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純情高手 > 第20章狂揍耗子

第20章狂揍耗子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回到學校後,竟然沒有听到任何要開除我的消息,這讓我心安了不少。校方好像完全不知道這件事發生過一樣,真是令人奇怪。

    來到教室,幾乎所有的人都用驚訝的眼光看著我,肯定是因為他們都听說我去了警局了,但沒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

    文彪和蔡麻子都還在住院沒有回學校,蔣門神則剛進醫院不久,這三個人都直接或間接因為我進了醫院,這讓班上的同學對我的畏懼達到了空前的程度,以前在狹小的空間里我總是讓著別人先走,現在則是別人讓我先走。

    那種因為強勢而帶來的威懾力是巨大的,江湖地位這種東西是無形的,但卻又真實地存在著,地位的上升,帶來的不僅是別人對你的畏懼,還有那種自尊得到維護和自信得到提升的感覺是非常爽的。

    這是我第一次享受到被人敬畏的感覺,我沉迷于這種感覺,享受這種感覺。

    我正式回來上課的第一天,正好輪到了我的值日,放學過後,十幾個男生主動留下給我打掃,他們說受文彪他們欺負已久,現在我把三大惡少給打敗了,他們以後願意跟著我,願意听我的話。

    我拒絕了他們的好意,只讓小六幫我打掃。這些學生的趨炎附勢讓我不屑,當初我被文彪他們揍的時候,鼓掌最厲害的就是他們。

    滾尼瑪一邊去吧。

    當天沒有謝老師的課,但第二早上的第一節課,就是謝老師的英語課。

    她穿著一身職業套裝進了教室,我緊盯著她看,發現她頭發上別著那個蝴蝶形的發夾,和我在酒店的房間里拾到的那個看起來一模一樣。

    我有些失望,我本來以為那個發夾是謝老師,這樣就能證明謝老師就是那晚房間里的女人,可沒想到她的發夾竟然還在,這樣看來,她就不是了。

    可是如果不是謝老師,那會是誰呢?

    謝老師還是很平靜地講課,下課之後,我追上了謝老師,叫住了她。

    “有事兒嗎?”她平靜地問我,雖然她裝得很平靜,但我分明看到她眼里有一絲慌張。

    她為什麼要慌張?

    我從包里拿出那個發夾遞給她︰“謝老師,那在你的東西掉在房間里了。”

    說這話的時候,我盯著她看,我明顯感覺到她的嘴角抽動了一下,臉色有些發白。

    “你在說什麼,我听不懂,我的發夾還在。”謝老師摸了摸頭說。

    我笑著說難道謝老師喜歡買兩個一模一樣的發夾嗎?落了一個還有一個?

    她慢慢恢復了平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沒有事的話,我先走了。”

    “那天晚上的人,肯定是你,我的感覺應該不會錯,這個發夾我會保留的,我永遠都會記得那天晚上。”

    “我真是不知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謝老師轉身離開,留給我一個漂亮的背影。從後面看去,我越發的覺得她就是那天晚上出現在房間的女人。

    ********

    又到了體育課時間,我手上的傷好得差不多了,參加了班上籃球隊的練習。【愛書屋】

    這一次是分組對抗,隊員被分成兩組來對抗練習,也不知道體育老師劉波是不是故意的,他把我和耗子分在了不同的兩組,耗子的那一組人都是和文彪他們關系好的,也都是平時看我不順眼的。

    對抗還沒開始,就已經有了火味了。

    陳剛和袁昆雙雙翹課,站在操場邊看我們練球。因為我跟他們說好了,我今天要揍耗子,我要在文彪回來之前,就揍得耗子膽寒,讓他這一輩子都不敢再欺負我。我要讓文彪的那些嘍 純矗 盼謀肫鄹何頁亂宓娜耍 際鞘裁聰魯 br />
    要想避免被人挑釁很難,因為你自己決定不了,但要想主動挑釁別人,那就很簡單了。

    耗子上籃的時候,我有意踩住他的腳,讓他跳不起來,然後狠狠地蓋他的帽,蓋完以後手還直接擼到他臉上。

    “陳義你他媽打人還是打球?”耗子當然要怒。

    “你不就是個球嗎?打人和打球難道有區別?”我反問。

    “你他媽別太過份了!”耗子怒視著我。

    “怎麼?我過份你要打我?可是文彪不在啊,你干爹不在,你敢動我?”我盡量用最難听的話激怒他。

    其他參加對抗的隊員都在一旁冷眼圍觀,沒有人上前勸架,也沒有人跟著幫腔。

    耗子平時跟著文彪狐假虎威,囂張習慣了,幾時被人這樣當眾挑釁過?他一沖動,就將手里的球向我砸了過來。

    我就在等他先動手,我本來可以閃開不讓那球砸到,但我沒躲,我讓那球結結實實地砸到了我的頭上。

    然後我就撲了過去,一把揪住了耗子的炸頭發,把他往下摁,右膝蓋抬起,頂在了他的胸上。

    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心有懼意的時候,他的對抗力會大大減弱,耗子雖然把球砸向我,但其實他現在已經不敢和我對抗,所以他幾乎沒什麼反抗就被我打倒在地,我用腳狠狠跺向他的頭和背,這廝用手抱住頭,完全沒有了平時的囂張氣焰。

    那些平時跟著文彪混的人,沒有一個幫耗子,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耗子被我狂扁,直到劉波走了過來︰“住手!讓你們打球,誰讓你們打架了?”

