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11章入局

第11章入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以為我把耗子打敗之後,接下來就該輪到文彪和兩個老大上場單挑了,沒想到蔡麻子的小弟們見我把耗子打出了圈外,一窩蜂擁了上來,對著已經被我打敗的耗子一陣拳打腳踢,大有痛打落水狗之勢。

    “蔡麻子你他媽還講不講規距了?不是說好單挑的嗎?”文彪怒道。

    “你拉倒吧,都他媽什麼年代了,誰還和你玩單挑?你以為比武招親呢?單挑個幾吧!”

    蔡麻子說著手一揮,手下人一齊吼叫著向文彪他們沖去。

    我現在明白了,蔡麻子帶我上天台,不是真的把我認作了兄弟,而是想把我扔給文彪的人痛打一頓,可沒想到我竟然打贏了,見目的沒達到,他也不講什麼規距不規距了,直接帶人沖向文彪一伙。

    雙方的人打在一起,這倒也是我想看到的結果,我逮住文彪一個手下,狠狠揍了幾拳。

    就在我想著要如何脫身的時候,這時听到有人大叫︰“流血了,倒下了,快跑!”

    我一看嚇了一跳,文彪頭上多了一個傷口,血正往外冒!混亂中竟然有人向文彪的頭拍了一鋼條,那鋼條一看就知道是從宿舍的窗戶上拆下來的!說好是拳腳定輸贏,怎麼就用家伙了?

    蔡麻子一揮手,他手下的小弟就全都跑了,我正準備跑,但已經來不及了,我被文彪的人圍在了中間。

    “竟然敢動家伙傷我們彪哥,你小子是活到頭了!”耗子指著我罵道。

    他顯然心里懼我,雖然嘴上罵得厲害,但手上卻沒有任何動作。

    “別跟他廢話,弄死他!”文彪捂住傷口,吃力地說。

    他的手下緊緊縮緊了包圍圈,有幾個人從包里掏出家伙。

    原來他們都有準備,只是看情況再決定用不用而已。

    “打他腿,把他搞成殘廢!”文彪又下令。

    這下我真的有點慌了,現在文彪被打傷,先動刀的是蔡麻子這一伙人,但他們先跑了,現在所有的仇恨,全部都要發泄在我的頭上了。

    我拾起了那把蔡麻子他們捅過人後扔在地上的鋼條,“你們別過來,誰過來我他媽弄死誰!”

    後來每想起這件事,這是我最愚蠢的舉動了。

    文彪的人手下見我手里有家伙,也都不敢過來,我就這樣和他們對峙著,一步一步向樓梯口退去。

    但這時保衛科的老師來了。

    他們總是會在事情已經搞得需要收拾殘局的時候出現,而不會在事情發生之前阻止,因為他們不敢得罪那些大少,所以睜只眼閉只眼地容忍著這學校里的暴力。

    “放下手里的東西,你還像個學生嗎?”方科長大聲吼道。

    我手里的鋼條當啷一聲落地,想起了蔡麻子一伙人上天台時全部都戴著白手套,當時我還覺得好笑,現在我終于明白他們是什麼意思了。

    這是一個早就為我設好的局,他們趨亂打人,然後把鋼條扔下,他們都戴著白手套,那東西上自然沒有他們的指紋,我只要一接觸那把東西,就全是我的指紋了,那麼傷人的罪名,當然就由我來抵了。

    我竟然上當了,我一門心思想著讓鷸蚌相爭,我做那個得利的漁翁,但沒想到,商清怡的行為讓蔡麻子恨透了我,于是設下了死局讓我鑽。

    文彪一伙人當然不會為我證明人不是我捅的,我就這樣成為了一個替罪羊。

    我被帶到了保衛科,保衛科方科長開始打電話向他的上司匯報情況,等待處理意見。

    很快處理意見就下來了,我承擔文彪所有的醫療費用,然後直接開除。

    培英的規距是記過三次後開除,但給我的待遇是直接一次性開除。原因很簡單,因為受傷的是文彪,而我是傷了文彪的人,雖然事實上並不是我捅的,但他們都一口咬定文彪身上的傷是我弄的。

    “我了解他,他雖然不是好學生,但他不至于會這樣傷人!”隔壁辦公室傳來了謝老師和方科長爭吵的聲音。

    “謝老師,你管得太寬了吧?保衛科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指手劃腳了?”方科長的聲音也很大。

    “你們這樣輕率地就要開除一個學生,知道對他的前途有多大的影響嗎?你們想過他的未來嗎?”謝老師吼道。

    “是他自己不自重,他自己都不擔心他的前途,不是我們要影響他的前途,謝老師你長得人模人樣的,怎麼說話這麼糊涂?”方科長的聲音。

    “我要去找校長理論,你們不能這樣輕易就開除他!”

