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8章死里逃生

第8章死里逃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黑板情書一事後,我成了培英知名度很高的人物。

    幾乎所有對八卦有興趣的培英學生都知道培英有個潘拷諧亂澹 團嚶 詈每吹吶 糖邂峭 潰 蛭 槭椴畹惚謊 ?   詈筧詞艿繳糖邂牧να裊訟呂礎br />
    重點是我還傻逼兮兮地當著眾人的面許下貌似難于實現的諾言︰讓使壞的人跪在女神面前認錯。

    使壞的人當然沒想到這件事不但沒搞死我,而且還讓我在那麼多學生面前和商清怡互動了一把,還讓我的知名度大增。甚至有謠言開始亂傳,說我和商清怡有某種‘神秘關系’,所以商清怡才會選擇高一(3)班,才會選擇和我同桌。

    在同宿舍的兄弟們瘋狂給我點贊的時候,我倒也沒有洋洋自得欣喜若狂。我很清楚商清怡之所以會挺我,是因為她足夠聰明,知道我沒有膽子做那件事。她只是不想讓人認為她愚蠢到不能分析整件事,所以她才出面替我解圍。

    我和她的距離非但沒有因為那件事而拉近,相反她對我越發的冷淡,因為她得擺正自己的立場,如果她和我稍有親密的接觸,哪怕只是正常的交談,也會有人站出來說她和我本來就有一腿,不然不會那麼親密。

    被太多男生喜歡的女生,肯定是被很多女生嫉恨的,這是必然規律,所以商清怡的粉絲很多,嫉妒她的人也多,恨她的人也一樣多。

    男生只想把女神推倒,但女生卻會想把男生們的女神打倒。或者證明她不是女神而是破鞋。

    我認為這件事會漸漸淡去,會像其他所有普通的事一樣被所有人慢慢遺忘,但我沒想到,真正的危機,才剛剛開始。

    那天下午我正在上課,學校門口的保衛到了教室把我叫出教室,說門口有人找我。

    我心里奇怪,在這個城市我唯一的親人就只有老爸,但老爸長期在工地上干活,根本不可能跑到學校來找我,會是誰要找我呢?找我干嘛?

    兩輛黑色轎車停在門口,轎車門口站著幾個戴著黑色墨鏡的男子,為首的是一個光頭,下巴上留下著一抹小胡子。

    “就是他們說要找你。”保衛指著那伙人說。

    “他們是誰?”我問保衛。

    “我怎麼知道,我還以為是你朋友呢,他們說如果不把你叫出來,他們就開車沖進學校,你自己去和他們說吧。”保衛說著自己走進了門衛室。

    看來他是不希望我在校內發生什麼事,一但出了學校,我會怎樣,似乎就與他無關了。

    我正在想著要不要往回跑,那個光頭已經向我走來,他手下的幾個人將我圍在了中間,切斷了我的退路,我一看這陣勢,就知道來者不善了。

    可是那些想整我的惡少都在校內,在校外我並沒有什麼仇人,他們到底是什麼來路?

    “你就是陳義?”光頭問我。

    我只好點了點頭。

    “我們大哥想要見你,請上車。”光頭作了一個請的姿勢。

    我听到這個‘請’字,心里稍安了一些,心想這應該不是我的仇人,不然也不會說‘請’。

    “你們老大是誰?他找我做什麼?”我問。

    “去了你就知道了。上車吧。”光頭冷冷地說。

    看這個樣子,我要不上車那也不可能了,我只好乖乖地上車,他們中的兩個人也上了車,一左一右將我圍在中間,但並沒有對我動手。

    兩輛轎車以很快的速度駛離了學校門口,我對這個城市並不熟悉,所以到底駛向哪里,我確實也不知道,但從沿途的景觀來看,去的應該不是市中心,倒像是比培英中學還要偏的郊區。

    一路上押著我的兩個男子都是一聲不吭,開車的也不說話,就連那個光頭也只是搖開車窗抽了一只煙,一句話也沒有說。

    我心里慢慢有些不安起來,又問了他們到底帶我去哪兒,但他們都說一會就知道了。

    大約過了四十分鐘,車到了一個水庫旁邊停下,水庫很寬,還修有很高的大壩,一輛藍色的跑車停在大壩旁邊,一個高大的年輕男子正靠在車頭吸煙。

    男子頭發留著齊肩長發,全部染成淺黃色,風一吹來很是飄逸,轉過頭來的時候,我看到他一張英俊的臉,他是真的很帥,俊臉稜角分明,還有像劉德華一樣的鷹鉤鼻。只是目光稍顯冷峻,有一種懾人的氣質。

