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3章強出頭

第3章強出頭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謝老師看到是我,臉上也露出驚訝的表情,因為她也沒想到我這樣的潘炕岢魷衷謖庋凰輾迅 旱乃攪  @鎩br />
    但她的表情很快恢復了正常,而且換成了一副完全不認識我的樣子。

    “上課了,都別鬧了。”她說完就往講台上走去。

    別鬧?我被人揍成這樣,這是在鬧嗎?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是被人欺負了,她竟然說別鬧了?

    算了,我以前那樣對她,逼得她出走,她不落井下石我就燒高香了,哪能還指望她為我主持公道?也或許公道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奢侈品,只在電視和書本里出現,現實里是根本就沒有的。

    不管怎麼說,她總是暫時解了我的圍。只是在她的面前被人打成這樣,真是丟臉。不過能再遇上她,我心里還是挺高興的。

    ******

    下課後,我去了醫務室擦藥,看到醫務室的長凳子上竟然坐了好幾個男生都是鼻青臉腫,一打听要麼就是轉學來的,要麼就是新生,他們臉上的傷,都不是自己摔的。

    終于輪到我了,我正向治療室走去,背後卻忽然竄了一個人到了我的前面,這人個子很高,恐怕得有一米八幾的樣子,而且很壯,還有些微胖,站在我面前,好像一座山一樣。

    我說讓他不要插隊,他回過身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說我哪只眼楮看到他插隊了,他一直都排在我的前面。

    說完還問其他排隊的人說是不是,其他那些還在排隊的學生見他人高馬大,哪里敢惹他,都趕緊說是。

    他沖我得意地笑了笑,說你看,我明明就排在你的前面,是你自己搞錯了。

    我那心里的火又上來了,早上才挨一頓打,來擦個藥也要受欺負?

    我也不言語,直接沖上去要和他爭著進治療室,這廝見我要搶位,粗胳膊一拐,大屁股一扭,像打籃球要位搶籃板一樣,把我擠到了一邊。

    我見力量上搞不定他,心想他太壯,得巧力才行,于是用力一撲,掛在了他的背上,手狠狠地從背後扼住他的脖子,他沒想到我會來這麼一招,頓時喘不了氣,于是用肘往後狠狠地擊打我的腰,我雖然吃痛,但還是像猴子一樣緊緊地掛在他背後,絲毫不松手。心想你他媽能打死我,我也能勒死你。

    治療室的醫生見半天沒有人進去,打開門一看,見我和那個大個子扭打在一起,立馬就火了。“你們這群混混,哪里有學生的樣子?在教室打也就算了,到我這里還打,小鄒,給他們點厲害瞧瞧!”

    一個脆生生的聲音馬上答道︰“好的,陸醫生。”

    答應的是一個漂亮的圓臉護士,穿著一身潔白的護士服,向我和大個子走來。

    我心想這醫生可真逗,讓這麼一個秀氣的女孩子來勸架,能有啥用?

    但我很快發現了不對,那護士雖然臉上帶著好看的笑容,但手上卻提著一根長長的注射器,那針頭很粗很粗,我嚴重懷疑那是獸醫專用的注射器!

    我屁股挨了一下之後就迅速跳開,大個子挨了一下之後,竟然還沖著護士笑了笑,結果又挨了一下,這才訕訕地老實排隊去了。

    擦完藥後,那一節課已經要下了,我也沒去上,就獨自在操場上轉悠,這時之前在醫務室和我打架的那個大個子向我走來。

    我頓時警惕起來,趕緊看了看地下,想找塊板磚什麼的,但卻是什麼也沒有找到。

    “你別激動,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你小子挺狠啊,插你個隊你丫也和我拼命,我叫陳剛,你呢?”

    我見他好像並沒有惡意,于是說我叫陳義。

    “都姓陳啊,好咧,五百年前是一家嘛,以後咱們就是兄弟了,有什麼事說一聲,我欣賞你那種狠勁,不過你打架的技術真是太爛了,就他媽只會像女人一樣亂撓。”陳剛拍拍我的肩膀說。

    從他的眼神和動作分析,我知道他是真的要交我這個朋友,我現在在學校里孤單一人,當然有個朋友會更好。

    “我確實不太會打架,但我反感被人欺負,只要有人欺負我,我就一定會反抗!你很會打架麼?不也被人打得進了醫務室?”

    他嗤笑一聲,“你看到我哪里有傷了,我去醫務室不是為了治病,是為了其他的事。”

    我說你不是為了治病,難道是去聞那種消毒藥水的味道的?還是為了去插別人的隊和人打架的?

    他又笑了笑,“你看到那個漂亮的護士了嗎,她叫鄒娟,從我第一次被她扎屁股的那一天起,我就喜歡上她了,我去醫務室,就是為了見她,就算被她扎幾下,我也高興。扎是親罵是愛嘛。”

    我瞬間石化,感覺很無語,原來他去醫務室,竟然是為了泡妞!不對,是為了被妞扎針!

