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田園嬌寵︰貪財萌寶俏娘親 > 第371章 未來的族長夫人

第371章 未來的族長夫人

    冷眼戒備的周玖見她果然將金簪當暗器射向冬至的後背心要害處,冬至正全神貫注與島上的兩個護衛打斗在一起,沒有防備有人暗襲,要是讓這什麼狗屁的三小姐得逞,冬至不死也得重傷,本不想一上島就惹事的周玖眸色一冷。

    老虎不發威,當她是病貓啊!

    就在對方動作的時候,周玖利用空間一閃,速度比金簪快,然後在金簪擦身而過時同時抬手,用意念將金簪收進了空間,然而在這外人看來,是她徒手接住了金簪。

    周玖緩緩的松開手,看了看掌心的簪子,“當”的一聲扔在了地上,還出腳使命的踩上了一腳,然後再抬眼,神情冷厲的看向對方,“三小姐,就算你不懂待客之道,但也不能什麼都沒弄清出手就傷人吧!再說,你做為一島之護衛首領,要打要殺光明正大的來,暗中使用這些小手段算什麼?你口口聲聲瞧不起島外之人,覺得自己比島外之人高人一等,但做的事卻比島外人卑鄙,簡直就是無恥之流!”

    冷三自恃自己的武功高,以為自己發的金簪讓冬至必死無疑,她之所以針對冬至,是看出來了,冬至就是眼前這位美貌女子的貼身護衛,想弄死他殺雞駭猴,卻沒想到眼前女子的武功更勝她許多,竟然徒手接住了金簪。

    她本覺得自己長得好看,但眼前女子的美貌卻不比她遜色,這讓她心中嫉妒,更沒想到對方的能力也不她差,甚至是剛剛暴發出來的那通身的氣勢,高貴威嚴,自己都給她嚇住了一晌,听周玖這一番說詞後,冷三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惱怒異常,卻是無從辯駁。

    “這里是冷仙島,我要如何做容不得你這島外的賤人來置喙!”女子高傲驕橫異常,被周玖說得惱羞成怒後反應竟然激烈到直接罵大街,然後拿著手上的弓箭對準了周玖的心口。

    “三小姐,快收手,快收手,她們真的是……”一旁的冷七嚇得語無倫次,額上都出了冷汗,三小姐的箭法百發百中,且能做百步穿楊,只要她想射的人就沒有射不到的,若是就此誤傷了周小姐,二長老與族長之間的矛盾越發要激化了。

    “冷七,你給我閉嘴!”少女一聲嬌喝阻止了冷七的勸阻,喝聲一落,她手中的箭一動,箭矢已經離弦,冷七眼楮一閉,完了,這下全完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又一意外發生了,站在周玖身側的太上皇見眼前的少女如此驕縱,也一直留意著她的動靜的他,在箭離弦時同時推開了周玖,然而他自己卻來不及躲閃,對方的利箭在一剎那間射中了太上皇,且隨著箭身強大的勁勢,往後倒去。

    “姥爺……”

    “太上皇……”

    周玖和太後娘娘驚叫,從對方射箭到太上皇推開周玖以身為她擋箭發生在一眨眼間,快得周玖都沒反應過來。

    周玖不讓,是因為她有依仗的空間,但是太上皇卻是生生的用身子為她擋住了那一利箭。

    “姥爺……”

    周玖蹲下身子扶住太上皇,後悔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她不該太過自恃,她知道,墨蘭和冬至也知道她有空間,不會受傷,但是外祖父和外祖母不知道啊,因為她的自恃,外祖父受了重傷。

    周玖此時恨不得親手殺了什麼狗屁的三小姐!

    見地上躺著的人胸口弓箭射傷處流出來刺眼的汩汩鮮血,還有周玖淌著的傷心的淚,冷三嘴角揚起冷笑,眼神狠辣,心中一陣痛快,她將來是要嫁給冷鋒少主的,等少主接了族長之位,她便是族長夫人,所以,她是為維護族規和島上的規矩才傷的人,看誰敢說她什麼?!

    就算她是哪門子貴客又如何?身份還能大得過少主,大得過她?!

    思緒間,冷三的弓上又搭上了箭,這一次,她的目的依然是周玖,不知道為什麼,一見到她,她就不喜,似乎她的到來會讓自己失去許多本該會得到的東西,而且,美貌女子天生不喜歡比自己貌美的女人,所以,她得死!

    “冷統領,你給我住手!”突然一聲暴喝打斷了她射箭的手,手一抖,箭射歪了,直往周玖身邊的太後娘娘而去。

    “當!”箭矢在射向太後娘娘後背半寸時被人打落下來,動手的人是抱著小寶的冷山色。

    冷山月帶著冷山雨和冷山巍,以及隨從來到這里時,遠遠的就瞧見了這里發生的一切,卻來不及趕過來,所以,當冷三小姐再次出手傷人時,他的心都差點兒跳了出來,後背上一身冷汗。

    “你們全都給我住手!”冷山月喝止了正在和冬至他們打在一起的六個護衛。

    雙方的打斗停了下來,冷三臉色白了白,她瞧見了族長發怒的神色和看向她能把剮了的眼神,再看看冷家幾位公子都來了,她心中明白,眼前一行人怕真的是族長的貴客,但心中卻不承認自己所犯的錯誤,低頭走到冷山月面前,“襄兒拜見族長!”