    “你去找吧,校長也是給學校董事會打工的,他也要保住自己的工作,你以為他會為了一個學生放棄自己的工作?”

    然後我就听到開門的聲音,應該是謝老師沖出了辦公室。

    我知道她去找根本沒用,說不定還會給她自己惹上麻煩,我沖到了過道里,攔住了謝老師。

    “謝老師,算了,別去找了,沒用的。他們根本不敢惹文彪的父母,算了吧。”

    謝老師走了過來,臉氣得通紅,忽然揚起手就給了我一耳光。

    “讓你好好念書,你非要去打架,現在闖禍了,人家要開除你了,你滿意了!”

    她的聲音帶著哭腔,我听了心里很難受。

    “老師,謝謝你信任我,人不是我敲的,傷人的東西也不是我的,是蔡元山他們陷害我,對不起,我讓你失望了。”

    “你要是不和他們攪在一起,會發生這樣的事嗎?你活該!”謝老師沖我吼道。

    我心里一聲嘆息,我知道她雖然是在沖我吼,但其實是恨鐵不成鋼的無奈,她是為我好,是我對不起她。

    只是我又有什麼辦法,我在三班天天被欺負,如果我不能改變這種現狀,我整天被人揍成豬頭仨,又怎麼可能靜得下心來學習。

    “老師你別管我了,讓我自生自滅吧,你對我的好我會一輩子記得,謝謝你了,對于過去和現在的事,我向你道歉,對不起了。”

    我深深地向謝老師鞠了一躬,彎下腰的時候,我心里一酸,差點掉下淚來。

    我就要離開這學校了,未來能不能再相見,是個未知數,我一但進入社會,也只能是混的最底層,我和謝老師之間的距離,將會越來越遠,最後的結局可以預料,那就是相忘于江湖。

    “老師你怪我是應該的,但我真的也不想這樣,我求你不要去為我的事得罪人了,我無藥可救,你別管我了,你就算管我,我也不會領情。”我說了狠話。

    “我不管你!你這樣的學生,根本不值得我管,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流氓!”謝老師罵完,轉身走開了,我看到她伸手抹了抹眼楮,她哭了。

    *******

    晚自習開始之前,我來到教室拿我放在桌箱里的書本。

    既然不能念書了,其實那些課本也沒什麼用了,我來教室,其實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見商清怡一面。

    我沒什麼話要對她說,事實上我和她加起來也沒說過幾句話,我就是想見見,可能還是因為她確實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女生吧。

    教室里很安靜。我打了文彪的消息當然早就傳開了,他們看我的眼神都有些畏懼。

    文彪去了醫院,蔡麻子一伙也被老師叫去訓話了,其他的同學都不太敢正眼瞧我,只有吳小六走了過來,“你明天再走,下自習後我們為你餞行。”

    我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他媽是被開除了,又不是光榮出征,還餞什麼行啊,好學生,好好地念你的書吧。”

    “我早就說過讓你不要和他們斗,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你偏不信。”吳小六說。

    我又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懶得解釋了,有些事,不是我要逞強,只是身不由己而已。

    “同學們,潘砍亂遄呃玻 蠹葉妓韜煤玫陌桑 偌病!奔熱灰  耍 宜枰哺叩饕淮危 蜃湃 嗤 G笊鵒艘簧br />
    沒有人說話,但有幾個同學向我揮了揮手,回應我的道別,其中有兩個還是女生。

    我看向商清怡,她依然低著頭在溫習,並沒有抬頭看我一眼,我心里一陣失落,轉身走出教室。

    我剛走出教學樓的大門,背後卻听到一個女聲︰“站住。”

    我回過頭,教室的燈透過玻璃窗射出來,照在商清怡雪白的臉上,她正一步一步向我走來。

    她在離我一米開外的地方停下,“你就這樣走了?”

    “難道我還要大哭一場才走?或者是求他們不要開除我?你也知道這沒用,所以我只能就這樣走了。”

    “你不但慫,而且蠢,那些人中蔡元山是最狡猾的一個,你卻去投靠他,你這是活該。”商清怡說。

    我心里忽然有了些怒意,心想要不是你攪和,我也不用和他們一起上天台,也不會讓蔡麻子給我下套。

    但我還是忍了,既然要走了,也犯不著再得罪她。

    “我是慫,我也蠢,我會改的,謝謝大小姐的教誨,走啦。”我轉身就走。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