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6章給你兩千

第6章給你兩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商清怡一步一步向我的座位走近,我的心也跳得越來越快,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激動,我甚至有快要窒息的感覺。

    不僅是我驚訝,班上其他的同學也瞪大了眼楮看著商清怡一步步走向我,我開始的時候還敢看她,她越走越近,我就越不敢看她了,索性低下頭裝著看書,全身卻在微微顫抖,靠,我竟然會在一個女生面前如此緊張,搞毛啊?

    一股淡雅的幽香慢慢地傳了過來,似有若無,高雅脫俗,這是商清怡身上傳過來的味道,她竟然真的在我的身邊坐下了!

    我趕緊給她盡可能地挪出地兒,自己退讓到桌子一邊,把近百分之八十的地盤都讓給了她。

    沒有人想到她會選擇和我同桌,我當然更沒有想到。周圍的同學發出輕微的噓聲和嘆息聲,那種惋惜的表情完全就是看到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的樣子。

    我眼楮盯在書上,用余光悄悄地瞄了一眼商清怡,她果然是那種美到360度無死角的女生,就算近看,也依然是無瑕疵的。

    我心里正在暗自得意,文彪的狗腿耗子卻向我的座位走了過來。

    “我們彪哥說了,他想和你換個位置。”耗子用手叩著我的桌子說。

    “不換。”我用最簡短的語句回絕了他。

    “別給臉不要臉。”耗子被我和陳剛聯手揍過一頓,現在他對我說話的語氣,明顯沒有以前囂張了。

    “滾。”這一次我只回了他一個字。

    耗子沒有辦法,只好走回去向文彪復命,然後文彪就走了過來。

    文彪伸出戴著精美戒子的手指在我的桌上叩了幾下︰“我花錢買你這個位置,你開個價。”

    這是要在商清怡面前炫富了,用我的貧窮來襯托他的優越感,他要從氣勢上徹底地壓倒我。

    我冷笑一聲,搖了搖頭。

    “五百塊。”文彪開始報價。

    我搖了搖頭,他繼續開價︰“八百塊。”

    我繼續搖頭,他沒想到我竟然不動心,“那你到底要多少,你開個價。”

    我抬頭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再次搖了搖頭。

    “一千!總可以了吧?你他媽別太貪了!差不多得了!”文彪吼道。

    我正要反嗆他,這時旁邊的商清怡卻忽然站了起來,對著文彪冷冷地說了一句︰“我給你兩千,買你一邊去,不要在這里吵鬧行不行?”

    我心里快要笑出聲來,心想有錢的可不止你文彪一個,這回被打臉了吧?

    商清怡從桌箱里拿出包,準備掏錢給文彪。

    文彪的臉紅了紅,嘴唇動了兩下,終究是沒有說出話來,這廝和我換座位,本來就是為商清怡而來,他當然是不敢得罪商清怡的。

    看著文彪悻悻走開,商清怡這才重新坐下,繼續看書。

    我看了看商清怡,輕輕說了聲謝謝。

    但她並沒有理我,不知道是沒有听見,還是懶得理我。

    我都沒有勇氣再說第二次,于是也低下頭看書,但看了半天,一個字也沒有看進去。【愛書屋】

    *********

    正如陳剛說的那樣,商清怡進入高一(3)班之後,陸續有人申請轉班到3班來,就連高一(7)班的老大蔡元山和高一(9)班的扛霸蔣寧都轉了過來,原來文彪在3班是穩坐老大的位置,但自從這兩位太子爺轉過來之後,三班頓成三足鼎立之勢,三個紈褲互不買賬,目標都是商清怡,但又忌憚對方的實力,誰也沒有直接針對對方,只是暗中較勁,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意思。

    他們之間不開戰,我的處境卻越來越艱難。

    和商清怡同桌是培英中學男生們的夢想,但這一殊榮卻意外地落到了我這個潘康耐飛稀N曳路鴣閃巳 窆 校 負跛猩糖邂姆鬯慷及鹽業背閃搜壑卸シ庵寫蹋  罌歟 夷茉菔北H  鞘且蛭 糖邂姆鬯刻 啵 嵌莢詮弁繞淥娜順鍪幀K遣幌胱約撼鍪鄭 皇且蛭 思晌遙 塹P牡米鍔糖邂br />
    午飯時間,我打了飯菜,正準備坐下吃飯,卻被從7班轉來的蔡元山伸腿擋住,“這里是太子區,閑雜人不許亂坐,一邊坐去。”

    蔡元山是培英十霸之一,因為臉上長了很多雀斑,被人私下叫‘蔡麻子’,是校足球隊的主力後衛,在學校也有很多的追隨者。

    我默默端著飯盤,向另外一處座位走去,我不想在這個時候惹他,三班現在有三個老大,他們早晚會起沖突,我犯不著自己現在去當炮灰。

    我剛找了個座位坐下,9班轉來的蔣寧又示意我起來︰“這里也是太子區,不能隨便坐。”

