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7章求愛信

第7章求愛信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圖釘事件並沒有打垮我,反而讓我和商清怡有了交集,這肯定是那些搞我的人沒想到的。【愛書屋】

    而且這件事讓我在班上的地位有了提升,除了文彪他們那一伙人,很多同學對我態度已經沒有以前那麼抵觸和排斥了,看我的眼神也不再像看要飯的那樣鄙視,有些同學開始稱呼我為阿義,而不是之前的‘哎’或者‘那個誰’。

    培英是一個強者上天弱者入地的地方,屁股上釘著幾顆圖釘還可以不動聲色,在他們看來,就算不能算是強者,但至少不屬于弱者一類,理應得到他們一點點的尊重。

    但我依然我還沒有在三班站穩腳踢,文彪和蔣門神還有蔡麻子像三座大山一樣的壓著我,他們隨時會向我動手,他們中的任何一個的勢力都是我招惹不起的。

    在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就跟著一個有錢的叔叔走了,這也是從鄰居那里听來的,到底是怎麼回事,老爸從不願意多說。老爸一人養大我不容易,所以我不能讓因為打架而被處分,甚至被開除,我不想讓老爸傷心。

    所以我選擇能忍則忍,雖知道忍只會讓他們得寸進尺,但我還是得忍,因為我不能退學。

    這一天我從宿舍去教室的路上時,看到一群學生圍著一塊黑板報在議論著什麼,不時听到‘不要臉’、‘賴蛤蟆想吃天鵝肉’一類的罵聲。有些學生則拿出手機拍黑板上的內容。

    圍觀的學生中有幾個是我們班的,他們看到我,臉上的表情很怪,也不和我說話就轉身走開了。

    我預感到那黑板上的東西和我有關,于是我擠了進去。

    一看到黑板上的字,腦袋就轟的一聲。

    那是一封求愛信,用詞非常的猥瑣下流,抬頭寫著‘我親愛的同桌商清怡,我一直想向你表白,但又沒有勇氣,我每天晚上睡覺都會夢到你,然後我就想像著和你……然後我就……’

    這是一段我以一個男生的角度看了都覺得難堪的文字,尤其是最後一句‘我要你做我的老婆,我想叉你’,簡直是無恥到極點,而落款的名字讓我驚心︰愛你的人陳義。

    我去年買了個表,是哪個王八蛋陷害我?這要讓商清怡看到了還了得?

    不對,她肯定已經看到了,她的粉絲那麼多,就算她沒有親眼所見,她的那些粉絲也會拍了照發給她看,說不定有些人已經發到了微博上了!

    完了,我完了!我這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我趕緊找了個拖把,往那黑板上亂抹起來。

    後來想想,我當時真是太愚蠢了,本來就不是我寫的,我那樣手忙腳亂地去抹掉,那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相當于承認那些不堪的句子是我寫上去的?

    果然在我還沒有來及抹干淨的時候,保衛科的老師來了,將我帶到辦公室。

    “你就是陳義?”

    “我是,但那個不是我寫的。【愛書屋】”

    “商清怡是我們學校最優秀的學生,從初一就開始代表培英中學參加各種比賽,為學校爭得很多的榮譽,你卻那麼下流無恥地寫那種污辱她的東西,你瘋了嗎?”

    保衛科方科長一耳光向我抽了過來,我不敢閃開,也不敢去擋,結結實實地挨了一個大耳光。

    “我知道這樣的東西對商清怡同學的傷害很大,但真的不是我寫的,我沒有那麼無聊,也沒有那麼大的膽子。”

    “做了還不承認!”

    又一耳光抽了過來,打的是同一邊臉,這次打得更重,有點眼冒金星。

    “你要當面向商清怡同學道歉,如果商清怡同學不肯原諒你,你就作好被開除的準備吧。”保衛科的方科沖我咆哮,口沫星子濺得我一臉都是,但我不敢伸手去擦。

    “你們可以做筆跡鑒定,那字確實不是寫的,我沒有做過,請你們要相信我。”

    挨耳光我不怕,但我怕被開除,我怕老爸會失望,我不能被開除!

