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14章被狗咬多了

第14章被狗咬多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誰做的?你背後到底有什麼樣的人?”商清怡追問我。【愛書屋】

    “我不知道。”我實話實說。

    “這怎麼可能,要不是你特別親近的人,不會為了你的事做出那麼大的動作,竟然動用挖掘機,這听起來都不可思議,這樣的手段,真是聞所未聞。”商清怡說。

    “我最親近的人,就只有我老爸,可我老爸不會開挖掘機啊,他也沒膽子做出那麼大的事來。”

    “你不願意告訴我那就算了,我听說蔡家也不追究陳剛的責任了,肯定也是受到了什麼威脅,這自然也是你的後台做的了,竟然能讓文家和蔡家妥協,你不但有後台,而且是非常強大的後台,看來我之前的擔心,是多余的了。我只是不明白,你既然這麼有背景,你爸為什麼還要在工地上干活?”

    或許商清怡這話並沒有什麼惡意,但在我听來,卻像是打了我一耳光。我老爸在他家的建築工地上干苦力,這本來就是讓我感到自卑的源頭,現在她卻突然提起,一下子觸動了我最為敏感的神經。

    “所以我一直在強調自己是個窮人,我很清楚自己的家庭背景,我是連尊嚴都要很用力才能維系的人,我根本沒什麼後台,如果這一切都是你們家幫了忙,我在這里表示感謝,但請你不要再這樣譏諷我了。”

    我是強忍住激動的情緒說出這番話的,所以我聲音很低,我不想對著她大喊大叫,因為我也知道她並沒有惡意。

    她愣了一下,沒有說話。

    她是有教養的女生,當然不會像潑婦一樣的指著我罵,但我從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我的話其實傷了她,在這所學校里,幾乎所有人都捧她為太陽,恐怕沒有人這樣尖銳地對她說過話。

    “對不起,我可能太敏感了,窮人就是這樣,因為什麼也沒有,所以更想維護自己僅有的自尊,希望你理解。”我輕聲說。

    她沒有說話,忽然站起來抱起飯盒就走,然後再也沒有回頭。

    這下換我愣在當場了。

    “阿義,牛逼啊,敢這樣對著女神說話。”袁堂湊了過來,我和商清怡之間的談話,當然都被他們听到了。

    我忽然心情很糟,也不想再說話,“吃完了沒,回宿舍了。”

    **********

    下午的時候,大剛回來了。

    大剛和我用力地抱了抱,互相擂了對方胸口兩拳。能再次相聚在培英,我們都覺得很幸運。

    “大剛,嬌情的話我也不多說了,你如此肝膽相照,我陳義一輩子認定你這個兄弟,以後你有事,不管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我陳義要是皺一下眉頭,我他媽就是就是烏龜王八蛋。”

    “靠,我們是兄弟,你是成了烏龜王八蛋,那我不就是王八蛋的兄弟了?大家沒事就好,不過我還是很好奇,你是如何救我出來的?”陳剛說。

    我只好又把從商清怡那里听來的話對陳剛說了一遍,告訴他這件事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听了也覺得奇怪,還開玩笑說說不定是商清怡看上我了,所以讓她老爸在暗中幫忙,我笑著說那絕對不可能。

    可是到底是誰在暗中幫了這樣的大忙,我真的想不出來,但我始終認為這件事肯定和那個神秘的摩托車男子有關。

    晚上到教室上晚自習,商清怡坐回了原來我最先和她一起坐的位置,我不敢坐過去,只好坐了後來調過的位置。

    沒想到商清怡卻站了起來,指著我說︰“你,坐過來,難道你還給蔡元山當馬仔嗎?”

    班上所有的同學都盯向了我看,我也沒想到商清怡會來這一手。沒有辦法,我只好尷尬地收起書本,坐回了原來的位置。

    雖然有些尷尬,但聞著從她身上傳來的幽香,我心里還是愉悅的。

    *********

    放學之後,我被班上的另一霸蔣門神攔住了去路。

    蔣門神的頭發很少,梳成中分,有點像電視劇里的漢奸,眼里邪氣很濃。

    我一看到他我就頭疼,最近事情太多了,我真的不想再惹是生非,我總不能剛被開除回來又打架,然後又處分。

    “你很虐。 衷諼謀牒筒搪樽佣家蛭 闋≡毫耍 贍惚鶩耍 嗖恢揮形謀牒筒搪樽櫻 褂形醫 !br />
    “你的意思是說,你也想住院?”我反問他。

    他竟然笑了起來,“你覺得你有這個本事嗎?”

    “我沒有。所以請你讓開,好狗不擋道。”

    “你他媽敢罵我是狗?我允許你囂張,跟我來吧。”蔣門神說。

    “去哪兒?”

