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12章想不到

第12章想不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但商清怡卻再次叫住了我。

    “他不是你傷的對不對?”

    她高挑的身材在地上拉下一個長長的陰影,夜風吹起了她披肩的長發,教室的燈射在她嫩白的臉上,泛出異樣的光彩,我恍惚間有種錯覺,她是一個天使。

    我其實是看她看得痴了,忘了回答,她以為我是默認,有些著急︰“難道真是你傷的?你怎麼能干出這種事?”

    我這才回過神來,“你不是說我慫嗎?我就傷了他又怎麼樣?”

    “你……”

    “說實話我心里也真想弄死他,我從一進這學校就開始受他的欺負,沒完沒了,不過我沒傷他,是混亂中有人傷了文彪,把鋼條扔在地上,被我拾起來了。我承認這次我上當了,但這是因為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缺乏經驗而已,我以後絕不會再上這樣的當,再不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

    “我會給我爸打電話,讓他要求校方不要開除你。你是我爸資助進來的,要欺負你也只能是我商家的人欺負,別人不能欺負你。對了,文彪的醫藥費用你也不用愁,我會讓我爸付的。”

    她這句話證明了我的判斷,她其實內心里看不起我,但她又不喜歡看到別人欺負我,因為她認為這也關系到她的面子。

    “謝謝了,這次的事鬧得太大,我估計你爸出面也沒用,畢竟文彪的老爸也是學校的投資人之一,不必為了我的事再驚動你爸了。”

    “當初和你同桌,就是我爸的意思,不然你以為你很帥嗎?我會主動去和你坐一桌?至于後來你把座位讓給蔡元山我還要追過去,那是因為我看不慣你的慫樣,一個男生可以沒錢,但怎麼能沒血性?”

    她的話讓我有些意外,商老板竟然讓她的寶貝女兒和我同桌,這又是為什麼?我這樣的潘浚 退吶 諞黃鷸換嵊跋燜男蝸螅  裁匆 盟 臀彝 潰br />
    就算是因為感激我老爸為他斷了肋骨,那贊助我上學就已經不錯了,怎麼還要求她和我同桌?這是什麼意思?

    我當然不會花痴到認為商老板看中了我,要培養我做他女婿,我就算是一只蛤蟆,那也是一只理智的有自知之明的蛤蟆,絕不會整天的夢想著吃天鵝肉。【愛書屋】

    “你別問我為什麼,因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我和誰同桌都沒關系,比起那些家里有幾個錢就自以為自己是天王老子的渣滓,你倒也沒那麼惡心,雖然你真的很土。”

    我笑了笑,“總之謝謝你和你爸,不要為我的事操心了,我走了。”

    我真的走了,沒有再回頭看她,既然她是遙不可及的女神,那就讓她在雲端吧,試圖去觸及太遙遠的東西而又觸踫不到,會讓自己疲憊而沮喪。

    和大剛他們喝完告別酒後,我拒絕了他們相送,一個人提著簡單的行李走出了培英中學的大門。

    雖然有些失落,但我並不悲傷。這里原本就不屬于我,我像一只來自鄉下的土狗,忽然被送進了培英這個裝滿各種名犬的籠子,我雖然力裝凶惡,但畢竟還是斗輸了。

    好吧,我知道把自己比喻成狗有點不妥,但是我想說在這種野蠻的環境中,其實弱者還沒有狗活得滋潤。

    別了,培英中學,別了,我的兄弟們。別了,謝老師。

    *********

    我不敢回到郊區的出租屋,不敢見老爸,于是就一個人在街上瞎晃悠。

    秋天到了,下半夜霜重天冷,我在天橋下找了一個避風的地方綣縮起來,周圍流浪漢們留下的尿臊味很重,我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一個乞丐大哥被我從睡夢中驚醒,打量了我幾下,嘴里嘀咕︰“你們這些小屁孩就知道離家出走,有床不睡睡大街,神經病。”

    我沖他笑了笑,說了聲大哥打擾了。他見我對他很有善意,扔給我一截煙屁股,我點著吸了一口,嗆得我咳嗽了幾聲,他嘲笑地罵了兩句小屁孩,閉著眼楮接著睡去。

    我呆坐了一會,扛不住困意一陣陣襲來,也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天亮之後,發現睡我旁邊的乞丐大哥又在打量我,我沖他笑了笑。

    “小屁孩,趕緊回去吧,離家出走這種事不好玩,看你還穿著校服,好好回去讀書吧。”

    我假裝同意地點了點頭,乞丐大哥雖然衣衫襤褸,但其實人長得蠻精神的,甚至有點帥,身材也挺高的,只是不知道他這樣的人怎麼就當了乞丐了。

    “你別用這種憐憫的眼光看我,我不是要飯的,你快點回去吧。我也得換地方了,一會兒得讓人發現我了。”乞丐大哥說。

    “有人找你?”我好奇地問。

    “是啊,大人的事復雜,你小孩子不懂。”說完也不等我再多問,拍拍屁股走了。

    我也正準備要走,沒想到乞丐大哥又回來了,“那什麼,你有錢麼,借五塊錢買幾個饅頭吃,餓得厲害。”

