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熵時之亂 > 第39章 聖京城,陳雅慧

第39章 聖京城,陳雅慧

    “走吧,接我們的車來了,咱們得快點。”遠謠鎮鎮口,王曲拍了拍虞唐的肩膀。

    這個家伙,現在還在看著這個熟悉的小鎮發呆。

    高考出分當日,虞唐以一個讓人嗔目結舌的成績,排在王曲的後面,成為了小鎮上唯二考上了北清湖大學的人。

    畢竟,虞唐本就不笨,且通過越時之鑰留在他腦中的部分知識,與課本上的課文對照後觸類旁通,很快就掌握了學習的節奏。能夠考上北清湖大學雖然有些運氣成分,但與虞唐自己的努力絕對分不開關系。

    當晚,遠謠鎮張燈結彩,炮鑼聲震天,大家都在歡慶這一年孩子們的學業有成。

    而虞唐,買了一**酒,看著漫天煙火和街上的紅燈懸照,醉倒在了醫院門口的巷子里。

    就是在這里,劉曳死在了越時之鑰的堙滅之下,他的命運,也是從這里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我……只想當一個普通人……沒想到我也考上了北清湖大學。哈哈哈。清兒,等我,我要讓每一條時間線上的你,都……幸福。”

    虞唐自言自語著,沉沉的陷入了夢境之中。而當他睡著後,小巷深處,一個人影一閃而沒。

    …………………………………………………………………………………………………………………………………………………

    “哦哦,好,出發吧。”王曲見虞唐還在走神,便使勁拍了拍他的臉,這貨才從神游狀態中回來,擠出一個苦澀的笑容,坐上了前往機場的車。

    “尊敬的旅客,您好,歡迎乘坐本次航班……”虞唐和王曲到達機場時已經是晚上了,還好車開的比較快,他們沒有錯過他們提前預定的,今天開往聖京城的最後一趟航班。通過安檢後,他們便在飛機上坐了下來。

    “哇,這是我第一次坐飛機。”王曲好奇的打量著飛機客艙內的每一個地方。而在這條時間線上,虞唐也是第一次乘坐這個人類制造的,能在天空自由翱翔的鋼鐵巨獸。因此,他也就自然的接上了王曲的話。

    “我也是第一次坐飛機,哈哈。”

    或許是因為聲音太大,周圍的旅客紛紛投來了奇異的目光。

    兩人一開始沒有注意到這一點,還在開心的聊著天。直到一個臉上貼著青瓜片的中年婦女從隔著走道的另一邊的座位上站了起來。

    “喂,兩個鄉巴佬,小聲點,打擾到我休息了。”這個婦女對著兩人咆哮。

    “不好意思,我們沒有注意到,打擾到您休息了,對不起。”王曲連忙道歉。

    而虞唐這個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心頭涌起了一股無名火。

    好想用越時之鑰將這個八婆堙滅啊。他的心頭,突然出現了這個念頭,隨即,虞唐狠狠的甩了甩頭,將這個想法拋棄。

    或許是看到虞唐這個甩頭的動,中年婦女本來消散的不滿又重新聚了起來,她指著虞唐大聲罵道,“撲街,你這是什麼意思,不肯道歉咯?你知不知道你們大聲講話,影響了大家的休息!”

    此時周圍的旅客也竊竊私語了起來,虞唐仿佛看到了,當初在教室里,同學們也是這樣私下里對他議論紛紛。他看到了旅客們或嘲弄,或不屑的神情。

    此刻,他心中那本來已經平復的念頭如同浪潮般,再次涌入他的腦中。

    “我要把你們全……”虞唐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將內心的想法表達出來,可是,還沒等他說完,一個柔弱的女聲突然打斷了他的話。

    “媽,您別這樣,他們要是吵到你了,跟他們好好說一下就行了。咱們能在這兒相聚都是緣分,沒必要去罵人。”