    蔣寧沒有位列十霸之一,但听說背景深厚,喜歡騎摩托車,常常坐在一輛據說價值幾十萬的賽摩守在門口,一邊嗑瓜子一邊調、戲進出校園的漂亮女生,所以得綽號‘蔣門神’。

    我只好再次換位置,換到食堂靠近垃圾桶的一個沒人肯坐的空位置,這才沒有人攆我起來。

    但我很快發現了不對,我坐下後,再也起不來了,凳子上被人涂了透明的強力膠,我的屁股被粘在了座位上。那些座位都是相連在一起的,我試了幾次,根本就起不來,要想起來,除非把褲子給脫了。

    我假裝淡定地繼續吃飯,想等著人散得差不多再想辦法,這時一個男生跑了過來,將一串鞭炮放在了我的桌下,點燃後揚長而去。

    我動不了,只好讓那串鞭炮在我檔前啪啪亂炸,然後我一臉的煙火色,成了當代包青天。

    在眾人的哄笑聲中,陳剛和袁昆及時趕到,在他們的幫助下,我成功地從褲子里脫了出來,用陳剛的外套遮住屁股,逃回了宿舍。

    “是誰在搞你,我們和他拼了!”陳剛吼道。

    “再忍忍,再忍忍。”我盡量淡定地說。

    。。。。。。

    午休後回到教室,面對同學們的指指點點,我若無其事地走向課桌,然後就看到課桌上有個圖案,圖畫得很爛,但可以看得到是一個光著屁股柱著拐杖的男人,男人手里還端著圓圈,應該畫的是碗,他們是在諷刺我是要飯的。

    我心里憤怒,但還是裝著若無其事地坐下,然後屁股就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這一次座位上沒有被涂強力膠,而是被放了圖釘。

    他們用座位上的圖案來吸引我的注意,讓我沒注意凳子上放著的圖釘,我竟然上當,真是太大意了!我的警惕性還不夠高,我還得提高警惕面對身邊隨時會發生的危機。

    我雖然屁股疼得直冒冷汗,但我還是裝著鎮靜,並沒有馬上彈起來,而是穩穩地坐在桌子上打開了書本,然後我就看到蔣門神和蔡麻子臉上都露出失望的表情,文彪也一副可惜的樣子,原來這事他們都知道,但到底是誰放的圖釘,我卻不曉得。

    這時商清怡走了進來,手里端著一杯奶茶,將奶茶放在桌上,坐下打開了書。至始至終,她都沒看我一眼。好像完全忘了這桌子的另一端坐著一個會喘氣的活人一樣。

    這就叫真正的無視。

    下午的第一節課是數學,戴著厚厚眼鏡的王老師讓我上台演算一道題,我坐在凳子上卻是一動也不動,最後在老師的怒視之下,只好站起來向講台上走去。

    然後全班的人驚訝地發現,我屁股上竟然釘著四顆圖釘,顆顆入肉,成了最詭異的裝飾。

    “陳義同學,你這是怎麼回事?”王老師問我。

    我笑了笑,“我覺得這樣很酷。”

    全班嘩然,他們肯定會以為我會鼻涕一把淚一把地向老師哭訴我如何被暗算,但我沒有,而是微笑著說這很酷,我的淡然讓他們所有人吃驚。

    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我就是要告訴他們︰你們整不死我,我他媽就是打不死的小強!

    我正要坐回座位,商清怡卻站了起來︰“老師,我請假陪陳義同學去醫務室。”

    我愣在當場,沒想到她平時連正眼也不看我,現在卻要求陪我去醫務室,幸福來得太突然,我有點眩暈。

    在同學們驚訝和嫉妒的目光中,我跟在商清怡的後面走出了教室,我特意看了一眼文彪他們,他們眼中都要冒出火來,我心里一陣暢快,真是爽極了。

    “謝謝你啊,其實我沒事的……”

    “我只是看不慣文彪那些人總是欺負人而已。”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商清怡生生打斷。

    人家的意思很清楚,我並非對你有好感,我只是可憐你被欺負,所以才故意氣一下那些人。

    我無言以對。

    其實我也沒多想,雖然是個窮逼,但自知之明還是有的,他爸是大公司老板,我爸卻是在在他公司的工地上打工的農民工,連我上學的機會,也是老爸斷肋骨換來的,我又怎麼可能會去多想。

    只是她這樣說出來,我還是覺得自尊受到了傷害,就像你在大街上給了一個乞丐十塊錢,然後提醒他說我給你錢不是因為你長得帥,而是因為看你可憐,所以實施給你。

    “謝謝你,我自己到宿舍弄出來就行了。”我說完轉身向宿舍方向走去。

    背後傳來她淡淡的聲音︰“隨便你。”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