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君大人,請束手就擒 > 第三十二章 剎那間

第三十二章 剎那間

    “然後,你就逃走了?”與此情此景相關聯,宋輕染將自己心中所想脫口而出。

    錦時點了點頭︰“是的,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斯曼,只能不告而別,尋求回南海的契機,所以我才找了商隊老板旺達,希望他能帶我離開,誰知他卻……後面發生的事情你們也都是知曉的了。”

    說完,錦時的虛影逐漸消散不見,宋輕染和顧灼塵也坐回了椅子上,顧灼塵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若有所思,宋輕染看著他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睜得大大的眼楮里充滿了興奮和期待。

    “這件事我們暫且幫你瞞下,至于其他的,視情況而定吧。”

    “我們走,去看看紗莎如何了。”

    前一句顧灼塵自然是對錦時說的,後一句則是看向宋輕染時所說。

    隨後兩人離開了房間,來到了紗莎居住的的院落里,恰好與紗莎迎面相撞。

    “咦,你們來啦?我正好也要去找你們呢。”紗莎見到來人,喜笑顏開,熟絡地打著招呼,哪怕面對顧灼塵也是親近了許多。

    “醒來可有覺得不適?”紗莎湊近兩人,眯起眼笑得狡黠,言語之中飽含調侃之意。

    “沒有啊,倒是你,昨晚你可是第一個倒下的。”宋輕染勾唇一笑,反將一軍。

    紗莎啞口無言,不滿地撅了撅嘴,眼角卻滿含笑意,一晚過去,她與宋輕染兩人之間的距離無疑是拉近了許多。

    “今日,你們有什麼安排呀?來了這我還沒帶你們好好逛逛呢,要不隨我去外面走走吧。”紗莎熱情地問道。

    可宋輕染卻罕見地把玩心放在了一邊,搖頭道︰“這兩天一直听你提到你的大哥,我們既然在這住下了,理應該去拜訪一下他的,所以你領我們去見見他吧。”

    “我大哥……”聞言紗莎愣了一下,顯然沒料到宋輕染會提出這樣的請求,隨即點了點頭,“好吧,我帶你們去見見他。”

    “不過他可能不太願意見人,這段時間他的心情不好,若是等會把你們擋在了門外還請見諒。”紗莎的眸色黯了黯,牽扯上揚的嘴角也變得勉強了幾分。

    “無礙,無礙。”宋輕染大咧咧地笑著擺了擺手,顯得毫不在意。

    畢竟“醉翁之意不在酒”,站在一旁不做聲的顧灼塵也是嘴角含笑,眼底更是有微光流轉,藏住了常人所看不見的繁復的符文圖樣,若不是其中一枚小符文起了用,紗莎早就將錦時的事告知她的大哥了。

    如此,三人便朝府中的更西處行去,那里是府中最為清幽僻靜的地方,幾乎看不見人影的存在,偶爾有一兩個奴僕穿梭而過,也是端著大大小小的酒**子。

    這一幕讓紗莎的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宋輕染也是無聲地搖頭嘆息,眸子里有著同情之色,還夾雜了一絲絲的困惑。

    “情”這一字,當真有如此大的威力嗎?

    還不待宋輕染細想,她的腦海深處便傳來了一陣暈眩之感,隨即胸口處又像是被撞了一下,心髒也忍不住跟著縮了縮。

    “唔。”不僅僅是宋輕染,連一旁的顧灼塵也是突然悶哼出聲,神情中透露出了他此時的不適感。

    怎麼回事?兩人很有默契地對視了一眼。

    這一眼,讓宋輕染的眼楮失了焦,她只覺得顧灼塵的臉似遠似近,籠上了一層薄霧,只見輪廓卻看不清他的神情樣貌,一種陌生的熟悉感穿透過悠長的時光襲來,更加模糊了宋輕染的雙眼。

    可這種感覺只持續了那麼短短的一秒就褪去了。

    而顧灼塵的眼前也一樣出現了異象,他仿佛看見了另一個人,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對他笑得溫柔,那眼似是倒映在湖中的月牙般皎潔明亮,滿滿的都是情意,卻有些刺痛了他的心。

    但眨了眨眼,顧灼塵看見的又是原來的那個宋輕染了,那種心痛的感覺他更是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你們怎麼了?”走在最前頭的紗莎察覺到了異樣,轉過身來詢問道。

    這一聲徹底喚醒了兩人,顧灼塵很快恢復了神色,平靜答道︰“無事。”

    宋輕染遲疑了一下,張了張嘴沒說話,只是輕輕搖了搖頭,神情間少了幾分往日的輕快。

    ------題外話------

    長時間的斷更真的很抱歉,確實是有其他事被影響了,而且最近咽炎復發了,我已經痛得不敢咽東西了,也不敢熬夜了。

    所以今天只能這樣了,大家晚安哦,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