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17章痛徹心扉

第17章痛徹心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莊靜也認出了我,但她見我和姚瑤之間很親密的樣子,不敢和我打招呼。

    能在這所學校里見到故人,我當然是高興的,“莊靜,原來你也在這所學校?”

    “是啊,我早就知道你在了,但沒機會和你打招呼。”莊靜怯怯地說。

    姚瑤看了看我們,“原來你們早就認識啊,還是老同學?那以後都不要整莊靜了,不過你們只能是老同學的關系啊,不許更進一步。”

    “誰是你男朋友啊,你快別胡說八道了。”我趕緊阻止。

    “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以後我會罩著莊靜的,明天周末了,叫上你們宿舍的兄弟和我們宿舍來個大聯歡吧,我叫上幾個妹子,讓們飽飲眼福。不過你是我的,可不許和他們眉來眼去哦。”姚瑤說。

    “不了,你昨天才和陳剛干過架,聯什麼歡啊,一會邱路知道了,又得找我麻煩了,他可一直認定你是他的馬子。”我趕緊拒絕。

    “切,你怕他就怕成這樣了?我就是看你昨天在天台上夠狠,所以才欣賞你像個男人,沒想到你會懼怕他到這種程度,真讓我失望。”姚瑤出言相激。

    “我不是怕他,只是不想再惹事,我自從進入培英中學以來,就沒消停過一天,太累了。”我說。

    “我讓你轉到五班你又不去,我如果轉到三班來,我又舍不得我在五班的姐妹,所以我讓你叫上你的兄弟和我們聯歡,以後咱們五班和三班結成聯盟,有事大家相互照應,這樣你們也就不會那麼孤單了,也少挨點揍。”

    別說,姚瑤這人其實粗中有細,她的這個主意,听起來還真是不錯。

    我想了想,最後還是答應了。

    ********

    听說和其他宿舍的女生一起聯歡,陳剛他們當然非常的開心,就連一向不屑于和我們攪在一起的吳小六都眼楮閃著賊光。

    青春期的躁動存在于我們每個人的心里,只是平時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姚瑤是有錢人,和她的姐妹們湊錢把學校附近的一個小的酒吧全包了,燈光迷離,觥籌交錯之間少男少女們酒漸上頭,原本有的疏離慢慢消失,越喝越嗨,越嗨越喝。

    姚瑤帶來的人中,最好看的還是前一天被她們欺負的莊靜,她柔柔地笑,謙恭地給我們倒酒,畢竟年少,酒量還是個大問題,慢慢的我們就都不行了。

    在我們所有人微醉了之後,莊靜卻沒事,她跑前跑後地給我們拿醒酒的飲料,真正的溫柔賢淑賢妻良母型。

    莊靜的出現攪亂一池春、水,回到宿舍後,小六和袁昆都表示要追莊靜,兩個都稱莊靜就是他們要等的那個人,相互不讓,借著酒勁竟然動起手來,我和大剛勸了很久才勸住。

    **********

    我們宿舍和姚瑤班上的女生互動聯歡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出去。

    周一下午,我再次被蔣門神攔住,說邱路找我,又要讓我上天台。

    我說我不會再上天台,邱路有事要找我,就讓他到班上來找。

    蔣門神一把揪住我的頭發,“狗仔子,你真是把自己當成號人物了?路哥叫你你都敢違抗?”

    我說你放開,我說不去就不會去。

    蔣門神一揮手,他的兩個兄弟上來扼住了我,將我摁倒在地,我之所以不敢太劇烈反抗,是因為我手上的傷還沒全好。

    蔣門神也知道我的傷沒有好,讓他手下的人將我受傷的左手攤在地上,他用腳在上面用力地踩。

    本來已經快愈和的傷口再一次裂開,劇烈的疼痛向我襲來。

    這種疼痛再次催出我內心里的獸性,我奮盡全力翻過身,伸嘴向摁著我的一個家伙的耳朵咬去,這貨痛得大叫一聲趕緊松開,我爬起來,一頭撞向對面一個男生的鼻子,這招我已經運用過多次,動作相當嫻熟,在我的腦門被他的門牙嗑傷的同時,那廝也疼得捂住了自己的嘴。

    此時蔣寧見我突然強勢反擊,嚇得趕緊從包里掏出了之前邱路用過的那種塑料片。此時我已經打紅了眼,我伸出扎著繃帶的左手,直接向鋒刃抓去,抓住鋒刃的同時,我右手一拳打向他的鼻梁,他臉上吃痛,手上一松,塑料片就被我搶了過來。

    那一刻我意識到,這是我最好的機會,只要我搞定他,從此三班將再無人敢欺負我!

    我他媽受夠了!

