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18章迷離之夜

第18章迷離之夜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等陳剛和袁昆來的時候,我其實已經喝得差不多了。

    那時年少,酒量本來就不大,再加上心情差到極點,兩瓶啤酒下去,我整個人已經暈了。

    “你這是怎麼了?喝成這樣?你不是應該在警察局嗎?”陳剛問我。

    我嘿嘿傻笑了兩聲,作了一個噓的動作,“是兄弟就別說話,陪我喝酒。”

    “耤A你都喝成這樣了,還陪你喝酒,不過菜不錯啊,你發財了?一個人吃這麼多菜?”陳剛說。

    我當然不會告訴他們是謝老師把我從警察局里接出來,然後在這里請我吃飯,然後告訴我以後不許再煩她,因為她已經有男友了,而且她的男友就是我們的體育老師劉波。

    我一想起這事,想死的心都有,又怎麼會說出來。

    “喝吧,別他媽那麼多廢話,菜有些涼了,但勉強還可以吃,就當我請客了。”我舌頭有些開始打結,話都不太說得利索了,但還沒有醉。

    借酒澆愁愁更愁,當心里痛苦得不行時,想用酒來麻醉自己,但是人雖醉了,那些事卻怎麼忘不了,反而會把心里的委屈和痛苦放大很多陪,讓人更加生不如死,我就是這樣。【愛書屋】

    陳剛和袁昆倒也不客氣,讓服務員把那些本來就沒怎麼動過的菜給熱了一下,兩人開始你一杯我一杯地暢飲起來。我告訴他們說,我所有的錢都買了酒了,他們要是不喝完,那就不是我兄弟。

    最後其實還是沒喝完,那時酒量真不行,袁昆和陳剛被我逼得都喝到吐了,那酒還是剩好幾瓶,到底剩的是幾瓶,我數了很多遍也沒數清,因為我喝太多了。

    本來指望陳剛他們把我送回學校,但事實上是我們走出餐廳就不行了。

    三人相互攙扶著,一起在大街上唱《海闊天空》,唱《倔強》,唱《突然好想你》︰

    突然好想你

    你會在哪里

    過的快樂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鋒利的回憶

    唱到這里時,我眼前浮現出謝老師的笑臉,心再次被撕裂般的疼痛,哽咽得再也唱不出來。

    在往後的日子里,當我學會了面對挫折不屈不撓時,我常常會想起那一夜心痛到要窒息的感覺,那或許不能算是失戀,因為沒正式戀過,但正是那種幾乎要摧毀我的疼痛,讓我快速地成長,讓我變得更加強大。

    不經一夜長哭,不足悟人生。

    每一次的打擊,都是成長所必須要付出的代價,都是讓自己變得強大的必須過程。這些道理,我後來才明白。

    我們最後一起醉倒在了街頭,扶著路燈的電桿狂吐,路人們罵罵咧咧地從我們身邊經過,親切地問候我們的老母,順便鄙視我們的靈魂。

    迷糊中我好像被人抬起,但我真的已經醉了,我甚至連眼楮都睜不開。我以為是陳剛,就讓他別鬧,但他沒有回答,我好像是被人攔腰抱起,還是被人放在肩上背著,我也不能確定,但我知道我的身體在移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身體感覺好像舒服了一些,因為我身上的校服被人脫了,不僅外套,里面的也全脫了,然後我被放到一張床上,應該是張床沒錯,因為非常的柔軟,而且被子帶有清香。

    我迷迷糊糊地想,陳剛酒量還是挺大的嘛,還能把我送回學校來,真不錯。只是我的被子好像沒有這種清香味啊?宿舍的床也沒這麼柔弱啊?

    我努力地睜了睜眼,四處一片黑暗,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這時忽然有一絲光亮傳來,原來是門被打開了,走廊上的燈閃進一縷光,我看到好像一個人走了進來,但房間門很快再次被關上,房間里又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我感覺有人向我走了過來,但我醉得很厲害,完全起不來。

    那人當然也看不見房間里的東西,因為實在太黑了。摸索了很久,我感覺一只手摸上了我的臉,鼻子里傳來一陣幽香,這是一個女人的味道。我開始心跳加速,心想這不會是鬧鬼了吧?這一嚇,我的酒醒了很多。

    但我很快就確定這不是在鬧鬼,因為在我听到了她細微的呼吸聲,哪有鬼會呼吸的?

    黑暗中我听到了悉悉索索的聲音,我心里很緊張,但卻並不害怕,反正我現在都心如死灰,就算是有人要對我不利,我無所謂,愛怎麼怎麼的吧。

    接下來的事,卻是更讓我覺得不可思議,我的被子被掀起,然後一個溫熱的身體鑽了進來,幾乎是出于本能,我推了那身體一把,手卻觸及到了一團讓人銷、魂的柔軟。

    對方發出嚶嚀一聲,這是個女人!