    我身上確實有一百塊,是出校門時大剛他們給我的。在找到工作之前,我得靠這一百塊活著。

    “算了,沒有就算了,我自己想辦法。”乞丐大哥轉身要走。

    我看了看乞丐大哥,他確實不像是一個要飯的人,可能也是遇到什麼難處了,于是叫住了他,說我有錢,分了五十塊給他。

    我當然不是白痴,那些錢對我來說很重要,只是我看著乞丐大哥那身上的高檔綿質襯衫,心想他或許也和我一樣有著讓人無奈的遭遇,既然同是天涯淪落人,那就分著花也沒什麼。

    他接過我給他的五張十元的鈔票,又遞還四張給我,“我只要十塊就夠了,兄弟很義氣啊,你今天借我十塊,以後我有錢了還你十萬,我叫羅明宇,你叫什麼?”

    我心想你都這樣了,還還我十萬,不過我不沒奚落他,只是說我叫陳義。

    “陳義?嗯,我記住了,那我買饅頭去了,以後應該還會相見的,走了。”乞丐大哥說完吹著口哨走了。

    我本來陰郁的心情被乞丐大哥的開朗所影響,竟然也覺得世界明朗起來。

    後來我也確實又再次見到了這個乞丐大哥,再次見到他時,他的身份差點讓我驚掉下巴,這是後話。

    *********

    當天下午,我在一家餐廳找到了洗碗的工作,因為進培英之前我就有過洗碗的工作經驗,主管很爽快地就錄用了我,我再次回到原點,變成了一個洗碗工。

    安定下來之後,第一件事當然還是給大剛他們報聲平安,我打了袁昆的手機,他一听是我,馬上大叫起來︰“陳義你在哪里?出大事了!”

    我一听也慌了,心想難道文彪死了?不至于吧?

    “到底怎麼了?”

    “昨晚你走了之後,陳剛一直嚷嚷著要為你報仇,沖進了蔡麻子的宿舍,向他頭上敲了幾鋼棒,蔡麻子的家人直接報了警,陳剛被警察帶走了!”袁昆說。

    我一听心想完了,大剛講義氣我是知道的,可我都被開除了,還報什麼仇啊,蔡麻子的老爸是校董之一,這下直接捅到警察那里,陳剛故意傷害,恐怕不只是開除那麼簡單了。

    “我現在就回來,我們去看陳剛,我會說一切都是我指使的,所有的罪我一個人來擔好了。”

    “剛子真是太沖動了,其實學校都已經決定不開除你了,今天校長來找過我,方科長也來找我,問我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哪里,他們已經撤消開除你的決定了,現在學校老師都很緊張,好像特別希望趕快找到你。”袁昆說。

    這下我就更听不懂了,心想怎麼又不開除我了?難道覺得開除我還不夠,還要把我誆回去承擔起更大的罪名?

    既然大剛陷進去了,那就算是讓我去坐牢,我也得回去面對,我向主管請了假,回了培英中學。

    回到學校後,我直接來到了保衛科,方科長一見到我,長長發松了口氣。“你終于回來了,你的事是個誤會,我們不開除你了,文彪的醫藥費也不需要你出。”

    “方科長,如果需要我承擔其他的責任,你直接說吧,不需要繞彎子。”

    方科長連連擺手,“真的不需要,就是文彪的父母要求不開除你的,既然受害方不追究,我們當然也不會追究了。”

    我一听心里更加迷惑了,這唱的是哪一出?他們為什麼不追究了?難道又有什麼新的陰謀?

    我沒和方科長多說,直接出了學校,來到位于離學校不遠的醫院,我要當面向文彪他們問清楚,問他們到底想要怎麼樣,要殺要剮,給老子來個痛快的。

    我剛要走進醫院的時候,一輛摩托車從醫院的停車場里駛了出來,我當時覺得有些眼熟,覺得這摩托車和車上的戴頭盔的人,好像在哪里見過。

    等我反應過來這車和這人就是那天我被商進打下水庫大壩時出現的那個人時,我趕緊追了出去,但車和人都沒影了。

    這個人到底是誰?又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很快我就找到了文彪的病房,文彪一眼就看到了我,“陳義,你他媽還敢到這里來,爸,就是這個王八孫子打的我!扁死他!”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更加目瞪口呆,文彪的老爸忽然站了起來,向我一彎腰︰“我是文彪的爸爸文建國,對不起,陳義同學,我們家彪子不懂事,給你添麻煩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的恐慌,旁邊文彪的老媽更是不停地用紙巾擦汗,非常緊張的樣子。

    他們看我的眼神里,竟然充滿了畏懼。那種畏懼絕對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正的害怕。

    我靠,他們都是有錢人,怕我干什麼?怕我殺他全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