    我一腳踢向蔣寧的要命處,然後舉起搶過來的塑料片,用力向蔣寧的大腿扎去,一下,兩下……

    蔣寧的那些嘍﹤疑焙熗搜郟 齙匾幌律 耍 骯啡盞姆枇耍 烊Л腥耍 br />
    後面趕來的陳剛回憶起那天的事情時,說當時我的樣子他們都嚇住了,我雙眼血紅,像一頭瘋狗一樣拿著塑料片亂扎……

    這一次我沒有通過保衛科,而是直接讓袁昆幫我報了警。

    我相信上次那人可以把陳剛撈出來,這一次他也能把我撈出來,我要賭一次。或許通過這樣的方式,還能讓那個背後幫我的人露面。

    我跟警察說,是蔣寧拿出塑料片來刺我,我在和他的爭奪之中誤傷了他,我是以自首的姿態面對的警察。

    警察說讓我叫家長來,這樣就可以先把我領走,但我拒絕,我不能讓我老爸知道我又犯事了,事實上,老爸從來也不知道我在培英中學一直在水深火熱中煎熬。

    晚些時候,警察說有人來保釋我了,來的竟然是謝老師。

    辦完手續,她沒說什麼,只是問我餓了沒有,我說餓了,她說那我們去吃飯。

    這是我和謝老師第一次單獨坐在一起吃飯,餐廳環境不錯,我從來也沒有到過這麼高檔的餐廳。

    她越是不提我打架的事,我心里越是慌亂,最後自己忍不住先說︰“謝老師,對不起哦,但真的不是我想惹事,是他們要欺負我。”

    “先吃飯吧,回頭再說。”謝老師柔聲說。

    我是真的餓了,菜一上來之後,我就狼吞虎咽地開始吃了起來。

    “喝杯啤酒吧,你是大人了,可以喝點酒了。”謝老師說。

    我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但還是點了點頭。

    她讓服務員拿過兩個玻璃杯,給我倒了滿滿的一杯,啤酒的泡沫都濺了出來。

    “陳義,我們喝一杯。干!”謝老師伸出縴縴的玉指,舉起了酒杯。

    我趕緊也端起一杯酒,和她踫了一下,然後學著她的樣子一飲而盡。

    她又拿過瓶子,將兩個酒杯倒滿。

    “陳義,以前的事我就不提了,不管怎麼說都是緣份,今天來保釋你,主要也是因為我和你有過那麼多的交集,這是我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從今以後,你不要管我的事,我也不再管你的事,我們干了這一杯,就只是單純的師生關系了,如果你哪天被開除,那我們就連師生關系都不是了,以後你就好自為之吧。”

    謝老師說完,又仰頭喝完了一杯。

    我呆住了。愣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囁嚅著不知如何開口。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老師,其實我真的……“

    “別說了,我對你很失望,我以為你會好好地珍惜你得來不易的念書機會,可沒想到你竟然冥頑不靈,以後你的事,我絕不會再管,我的事,你也不要再管。這兩杯酒喝了,那以後就恩斷義絕了。”

    我心里難過極了,真的很想哭。

    但我知道哭也沒用,謝老師的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我再說什麼也沒有用了。我艱難地點了點頭,答應了謝老師。

    她的意思,無非就是以後塵歸塵土歸土,讓我不要再和她有任何的聯系。我就算是不同意,那又能如何。

    “好了,餐費我已經付了,這一百塊錢你拿著,一會你自己打車回去吧,我男朋友馬上開車過來接我,陳義,希望你不要把以前的那些事說出去,就當我求你。我不希望過去的那些事影響我的生活。”謝老師說。

    我心里難過極了,“謝老師你放心,我絕不會說出去的,就算我死,我也不會說出那些事影響你的聲譽。那本來就是我的錯。”

    原來她來保釋我,就是想讓我欠她人情,然後要求我不要說出以前的事,她保釋我和請我吃飯,再陪我喝酒,都是一種交換的條件,雖然她沒有明說出來。

    這時餐廳又走進一個人來,這人身材很高,肌肉很結實,穿著一身白色的西服,頭發梳得 亮,這人我認識,他是我們的體育老師劉波。

    就是那個罰我和大剛跑操場一百圈的體育老師。原來他追謝老師成功了,她們已經正式成為男女朋友。

    我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內心劇烈的疼痛讓我渾身輕微地顫抖。我呆呆地看著謝老師,看著她微笑著站起來,挽著劉波的胳膊走了出去,劉波扭過頭,向我釋放了一個嘲弄的笑容。

    我從來不知道失戀是什麼滋味,因為我壓根沒談過戀愛。但看著謝老師挽著劉波的手走出餐廳的那一刻,我覺得我的整個人都被掏空了,忽然覺得生無所戀。

    其實不過是夢醒了而已,但是夢醒的陣痛,對于年少的我來說,還是疼得撕心裂肺,我從沒想過要和謝老師有什麼結果,但她畢竟是我第一個愛過的女人。

    雖然那時還不懂什麼叫愛,但那種感覺是真實的,所以我才會那麼痛。

    我打了電話給陳剛他們來接我,然後把謝老師扔在桌上的一百元全部買了酒。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