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9章以退為進

第9章以退為進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回到培英中學時,已經凌晨兩點。

    事實上我並不認識回來的路,我只是憑著毅力堅持從水庫大壩連滾帶爬,回到了大路上,一位好心的大哥開車經過,主動搭載了我,我拒絕了他送我去醫院的提議,讓他把我拉回了培英中學。

    我不去醫院,一方面我沒有錢交醫藥費,我也不想驚動老爸和其他人,另一方面,我一但超過一定時間不在學校,大剛和小六他們肯定會報警,一但驚動警察,勢必會查出來是商進把我帶走,到時事情會進一步鬧大,得罪商進,不但我的書念不成了,連老爸的工作也會沒了,到時我們會重新陷入困境。甚至有可能在這個城市都呆不下去。

    這樣的結局,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選擇了沉默和隱忍。

    第二天一早,大剛背著我去了醫務室,醫生給我頭部的傷作了簡單的包扎,麻醉藥都沒有打,他的理由是傷口離腦部近,打麻藥會影響大腦,最後補了一句︰打架的時候不怕痛,包扎的時候還怕痛?

    在我包扎的時候,大剛假裝頭疼,纏著讓小護士鄒娟給她按頭,鄒娟估計也知道她的用意,揚起粉拳擂了大剛幾拳,說這就是按頭,打得大剛這廝落荒而逃。

    包扎完之後,我照常回到教室上課,商清怡看了看我頭上的繃帶,沒有說話,繼續低下頭看書。

    老師轉身向黑板寫字的時候,商清怡在筆記本上寫上一行字,然後撕下遞了過來。

    我接過一看,上面寫著︰你的傷和我有關嗎?

    她果然冰雪聰明,竟然一猜就猜中了。

    我把紙條翻過來,在後面寫了兩個字︰無關。然後遞還給她。

    我和她遞紙條的時候,正巧文彪轉過頭來看商清怡,在他眼里,這樣的傳字條動作當然是很親密的,我再次看到了他眼里的妒火。

    下課後,本來是要到操場做課間操,但耗子和文彪他們在教室門口攔住了我。

    “怎麼?挨打了?被誰打的?你不是很牛逼嗎,怎麼讓人打成這樣?”文彪擋在我的前面,挑釁地問。

    我說不關你的事,讓開。

    這時吳小六也走了過來,猶豫了一下之後,他還是出言勸阻︰“陳義都受傷了,你們就不要找他麻煩了吧。”

    “關你鳥事,你他媽滾一邊去!”耗子一抬手,啪地給了吳小六一耳光。

    “你怎麼打人呢……”吳小六的話還沒說完,文彪一腳踹在他胸口上,吳小六人長得斯文秀氣,這一腳被踢得摔倒在地。

    小六因為我的事被打,我當然不能不管,于是我沖向教室後面準備拿拖把,但被耗子攔腰一把將我抱住,他雙手緊緊地扼住我,我根本掙脫不開。

    文彪將手按在了我頭上的傷口上,“你他媽算什麼玩意兒,和商清怡坐一桌也就罷了,還和她眉來眼去傳字條!我以後每天在你這傷口上加新傷,讓你這傷一輩子好不了!”

    他按得很用力,我還沒有愈合的傷口很快流出血來,但他並沒有因此住手,而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量,我疼得咬緊了牙齒,但我並沒有哼一聲,我絕不會在他們面前認慫。

    吳小六從地上爬起來,向門口沖去。他是好學生,一向不會打架,他見我被打,可能是想沖出去叫老師,或者是去隔壁班通知大剛。

    但他還沒有沖出教室,文彪從背後跳起來一腳向他背後蹬去,小六往前一摔,頭撞到了門框上,血頓時從他的腦門上流了出來。

    看到小六受傷,我心里的怒火到了極點,我將頭先是往前低,然後用力地朝後面撞去,一直緊緊扼住我的耗子猝不及防,被我結結實實地撞到了門牙上,他啊的一聲痛叫,手上有點松勁,我趁機雙手抽出來,抱住他的頭,身體一彎,用力把他拔起,怒吼一聲,將他從我的頭上翻了過來,重重地摔倒在地板上,沒等他反應過來,我一腳就跺向了他的臉。

    他慘叫一聲,捂住了鼻子痛得在地板上打起滾來。

    文彪見我竟敢還手,和他的幾個嘍 蛭移死矗  範枷蛭彝飛系納舜φ瀉簦 巧絲詒糾淳土餮  謁塹目褡嶂 攏  匙盼業牧程矢霾煌#   業難劬Γ 加械憧床患矍暗娜耍 抑緩梅枇艘謊掖蛞煌 br />
    這時教室外面又沖進一個人來,手里提著一根木凳子腳,怒吼著向文彪一伙人劈頭蓋臉地打去,來的人正是大剛。

