爺給看病呢,你這麼著說話,可是赤裸裸的挑撥離間啊。”

    柳巧珍一時被柳雲姝擠兌得有口難言。

    “姑姑你抬腳走人擱城里住著,去縣醫院什麼的倒是方便,可咱村里人哪兒能跟你比啊。”柳雲姝抿了抿嘴,很是替大家捉急,“你倒是說說,得罪了田爺爺,這日後要是有個病痛的,他們找誰去?找你嗎?”

    柳巧珍一口惡氣哽在喉頭,怨毒的瞪著跟變了個人兒似的柳雲姝。

    “柳雲姝你好樣的,枉費姑姑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就是這麼回報我的啊!”

    “待我不薄?”

    柳雲姝嘲諷的冷笑,她姑姑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柳雲姝也就索性跟她徹底撕破臉皮。

    “姑姑你倒是說說怎麼個待我不薄法兒啊?”

    “我、”

    柳巧珍原本以為柳雲姝會跟以前那般乖乖跟她低頭認錯,她就當她孩子不懂事,先給她個台階下,這筆賬她先給她記著,等她家秀紅跟楊振彪的親事成了,回頭她再收拾柳雲姝這個賤丫頭也不遲,可她萬萬沒想到,柳雲姝今兒個居然一反常態跟她杠上了。

    柳巧珍的無言以對直叫圍觀的人們不免心里起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倒是唯有帶醉的田老七听了柳雲姝這話心情大好,笑得臉上全都是褶子。

    柳大力全程冷臉,緊盯著他姑,生怕柳雲姝嘴巴忒毒了,等下他姑再拿巴掌招呼她。

    柳雲姝倒是沒柳大力那麼緊繃,她閑適的靠在大門上幽幽的看著臉色難看的姑姑,等了半天居然都沒等來她的下文,柳雲姝勾起了嘴角。

    “姑姑,你口口聲聲說待我不薄,可給你機會,你又沒得話說,這可就怨不得我這個做晚輩的,不給姑姑你這個做長輩的機會替自己辯白。”

    “誰說我要辯白了,我又沒做錯什麼,用得著辯白嗎?”

    柳巧珍冷靜了幾分,理智也回來了,這才暗自咬牙,柳雲姝這賤丫頭果真是如她二嫂說的長本事了,居然學會蠱惑人心,她不過是一時沒想好要怎麼拿捏她,就被她抓了錯漏大做文章,一下子就把她拐坑里了。

    柳雲姝極具嘲諷的呵呵一笑。

    “人在做天在看,姑姑你真以為你做的那些個勾當,瞞得了一時瞞得了一世嗎?出事那天,馬濤一個外人怎麼會偏巧在旁邊?姑姑你大半年都懶得回村里一趟,就是過年都不在村里過夜,怎麼著這幾天又舍得住下了?”

    柳巧珍心里咯 一下,柳雲姝這個賤丫頭究竟知道了多少?她二嫂和柳玉蘭居然誰都沒跟她提過柳雲姝已經有所察覺了。

    越想越覺不對勁兒的柳巧珍心里直打鼓,無意中瞥見柳雲姝身後站著的人,柳巧珍腦子嗡的一下就空白了。

    柳雲姝默默望天,心境無比蒼涼,說出來的話卻是字第鏗鏘。

    “姑姑,你處心積慮幫你家秀紅搶佷女我的未婚夫,你良心都不會痛嗎?”

    眾人嘩然,柳家姑子居然存了這麼險惡的心思。

    柳雲姝仰頭強行將眼眶間的水光逼了回去,甩頭的瞬間眼角余光瞥見不知何時就站在了她身邊的楊振彪,心下剎時漏了一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