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22章爭風

第22章爭風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幾杯酒下去後,大家就正式開始嗨了起來。

    其實我唱歌也還行,只是我不太放得開而已,大多數的時候,我都在旁邊看著她們唱,等她們唱完之後,我就跟著鼓掌。

    女人果然是夠絕決的動物,姚瑤和其他人都踫杯喝酒,但就是不太搭理我,我幾次試圖和她解釋一下今天的事,但一想到她說過要和我保持距離,我就不敢湊上去,也罷,事已至次,那就不解釋了。

    莊靜也一直很沉默,始終沒有唱歌,酒也很少喝,感覺她總是一直很不安的樣子,我當時理解的是她也和我一樣來自小地方,所以對這樣的場合非常的不適應,當然了,後來我我才知道,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一直玩到ktv打烊,我們這才帶著醉意走了出來。

    到門口的時候,一個微胖的中年男子忽然向莊靜走了過來︰“咦,小美女,你也在啊?不是說你只有周末才在嗎?要早知道你在,我就過來叫你玩了。”

    嘴上說著,手還伸出來要去摟莊靜的腰,動作極為猥瑣。

    莊靜拼命地掙扎︰“你放開我……”

    “你不認識我了?那天我們不是還在一起玩嗎?這里打烊了,我們找個24小時都營業的地方玩吧

    當時我們都喝了酒,一看這場景,當然都是血往上涌,幾乎沒怎麼考慮,就直接沖了上去。

    最先沖上去的其實是袁昆,他都沒說‘放開她’之類警示的話,直接劈頭就一拳向那中年男子一拳打了過去,中年男子還沒反應過來,袁小六也一腳踢了過去。

    這兩人都喜歡莊靜,現在看到自己喜歡的女生被老男人猥褻,當然會沖上去拼命。

    中年男子身邊也有一個同伴,見動起手來,當然也馬上伸手幫忙,其中一個一腳向袁昆踢了過去。

    我們一伙人當然也都不會袖手旁觀,大家都喝了酒有酒意,正是情緒高漲有些興奮的時候,他們竟然敢動手,我們當然也都一窩蜂沖上去幫忙。

    對方只有兩人,而我們一伙男男女女加起來有近十人,就算是女人,那也都是狠角色,混戰之中,那兩人被打倒在地,身上被一陣亂踢,也不知道到底被踢了多少腳,這時停車場駛出來一輛銀白色的轎車,向我們一下子沖了過來,我們當然是嚇得趕緊躲閃,那兩個中年男子趁機上車,很快逃離。

    “媽的,我們打車追,非把那老雜毛給打殘不可!”袁昆還不解恨。

    我趕緊阻止,“差不多得了,剛才混戰,肯定有人報警了,我們還是趕緊撤吧,一會又得把事情鬧大了,捅到學校去,又要挨處分了。”

    大家一想也對,姚瑤趕緊打電話叫地來停在附近等我們的面包車,車開過來後我們以最快的速度擠上了車,剛開動不久,我們就听到了不遠處傳來的警笛聲,要不是走得及時,肯定又得進去了。

    “瑪的隔壁,現在的老男人真不要臉,竟然欺負女學生,要不是丫的跑得快,我非閹了他不可!”袁昆還在憤憤不平地罵。

    “都是你動作慢,本來可以攔住他,不讓他跑掉的。”吳小六也很火大,這是我認識他以來看他最火大的一次,他一直都是那種鄙視用暴力解決問題的人,但今晚他沖上去的那種狠勁,卻不輸給我們任何一個人。

    “你個娘娘腔給我閉嘴!要不是你礙手礙腳,我肯定揍遍那個混蛋!”袁昆大罵道。

    莊靜一直一言不發,好像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听到小六和袁昆爭吵起來,她這才開口勸阻︰“你們倆都別吵了,謝謝你們幫我,是我給你們添麻煩了。”

    “你這叫什麼話,保護你是我的責任,現在的人真他媽髒,連你這樣的清純的女孩子都想猥褻,我越想越生氣,就這樣放過那個王八蛋太便宜他了!”袁昆大聲道。

    “你們不是已經英雄救美了嗎,打他一頓就行了,何必還一直記著,反正她也沒吃什麼大虧,何必一直讓這件事影響我們的心情。”姚瑤說。

    吳小六一听不樂意了︰“你這話太過份了吧?什麼叫她沒吃什麼虧?被一個老男人猥褻還不叫吃虧嗎?你以為人人都像你……”

    “像我怎麼了?我水性揚花嗎?到底誰水性楊花你還是先自己搞清楚吧!”沒等小六說出來,姚瑤就給他嗆了回去。

    姚瑤是誰?豈會吃虧?