    我一看到他樣子,就知道他是誰了,因為他長得很像一個人,那就是商清怡。他們肯定是同父還同母的親兄妹,不然不會長得如此相像,一個是絕色美女,一個是花樣美男。

    我曾經听老爸說過,商老板有一對兒女,兒子叫商進,女兒叫商清怡,眼前這個開豪華跑車的英俊男子,自然就是商進了。

    “你就是陳義?”英俊男子問我。

    “是。”

    “我是商進,商清怡是我妹妹。”

    “你好。”

    “我很不好,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搞我妹妹?”他的聲音忽然變得很冷。

    “我沒有,這是個誤會。那黑板上的東西不是寫的,商清怡自己也知道的。”我趕緊辯解,因為我分明看到了他英俊的臉上越來越冷,那是一種叫殺機的東西。

    “我以前也是念培英中學的,但我被開除了,你知道為什麼嗎?”他忽然轉換了話題。

    我默然,我當然不知道,我怎麼可能會知道?

    “因為有一個人總是跟著我妹妹,結果我就讓人戳瞎了他的一只眼楮,事情鬧得太大,我只好退學,但我不後悔,因為我是為了保護我的妹妹,在這個世界上,我唯一心疼的人,就是我妹妹,我為了他,可以殺人放火,你明白嗎?”

    我背心有些發涼,我知道他不是在嚇我,那事兒他肯定做過,那個保衛知道是高進的人要帶我走,根本就不敢阻攔,而是直接把我交了出來。

    我也終于知道了商清怡那麼漂亮,但那些惡少卻只敢遠觀,沒有人敢對她無禮,不僅僅是因為她是千金小姐,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個可以為了保護妹妹而戳瞎別人眼楮的哥哥。

    “我明白。”我的聲音很低,低得我自己都不太听得清楚。

    “嗯,你明白就好,我商進是個講道理的人,我從不仗勢欺人,不管那些烏七八糟的東西是不是你寫的,但你對我妹妹的聲譽造成了影響,這是事實,是不是?”商進問。

    我只好點頭,那的確是事實。

    “好,我現在告訴你,我很生氣,但我從不以多欺少,我們倆單挑,要麼你把我打下這水庫,要麼我把你打下去,這水庫大壩確實有些高,如果死了那就死了,如果你運氣好,還能活著,那以後離我妹妹遠一點,我說的遠一點,是直接從培英中學消失,不再她面前出現。”

    我看了看商進,又看了看十幾米高的水庫大壩,如果是商進被我打下去,他的手下肯定會救他,但如果是我被打下去,那我肯定只會安靜地溺死在水里,不會有人救我。

    “我不想和你打,這只是一個誤會,我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妹妹的事。”我無力地辯解。

    “你必須要打,不管你是有心還是無心,你的出現都傷害到了我妹妹,所以你都必須要打,不然我會直接讓人把你扔下去。”

    我沒有說話,我不知道說什麼。

    “我听說你能去上學,是我爸贊助的,我也听說,你爸曾經替我爸挨過一鋼管,但是這是兩碼事,不能因為你爸為我商家做過事,你就可以給我妹妹帶來傷害,你不要拿這件事來提條件,因為我不吃這一套。”商進接著說道。

    “我沒有那個意思,我也不屑于用我老爸的名義來向你求情!”我也冷聲道。

    “好,像個爺們,你放心,如果你不幸溺死在這水庫里,我會給你一老爸一大筆錢,讓他後半生不用再在工地上干活。”商進說。

    “我不需要你的施舍!我也不需要你的憐憫!既然非要打,那就來吧!”

    不知道為什麼,他一提起我老爸,我就感覺自尊受到了傷害,心里的火一起,我就沖向了商進。

    可惜我不會打架,沒有任何技巧,我只是憑著一股狠勁而已,但我的這股狠勁在練過跆拳道的商進面前,就毫無作用了。

    商進幾乎沒怎麼費勁,就將我打下了水庫大壩。他很守信,至始至終他都沒讓人幫忙,一個人就把我搞定了。

    被人打落大壩,和十米高台跳水那是兩碼事,跳水是主動跳向水里,有明確的落點,不會受傷,但被人打下去,卻不會正好落在水里,我的身體和大壩傾斜的牆面發生了兩次踫撞,還沒到水里,我就已經暈了過去。

    但我沒有死。

    我醒來的時候,商進他們都已經走了,天色也已經暗了下來。發現我渾身濕淋淋地躺在大壩上,頭疼得厲害,我用了很大的勁,這才爬了起來。

    大壩的另一側有一輛摩托車,車上坐著一個戴著頭盔的人,我看不清楚他的樣子,他看到我爬起來,卻不過來和我說話,而是發動摩托車騎走了。

    我猜測不是高進的人救了我,因為他說過不會救我,他是那種說不會就不會的人。

    肯定是那個騎摩托車的人救了我,可是他是誰呢?為什麼救了我卻又不管我,把我扔在這大壩上?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