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全球首富 > 0695 黃雀在後

0695 黃雀在後





    宿雲濤會議沒有多說什麼。

    “狼哥,宿兄,你們也不認識這個東西嗎?”

    煞狼將東西交還給王起,搖了搖頭。

    “從我這麼多年也見過不少寶貝,但是這件東西確實沒有見過,王少下次可以向葉家那位和張道長詢問一下。”

    王了點頭,只好將東西先收了起來。

    之後宿雲濤詢問了一下,王起的打算,三人商討了一下,時間晃晃悠悠就過去了。

    夜里吃過東西,王起便上床休息了。

    深夜,夜深人靜。

    煞狼安排的守衛人員,在宅子四周巡視了一圈,確定沒有情況之後,便回門房休息了。

    人剛撤退,林子里原處了一個人影,選了一處別院的圍牆,翻了進去。

    進入王府之後,那人影先在別院巡視了一圈,隨後摸向了其他別院。

    連續去了幾個別院,最後來到了王起的院落。

    蹲在窗外,人影從懷中掏出了一個東西,小心翼翼的打開了窗戶,將東西扔了進去。

    在窗下守了半個小時,人影突然站了起來,打開窗戶翻床跳進了王起的房間。

    房間里此刻充滿了一種悠悠的氣味,人影拿出一條手帕綁在自己鼻子下,摸向了王起的床。

    床上王起緊閉雙眼,眉頭微皺,像是在做一個不好的夢似得。

    人影接著月光打量了他一番,隨後掏出一把刀子。

    月光之下刀刃寒光閃閃,光芒映到王起的臉上,但是王起卻沒有任何反應。

    “呵!”

    人影輕笑了一聲,舉起刀子直接刺向了王起的胸口。

    “彭!”

    一聲巨響在寂靜的夜里更加震徹,甚至驚醒了住在旁邊別院的人。只見一道人影劃過,撞飛房門,直接飛到了院子里。

    緊接著一個人信步從房間里走了出來,他嘴角掛著冷笑,如同修羅一般。

    “好大的膽子,竟然還敢來我的地盤兒殺我。”

    王起幾步便走到了院中那人面前,一腳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胸口上。

    “怎麼可能?我明明把藥扔到了你的房間了,你怎麼會沒事?”

    地上那人根本就沒想到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不明白王起此刻為何能夠安然無恙的站在他面前?

    王起冷笑,“你也太古板了吧,都什麼年代了還藥?再說了,就算這東西有用你的功夫不到家也不行啊,你從一進院子我就知道了,你覺得我真的能傻到躺在床上被你殺?”

    看著眼前的人,王起只覺得這人太二了,就這樣還想來殺自己,簡直是天方夜譚。

    要知道在對方剛進院子的時候,他就感受到了,心知情況不對勁,特地留個心眼兒。

    真的東西扔進來之後,他直接屏住了呼吸,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之前沒動他就是要看看這個人想要干什麼,畢竟自己現在手里的好東西那麼多,很有可能是奔著東西來的。

    沒想到這人更狠,上來就奔著自己的命,那他肯定不會客氣了。

    這時其他別人的人都已經跑了過來,見王起腳踩一人站在院中,差不多已經猜到是怎麼回事了。

    “王少,這人是?”

    煞狼走到了王起身邊。

    “還沒來得及審呢!把他帶到前面吧,我一會就過去。”

    煞狼點了點頭,帶人將男子壓走了。

    王起回房穿好衣服,便跟著離開了。

    在離開別院的時候,王起愣了下神,想了想就離開了。

    可就在他離開之後,又有幾人從外面溜了進來,直接進了王起的房間,在房里翻箱倒櫃尋找了起來。

    “老實交代,你到底是哪個勢力的人,誰派你過來的?”