    “不說我的事了,你是新轉學來的吧,這學校有初中部,大多數的高一新生都是直接從初中部升上來的,他們相互熟識,分成各種派系,新來的一般都要受欺負,你只要熬過新生期,以後就會好一點了,以後咱們就是兄弟了,有事你吱聲。”他爽快地說。

    我心里暖暖的,心想終于有個挺我的人了,就算他不幫忙,在別人欺負我的時候他站在一邊精神上支持一下我,也是極好的了。

    從陳剛那里,我知道了培英中學幾乎每個班都有一個老大,然後每個年級又有一個老大。但這些老大也不是所有人都服他,比如說高一年級有十一個班,並不是每一個班的老大都服年級的老大,也有個別鬧得凶的,連年級老大都敢嗆。

    培英中學校規有幾百條,但除了校規明文規定的規則之外,學生之間又存在一些沒有明文規定的潛規則,強者不斷地強調和增加制定這些規則,而弱者就只有無條件地服從這些規則。

    除非你變身強者,成為規則的制定者。不然你就得一直服從。

    ********

    第二天下午又有英語課,謝老師穿了一身灰色的職業裝走進了教室,小西裝里是白色的襯衫,因為身材豐腴,瘦腰的小西裝外套很難完全的包住豐滿,那扣子都好像要被掙開一樣,似乎隨時有破衣而出的危機。

    我一想到我曾經撫過和親過,就會覺得口干舌燥。

    把單詞和句型講解完後,謝老師宣布進入自己消化知識的時間,她在教室里踱來踱去,高跟鞋在地板上發出篤篤的聲音,讓人听了浮想聯翩。

    她經過我的課桌幾次,但根本沒看我一眼。我以為她會恨我,但沒想到連恨我她都不屑。

    就在我瞄著她雪白的香頸回憶那一次親她的情境時,之前和文彪一起欺負我的那個叫李浩的炸頭發舉起了手,這個人是文彪的跟班,外號耗子。

    “老師,我有問題要問。”耗子一臉壞笑地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沒安好心。

    “請說。”謝老師走到他和文彪的課桌前,輕聲問。

    “大腿用英語怎麼說?”耗子一臉猥瑣地問。

    謝老師的臉色微微一變,但還是強忍怒氣,平靜地回答︰“這個詞不是今天的內容,以後學到再說。”

    “老師不是說我們要拓寬知識面嘛,我現在就想知道。”耗子賤笑著說。

    謝老師當然知道耗子這是有意調戲她,其他同學當然也知道,只是懼于文彪一伙的淫威,沒人敢吭聲。

    謝老師猶豫了一下,還是輕聲回答︰“thigh”

    “老師,那我想摸你的大腿怎麼說,是我想摸ourthighs,對嗎?”

    耗子這話一出口,文彪的幾個跟班就笑了起來,班上一些不良學生也跟著竊笑。

    謝老師還是沒有發作,轉身準備走開。

    這時文彪站了起來,“老師,我也有問題要問,胸怎麼說?”

    “你們不要太過份了!別忘了我是你們的老師!”謝老師的臉被氣通紅。

    “哎喲老師,生什麼氣嘛,我們只是想學知識而已,你不知道胸怎麼說嗎?那你告訴我,幾吧用英語怎麼說,只要是女人,對這個都感興趣,你肯定知道的。”

    文彪這話一說出口,旁邊的不良學生笑聲更大了,謝老師的臉由紅變白,氣得嘴唇發抖,舉起手里的書,啪地向文彪打去。

    文彪早有防範,一把捏住了謝老師的手腕,用力一扯,謝老師穿著高跟鞋,站立不穩,向前一傾斜,文彪伸出了手,按在了謝老師的身上。

    謝老師伸手去打他耳光,卻被耗子緊緊扼住她的手,“老師,你別生氣嘛,學校可有規定,老師是不能體罰學生的哦!”

    眾目睽睽之下,謝老師竟然被兩個不良學生聯手欺負,其他同學有些是跟著起哄,有些則是敢怒不敢言。

    我看到這里,再也忍不住了,站起來大吼一聲︰“放開謝老師!”

    文彪和耗子卻根本沒在意我的吼聲,而是選擇繼續猥褻謝老師。我是被他們揍過的弱者,他們認定我不敢動手。誰會挨了一次揍還主動送上第二次?

    我會!

    我從教室的後排拿起拖把沖了過去,當頭向文彪砸了過去,這貨頭上挨了一下,只好放開了葉老師,向我撲了過來。

    見我和文彪干上了,他的那些嘍 比灰哺牌肆松俠矗 布漵中緯善 爍齟蛭乙桓齙木置媯 頤揮諧賂漳巧 澹 裁皇裁醇記桑 皇瞧咀乓還珊菥  比緩芸煬吐淙胂路紓 俅緯晌 橇啡 納嘲br />
    謝老師幾次想過來勸,但最後都被紛飛的拖把和掃帚給逼開了。

    就在我的鼻青臉腫又要升級的時候,這時學校的保衛進來了,帶著他們進來的,是班上一個叫著吳小六的學生,他是英語課代表,標準的好學生。我在和文彪他們鏖戰的時候,吳小門跑去叫保衛了。

    “別打了,你們這些學生,整天就知道打架!”一個保衛沖了過來,向我的背上就是一棒。

    尼瑪,我這明明就是正義兼挨揍的一方,為毛先打我?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