    中年婦女的身後,一個戴著眼鏡,文文弱弱的女生站了起來,拉住了想要二次爆發的她。

    “哼。”听見女兒這麼說,中年婦女也不好再發,便重新坐了下來。

    女生向虞唐他們遞過來了一個充滿歉意的目光後,也坐了下來。剛想要來勸架的空姐也松了一口氣。

    飛機內重新恢復了寂靜。

    “歡迎,北清湖大學的同學們。”

    剛下飛機,虞唐和王曲就看到了北清湖大學用來接送新生進入校園的大巴車。

    為世界一流的學院,北清湖大學對于學生的照顧自然要遠勝于其它學校。除了有學生自發組織的機場接機隊外,還有直達大巴,讓新生能夠免受機場外黃牛的詐騙,對聖京城和北清湖大學能夠留下一個好的第一印象。

    虞唐和王曲剛剛坐下,便看到了兩個熟悉的人。

    剛剛那個中年婦女和那個戴著眼鏡的文弱女孩正在機場的出口,在志願者的幫助下搬運她們的行李。

    女生的行李一直是男生行李的數倍之多,這在神州大陸的網絡上早已成為了一個共識。而事實也正如此。這個看似文弱的姑娘背著一個看起來比她還要重的背包,而那個虎背熊腰的中年婦女更加的勇猛,雙手都提著一個巨大的行李箱,背上也背著一個比女孩只大不小的帆布包。

    志願者們雖然只負責了兩個背包,但也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幫助她們的兩個小哥氣喘吁吁的樣子被坐在車上的虞唐和王曲盡收眼底。

    畢竟,雖然北清湖大學的學生們的身體素質要遠強于其它學校,但搬運著沉重的行李從機場走到大巴車站點,也免不了要受些苦累。

    “我們去幫幫她們吧。”王曲說著,便下了車。

    但是虞唐坐在那,一副無動于衷的樣子。

    “喂,虞唐!”王曲在那一瞬間,感覺車上坐的這個人,不再是他認識的那個虞唐了。

    他的周圍,散發出了一股令人陌生的氣息。

    “啊?好,我來了。”可是下一秒,這股氣息又從虞唐身上消失了。他對王曲笑了笑,便隨著他下了車。

    “哎呀,真是感謝你們啊。現在的年輕人真熱心腸。”中年婦女仿佛忘記了飛機上發生的一幕,一邊擦著頭上的汗,一邊對虞唐四人道謝。

    兩位學長應和了一聲,便回到了接機點,繼續幫助新生搬運行李了。

    “媽,你剛才還在飛機上罵人家。”女孩推了推眼鏡,輕輕地擰了一下中年婦女的腰。

    “哎呀,你看我,咋就一下子忘了。兩個小哥,剛剛在飛機上,是我態度不太好,我給你們道歉。”中年婦女在飛機上教訓完虞唐二人後便直接睡著了,起來後早就忘了這檔子事了,也就沒有注意到虞唐二人的長相。

    因此,在看到他們兩個人時,她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在她女兒的提醒下才想了起來,當即向兩人道了歉。

    “沒事的阿姨,我們也有錯。”王曲顯然並沒有在意她之前凶狠的舉動,而是也給了對方一個台階下。他的這一舉動,讓氣氛緩和了不少。

    而中年婦女擦完汗後,便徑直上了車,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繼續睡了起來。

    虞唐三人隨後上車,各自找了一個相鄰的位置坐下。

    “很高興認識你們,我的名字叫陳雅慧,也是北清湖大學的新生。”名叫陳雅慧的文弱少女自我介紹後,王曲和虞唐也分別進行了自我介紹。就這樣,三個北清湖大學的新生,結識了。

    “我覺得……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吧。現在想來,我是幸運的,也是不幸的。它讓我結識了虞唐和阿曲,讓我平淡無奇的人生從此開始豐富多彩。而我卻沒有意識到,風雨,也從那時開始,向我襲來。”——摘自陳雅慧博士的回憶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