    “不用白費功夫了,我是什麼都不會說的。”

    王起對著冰狼招了招手,冰狼附耳過來。

    王起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冰狼的臉上馬上漏出了一個邪惡的笑容。

    點了點頭,便叫了幾個兄弟離開了。

    王起笑吟吟的走到那人的面前道:“你這個人怎麼那麼不識抬舉呢?難道你不知道有句話叫做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嗎?在我這里,只要你願意坦白,咱們什麼都好說,可如果你非嘴硬的話,那我只能讓兄弟好好照顧照顧你了。”

    正說著冰狼又領著人離開了,只見兩人抬著一條長凳,後面還有幾人手里抱著磚頭。

    除此之外其他人手里也都拿著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王起見狀臉上笑意更濃,“你看我兄弟幫你準備了這麼多好東西,就是為了招呼你,你可一定要考慮清楚,否則都招呼身上了,可就接不下來了。”

    那人臉上漏出了驚恐之色,但是想了想還是咬著牙道:“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別亂來,否則你們一定會後悔的。”

    見對方這麼不上道,王起的臉色馬上變了,給冰狼使了個眼色,冰狼便讓人把長凳搬了過來。

    隨後幾人將男子抬到長凳上,用麻繩綁好。

    一人抬起他的腳,另一個人便開始往他腳下墊磚頭。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上道呢?機會給你了說出來大家互利共贏,你也不用受苦,我們也可以早點睡覺,可是你要不說疼的就只是你自己了。”

    男子咬著牙搖了搖頭,冰狼繼續讓人忙活。

    “機會難得,你還是快點兒著了吧,讓自己少受點兒罪。”

    “你說說你這個人怎麼就這麼死腦筋呢?”

    “……”

    大廳里不斷傳來冰狼游說和男子慘叫的聲音,環視一周卻能發現王起和煞狼已經不在了。

    “大哥,這房子里我都已經找遍了,什麼東西都沒有啊?”

    “是啊,我們櫃子都翻過來了,牆也摸索了一遍,也沒有什麼機關。”

    “媽的,他能把東西放在哪兒?我們可是把老四都犧牲了才溜進來的,如果今晚什麼都沒找到,可是虧了。”

    “大哥,你听听前面兒是不是老四再叫啊!他們肯定對老四用刑了!”

    被稱大哥的男子听了半刻,狠狠地道:“找,都給我繼續找老四受了這麼大的苦,我們今晚一定要把東西帶走,否則都對不起他。”

    說完三個人又開始在房間里翻箱倒櫃合起來,可是任他們怎麼找,都沒找到他們想找的東西。

    “老大,東西會不會在別的地方?這里房間這麼多,或許他們特地找出一個房間來放那些寶貝。”

    “是啊大哥,這給我們都找了好幾遍了,根本就沒有東西,我們不能再在這里浪費時間了。”

    老大惡狠狠的啐了一口,“形勢不利,今天出門沒看黃歷,不行我們是想別的地方找找。”

    說著三個人就離開了王起的房間,在院子里听到前面慘叫的聲音更清晰了。

    三個人不由得頓住了腳。

    “媽的,他們的太狠了,一開始想著老四自己就行了,為了保險起見,我們三個當替補,沒想到還真讓我們三個撞上了,就是可憐了老四,比我們預想的還慘。”

    “別說了,今晚說什麼一定要把寶貝找到,否則我們連老四都對不起,走吧去別的院子看看。”

    老大呵斥了一聲,帶著人就往外走。

    可剛走到門口,王起煞狼帶著人便將他們堵回去了。

    “往哪里走哇?把我房間翻成那個樣子就想這麼走人,你們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三人面帶逕  澳忝鞘竊趺捶 治頤塹模俊br />
    老四慘叫的聲音還在環繞著,所以不可能是老四出賣了他們,但是他們的計劃天衣無縫,現在怎麼會被逮住?

    三個人怎麼都想不明白,王起等人卻已經攥起了拳頭,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審問之前,拳頭肯定不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