    “算了,大家難得出來玩,就不要吵架了,每人少說兩句。”大剛也在旁邊說。

    “我還沒說你呢,你他媽別忘了,我現在可是你的女朋友,你就看著你女朋友被你的兄弟欺負不管?你還算是男人嗎?長這麼大個兒,其實骨子里比我還娘!”姚瑤馬上把戰火轉移到了大剛的身上。

    “好好好,我不說,我只是讓你們別吵而已。”大剛也是有些懼姚瑤。

    我一直沒有說話,只是覺得今天晚上的事好像不對,到底有什麼不對,我卻說不上來。

    也不敢說話,我要是一開口,那姚瑤的火力百分百就向我招呼過來了,我哪里還敢冒頭?

    回到學校後,我們又從後山的圍牆翻了進去,回到宿舍樓時,卻看到幾個保衛科查夜的老師在那里候著我們,本來想跑,但已經來不及了。

    “你們幾個去哪了?晚自習都沒上,還這麼晚回來?”方科長沉著臉問。

    這倒不是他一向的作風,按他平時的習慣,應該是直接先給我們兩耳光煽過來,再和我們講道理,或者直接就只打不講道理。

    “我頭疼,他們送我去醫院了,現在才輸完液回來。”我捂著頭說。

    “去醫院不請病假?還要翻牆走,翻牆回來?還一身酒味?難道輸的不是藥水,是酒精嗎?”方科長厲聲喝道。

    大剛在旁邊來了一句︰“老師,輸液也要擦酒精消毒的嘛……”

    “你給我閉嘴!你以為我是白痴嗎?輸液能擦得了多少酒精?會讓你們一身酒味?都跟我到辦公室說清楚,說不清楚,誰也別想睡覺!”方科長吼道。

    沒辦法,我們只好跟著他來到保衛科,最後我只好說,其實今天是我生日,我讓大剛他們給我慶祝,所以才多喝了幾杯。

    但沒想到這說法又被識破,因為我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顯示今天不是我生日,我又趕緊說是農歷,但農歷也和公歷相差不了三個月,最後被一直訓到凌晨三點,這才被批準回宿舍睡覺。第二天還得把檢查交上去,認錯要誠懇,不然就得重寫。

    雖然折騰了好久,但這都沒關系,只要不處分,一切都好說,其他的都不是事兒,只要不處分就行。

    回到宿舍,大家卻還都沒有睡意,一起小聲地議論今天晚上的事,興奮得睡不著覺。

    “莊靜太單純了,我以後一定要好好地保護她。”袁昆說。

    “你滾一邊去吧,莊靜那麼單純的人要是和你好,那早晚還不被你帶壞?我才是最適合她的人。”吳小六馬上反駁。

    “你個娘娘腔,你說君子動口不動手,那你見過君子嗎?今天晚上莊靜被欺負,你不也動手了?你當時怎麼不動口啊?”袁昆罵道。

    “莊靜之所以會被欺負,就是跟著你們這群無聊的人去那種地方,所以才被欺負,以後我是不會讓她和你們鬼混了。”小六說。

    一听這話,袁昆爬起來從床邊拿起拖鞋扔向了吳小六,“什麼叫跟著我們這幫人鬼混?今天晚上你不也在場?你不也跟著去玩了?”

    吳小六自然也不示弱,不但將袁昆的拖鞋扔了回來,而且還把自己的也扔了過來,還不解氣,還在床底找了一只球鞋給扔了過來。

    袁昆見吳小六得步進尺,從床上爬起來要揍他,我和大剛又趕緊起來勸阻。

    “我看你們兩人都喜歡莊靜,可你們得要搞清楚莊靜到底喜歡你們哪一個啊,大家都是兄弟,如果莊靜喜歡其中的一個,那另外一個就自動退出吧,不要因為女人傷了兄弟的和氣。”大剛說。

    我心里跳了一下,心想他們要是去問莊靜,莊靜要是說出其實她喜歡的人是我,那可怎麼辦?那恐怕就不是小六和袁昆向我扔鞋的事了,到時恐怕連兄弟都做不成了。

    “其實這種問題最好不要直接問女生,女生都是矜持的,這樣明著問,那會讓人家難為情的。”我趕緊說。

    “問題是小六和袁昆要是同時爭的話,那她會左右為難,為了不影響我們兄弟之間的關系,或許她會一個也不選呢,那不是便宜了外人了?”大剛這廝又發了新的言論。

    “所以我們之間總要有一個人退出,小六,你退出吧,你不是我的對手,你趨早退出,不要浪費時間了。”袁昆說。

    “滾吧你,要退也是你退,你這樣的魯莽的人,根本配不上莊靜那種單純的女生。”吳小六馬上還擊。

    “看來你們得作個了斷才行,要不你們打一架,誰輸誰退出?”大剛開玩笑道。

    我趕緊阻止︰“自己兄弟,何必為一個女人動手?”

    “我看這樣吧,今天莊靜被那個混蛋欺負,我們誰要是把那個混蛋給制服了,讓他當面向莊靜認錯,那我們誰就贏。”袁昆說。

    我們當時都不知道,袁昆的這一提議,正是禍端的開始。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