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15章勇敢的心

第15章勇敢的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要說心里不害怕,那是假的。

    我也知道邱路是狠角色,但我知道他不會真的抹我的脖子。再狠的人,也不會因為一個不听他的話就當著眾人的面割斷他的喉嚨,我相信邱路沒有這麼變、態。

    “我從小到大,我只听我爸的話。”我盡量用冷靜的聲音說。

    “竟然敢頂嘴?你是不是認為你搞定了文彪他們,就有資本可以和我作對了?”邱路陰陰地在我耳邊說。

    這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像生長在那種黑暗又潮濕的環境中的毒蛇,冰冷而邪惡。

    “我從來也沒有想過要和你作對,是你要為難我。”

    “我跟你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如果你不听我的話,我就會欺負你,天天欺負你,直到欺負得你不堪忍受到屈服為止。”邱路說。

    這話傳進我的耳朵,對我的震動很大。天天受欺負的日子我是體驗過的,不管你做什麼都會有人找你麻煩,別說安心念書,就連正常的平靜都不可能有,我絕不要忍氣吞聲過那種生活。

    想到這里,我伸手抓向了邱路逼在我脖子上的塑料鋒刃。

    那玩意只有一個刃面,也不是很鋒利,但在我伸手握住的時候,鋒刃還是劃進了我的手掌心,雖然不深,但血還是流了出來。

    十指連心,疼痛那當然是少不了的。

    但我必須要這樣做,我不能在這些人的面前服軟,在培英的這段日子,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不管你如何忍讓都不能解決問題,只會換來變本加厲的欺辱。

    要想獲得尊嚴,不出現邱路所說的那種每天欺負我一遍的狀況,我就得抗爭,就算我打不過他們,那我也要震住他們。

    如果你沒有勇氣和對手抗衡,那麼先用勇氣威懾他,多數的時候,人只要有一顆勇敢的心,就不至于會變成任人踩踏的螻蟻。

    我緊緊握住鋒刃面,眼楮盯著邱路與他對視。然後慢慢地將塑料片掰離我的脖子。血順著我的手指縫滴了出來。

    邱路的眼中有一絲驚訝,他肯定沒想到我會這樣做。他嘴角微微抽動,似乎是在想說你瘋了?

    “你別想欺負我,更別想讓我屈服。”我對邱路說。

    “牛逼啊!尼瑪,高一年級男生都是一群娘炮,現在終于有個像男人的了。”

    說這句粗魯的話的人是姚瑤,她竟然向我豎了豎大姆指。

    “小子,你真的不怕死?還是活得不耐煩了?”邱路狠聲道。

    “我怕死,但我不會因為怕死就讓你欺負我,你有種就把我弄死在這里,不然我會抗爭到底!”

    “好,老子今天就廢了你!看你還抗爭到底!”

    邱路說著就準備往回抽塑料片,似乎是要弄我。但我死死握住,絲毫不放手。

    正在相持的時候,這時又有人上天台來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保衛科的方科長,後面跟著保衛科的其他一些老師和學校的保衛。最讓我詫異的是,後面跟著的人竟然是商清怡。

    一看到商清怡,幾乎所有天台上的男生眼楮都亮了。

    校花竟然駕臨天台這樣的是非之地?而且看這樣子,保衛科的老師應該是她叫來的。

    我在被蔣寧帶走的時候,肯定是被她看見了,于是她跑去報告了保衛科的老師。保衛科的出現,一般都是在事完之後,所以他們現在才慢吞吞地趕到,不過在我被弄之前能趕到,已經是非常不錯了。

    商清怡瞥了一眼我流血的手,並沒有說什麼,而是轉身回去了,似乎她的任務就是把老師帶到,至于後面的事,與她無關。

    “陳義,你就不能消停一天嗎?才被開除叫回來,你現在又開始鬧事?你要是真不想念了,你就退學好了,不要總是在這里搞事!”方科長對我大吼。

    我去,他竟然先罵我,他用腳趾頭也能想得出來,我被這麼一群人圍著,肯定是受欺負的一方,他竟然上來就先沖我咆哮。

    我揚了揚血流不止的左手,“方科長,請您調查清楚再罵人吧,人家要弄死我,難道我就躺在這里任人弄死嗎?我就不能反抗嗎?”