    “不是你寫的,你也可以讓別人替你寫啊,這叫無風不起浪!你也不瞧瞧你那窮樣,臉上還有個疤,竟然也敢向商清怡寫求愛信,還寫得那麼下流!”方科長一臉的不屑。

    “不是我寫的,只要用腦子想一想就知道,那是別人陷害我的,我和她同桌,我要是想給她寫情書,可以悄悄寫了塞她的包里就行了,干嘛要寫在黑板上,這明明就是別人陷害我的。”

    “那你是說我們沒有腦子了?”方科長又一耳光煽了過來。他打得真的很重,我心里害怕又憤怒,頭竟然有點暈。

    我不敢再說話,因為我怕會被打成豬頭仨,挨學生揍也就夠了,還要挨老師揍,這日子還他媽怎麼過。

    “這件事已經傳到校長那里了,校長指示,你現在就寫檢查,課間操的時候,你到操場的台上當著全體學生的面向商小姐道歉,如果她不原諒,下午你就準備打背包走人吧。”方科長說。

    事情都成這樣了,我知道我說什麼都沒用,如果我拒不認錯,那麼學校會直接將我開除,根本不會給我任何的機會。

    沒有人去管真相是怎樣的,現在學校的領導們只想著消除這件事帶來的負面影響,得罪了商清怡,得罪了商家,對他們來說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必須要盡快處理,才能避免商家發飆,遷怒于學校的領導。

    而解決這件事最快的方法就是讓我認錯,讓我去乞求商清怡的原諒,這樣學校就可以給商家一個交待,至于那黑板上的污言穢語到底是誰寫的,那反而不重要了,或許他們本來就知道是誰寫的,但我是最合適的替罪羊,所以不需要再去查所謂的真相。

    這一招真是狠毒,那些污言穢語讓商清怡受到了極大的污辱,她那樣女神一樣的人物,又怎麼可能會原諒我?只要她不原諒,我就會被校方開除,從此以後,培英中學再無潘砍亂濉br />
    那群惡少的目的就要達到了,我完了。

    我將檢查寫好後,課間操的時間也到了。

    我被保衛科的老師帶到了台上,面對台下培英中學的幾千名學生,我的腿開始發抖,我承認我確實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場合,我緊張,我害怕,因為我知道我即將面對台下這些人的嘲笑。

    我感覺自己像一個被剝光衣服的小丑一樣被扔在大街上,所有的人都不懷好意地嘲笑我,唾棄我。

    保衛科老師拿著話筒說了些什麼,我壓根沒听見,我腦子里一片空白,呆呆地站在台上,感覺自己可憐又可笑。

    方科長將話筒遞給了我,真是諷刺,我第一次在這麼大的場合亮相,竟然是來認罪的。

    我接過話筒,眼光忽然瞥見了站在一旁的謝老師,她臉上的表情很復雜,似乎有恨鐵不成鋼的失望,也有隱隱的不屑和鄙夷。

    那種眼神刺激了我,我不能認錯,因為這件事本來就不是我干的!我要是認了,商清怡不會原諒我,我也一樣會被開除,既然結果是一樣的,我憑什麼要認錯?

    我接過話筒,囁嚅許久,終于憋出一句話,“不是我寫的,我沒有錯,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沒有做過那件事……”

    方科長一把搶過了我的話筒,因為我之前是答應好認錯的,現在我突然‘翻供’,有點打亂了他的節奏,他不能讓我再鬧下去。

    “都現在了你還不認?你趕緊向商清怡同學道歉!還她的清白!”方科長喝道。

    “我沒有做過,不是我的錯,是別人陷害我的!”雖然手里沒有話筒,我還是歇斯底里地吼道。

    方科長又揚起了手,但可能考慮到當著這麼多學生的面打我不太合適,又悻悻地放下了手。

    忽然一個聲音傳來︰“我相信他,不是他做的。”

    這聲音讓我如聞天籟,全場哄動起來,培英最漂亮最優秀的女生商清怡,正向台上走來。

    她說她相信我!她說她知道不是我做的!還是當著全校幾千名學生說的!雖然後面隔得遠的可能沒有听到她在說什麼,但學生們很快自動向後面傳去︰她說她相信那個窮逼,她說她知道不是他做的!

    “商清怡同學,你不要害怕,我們學校會為你作主。”方科長說。

    “我不是要偏坦他,但那件事確實不是他做的,他沒有那個膽子,也沒有那個必要,沒有人會主動給自己找麻煩,如果真是他寫的,他就不會寫下自己的名字,他不會這麼愚蠢。”商清怡說。

    台下的學生們又開始把她的話往後傳,又是一陣轟動。

    她走到我面前,“你要是個人,就把真相查清楚,把使壞的人揪出來,讓他站到這個台上來道歉!”

    這一刻我覺得清風拂面,眼前天闊地寬,心中的委屈一掃而光,瞬間升起豪情萬丈,我竟然沖動地發了狠話︰“我一定會把使壞的人揪出來!我要讓他跪在你的面前向你認錯!”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