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全球基因 > 第二十四章 停尸房里的鬼母

第二十四章 停尸房里的鬼母

    “哧。”陳聰隨手將一只喪尸的腦袋劈下,渾身裹上一層翠綠的藤甲,四周的喪尸在他身前根本就不能破防。

    “老大,你說為啥這里面的人不回話呢。”

    陳聰沒有第一時間回答,他看了一眼四周的喪尸,目光主要集中在一個喪尸最為濃密的方向。

    “醫院的停尸房在哪里?”

    “停尸房?一般不是在負一樓嗎?專門有冰櫃冷藏的。”

    陳聰雙眉微皺,“停尸房啊,一般有很多離奇死亡的病人,有一些怨氣積累在體內的,被輻射感染之後,就會產生變異。”

    “老大,停尸房在地下室啊,不被天外射線直接輻射也能感染嗎?”

    陳聰微微點頭,“至少那些喪尸只要進入停尸房,就會把它們給感染,而它們每一具被感染之後,都會發生異變。”

    說著,陳聰目光已經落到從一個隱秘的通道入口走出來的一道臃腫身影。

    “果然,醫院已經出現肥尸王了嗎?”

    “往停尸房方向殺,跟著我。”說完,陳聰雙臂連續揮舞,身子就像是一個絞肉機,他所經過的地方,一具具喪尸的尸體橫七豎八地倒著,每一具都被砍下了頭顱,但陳聰並不去撿。

    “老大,慢一點兒。”兩人通過的區域越長,四周的喪尸也就越往兩人靠攏,很快兩人就被團團圍住。

    “哧”,肥尸王的腦袋沖天而起,陳聰單手從里面取出腦核便朝著嘴里塞去。

    “你留在停尸房入口,火力壓制,我往下面殺。”陳聰將自己身上的95式和兩個彈夾留在原地之後,他便朝著地下室走去。

    “吼”一顆斗大的拳頭在他進入地下室的剎那迎面襲來,他看也不看,直接承受了這一拳,身子被砸退了一大步,但一只手臂也順勢將這只拳頭給砍了下來。

    “老大,這底下還有肥尸王嗎?”

    “嗯,門口就有一只。”

    黃敘听到這話頓時有些興奮,“那可太好了,底下如果有很多肥尸王的話,老大你就能很快收集齊蛻變級腦核吧。”

    “不好說,這底下我覺得不止有肥尸王。”

    黃敘面色微變,強行壓低著槍口,又听到陳聰說道︰“你先在上面堅持一會兒,實在扛不住就把喪尸給引下來,我會盡快解決這底下的家伙。”

    “知道了。”

    “哧。”在放倒第十五只肥尸王之後,陳聰終于走到了停尸房的中央,這里擺放的一排冰櫃已經被打開,這里的床位也有著數十個,此刻竟然一個都沒有留下,只有一些染血的白床單。

    倒是殘肢斷臂到處都是,在一層帷幕的後面,陳聰看到了一道消瘦的身影。

    隔著帷幕,他看到了這人穿著的白大褂,顯然,這是一名醫生,當然,只能說他生前是一名醫生。

    “17。”他攜帶的進化者手環上猛地跳出了一個數字,陳聰瞳孔微微收縮,“竟然是嗜血級,我早該想到的,幾十具尸體之中,竟然能誕生這麼多肥尸王,那麼也就一定有著領頭的。”

    說著,他對面的帷幕已經被撕扯得粉碎,一只手拿著手術刀,一只手抓著一大把腸子的家伙沖他抬起了頭。

    那類似人類一般猩紅的雙眼,還有那蒼白得就想一張紙一般的臉蛋,這位女醫生生前絕對是院花級別的,只可惜的是,在災變到來的那一刻,她躲在這停尸房根本就逃不了。

    促使她變異的原因,陳聰也找到了,她胸口所在,那里有著一個壓印,里面的殷紅和雪白根本遮掩不住。

    陳聰長嘆一聲,舉起了雙臂,做出一個防御姿勢。

    “咯咯咯你也想起舞嗎?”也就在這時,對面發出了一聲嬌笑。

    陳聰微微一愣,下一刻,眼前的女喪尸已經消失無蹤。

    “ ”一聲巨響,他胸口一痛,整個人已經倒飛而出,重重地砸在了停尸房門前,他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而起,雙臂朝前,十字交錯揮動,正好將一只白玉一般的手臂給擋下。

    “ ”,他順勢翻身一腳,將其踹飛出去,直接砸落在幾步外的床位上,將床位轟得坍塌,那道嬌小的身影也很快爬起身來。

    “干嘛嘛,對人家這麼粗魯。”