    “你還敢頂撞?”方科長習慣性地揚起了手。

    我怒視著他,等著他的手掌落在我的臉上,但這一次,他的手沒有落下來。

    是因為我的憤怒震懾了他,還是因為他有其他方面的顧忌,我並不知道。

    我見他的手不打下來,轉身用右手捏住左手手心的傷口,向樓梯口走去。

    “你上哪去?”方科長喝道。

    “去醫務室止血啊,難道您要看著我流血而死嗎?”我冷冷地反問。

    方科長嘴巴動了動,終于沒吼出來,我轉身就走。

    下了天台,我發現有一個人在後面跟著我,我轉身一看,竟然是姚瑤。

    “你跟著我干嘛?你們到底還要怎麼樣?”我轉身沖她吼。

    “靠,你吼什麼啊,什麼你們,我和邱路那個變、態可不是一伙的,只是他在追我,但我並沒有答應他,他約我上天台看熱鬧而已,不過你很有種啊,竟然空手奪刃,真帥!”姚瑤說。

    我懶得理她,轉身繼續向醫務室而去。

    但姚瑤仍然跟在我後面,隨我一起進了醫務室。

    長凳上依然有大量的學生在排隊,其中不乏鼻青臉腫的人。培英中學隨時都有斗毆,隨時都有人被欺負,隨時都有人受傷,所以醫務室隨時都有人在排隊。在這樣的環境中,如果不強大起來,那只能是天天到這里排隊等著治療。

    我坐在了長凳最後一個位置上排隊。其實傷口並不深,只要簡單地包扎一下就好了。

    陳剛喜歡的護士鄒娟出來叫了一個名字,那個排在最前面的正準備站起來,卻被姚瑤一把摁在了座位上,“陳義,該你了!”

    我愕然,這是要讓我插隊的節奏麼?我平時最煩插隊這種行為,我那當然不會去插人家的隊。

    “你憑什麼……”那個男生又要站起來,卻再次被姚瑤摁在了座位上,然後姚瑤就對著他耳邊說了幾句話。

    “這位兄弟說願意讓你在他前面,進去治療吧,別他媽嬌情了。”姚瑤沖我吼道。

    我猶豫著要不要這樣進去,這時那個男生竟然主動跟我說你先進去吧,我這才進了治療室,其他在排隊的人看了看姚瑤,似乎都認得她,都敢怒不敢言。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插隊,也是我第一次用強勢的姿態搶別人的權利,破壞別人的秩序。我發現其實很爽。

    只是,姚瑤到底對著那個男生的耳朵說了什麼,他就馬上就主動把優先的順序讓給我?

    ……

    剛剛包扎完,我就听到了外面有小護士鄒娟的叫聲︰“你們不要在這里打,一群流、氓!”

    我趕緊沖了出去,看到姚瑤和陳剛正扭打在一起,陳剛人高馬大,姚瑤當然不是他的對手,頭被他用手臂夾住,完全動彈不得,嘴里正在問候陳剛的老母及其他女性親戚。

    “大剛,放開她吧。”我走過去說。

    陳剛這才放開了姚瑤,但沒想到剛一放開,姚瑤啪地就給了陳剛一大嘴巴,然後向著陳剛那要命的地兒就是一腳,陳剛啊的一聲,疼得彎下了腰。

    “王八蛋,連我你也敢打,壞東西!”姚瑤罵罵咧咧地又要伸腳去踢陳剛,陳剛忍住痛抬起她的腳,向前用力一送,姚瑤收勢不住向後就要摔倒,我趕緊上前用沒受傷的右手扶了她一把。

    姚瑤回頭對我嫣然一笑,“你手還疼嗎?”

    我沒理她,松開了手,“大剛你沒事吧?”

    “這臭婆娘可真狠啊,你是要讓我斷子絕孫麼?我變太、監也沒啥,我的娟兒怎麼辦?你這影響的可是她一生的性、福啊。”陳剛看著小護士鄒娟說。

    我也是服了陳剛,都他媽疼成這樣了,還有心情調、情?

    “關我什麼事,你個臭流、氓。”鄒娟說著也是一腳向陳剛踢去,陳剛趕緊一閃,躲在了我身後。嘴里嚷嚷著有人要謀殺親夫了。

    一番鬧騰之後,我們一起走出了醫務室。

    “阿義,這件事怎麼處理?”陳剛問我。

    “你們別想著報仇啊,現在你們根本惹不起邱路,經過這一次事情之後,我認為邱路也會對陳義有所忌憚,暫時不會繼續為難他,先暫時保持這種狀態吧,邱路是個陰狠人物,我們現在在三往都還經常被欺負,再去惹他,太不理智了。”一旁的姚瑤說。

    “我們兄弟的事,關你這臭婆娘什麼事?”陳剛罵道。

    “我耤I姐好心提醒你們,你這個傻鳥吼什麼?信不信我踢碎你的蛋蛋?”姚瑤馬上回罵。

    我沒有說話,其實我倒認為姚瑤說的這話沒錯,是啊,在三班都沒有站穩腳踢,招惹邱路那樣的人,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麼。

    現在文彪和蔡麻子都沒在,三班最牛逼的人物就是蔣門神了,只要搞定他,三班幾乎就沒有人敢動我了,至少在三班的時候,我可以不受欺負,安心地听課了。

    既然避無可避,那我也只有面對培英這種殘酷的生存環境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