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19章真不是我的

第19章真不是我的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時門鈴響了,外面有個聲音在說,“陳先生,我是服務員,我給你送衣服來了。”

    這是我第一次被人尊稱為陳先生,我一直都是被人欺負的螻蟻之流,從沒想過有一天人家會稱呼我為‘先生’,雖然听起來很怪,但我也並不討厭,甚至還有點微爽。

    我說你進來吧,我躲在被子里呢。

    進來的是一個穿著制服的服務生,他將我已經清洗並且熨過的校服放在桌上,“這是您的衣服,還需要我做什麼嗎?”

    “謝謝,不用了。”

    “那我先出去了,酒店餐廳提供免費早餐,您盡快起床用一點吧,昨天晚上你好像喝了不少,吃點早餐對胃比較好。”服務生體貼地對我說。

    “對了,昨天晚上是誰送我到這里來的?”我趁機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哦,但好像是你和你朋友自己來的吧?”服務生說。

    “這絕不可能,我們都喝高了,路都走不動,怎麼來得了,而且我們也沒有錢住這麼高檔的酒店。”

    服務生笑了笑,“這我就不清楚了,你可以問問前台,請問您還需要其他什麼幫助嗎?”

    我只好說不用了,他就退了出去。

    我把衣服換好,來到了酒店大堂,星級酒店的裝璜那真是富麗堂皇美輪美奐,大廳的真皮沙發上,坐著兩個男生,正是陳剛和袁昆,正在猥、瑣地看著漂亮的收銀員竊竊私語。兩人形容憔悴,頭發還有些凌亂,看起來是一夜沒睡好。

    “大剛,你們起來了?”我走過去問。

    陳剛和袁昆一看到我來了,馬上跳了起來︰“陳義你丫可以啊,自己來住大酒店,把我們扔在街邊的小旅館!”

    我一听就傻了,這是從何說起?我自己來住大酒店,把他們扔在了小旅館?原來他們昨晚沒和我一起來?那是誰付的房錢?

    “你們沒住在這里?”我弱弱地問。

    “耤A你還好意思說,我們今早醒來,發現和袁昆這貨擠在一個小旅館的床上,這貨昨晚還吐了一地,別提多惡心了。你他媽住酒店也就算了,還發信息讓我們來接你,你這是要在我們面前顯擺啊?狗日的,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還口口聲聲兄弟呢,你這也叫夠兄弟?”陳剛張口大罵。

    “先生,這里公共區域,請您說話注意一些。”旁邊的保安禮貌地提醒陳剛。

    陳剛也發現自己好像說話太粗魯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冷哼了一聲。

    “可是,我沒有打電話給你啊,你也知道,我他媽手機都沒有,而且我剛起來,哪有時間打電話給你。”我解釋道。

    “耤A明明是你發信息說這是你的手機號碼,讓我們到這里來接你,現在你卻不承認?你的意思是說我們自作多情,跑到這酒店里來傻等你了?”陳剛的聲音又提高了,意識到以後,又馬上降了分貝。

    “可我真的沒手機啊,我一直都沒有手機,你們是知道的。”我無辜地說。

    這時前台的服務員卻走了過來︰“陳先生,您的手機寄在我們前台,需要我們現在交給您嗎?”

    “我的手機?我哪有手機啊?”我疑惑了。【愛書屋】

    “您昨天晚上存在這里的啊,您喝多了,可能忘了。需要現在還給您嗎?”服務員微笑著說。

    “那好吧,對了,昨天晚上是誰送我來的?”我問。

    服務員笑著返回前台,從她的同事那里拿過來一部手機遞給了我,是最新款的隻果手機!

    隻果手機一向賣價很高,號稱賣腎手機,像我這樣的潘浚 誆簧岬寐羯齙那榭魷攏 竅巡黃鵪還摹br />
    “你確定這手機是我的?”我疑惑地問。

    “當然,你當時喝了很多,就把身上的所有物品都交給我們了,然後吩咐我們把你的衣服拿去洗了。”服務員笑著說。

    “這不太可能吧?房錢也是我自己付的嗎?”

    “當然是啊,您當時刷的卡,對了,您的卡也在我們這,現在還給您。”服務員又從同事那里接過了一張銀行卡,遞給了我。

    那是一張藍色的興發銀行的卡,背面有一個持卡人簽名的地方,寫著‘陳義’兩個字,但我知道那不是我寫的,我寫不出那麼漂亮的字。

    而且,那兩個字寫的是繁體,是‘’,而不是‘陳義’。

    很明顯,這卡和這手機都不是我的,是那個送我進酒店的人給我的,可是為什麼這些服務員都聲稱我是自己來的?她們為什麼要撒謊?

