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鮮血之座,黑鐵之冠 > 第二十五章 背面

第二十五章 背面

    第二十五章

    梅洛特賭場的骰子賭桌是一個半圓形的台子,客人們坐在半圓形圓桌邊,負責搖動骰盒的荷官站在半圓的圓心處。

    這樣的設計,可以讓每一位客人離荷官距離相等,便于荷官收取籌碼和賠付賭注。

    等哈特坐下以後,不用他開口招呼,就有女侍應送來果汁,這等待遇,引起同桌三位客人注意。

    在哈特身邊的是一名淡金色頭發中年人,他主動向哈特打了個招呼,頗有些結識的意思︰“你好,年輕人,既然我們有緣坐在同一張桌子上,能請問一下你的姓名嗎?我是夏洛克*比利,一個商人。”

    “您好,夏洛克先生,在下名為萊恩*哈特,一個追求新奇事物的冒險者。”

    哈特拿出新學的社交禮儀微微點頭回禮,並按照黑蛇為他提供的最新身份做自我介紹。

    夏洛克眼楮一亮,萊恩點頭的幅度和說話方式,明顯受過良好教育,再加上驚人的外形條件,這個年輕人就有結交的價值了。

    (這個時代,能有機會受教育的人,最少也是鄉紳的子弟,而英俊到驚人的外表,更是一個重重的砝碼——哪怕是一個繡花枕頭,能漂亮到這個程度,也屬于奢侈品了。)

    “請各位客人下注。”不知不覺中,荷官換成了一名中年女子,她提醒各位客人及時下注。

    這張賭桌使用的賭具的是骰子,和地球上的骰子不同,承裝在透明玻璃盒中的骰子,是兩枚二十面的多面體,外觀近似于球形,而骰子的每個面上,都用數字而不是紅點和黑點來標明數值。

    骰子的具體數值是0到19,也不是1到20,這是因為按照法師們對力量等級的劃分定義,個人屬性突破20,就將進入傳奇領域。

    傳奇是不能拿來開玩笑的,體現在賭博中,骰子這種賭具的上限數字就是19。

    這里的下注,也只有押單數雙數和押某個、或者某幾個具體數字這兩種玩法,並沒有大小之分。

    而且,客人們必須先下注,然後荷官才會搖動透明的玻璃盒子,讓里面的骰子滾動起來,篩子滾動的全過程,客人們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要知道,這可是個有魔法和職業者的世界,賭場如果不能做到公開透明,就太容易被質疑了。

    “那你一定有很多有趣的冒險故事了?”夏洛克隨手扔了一枚籌碼,落在偶數的位置上。

    “很抱歉,我出來的時間還不長,就連冒險者等級都是最低的銅徽冒險者,還沒有遇到值得一提的冒險經歷。”

    哈特食指一彈,一枚籌碼落在一個標著三十二數字的格子正中,他壓了一個單獨的數字。

    “哈,萊恩先生,你下注的風格,可真是一個冒險者的風格。”

    夏洛克笑了起來,單個數字如果壓中,可以獲得三十八倍的賭注,不過一般情況下,老賭徒們很少這麼押注,畢竟成功的概率太少。只有喜好冒險的年輕人,才會這麼激進。

    “二十二——偶數。”荷官用一根帶著橫檔的小木棍,將哈特的賭注收了進去,同時賠付給夏洛克先生一枚籌碼。

    “不不不,我信奉幸運女神泰摩拉,她會保佑我的。”哈特一本正經的說。

    “哈哈哈,每個賭徒都信奉幸運女神。”夏洛克大笑起來。

    哈特很認真的繼續說道︰“而且,我覺得今天是我的幸運日。”

    接著,他又把一枚籌碼放在三十二的位置上。

    “好吧好吧,不過年輕人賭博還是要節制一些。玩玩就行了,不要陷進去。”夏洛克善意的奉勸道,此時,他對這位年輕人的觀感迅速下降。

    這個年輕人就算有再好的外形條件,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沉淪在賭博之中,那都是沒前途的。

    毀在賭博上的年輕人他見得多了,能主動善意的提醒一聲,已經是因為哈特的優異外表,給他帶來非常良好的第一印象。

    一枚籌碼接一枚籌碼放上賭台,然後被荷官收走,真實的世界里,並不存在萬能主角光環。

    哪怕是神明,其實也難以真正介入命運的領域,而幸運女神泰摩拉的權能,並不體現在賭博方面。

    哈特面不改色,只是將下一枚籌碼固執的放在三十二號押注格里。

    三十二,這是維蘿妮的弟弟波利斯生前最喜歡的一個數字,他把這個數字稱為自己的幸運數字。

    ————————————

    在二樓的角落里,魯昂自嘲的笑了笑——看來自己過度小心了。

    這就像為了抓一只大獵物,準備了七八招後手,連環挖了四五個陷阱,結果獵物直接跳進了最沒技術含量的第一個坑。

    “看來這是一只真正的雛鳥。等他輸的差不多了,就讓吉爾伯去問問他,需不需要借錢,一切都按最溫和的那套規矩來,別嚇著小朋友——就算他真有背景,我們也有話好說。”

    魯昂打了個響指,招來等在包廂外面的手下,隨口吩咐道。

    吩咐完手下,他端起一杯紅酒,朝另外一人舉起酒杯︰“也許我們很快就會有一個頂尖貨色入手,可以開始制定調教方案了——這個人,果然值得我們下一筆重注!你選的人不錯。”

    “當然,我的眼光從來就沒錯過。”對方的回答中,帶著一絲專業的驕傲。

    一只縴縴玉手,將放在圓桌上的半杯紅酒優雅的端到唇邊,輕輕的啜了一口。

    在酒杯上方,露出了一張掩映在陰影中的美麗面龐。

    那是哈特非常熟悉的一張臉——那是維蘿妮!

