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2章誤會

第2章誤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謝瑩環胸的手抱得更緊,眼神也更加慌亂起來。

    “那件事,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請你不要說出去。”她再次求我。

    “你讓我親一下,我就不說出去。”

    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里其實也是非常緊張的。因為我自己也知道這個要求很過份。

    果然,謝瑩強烈反對︰“這不可能,我是你老師!”

    我逼近了謝瑩,近距離看著她漂亮的臉,聞著她身上傳來的幽香,我有些眩暈。

    “你覺得你的所作所為,還配做我的老師嗎?我是不會逼你的,如果你答應讓我親密一下,我就裝著什麼也沒有听到,什麼也沒有看到,但如果你不答應我的要求,我保證全校的師生都會知道你當三兒的事。讓所有人知道你美麗的外表下到底是什麼貨色。”

    我冷笑著更加接近謝瑩,我聞著她身上的幽香,感覺自己快要醉了。

    她看著我,一句話也沒有說,眼中露出一種無奈和痛苦,但此時被邪火沖昏了頭的我,根本不介意她那眼神中露出的哀求。

    對于她的沉默,我理解為妥協的意思,但她的手依然環胸,那是一種自我保護的身體語言。

    然後我就看到她痛苦地閉上了眼楮。

    一見她閉上眼楮,我就像餓狼一樣沖了上去。

    她像一枚熟透了的大紅隻果,輕輕一咬,就會流出甜美的汁來,但我卻像一個突然闖進果園的盜賊,粗魯而無禮地就把她從樹上摘下,再粗暴地咬了一口。

    其實我並沒有多過份的舉動,畢竟我心里其實還是很害怕的,她是高貴漂亮的女神,而我只是一個潘墾  罹喔掖吹淖員埃 廊幌襠揭謊棺盼搖br />
    正當我不可自制的時候,我感覺我嘴里咸咸的還有些苦味,我這才發現,謝老師流淚了。

    她沒有哭出聲音,只是沉默地任淚水滴下來,那種壓抑而沉重的悲傷,卻洶涌而有力地震動了我,我忽然有些後悔了。

    我這樣做,是不是太過份了?

    我身上的火慢慢熄滅下來,我呆呆地看著她美麗的臉,看著她屈辱的眼神和悲哀的表情,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我放開了她,“你哭什麼呀,你是什麼人我還不清楚嗎?裝什麼裝。”

    她沒有說話,只是眼淚無聲地流下。

    我忽然有些後悔,雖然她曾經冤枉過我,讓同學們罵我是變態,但我這樣干,好像確實是太過份了。

    “算了算了,你不要哭了,我不親你就是了,那件事我也不會說出去,不過你以後可不許欺負我,不然我還是隨時會說出去。”

    說這些話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根本沒勇氣看她的眼楮。說完之後,我打開她的辦公室門,倉惶逃出,像一個賊一樣。

    我本來以為我底氣很足,原來我如此心虛。

    ***********

    第二天,葉老師沒有來上課。

    一周以後,我偶然听到學校的幾個老師聊天,他們說葉老師的母親去世了,具體詳情我不清楚,但大概情況就是葉老師的母親生了重病,急需一大筆錢,但最後因為那筆錢沒有到位,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而去世。

    我心里一沉,忽然想起了她和那個開奔馳車的男人之間的交易。原來她並不是貪圖物質享受而被人包養,而是為了她的母親,而我竟然以那件事為把柄輕薄了她,難怪她會哭得那樣傷心。

    而最後她母親並沒有手術,那說明她最終也沒有答應那個男人的要求,她並沒有給人當三兒。

    是我錯了。真的錯了。

    我一直懷著內疚和忐忑的心情等待那個漂亮的身影重新出現講台上,但謝老師最終也沒有出現。學校重新給我們分配了一個英語老師,因為謝瑩辭職了。

    我越發的內疚和難過,她選擇辭職,肯定是擔心我早晚有一天會把那件事說出去,雖然她沒有給別人當三兒,但如果我說出去了,她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于是她主動選擇離開。

    轉眼初三畢業,因為家里窮,老爸無力供我繼續念書,我隨老爸一起到了市里打工,老爸在工地上干活,我則在一個小餐廳里當了洗碗工,整天在廚房洗得腰酸背痛。

    就在我以為我的青春從此就會一直伴隨著碗和盤子過去時,一件事又直接改變了我的生活狀態。房開公司的商老板巡視工地,一根鋼管從空中落下,老爸眼疾手快一把將老板推開,自己挨了一下,斷了兩根肋骨。老板為了表示感謝,讓我陪她的一對子女到興關市的一家叫培英中學的私立學校繼續念高中。