    陳聰滿臉陰沉,嗜血級的喪尸,怎麼可能保存著人類的靈智,那麼也就只有一種可能,這只喪尸已經發生變異了,此刻出現在她嘴里的聲音,也就是死者生前留下來的。

    詭異,古怪,倘若是一般人出現在這里,听到這聲音只怕會被嚇傻,可陳聰好歹也是經歷過災變十年的人,犬步開啟,身子已經躍到一個床位上,繼續朝前撲去。

    “哧”,臂刃順利地在她小腹上劃出一個偌長的血口,陳聰翻身之際,她身上的手術刀也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劃痕,陳聰體表包裹著的藤條應聲破碎開來,但下一刻,後續生長出來的藤條已經再次裹上他的身體。

    “哧哧哧”兩人雙臂揮舞,時不時互相撞擊一下,陳聰此刻的打法,根本沒有任何的技術含量,拳拳到肉,這就是他此刻真實的戰力。

    “你想殺了人家嗎?人家好怕怕啊。”

    陳聰心中一陣厭惡,再次揮臂將她逼退之後,目光一掃她光滑的小腹,此刻她身上的白大褂已經被陳聰給割斷,露出下半身繃得很緊的牛仔褲和露臍的塑身衣。

    可剛才陳聰分明在她身上留下不下于十幾道傷口,此刻定楮一看,哪里還有任何傷口,只有一道道還沒有消失的白痕。

    “這麼可怕的恢復能力嗎?”

    “老大,我頂不住了。”也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的黃敘端著一把槍沖了進來,在他身後,凌亂的腳步聲和無數喪尸的嘶吼聲交雜在一起。

    陳聰猛地朝前一個飛撲,直接將女喪尸按倒在地。

    “哧”,手術刀順利地穿透了他的藤甲,在他身上留下一個傷口,陳聰痛苦地慘叫一聲,臂刃已經順勢砍下了女喪尸的腦袋。

    “終于死了。”陳聰嘆了口氣,緩緩站起身來,伸手拎著黃敘領口將他放到一邊,指著四周的肥尸王尸體,“幫我把腦核撿過來。”

    說完,他就已經沖向了門外,一陣陣慘叫聲伴隨著一陣血雨四濺,陳聰已經從地下室的樓梯殺了出去,足足殺出地下室幾十米,他才听到停尸房內傳來一聲慘叫。

    “怎麼回事?”陳聰震驚之余,猛地回頭看去,正好見到兩道身影一前一後從地下室內走了出來。

    “好濃郁的血腥味啊,小哥哥,你說我要不要把這個初中生給吃掉呢。”剛才被陳聰割掉腦袋的喪尸,腦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重新長好,而原本待在地下室里的黃敘,此刻卻成為了她手上的人質。

    “大意了啊,這家伙竟然能夠斷頭重生。”陳聰眼神冷冽地瞪著張嘴發出聲音的女喪尸,“如果你保留著生前的意識,那麼就請你放了他,我可以放你離開。”

    “生前的意識?小哥哥你說的是這具身體里原本的那個廢物嗎?”她面如寒霜,眉目間卻有著人類般邪魅的神采。

    “你誕生了靈智”陳聰心里一陣陰寒,前世里,他可沒有听說過江州主城區出現任何尸王,只有隔著不遠的蜀州,那一座排在全國t1級別的基地附近,有著尸王出現。除了蜀州之外,便是古都長安和一些古戰場。

    當然,江州也有很厲害的人形變異生物,譬如鬼母

    陳聰瞳孔微微收縮,“變異誕生靈智,僅僅是嗜血級便有著斷頭重生的本領,還懂得操控人質要挾我,這家伙,該不會當真是酆都的鬼母吧。”

    酆都,是江州下屬的一個縣城,那里有著一座鬼城,附近的山林之中也有著不少古墓,在災變初期,那里可是出現了不少堪比尸王級別的高級變異喪尸,而那一座縣城里居住的幾十萬人,幾乎是一夜之間就全部沒了。

    當然,如果不是因為那里出現了一位超越尸王級別的鬼母,或許不會有人關注到它,畢竟相比古城長安一夜被千萬喪尸圍城的慘狀,酆都已經是很幸運了。

    陳聰看了一眼四周面目呆滯的幾千只喪尸,在陳聰和十幾步外的鬼母對峙的時候,它們竟然愣在原地,不敢上前。

    “你能控制它們?”陳聰眼中多了幾分戾氣,災變初期,一開始人們不知道變異獸和喪尸可以成長,所以對于一些有極大潛力的變異生物也就不太重視,可到了後面,這些一開始就擁有特殊能力的變異生物,卻成為了人類進化者最大的敵人。

    每一只尸王,都能號令百萬尸潮,而尸王之上的鬼母,更是今後江州市區最大的威脅。

    陳聰還記得,在他重生之前,江州基地就已經淪陷了,而佔據江州的便有兩股勢力,一個便是巫山的那一只鷹,還有一個也就是酆都的鬼母。

    絕對不能讓她走脫,否則後患無窮。

    陳聰心里泛著嘀咕,卻不能坐視一個初二的追隨者就這麼眼睜睜地死在他的面前。

    沉默了幾十秒後,陳聰突然開口說道︰“我放你走,不過你得帶上它們一起離開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