    “更高明的是您的手腕,美麗的維蘿妮女士,您總有辦法將這些雛鳥帶到這里。”魯昂帶著恭維的語氣,將杯中紅酒一飲而盡。

    “那下面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對了,魯昂先生,角斗賽馬上就要開始,奧斯塔少爺和拉羅莎小姐都來了,你不和我一起過去看看嗎?”

    維蘿妮放下酒杯,看著負責主持梅洛特賭場的魯昂主管,問道。

    奧斯塔*威特和拉羅莎*威特,是本地領主埃爾布克男爵的次子和次女,他們分別是十四歲和十三歲,眼看都到了可以聯姻的年紀了。

    據說,拉羅莎*威特和力克恩侯爵的長孫已經訂立了婚約,通過聯姻,這兩個相鄰的家族將更加親近,聯盟更加鞏固。

    而這次角斗,也是專門為了招待力克恩侯爵領來的貴客,才專門組織進行。

    “有大衛騎士親自在場,不用我去了。”

    “哦,那我先告退了。”維蘿妮站起身來微微屈膝,用折扇遮著下半截臉,向魯昂先生點了點頭表示告退,離開了包廂。

    走出包廂來到魯昂看不到的地方,維蘿妮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她美麗白皙的面容突然變得陰暗扭曲,在陰影中,像是一名從深淵中爬出的復仇女妖。

    可是,當她走出陰影、走到有燈光照明的地方,又變成了一位巧笑倩兮的交際花。

    剛才神情扭曲如深淵女妖的那個女子,似乎只是一種幻覺。

    ————————————

    賓得鎮,在領主府邸大門前是一塊小型廣場,在廣場斜對面,有一座三層高的紅色小樓。

    二樓的窗口有黑色的窗簾,在窗簾的縫隙中,游俠菲力望著不遠處的領主府邸,頭也不回的問道︰“我們的人都準備好了嗎?東門那邊呢?”

    “都準備好了,東門那邊只有一個小隊的士兵,有斯科特和威廉帶著人看著,不會出問題。”

    在菲力的背後,站著四位哈特沒見過的陌生人,每個人都背負著長弓和箭囊。

    “萊恩那邊呢?毒蠍的手下來了多少人?”菲力繼續問道。

    此刻的菲力,陰狠的表情是哈特從未見過的,他站在窗前發號施令,背後自然有人將他的命令傳遞出去。

    “毒蠍的三首領克魯斯帶隊,能來的都來了,至少有五十人。維蘿妮那邊發來消息,奧斯塔*威特和拉羅莎*威特已經進入角斗場觀看台。”菲力背後,一名手下回答到。

    “通知黑胡子的線人,讓他去聯系毒蠍的手下,告訴他們威特兄妹的事情,讓他們等賭場里面亂起來,就放手去做。”

    菲力先發號施令,然後才解釋道︰“當然不是因為她,拉羅莎不能死,但是奧斯塔一定要殺掉,這關系到我們和侯爵的合作。”

    “那萊斯特男爵領的那幾條黑蛇呢?”另一名手下問道。

    “不用管他們,除非必要,那幾個人能不殺就不殺,未來我們還要和萊斯特領合作——游俠菲力的身份對我還有用。

    你現在去羽翼組,讓他們把馬匹準備好,今天一擊之下,不管成與不成,我們都要立刻撤退,留下毒蠍的死剩種頂缸。”

    菲力望著對面的領主府邸,安排手下分頭行動。

    要知道,襲擊有爵位的貴族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事先不準備好周全的退路,一旦被人掀出老底來,第一個追殺他們的就是力克恩侯爵——因為力克恩侯爵是附近的上位領主,對當地秩序負有直接責任。

    當然,這次行動乃是力克恩侯爵暗中推動,只要自己不被當場抓住,後面就是賊喊抓賊的把戲,唱戲給人看就行了。

    “我明白了。”手下轉身走了出去

    “至于萊恩那邊,如果這件事過後他能夠脫身,我會親自安排,這是一個好苗子,留給萊斯特領未免太可惜了,瑞爾,你有時間也注意一下。”

    “我會注意的,老大。”

    在房間的陰影中有人答應了一聲。如果不說話,沒人知道,房間里居然還有一個人。

    “好了,大家都做好準備,今天就要給前些日子死去的兄弟們報仇。”

    “是——獵鷹老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