    冷山月冷哼一聲,沒有理睬她,袖子一甩,徑直走到周玖他們身邊,周玖正在為外祖父喝靈泉水,冷山月也不打擾她,伸手為太上皇把脈,放下手後,吩咐身後人自己的護衛,“快去抬個擔架過來。”

    “是。”

    “父親,姥爺他身上的箭我……”周玖能救太上皇,卻不敢取箭,自責又心疼的她一時忘記了掩藏稱呼。

    冷山月看著哭成淚人的女兒,還有她身上手上染的血,心中一痛,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玖兒,不用擔心,父親會救你姥爺的,父親會取箭!是父親不好,沒有早早派人來迎你們,對不起!”

    父親?

    玖兒?

    冷襄听到這四字後,腦袋“嗡”的一聲炸開了,臉色慘白如雪,雙眼失神的盯著正在和冷山月說話的周玖,她,她……她就是鋒哥的孿生姐姐,一直養在東楚的冷族長公主,小寶的娘親?!

    她今天干了什麼?

    一見面別說討好她,竟然三番兩次的動粗,辱罵她是島外人,她沒想到,被自己辱罵的才是冷族嫡女,正正經經的冷族公主,島上除了族長夫人外最尊貴的女子,她一個長老的女兒,與她比起來,自己的身份算得什麼?

    完了,完了,她要想嫁給少主更是難上加難了!

    驕傲如斯的冷襄,前面有多跋扈,有多狠辣,現在就有多後悔,後悔自己眼瞎!

    她叫地上的男子姥爺,也就是說地上的男子是族長的岳丈,是族長夫人的親生父親,她一箭射傷了他,她與長公主的仇就此結上了,想到這,冷襄面色越來越白,冷汗直流,頭一暈,眼一花,直挺挺的往後倒去,竟然華麗麗的暈過去了。

    冷七冷眼看著她,也懶得去扶她,這小丫頭仗著自己是二長老的女兒,當年二長老扶持族長上位時是功臣,所以一直囂張跋扈,除了族長和他的幾個兄弟,少主外,其他所有人她都不放在眼里,剛剛自己幾番要解釋,她都不听,武斷的打斷自己,要與來人為難。

    現在知道自己闖了大禍,嚇得暈過去了,還以為有幾分本事呢,看來也不過如此。

    很快,擔架來了,太上皇被放上了擔架,太上皇重傷,眾人也沒有了寒暄的心思,全都默默的走在擔架後,臨走時,冷山月看了眼暈在地上的冷襄,吩咐那六個護衛道“先抬回去,等她醒了,告訴她去火焰谷領罰一周。”

    “是,族長。”六個護衛瑟縮的抬著冷襄也離開了,火焰谷別說一周,就是一天,也夠三小姐受老罪了。

    “火焰谷是什麼地方?”

    周玖心中此時對周襄是欲殺之而後快,但因為初到島上,怕自己一時沖動給父親惹來麻煩,所以一直忍著沒發怒,想著等自己在島上摸熟悉了,就去想法子弄死那賤人,听父親要用火焰谷來懲罰她,有些好奇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小佷女,等你熟悉了,帶你去看看就知道了,那里的懲罰啊,有只能意會不可言傳的痛楚,嘖嘖……”沒等冷山月回答,冷山色抱著小寶擠到了周玖身邊,自來熟的回答了她的話。

    “娘親……”冷山色懷中的小寶委屈的叫了周玖一聲,本來他開心的來迎娘親,不想卻遇到了大事,娘親一直沒功夫搭理他,他好心傷,好無奈。

    周玖看了眼冷山色,伸手把小寶從他懷里抱了過來,笑著道“恩?小寶你又重了呢!小寶,這位是……?”

    “娘親,他是七外公,七外公壞,他常欺負我!”小寶伸手抱住周玖的脖子,依戀的賴在周玖懷里,向娘親介紹冷山色,同時也是告狀。

    冷三色“……”

    小東西,屁股又癢癢了!

    周玖听了一怔,見冷山色臉上都是便秘之色,頓時猜測到了些什麼,有些哭笑不得的喚了他一聲,“七叔!”

    “哎……”

    冷山色這一聲應響響的,長這麼大,還沒有一個女娃娃喚自己七叔呢,小佷女的聲音軟軟的,甜甜的,真好听!

    被周玖叫了的冷山色得意的看向前面的冷山巍和冷山雨,冷山巍和冷山雨似是長了後眼,趁他得意時,二人也停了腳步,同周玖也見了禮,說了話。

    這期間,冷山月也和太後娘娘,太上皇兩個見禮說話,但因為太上皇受傷,三人也僅限于互相簡單的招呼和說話,有些事並未多說,一切等到太上皇傷好了再說。

    “娘親,小寶好想你……好想,好想,想得心都疼了!”小寶在周玖懷里小身子都快扭成了麻花,一路上向自家娘親訴說著離別的思念之苦。

    “恩,娘親也想小寶,很想,很想,想得心疼了……”

    一行人先去了客院,大家都安頓下來,冷山月親手為太上皇取了箭,敷藥包扎好後,又配了藥,抓藥後再親自熬藥,侍候著妻子的爹娘。

    本心中對他有些怨氣,氣他沒保護好自己的女兒的太上皇和太後娘娘,見他一族族長之尊竟能放下身份親自侍候他們兩個,兩個老人心中的怨氣慢慢的平復了許多,態度沒有一開始的見面時的疏離。

    周玖眼見父親有“負荊請罪”的覺悟,也就不搶他的活,由著他侍候外祖父和外祖母,她在邊上只偶爾搭把手。

    “太公,你的傷口還疼嗎?”

    小寶是個貼心小棉襖,一日幾次往太上皇的房間里跑,看他的傷情,問候他,這讓一見他的面就喜歡他喜歡得不得了太上皇和太後娘娘二人心中像吃了蜜一樣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