    命運真會開玩笑,老爸用兩根肋骨的斷裂之苦,重新換來了我上學的機會。雖然有些殘酷,但對我來說這也算是好消息,我又可以繼續上學了。

    本來說好和商老板的兒子和女兒一起去的,但因為她們在國外旅游還有幾天才能回來,商老板讓他的助理先把我入學的手續都辦好了,讓我自己先去念書。這樣的學校,只要錢給得夠多,手續什麼的都不是問題。

    上學的第一天,我早早來到了培英中學。

    我被分到高一(3)班,剛走到門口,就听到里面亂哄哄的。但當我一走進教室,里面立馬安靜下來。

    我心里奇怪,心想難道在這里讀書的公主太子們這麼友好,害怕給我這個潘墾沽Γ 暈乙蛔囈淳吐砩相瀋耍br />
    我不敢看所有人,而是低著頭向後排的座位走去。

    “新來的,上台作自我介紹,姓名身高三圍,喜歡男人還是女人還是人妖或是狗和貓,都要講清楚。”一個頭發炸炸的長得有點像王寶強的男生走到我座位前,俯視著我說。

    我不敢怠慢,趕緊站起來,“我叫陳義,身高一米七二,喜歡……女人。”

    我的話剛說完,就引起一片哄笑。

    “嗯,這娃兒挺老實的,把山頭費交了吧,以後誰欺負你,我們罩你。”炸頭說。

    “我的學費都交過了的。”我低聲說。

    “傻逼!學費交過就不用交山頭費了嗎?不拜山頭,你覺得你在培英中學呆得下去嗎?快點給錢,別他媽浪費時間。”炸頭伸手狠狠敲了一下我的頭,我很疼,但我不敢吭聲。

    “多少錢?”我弱弱地問。

    “其他的是一千,看你是個窮逼,你就交五百好了。”炸頭發說。

    五百塊?我身上就只有老板給我的五十塊,還有我涮盤子時自己私下存的兩百塊,加起正好是二百五。

    這二百五十塊是我買學習用品的錢,當然也不能給他,再說了,我憑什麼要給他?

    我說我沒有錢,你也說了,我是個窮逼,我不拜山頭,我也不需要保護。

    炸頭一听就怒了,啪的一耳光向我抽了過來,回頭對另外一個身材很高的英俊男生說這狗日的不懂事,不肯交錢,要先教訓一下才行。那個男生微微點頭,看得出來,他是炸頭他們的頭兒。

    我依然端坐不動,只是抬起頭冷冷地看著炸發,他說你他媽還敢看我,你不服是不是?

    說話的時候他揪起我的頭發,砰砰地往課桌上撞,我一聲不吭,任憑他施暴,心想你只要不整死老子就行,我他媽忍了。

    沒想到我的忍讓卻讓他更加放肆,他揪著我的頭發將我的臉抬起,呸的一聲往我臉上吐了一泡口水。罵了一聲下賤胚子。

    我忍了很久的怒火瞬間爆發,站起來身體往前一傾,用力將頭向他的臉上撞去,他被我撞得退了一步,手捂住鼻梁,血從指縫中流了出來。

    一直在旁邊冷眼旁觀的英俊男生見炸頭吃了虧,向旁邊的幾個男生晃了晃頭,于是五六個男生一齊向我撲了過來,拳頭和腳都往我身上招呼。

    我當然寡不敵眾,被摁在了地板上,頭上踩著那個英俊男生的腳,“敢打我文彪的人,你他媽是活得不耐煩了?”

    我本來想說是他先欺負人的,但想想算了,如果這些人肯講道理,那我也不會被這麼多人圍攻,像死豬一樣被摁在地板上了。

    “培英有培英有規距,要想不挨打,就要懂規距,沒有規則不成方圓,這句話你沒听過嗎?土包子。”英俊男生繼續‘教育’我。

    我沒說話,只是又掙扎著準備爬起來,但我的反抗又遭來那群男生的集體圍攻。頭上和背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拳頭。

    “住手!”

    這時我听到了一個有些熟悉的女聲喝了一聲,然後打向我身上的拳頭和腳就慢慢停下來了,我勉強爬起起來,抬頭看向說住手的人,我呆住了。

    一張漂亮的鵝蛋臉,高挑的身材,披肩的長發,不是葉老師還能有誰?

    我還以為這一輩子都見不到她了,沒想到換了學校,竟然還能遇上她,而且是在我被人揍得像豬頭仨的時候。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