    我要發出叫聲的嘴被另外一張嘴堵住,香潤濕滑……

    我緊張,還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刺激。

    這是我從未有過的體驗,被子里發生的一切,我只在電視里看到過,但那也只是看到大概,具體細節我並不清楚,所以接下來的事我並不太會。

    在她的引導之下,我年輕而強壯的身體像火山一樣被激活,但因為從來沒有過,所以很快又像火山一樣激烈爆發後而沉寂。

    我想我是要死了,快樂得快要死了。你絕對要相信,這世上真有谷欠仙谷欠死的感覺。

    完事之後,她從被子里爬起來,又開始悉悉索索地穿衣服,因為房間里一片黑暗,所以她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摸索到她的衣服並且成功穿上。

    我鼓起勇氣,伸手去摸了一下她,摸到了一縷柔順的長發。

    這一縷長發在過後很長的時間里,一直封存在我的記憶之中,那一片濃重的黑暗之中,她讓我從男孩變成男人,但至始至終,我卻沒有能看清她的臉。

    房門再次被打開,走廊上的燈光再次射了進來,她的背影曼妙之極,有一頭披肩的長發。

    很快門再次被關上,四周再次被黑暗包圍,但被子里依然有她的香味,床單上依然有濕濕的印跡,證明之前那一切真實發生過。

    我忽然想起,如果我追出去,不就可以看看她是誰了?想到這里,我從床上爬了起來,但我頭疼谷欠裂,根本站不穩,剛一下床,就栽倒在地上,但是竟然不疼,因為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

    我用盡全力,總算是爬到了房門邊,但門卻打不開,要麼是因為我酒醉得厲害,力氣不夠,但更大的可能,是因為門被從外面反鎖了。

    我掙扎了幾下,發現只是徒勞,于是又爬回了床上,回憶著之前發生的一切,慢慢睡去。

    醒來的時候,房間里依然很黑,我的頭依然很疼,但明顯比昨天晚上要輕松了許多。

    窗戶邊好像透進一點點光來,我下了床,走過去,拉開了窗簾。

    強烈的光射了進來,刺得我一時間睜不開眼楮,原來外面天已經大亮了,太陽也出來了,只是因為這房間的窗簾是那種全遮光加厚型,一但拉上,外面一點光也透不進來,就算是大白天,房間里依然漆黑一片,難怪昨天晚上會黑得伸手不見五指了。

    這是一個寬大的酒店房間,地上鋪著猩紅色的地毯,張揚而又高貴,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床頭櫃上有一個冊子,上面寫著‘斯曼特酒店消費指南’。

    這里竟然是斯曼特酒店!斯曼特酒店是知名的國際連鎖高端酒店,至于是幾星我當時不太懂,但我知道很貴,非常貴。

    是哪個土豪把我送到這里來的?陳剛還是袁昆?這倆廝喝醉了大放血麼?可是憑他們的財力,就算是喝醉了,也消費不起這酒店啊?

    我伸手摁了一下床頭的燈開關,不亮。也就是說,就算是昨晚我摸到了開關,這房間里的燈也不會亮。

    這又是為什麼?高級酒店最重視服務,房間的燈不亮了,維修師傅應該第一時間就要來修好才對,怎麼會讓燈一直亮著?

    到底是誰把我送到了這家酒店?

    最重要的是,那個女的又是誰?她為什麼要那樣做?

    我準備穿好衣服出去問個究竟,但發現我的衣服不見了!尼瑪,這沒衣服不敢出去啊,要是讓人逮到說我耍流氓怎麼辦?

    我彎下腰想看看我的衣服是不是落到床底了,但卻在酒店一次性的拖鞋旁邊看到了一個蝴蝶型的發夾,上面瓖著幾顆紫色的水鑽。不用說,這肯定是昨天晚上那個女人留下的了。

    我的心再次砰砰地跳了起來,這個發夾我看了眼熟!這是謝老師的發夾!謝老師是長發,她平時上課時會用一個蝴蝶型的發夾別住耳邊的頭發,她一直戴著這個發夾,我絕對不會認錯,因為昨天晚上她和我一起吃飯的時候,她還戴著它。

    昨天晚上的女人,竟然是謝老師?這怎麼可能?她明明說好以後不來往了,而且我親眼看見劉波開車把她接走了,她又怎麼會出現在這里,還和我一夜銷、魂?

    這絕不可能!謝老師縴弱,她是不可能把我扛到酒店里來的,但昨天晚上的幽香,確實像是她身上的味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