    “那我當時是一個人來的嗎?”我問服務員。

    “是啊,就您一個人來的,沒有其他人。”服務員篤定地說。

    我知道她在撒謊,她肯定在撒謊!因為昨天晚上我喝得爛醉,站起來都困難,又怎麼可能會自己走到這酒店里來?

    “可是我記得有……有一位姑娘進了我的房間,她不是和我一起來的嗎?”說這話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臉發熱,我竟然有點害羞。也或許是想起昨晚的事,有點興奮?

    服務員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對不起先生,您來的時候就是單身一人,至于您說的姑娘,我們沒有看到。”

    我看了看酒店牆角的攝像頭,“我可以看看錄像嗎?我還是不相信是我自己一個人來的。”

    “這個不行,就算是警察,也要出示搜查證明才能看的,對不起,您的要求我們無法滿足,餐廳提供早餐的時間快結束了,您和您的朋友先去用早餐好嗎?”服務員笑著對我說。

    她妝容精致,笑容得體,非常的專業。不愧是星級酒店的服務員。

    “有早餐吃?好啊,我正好餓了,我們去吃東西吧,反正陳義請客。”陳剛大聲說。

    “對對對,餓死了,酒喝多了,胃里又空又辣,去吃點東西墊一下才行。”袁昆也說。

    我本來想再問一下,但見陳剛和袁昆都餓死鬼上身似的急著要吃東西,也只好和他們來到餐廳,大吃了一頓。

    吃完早餐,是該回學校去了。

    來到酒店門口,我正準備向公交車站而去,但陳剛一把拽住我,“阿義,你這麼高檔的酒店都住得起,不會還要拉著我們和你一起坐公交車吧,我們坐出租車回去吧?”

    “可我沒錢啊。”我苦著臉說。

    “靠,你沒錢?你沒錢你能住大酒店?你丫平時裝窮,都是因為錢放在了卡里吧?看不出來啊,你還是隱形土豪,可是裝窮可真不夠意思啊,上次你的三百塊罰款都要我們湊錢給你交,要是讓小六知道了,他會鄙視你的。”袁昆說。

    他雖然說小六會鄙視我,但我知道,他和大剛現在就在鄙視我。

    但我卻不知道如何解釋,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以前都是不用銀行卡的,你們也知道的,而且我也不用手機,所以這手機和銀行卡都不是我的,但她們卻偏要說是我的,我也沒有辦法。這卡的密碼我都不曉得,真的。”我辯解道。

    “前面就有一家銀行,我們去查一下,看你卡里有多少錢?說不準是哪個富婆看上你了,給你的見面禮呢,對了,你不是說昨天晚上有個姑娘進了你的房間嗎?是怎麼回事?啊!你不是會是被哪個富婆給包了吧?賣身了?”陳剛驚叫道。

    “你扯到哪去了,沒有的事。”我淡淡地說。

    對于昨天晚上的事,我當然也不想說太多,因為我覺得那個人就是謝老師,因為我認得那個發夾。

    當然,一個發夾並不能證明一切,但既然有可能是謝老師,那我就要保密。更何況我也不能確定那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就更不能亂說。

    但為了證明我確實不是裝窮,我還是和陳剛去了銀行,將卡插進了自動取款機。

    可問題是我真的不知道密碼啊!

    “你的生日唄,要麼就是你身份證後六位,這還用說,我看你裝。”

    陳剛說著,伸手輸入了我的出生年月,沒想到真的對了!

    查詢余額顯示,上面的余額為零,一分錢也沒有!

    這是鬧的哪樣?給我一張卡,上面卻一分錢也沒有?就算是信用卡,也會有顯示可透支余額啊,怎麼就一分錢都沒有?既然沒有錢,那給我一張卡干嘛?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證明我以前是真窮,而不是在兄弟們面前裝窮。

    “你們看,就算是這張卡是我的,那里面也是沒有錢的,你們要是懷疑我是裝窮,你們不妨再搜一下我的身。”我說。

    “算了,逗你玩呢,都是自己兄弟,搜什麼身啊,沒錢就算了,咱們還是老老實實地坐公車吧。”陳剛說。

    “那倒不用,打車的錢我還是有的,我付吧。”袁昆爽快地掏出了錢包。

    回學校的路上,我的腦子反復地回放著昨天晚上的事,感覺就像是一個夢一樣,但我又知道那絕不是夢,肯定有人將我送到了酒店,然後讓一個女人進了房間幫我完成了男孩到男人的轉變,但送我來的人是誰,那個女人又是誰,我卻不知道。

    雖然有那個發夾,但我也不能確定那就是謝老師,因為這樣的發夾並不是那種訂制的只有一個,除了謝老師,其他人也可以買得到這種發夾。當然了,從我內心里來說,我當然希望是她。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