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13章還記得加九追十六的卓越龍王嗎

第113章還記得加九追十六的卓越龍王嗎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事後想一想,阿隆索斯.法奧的眼光真是獨到啊,初代聖騎士的轉化成功率居然達到了百分之百。

    卡洛斯為八位奧特蘭克王立騎士團的大騎士長完成了洗禮儀式,成功率居然不到一半,只有三人熬過了心之試煉,得到了聖光的青睞。

    五位失敗者無不痛哭流涕,沉浸在悲傷中不能自已。

    而三位經受住內心拷問的堅定者,皆是默默立于一旁,等待著自己國王的訓話。

    “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疑惑,很多不解。但是用言語解說是在太過無力,所以我選擇了讓你們感受真相。”卡洛斯掃視了在場的八人,慢慢悠悠的說道。

    “陛下,請明示。”里里安杰克遜直視著自己的國王,接受過心之拷問後的新晉聖騎士已然不屑于拐彎抹角的說話方式。

    “請注意你的態度,里里安杰克遜閣下,在你面前的是你宣誓效忠的國王。”亨利謝特不滿同僚的態度,直接出言訓斥。

    而尚格雯婕著默不作聲。

    “現在的局面很復雜,也很混亂,奧特蘭克城現在的平靜只是多方角力的的一個平衡點。任何動作都可以打破這份平靜,所以我需要你們真正的效忠,而不是口頭上的敷衍。”卡洛斯的話語很慢,語氣很緩和。

    慢慢的,其他幾位大騎士也從悲痛中舒緩過來。

    “抱歉,陛下,我失態了,這滋味可真不好受。”未通過心之試煉的大騎士長一邊整理著儀容儀表一邊羞赧的說道。

    “勇于接受聖光的洗禮,本身就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我見過太多企圖蒙混過關的卑鄙小人在內心的譴責下丑態百出的扭曲模樣。諸位不應該羞愧,而應該感到自豪。”卡洛斯如此勸慰眾人。

    “確實是次難得的體驗,沉迷權勢太久了,差點忘記了自己的初心。明明有千種借口,萬般理由,卻無法對自己說謊,心好痛。”說著說著,胡須都依然斑白的一位老騎士長又有了情緒失控的跡象。

    “請控制下自己的心情,然後認真听好我接下來說的話,這很重要。”卡洛斯將在場諸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接著娓娓道來。

    “我知道你們已經听見一些風聲,也很好奇我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但是,這都不重要。重要的事,接下來我們怎麼辦。之所以讓諸位接受聖光的洗禮,就是為了讓諸位明白一點————聖騎士的力量源自于堅定的信念。一旦信仰崩潰,聖光將不再青睞他的使用者。而謊言,對聖騎士來說是劇毒,說謊會動搖自己的內心,虛偽的言論會削弱聖騎士的力量。不知道諸位認同我的這番言論嗎?”

    卡洛斯說完後,里里安杰克遜、尚格雯婕、亨利謝特三人認同的點頭,余下五人思索回味了一番,也贊同了國王的言論。【愛書屋】

    “那麼,我在此發誓,我一切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奧特蘭克,我的一切行動出發點都是為了王國的未來,奧特蘭克的國王不是死于我的謀殺!”

    說完,卡洛斯站了起來,聖光之翼自背後展開,磅礡的聖光之力充斥在房間內,引起了三位新晉聖騎士的共鳴,一時間滿室輝煌。

    “如此純粹的聖光,您注定是位偉大的王者,尚格雯婕期待您的意志。”

    “里里安杰克遜聆听尊者的話語。”

    “亨利謝特服從王的命令”

    “您的意志!”x5

    “既然你們相信我所說的話,那麼,立刻回到城外,整肅騎士團。我需要你們的力量。”

    卡洛斯下達了自己身為奧特蘭克王立騎士團大團長的第一個命令。

    “您的意志。”

    八位大騎士在領取命令後,迅速離開。

    “咳咳咳咳咳咳……”

    在一陣短促的咳喘後,卡洛斯身後的聖光之翼化作萬點碎玉湮沒虛空。

    “陛下,是否需要找醫生為您診治。”托德問道。

    “托德,還是叫我少爺就好。”卡洛斯深呼吸幾次,平緩了氣息,對自己的貼身管家提出要求。

    “是的陛下,好的陛下,沒問題陛下。”管家從善如流。

    “隨你吧,已經走到這一步,是回不去了。”卡洛斯感嘆道。

    “陛下,是否需要找醫生為您診治。”托德再次問道。

    “只是太疲憊了而已,聖騎士可沒有那麼容易生病,無需大驚小怪。”卡洛斯揮了揮手,托德心領神會的離開房間,留給國王陛下獨處的空間。

    “欺神騙鬼莫欺心,什麼聖光是唯心的力量,果然小說里的話信不得。痛死我了。”卡洛斯吸著冷氣,一手撫心,一手揉腦袋。

    而王宮內,阿歷克斯處理著堆積如山的政務。

    “大公爵閣下,那幫死剩種果然不安穩,現在關于卡洛斯陛下不好的傳言已經流傳開了。”公爵派打入國王派中的眼線秘密向攝政大公爵稟報。

    “無需理會,記錄下名單就好,你小心潛伏,暫時不要暴露。”阿歷克斯回答。

    “是的,公爵大人,我明白了。”

    臥底離開後,阿歷克斯又叫來了前王國衛隊的衛隊長,現如今的軍務大臣,亞斯蘭德。

    “奧特蘭克城的軍務整頓完成的怎麼樣了?”阿歷克斯問道。

    “不太順利,確認服從陛下的軍隊大約在三千人左右,還有兩千人態度不明。非常時期,沒有陛下和大公您的命令,我不敢輕舉妄動。”軍務大臣回答道。

    “嚴密監控就好,不需要也別在意。”阿歷克斯給予行動指示。

    “另外,王立騎士團……”亞斯蘭德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然後提出新的疑問。

    “無須理會,王立騎士團的問題交給國王陛下處理就好了。”阿歷克斯回應道。

    “另外,緊守城門,許進不許出。”阿歷克斯補充道。

    “剛剛八位大騎士才出城……”軍務大臣亞斯蘭德有些猶豫的說了出來。

    “……知道了。”

    沉思片刻,阿歷克斯給出了模稜兩可的三個字。

    “沒有其他吩咐,我就先下去了。”

    “去吧。”

    之後的時間,阿歷克斯的所有時間都用在了處理政務和接待貴族官員上。

    “卡洛斯,你知道你給我惹了多**煩嗎?”

    精疲力竭的阿歷克斯听到門外衛兵的唱名,揉了揉太陽穴,打起精神繼續處理公務,誰讓奧特蘭克王國現在的國王是自己的兒子呢。

    “大公爵閣下,關于陛下要求奧特蘭克進入全面戰爭狀態的命令,有很多人背地里在阻撓。”

    負責戰爭動員令的官員帶來了最新的消息。

    “一幫看不清形式的家伙,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做好準備,我會妥善處理的。”阿歷克斯回答道。

    “盧森,讓落雁來一趟。”

    “是的,老爺。”

    當阿歷克斯又接待了一位貴族,討論了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後,盧森禮送對方離開,關上房門前,給了自己的主人一個特別的眼神。

    “我要這些人的罪證,和叛國無關的所有罪證,明天天亮前就要。”阿歷克斯隨手將一個紙團扔在了身後,然後繼續辦公。

    當盧森為阿歷克斯準備好晚餐,攝政大公爵終從椅子上爬起來伸個懶腰。

    用余光瞄了眼椅子後面的空地,阿歷克斯長舒一口氣。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