    “邱路想見你。”蔣寧說。

    我一听邱路的名字,頭更加疼了。

    培英中學每個班都有一個最難纏的,每個年級也有一個最難纏的,邱路的是去年初中部最惡名昭著的一個,今年升到高一,他就順理成章地成了高一年級的扛霸。

    和三班的幾個惡少相斗已經讓我筋疲力盡險象環生,現在又冒出一個混世魔王找我,我怎麼能不頭疼。

    “怎麼?你不去?你知道你如果不去,會是什麼後果嗎?整個高一年級的絕大部份的人都會和你為敵,你覺得你能在培英呆下去嗎?”蔣門神繼續向我施壓。

    “我和他沒有什麼過節,他找我干嘛?”

    “你以前是無名潘浚 衷諍鋈桓傻羧嗔轎恢亓考兜娜宋錚 詞菩諦詰蒯繞穡 顒薴髜凸刈 僥懍耍 閫純斕悖 Й故遣蝗ュ俊br />
    雖然我不想和他們爭,但是我知道要想在這所學校里呆下去,不面對這些人是不可能的,于是只好跟著蔣門神向天台而去。

    來到天台,一群人正在嬉鬧,一個頭發挑染了幾根紅色的清瘦男生正叨著一根煙在喊加油,這人就是邱路了,他很瘦,約有一七八的樣子,看起來像一根竹桿。

    我听陳剛說過,邱路上初二時,用牙簽刺聾了學校食堂一個女工作人員的耳朵,糾集幾個同伙把一個學生摁在跳遠的沙坑里用沙子掩埋,差點讓那學生窒息而死,因為動靜太大,他被迫暫時退學,後來又通過關系進來了,于是就很少再有人敢惹他了,然後他就成了初中部的第一惡少。

    就單憑這兩件事,已經可以知道這是怎樣一個陰狠的人物。

    人群的正中,是兩個人在掰手腕,旁邊的人都在為他們加油。

    這本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但是不平常的是,其中有一個是女的。

    而且,最後勝出的是那個女的。

    “我耤A尼瑪就這小勁還敢和姐比,換一個發育好的來。”那女的從地上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她拍的位置正是前胸,那里很豐滿。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沒見過大胸啊?”那女見我盯著她看,沖我吼道。

    這女的很高很壯,身材應該是和我差不多,如果穿上高跟鞋,那絕對比我高,留著齊耳的短發,人長得也挺好看,很英氣很陽光的感覺,對了,還有就是很豐滿。

    “姚瑤,別和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一般見識,手腕先掰到這吧,接下來我們談正事。”邱路陰陰地看著我說。

    原來這女生就是姚瑤,她的大名,我早就听說過了。

    她是高一(5)班的班長,一個女生當了班級頭頭,是不是听起來很不可思議?其實這沒什麼,在培英,只要你夠狠,有能力有勢力扛霸,不管是你是女生還是男生還是人妖,都可以當領袖,我听說高二年級的扛霸就是一個女生。

    邱路說我是土包子,我認了,我本來就土,這沒什麼關系。

    “你找我干什麼?”我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邱路。

    “听說你最近很牛 氤瓢勻啵俊鼻餼篜垢疻E醯模 萌頌嘶 聿皇娣br />
    “我沒那意思,我只是反抗欺負我的人。”我盡量做到不卑不亢,但其實我心里有些虛,我知道邱路不好惹,看他那樣子就知道不好對付。

    “我今天找你來,就是要欺負你的,現在三班蔣寧在,他是我兄弟,以後你如果听他的,就可以沒事,不然,我現在就欺負你。”邱路說。

    “我最近經常被欺負,倒也沒那麼害怕被欺負了,被狗咬的次數多了,再看到狗就沒那麼可怕了。”

    這句話說出來我就後悔了,畢竟年少畢竟狂,有些話沖口就出,沒有太計較後果。

    事實上這句話帶來的後果也很嚴重,邱路的人馬上把我圍在了中間。

    “哈哈,邱路,你不是說你很牛逼吧,竟然有人敢當面嗆你,有意思啊有意思。”

    我本來以為那個姚瑤和邱路是一伙的,可沒想到她竟然大笑起來。

    “姚瑤你是我馬子,這樣說話不太妥吧?”邱路冷聲道。

    “放屁!是你在追我,我又沒答應你,別他媽在別人面前亂說我是你馬子!”姚瑤馬上還嘴。

    “你的意思就是說,你不听我的?”邱路走近我,抽出了一片薄塑料片,直接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不知道這樣的塑料片他是哪里弄來的,非常的鋒利,就像刀刃一樣。

    我強裝鎮定,但我的心里其實砰砰地跳得厲害,為什麼我每次上天台,都他媽會倒霉?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