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4章送藥

第4章送藥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學校的處理結果下來,我和文彪還有他的嘍 諫峽問奔潿放梗  媧Ψ忠淮危 煥鮮Σ荒塴 行R}瓶翁眉吐梢  放埂  慌瀾逃br />
    我無力吐槽,明明是文彪一伙欺負老師,但學校領導卻像瞎了一樣置事實于不顧,作出這樣荒唐的處理決定。

    大塊頭陳剛知道後,大罵吳小六是個傻逼,他說這種事是不能驚動學校領導的,這里的很多學生都是有背景的,很多的家長是學校的投資人之一,學校領導都是給他們的老爸打工的,又怎麼敢得罪老板的公子?所以這種事一但捅到學校領導那里,最好的結果就只是各大五十大板,要不然就是把和公子爺們作對的學生直接開除。

    雖然如此,但我還是挺感謝吳小六的,那天要不是他去報告保衛,我肯定還繼續挨揍,吳小六長得白白淨淨像個姑娘,看起來斯文秀氣,但他比班上其他的那些同學有勇氣多了。

    ********

    回到宿舍後,我發現原來住四個學生的宿舍里只剩下我一個人的行李,其他的三個學生都搬到其他宿舍去了。

    我到學校才幾天的時間就和文彪他們干了兩次架,而且兩次都是被打成豬頭仨,想必是讓我的三個舍友感到了危機,他們擔心我繼續這樣招惹下去,早晚文彪他們會殺到宿舍里來,到時城門失火難免殃及池魚,他們擔心會受連累,于是未雨綢繆先主動搬出去,和我劃清界線了。

    這倒也好,老子一個人住倒也挺爽的,早上起來洗手間不會被佔用,不需要憋尿憋得膀胱生疼。

    但是問題又來了,培英是私立學校,一間宿舍每學期收固定的錢,四個人住,那就四個人攤分一間宿舍的住宿費,如果我一個人住,那麼這間宿舍的費用就要我一個人承擔。

    我來念書都是商老板贊助的,我哪有多余的錢來補交多出來的宿舍費?

    陳剛知道後,一拍胸口說這事包在他的身上,當天下午,他就帶著一個叫袁昆的兄弟搬了過來,正在我們商量著到哪里去再忽悠一個人住進來填滿四個的位置時,優等生吳小六竟然也搬了進來,這樣,宿舍又湊齊了四個人。

    下了晚自習之後,陳剛到學校食堂的小賣部買了一罐啤酒,平分著倒在我們四人的漱口杯里。然後拿出一張紙,照著早就寫好的發言稿念了起來。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同宿舍,以後大家都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煙一起抽,有酒一起喝,有妞一起泡,干了這一杯,以後大家相互照應。”

    就這麼幾句話,他竟然也要寫發言稿,我也真是無語。

    袁昆率先舉起杯子,“大剛說得好,以後就是兄弟了,干。”

    我在培英一直孤單,現在和他們做朋友,我當然是高興的,也舉起了杯子。

    只有吳小六沒動,依然抱著一本書在讀。

    “小六,不給面子是不是?”陳剛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吳小六這才放下書,慢條斯理地說,“我是來好好念書的,我可不想跟著你們混,酒可以喝,但打架什麼的我不會參與,我最鄙視用暴力解決問題。”

    “這個沒問題,就看你那細皮嫩肉的娘樣,打架你也幫不上什麼忙,有空你就站在旁邊助聲威,沒空就算了。”陳剛笑道。

    吳小六這才斯文地端起杯子,輕輕地喝了一口,苦著臉咳嗽起來。果然這是一個好孩子,連啤酒都沒嘗過。

    “都給我喝完啊,小賣部酒和煙都是偷著賣的,要不是我和他們熟,他們還不敢賣呢,我剛一拿到酒,正好遇到了輔導員,幸虧我急中生智,不然這酒你們都喝不上了。”陳剛率先喝完,亮了亮杯底。

    “那你是怎麼逃過東北虎的魔爪的?”袁昆問道,他們稱高一年級的總輔導員為東北虎,因為他很凶。

    陳剛示意我們先喝完再說話,酒本來也不多,我們都依次喝完。

    “我一看到東北虎來了,我馬上急中生智啊,我直接就將酒塞進褲檔了,然後裝著肚子疼彎腰蹲在地上,怎麼樣?我機智吧?”陳剛得意地說。

    我和袁昆還有吳小六面面相覷,都有一種欲哭無淚加想吐的感覺。我們喝的酒,竟然是被他藏在褲檔里帶來的!