    大剛人高馬大,手里又有武器,在他的強力沖擊下,文彪一伙有點抵擋不住,這時保衛科的老師听到這邊有斗毆,趕過來了。

    他們幾乎每次都是在我被打了之後才出現的,從來沒有在我被打之前就出手阻止過。

    小六很快被送去了醫務室,我和大剛還有文彪被帶到了保衛科的辦公室。

    “你不就是那個陳義?你又鬧事?”方科長一見我就大吼。

    “老師,不是我鬧事,是文彪他們欺負人。”

    方科長揚起手要打我,大剛擋在了我的前面,“他已經受傷了,你要打就打我,不要打他。”

    “還敢逞英雄?你以為我不敢打你?”方科長左右開弓給了大剛幾耳光,大剛也是連哼都沒哼一聲。

    “你說,是怎麼回事?”方科長指著文彪吼道。

    雖然他是在沖文彪吼,但卻沒有動手的意思,他不敢打文彪,我們都知道。

    “我和耗子準備去上課間操,陳義攔住我們,讓我們給他錢,耗子說沒錢,他就打了耗子,把耗子的門牙都差點打掉了,我看不過去,就去勸架,陳義不識好歹動手打我,于是就打起來嘍,陳剛就拿了凳子腿兒沖進來打我們,就是這樣。”文彪說。

    “你先去醫務室檢查一下有沒有事,回頭我再找你。”方科長沖文彪吼道。

    文彪得意地看了看我們,走出了保衛科的辦公室。

    陳剛想爭辯兩句,但我示意他不用說了,方科長不敢惹文彪,是因為懼怕文彪的後台,在這種情況下,說什麼都是浪費口舌。

    “老師,我現在頭暈得很厲害,如果我因為失血過多死在這辦公室里,你恐怕也會惹上麻煩,我雖然窮,但也是一條命,我申請現在就去看醫生。”我看著方科長說。

    方科長看了看我的頭和我臉上的血,揮了揮手,“趕緊去看,三天兩頭打架,我看你早晚會被打死。”

    我向旁邊一歪,“大剛,你扶我,我頭暈得厲害。”

    陳剛心領神會,扶著我一拐一拐地逃離了保衛科。

    **********

    中午的時候,我和大剛把小六從醫務室接了出來。

    我們沒有回宿舍,而是來到了學校足球場的看台上。

    天氣已現秋意,雖然是中午,太陽已經沒有那麼辣了。大剛掏出煙盒,只剩下了最後一根,他點燃後自己狠狠吸了一口,然後遞給了袁昆,袁昆吸了一口,遞給了我。

    我本來不吸煙,但此時此境,也接過來吸了一口,嗆得我咳嗽起來。

    我將煙遞給吳小六,他擺手拒絕了,“雖然我為你挨了打,但並不能說明我和你們已經是一伙的了,我要好好學習,我不和你們一起鬼混。”

    大剛一听就急了︰“小六你這話太他媽難听了吧?我們誰鬼混了?現在都是人家來找我們麻煩好不好?你要是覺得和我們在一起丟臉,那你可以走啊,沒人求你留在這兒。”

    吳小六一听就站了起來,“你以為我想和你們攪在一起?我只是想勸你們,不要和他們斗了,你們斗不過的,警告處分三次,你們就會被開除,三次機會陳義已經用了一次了,這一次不知道會不會還要記上,我們到這里是來讀書的,不是來打架的。”

    “你這不是說的屁話麼,誰他媽是來打架的了,可人家要打我們,有什麼辦法?難道讓人打了左臉,還把右臉給伸過去?”大剛的聲音越來越大。

    眼看這兩人要掐起來,我趕緊制止︰“算了,大家都是兄弟,都少說兩句吧。”

    “我可不和你們稱兄道弟,我不想當混混,我是要考重點大學的。”吳小六說。

    “那你丫還在這里廢什麼話,你趕緊滾吧,和我們這些混混在一起,浪費你的寶貴學習時間。”袁昆也罵道。

    吳小六瞪了袁昆一眼,站起來頭也不回地走了。

    “瑪的隔壁,我最看不慣他那順溜溜的樣子,娘娘腔。”大剛罵道。

    “算了,小六只是想好好念書而已,我們沒理由強求他和我們保持一致,人各有志嘛,再說了,他說的也沒錯,我來培英也是為了念書的,不是來打架的。”我接過大剛遞過來的煙屁股,狠狠地吸了一口,嗆得我再次咳嗽起來。

    “可是我們不招惹人家,人家要招惹我們,那該怎麼辦?”大剛說。

    “這些事情都是因為我而起,他們不是想要和商清怡一桌麼,我決定讓出來。”

    “什麼?你這就妥協了?”大剛和袁昆都急了。

    “既然進不了,那不妨先退一步,現在高一(3)班有文彪和蔡麻子還有蔣門神三個老大,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現在卻是三虎,我只要讓出商清怡同桌的位置,這三人都想坐,到時他們自然會斗起來。只有他們斗起來,我們才有機會。”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