    自從劉波開車到餐廳把謝老師接走之後,自從謝老師親口承認劉波是她的男朋友那一刻起,培英中學我最討厭的人變成了他。更何況,他還曾經罰我和大剛跑過操場一百圈。

    當然,他也討厭我,這我知道。

    但他是我的老師,我目前不能直接和他對抗,就算是我看他不順眼,就算是我多討厭他,我也不能像對待耗子他們一樣直接揮拳擂過去。

    看到他走過來,我立即放開了耗子,垂手站立在一旁。

    劉波走到我面前,“陳義,你不打籃球去揍人,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老師?”

    “沒有。”我說。

    旁邊的同學哄的一下笑了。

    “不對,有的。”我趕緊裝著糾正。

    “一百個虎臥撐,做完後跑操場一百圈。”劉波說。

    “報告老師,我手掌有傷,能不能把一百個虎臥撐換成一百圈?”

    劉波愣了愣,他沒想到我會如此听話,還主動要求換成跑步。

    事實上就算我手上沒有傷,我又怎麼會做得了一百個虎臥撐。圍著塑膠跑道跑兩百圈,那也是純粹的扯淡,我又不是特種兵,哪來那麼好的體力。我只是在劉波的面前裝溫順得像羊羔,讓他沒有對我發脾氣整我的理由。

    我什麼都听你的,你還能怎麼樣?

    在跑道上跑了幾圈之後,大剛和袁昆過來了,又過了一會,姚瑤也來了,她們都是來陪我跑的,姚瑤嫌場面太小,又打電話把他們宿舍的女生都叫了過來,于是一個臉上有道疤痕的潘墾 竺娓乓蝗狠狠貉嘌 諗艿郎嚇懿劍 閃艘壞榔嫣氐姆緹埃 次奘 テ鬮L郟 疾恢 勒獾降資竊趺椿厥隆br />
    “阿義,今天耗子讓你打得一點脾氣都沒有了,咱們算是徹底出了那口惡氣了,只是耗子都不敢惹你了,你怎麼還非要打他?”大剛問我。

    “從現在開始,我一天揍他一次,直到揍得他看見我就躲,我就是要讓那些牆頭草看看,誰敢跟著文彪混,我他媽就針對他,等文彪回來的時候,他會被孤立,他只是一個紙老虎,沒有那些嘍  托鄄黃穡 乙 閹蚧孛 腦 停 輝偃盟盎 !蔽醫饈偷饋br />
    “人家都說擒賊要先擒王,你這是反其道而行之,先從手下下手?”大剛說。

    “擒賊先擒王的前提那是有一個可以稱得上‘王’的東西,文彪不是王,他只是山中無老虎,猴子出來假稱王,他只要沒有那些嘍 ズ鈉媯 褪敲  蟻衷諢故侵徊:  乙 盟換乩淳頭 鄭 聳鋇娜啵 丫 皇撬謀氳娜嗔耍 嗟娜酥蝗鮮段頁亂澹 揮腥巳鮮段謀耄 br />
    “你以前不是一直都是以隱忍為主嗎?怎麼忽然不忍了?”袁昆問我。

    “以前我只是想好好念書,只要以隱忍來換取安寧,但我發現在這個環境中這種方式不但換不來安寧,只會遭受更多的打擊和欺辱,所以我要換一種方式存在于這個環境,我以前忍,不是我怕他們,也不是我不敢惹他們,而是我不想讓自己變成他們那一類的人,不想卷入他們的爭斗之中。”

    陳剛听完我的解釋,點了點頭,“那你得抓緊練習我教給你的打架技術,只要你一但卷入,你以後要想抽身太難了,一日入江湖,永遠在江湖,這個道理你應該明白。”

    我當然明白,所以我才一直隱忍,我陳義從來也不慫,只是我實力不濟,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不敢抗爭而已,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讓我爸為我擔心。

    既然隱忍也不能換來安寧,那我只有面對現實。上次蔣門神的事學校竟然裝著沒發生一樣,我相信是有人在暗中給學校領導施壓,雖然我現在依然不知道是誰在幫我,但我想他不會讓我被開除,只要我有克制地反擊,我相信我不至于會突然被踢出培英。

    我要讓以前那些欺負我的人知道,他們以前把我當弱者,是犯了一個多麼愚蠢的錯誤。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