    就在我想著要不要去洗手間把那些酒吐出來的時候,這時听到有人在宿舍樓下叫我的名字。

    我趴到窗台上一看,下面站著一個高挑豐腴的長發美女,竟然是謝老師。

    我心里真是說不出的高興,“謝老師,你是在叫我嗎?”

    謝老師在下面向我招手,示意我下去。

    我趕緊穿上長褲,又借用陳剛的小鏡子照著整理了一下發型,這才跑出了宿舍樓。

    “謝老師,你找我有事嗎?是不是文彪那些混蛋又欺負你了?我找他們拼命去!”

    謝老師搖了搖頭,遞給我一瓶藥水︰“這個你拿去擦傷吧,很好用的,以後不要和那些人打架了,學校里有規定,學生被警告三次以上,就會被強制退學的,而且還不退學費,我听說你是別人贊助來讀書的,你應該好好珍惜這次念書的機會。”

    我接過藥水,心里一陣感動。“謝老師,以前的事……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我真的很後悔……”

    謝老師擺了擺手,示意我不要說下去。

    “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以後你也不要管我的事,好好念你的書,不要和人打架,這些學生都是分派系的,你惹不起。斗下來最後吃虧的還是你。”

    我心里雖然不服,但我還是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我盡量忍。”

    “不是盡量,是一定要忍,打輸了是自己疼,打贏了你就有可能招惹到這些學生的後台,到時你一樣會被開除,所以不管怎樣最後輸的就是你。”謝老師說。

    我點了點頭,我知道她不是嚇我,這的確是事實。

    路燈下的她特別好看,我痴痴地看著她,想說點什麼,但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這時卻听到了一陳口哨聲和噓聲,我抬頭一看,宿舍的很多窗戶都打開了,從里面伸出很多的腦袋,正看著我和謝老師。

    我一個潘墾  谷淮笸砩系惱駒諛猩奚崦趴諍脫 @鎰釔 戀睦鮮λ禱埃 梢韻胂竦玫秸廡┬ 塹木 群頭  br />
    “我回去了,記得擦藥。”

    謝老師也不想讓這事影響太大,于是轉身走了。

    我心里些不舍,雖然想和她再多聊兩句,但也不想讓她有麻煩,只好目送她離開,這才回到宿舍。

    “我靠,謝老師給你送藥了?看來你小子英雄救美這一招管用啊,竟然贏得全學校最漂亮的女老師的芳心了?”陳剛一臉的羨慕嫉妒恨。

    “阿義真厲害,這才進學校幾天呢,就泡上最美女老師了,牛逼啊!”袁昆也贊嘆。

    我當然不會把我以前就認識謝老師的故事說出來,面對他們的羨慕,我雖然表面謙虛,但心里其實還是很受用的。

    “你以後還是離謝老師遠一點吧,為了你自己,也為了謝老師好。”

    正當我飄飄然的時候,吳小六卻給我潑起了冷水。

    “憑什麼呀?這是謝老師自己來找的阿義,為什麼要離她遠一點啊?難道又是怕文彪那一伙?現在阿義是我兄弟,我在學校雖然不搞派系,但誰要是誰欺負我兄弟,我絕不會饒了他。”陳剛大聲道。

    吳小六一臉的鄙視︰“果然是匹夫之勇,一點謀略也沒有,沒有腦子只有拳頭,早晚怎麼死的都不曉得。”

    說完也不解釋,躺下扯上被子睡了。

    陳剛正要理論幾句,這時熄燈時間到了,我把謝老師給我的藥瓶握在手里放到胸前,努力地感受她的味道,眼前又浮現當初我輕、薄她的情景,不覺身體又有了些反應。

    抱著藥瓶我睡了過去,迷迷糊糊中,听到好像有人在敲宿舍的門。

    因為太困,我懶得理會,陳剛的床位最靠門邊,要開門也是他去開。

    果然陳剛被吵得睡不著,罵罵咧咧地起來,“誰他媽這麼晚還敲門,鬧鬼啊?”

    他剛把宿舍的門打開一點,黑暗中有人闖了進來,手里的東西啪地向陳剛招呼過去,陳剛沒想到會被襲擊,一下子被拍倒在地,闖進來的人將門打開,外面準備好的人就不停地往宿舍倒東西。然後笑著迅速離開了。從笑聲里我可以听得出來,其中有一個是耗子。

    一股刺鼻的臭味迅速在宿舍里漫延開來,此時吳小六和袁昆也醒了,袁昆用手機電筒一照,發現宿舍的地板上全是讓人作嘔的大糞!學校後山有農民的化糞池,肯定是那些無聊的人從那里搞來的。

    雖然我的床位靠窗,但被子上依然濺了不少,整個宿舍里惡臭一片,根本沒法再睡覺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