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16章這波裝逼我給你八十二分

第316章這波裝逼我給你八十二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上輩子,卡洛斯也是網絡小說愛好者。

    當年看的時候圖個樂呵,合不合理什麼不重要,看個高興就好。

    然而輪到自己穿了,才明白,亂看書是會死人的。

    什麼現代化工業體系,什麼火器開道文明碾壓,好像不玩工業革命就會被歷史所淘汰。

    雖然話沒有錯,這麼干也很爽快。

    但是臣妾做不到啊……

    流水線是工業化的一部分,但是工業化絕對不是簡單的流水線。

    別說飛機大炮的批量生產了,洛丹倫諸國連大規模的生產鎧甲都辦不到。

    撇開工業化這個話題不談,光談產業化,都是個老大難的問題。

    卡洛斯嘔心瀝血的搞了個鋼鐵都市,鋼鐵的年產量預計能達到七十萬噸。

    厲害嗎?

    放到艾澤拉斯世界和同期其他種族國家比較,那是真的厲害。

    真的厲害嗎?

    放是實際生產生活中,簡直就像往無盡之海中扔了顆小石子,濺不起半點水花。

    異界名為藍星的星球上,有個國家叫種花家,一座城市的鋼鐵年產量就有六千八萬噸。

    技術這種東西,藏著掖著是沒用的,你敢用,別人就敢模仿。卡洛斯當政以來,軍事上的最大革新也就是將弓箭箭桿的切削技術在奧特蘭克的王室武器工坊普及應用。

    這也是卡洛斯動不動敢箭雨洗地的最大原因。

    但是看看人家部落獸人,再看看自己,獸人和人類之間的差距咋那麼大呢。

    沒有等到麥格尼的信號,卡洛斯繞了段路,錯開了狼騎兵的偵查路線,直接拐到了卡拉諾斯的側面。

    卡拉諾斯是矮人在鐵爐堡山腳下平原地帶修建的重要城鎮,地位以及作用和暴風城外的閃金鎮一樣一樣的。

    但是此時的卡拉諾斯早已經在之前的戰斗中被反復爭奪中被焚之一炬。

    繞開小股潛伏在廢墟中的部落守備,站在山岩上,卡洛斯中距離觀察著部落的投石機部隊,發出了真切的感慨————暴風城輸的不冤枉。

    投石機。或者說成熟的投石機,總體上分為兩種。

    第一種是扭力投石機,也就是常說的投石車。這種投石機的發射原理是利用扭矩彈簧等手段,將連接在橫軸上的投柄拉下。松開卡尺後,將彈丸發射出去。

    扭力投石機的優點是體積相對較小,移動起來方便,射擊精度比較高,是一種非常優秀的中小型工程武器。也可以當做中程火力壓制武器。

    缺點是獸人的工業化水平也不咋地,造不出鋼鐵扭軸,充當扭力彈簧的大多數依然是動物筋腱,損耗較大,射程較近,維修保養不易。

    另一種,則是傳說中的攻城神器,配重杠桿投石機。

    利用不對稱配重臂和投臂,再加上配重箱的可調節性,以及材料組件生產的相對容易。堪稱狂轟濫炸的典範。

    除了展開後不能移動的弊端,上彈和收束投臂的繁瑣是制約配重杠桿投石機射速的重大問題。奈何獸人本身就身強力壯,還奴役著食人魔這種不科學物種,這使得在人類手里射速為三到五分鐘一發的配重杠桿投石機到了部落,變成了一分鐘一發的恐怖殺人機器。

    漫天的石彈壓制著矮人的推進,蒸汽坦克的裝甲板在半噸重的石彈轟擊下,多吃兩枚也只能變形破碎,更別提脆弱的聯結部位。

    山路難行,冰雪覆蓋的山路更加難行。

    雖然奧特蘭克人不缺少在雪山行走的經驗,但是行軍隊伍依然拉的很長。

    卡洛斯恨不得此刻就參與到進攻當中去。可是理智和經驗告訴他,收束隊伍至少還要半個小時。

    “戴林上將居功至偉啊。”

    卡洛斯突然感慨了一句。

    “海軍上將,戴林.普羅德摩爾閣下?”

    伊米爾不明所以的問了一句。

    “如果讓部落獸人把這些東西運到希爾布萊德去,如果不是聯盟海軍拼死卡住了部落的運輸線。後果堪憂啊。雖然在北邊,我們贏了,但是看著眼前這些獸人,我突然覺得我們贏的很僥幸啊。”

    卡洛斯被眼前慘烈的攻防戰所觸動,發表了自己的評論。

    “但是我們依然贏了,陛下。敵人的凶殘只能映襯出我們的勇猛。在您的帶領下,我們還會贏,並且一直贏下去。”

    伊米爾語氣堅定的說道。

    馬屁功力見長啊!

    卡洛斯雖然听的挺高興,但是並不準備接這個話茬。

    三千人的軍隊開進,痕跡根本擋不住。現在卡洛斯的隱蔽優勢就是在獸人的狼騎兵偵查返途之前就發動攻勢。

    矮人的炮彈需要耗費人力物資和時間去鑄造,而部落的石彈收集起來就省事的多。

    如果卡洛斯不能抓住機會突擊獸人的要塞,摧毀獸人的武器設備,那麼,麥格尼縱然在正面打出好看的戰損比,從戰略上講,聯盟方也是輸了。何況作為主動進攻的一方,麥格尼的戰損必然小不了。

    鬼知道獸人的增援什麼時候到。

    “不等了,集合人馬,我們準備上。”

    雖然至少還有六百人左右的部隊沒有整合完畢,卡洛斯不願意再等下去。

    點名留下個將領繼續收攏人手的工作,完成集結的士兵們各自確定了自己的指揮官後,排出略顯散漫的突擊陣型,跟著自己國王鑽進了被浮雪壓住樹冠的雲杉樹林。

    戰場上,越是復雜的命令越是難以被貫徹落實,戰況越激烈,大腦越是一片空白。

    卡洛斯的命令非常簡單————跟上我。

    即使是足以載入史詩的英雄,他可能可以憑借一己之力改變一場戰斗的局勢,卻無法左右一場戰爭的勝負。

    但是戰爭的勝負,必然是由一場又一場的戰斗決定的。

    繞開大路,部落要塞的側翼,獸人用碗口粗細的削尖圓木倒插在地上,並且燒開水澆灌在回填土上。這樣的柵欄圍牆結實又省事。

    雖然獸人已經通過各種痕跡察覺到有一支人數不詳不部隊潛入了自己的防區,但是卡洛斯不到最後一刻,不想暴露自己的動向。

    不能用爆裂箭炸藥包這些玩意兒暴力拆遷。就只能手動施工了。

    卡洛斯親自上場,帶著一幫子聖騎士拿著斧頭大錘這些重武器走到粗壯的原木樁子面前。

    陣陣神聖的光芒閃過,聖騎士們套了一身的祝福,繃緊了一身的腱子肉。連踹帶砸的,硬生生用蠻力拆出了一道二十多米寬的缺口。

    “快,快,跟上!”

    軍官們壓低音量叱喝著。

    個頭大一些的士兵直接一個跨越變沖過了木柵欄的斷茬,個頭小一些的則費勁一點。機靈的先把武器盾牌背囊什麼的扔過去。輕身而過,再撿起來裝備。不那麼機靈的則需要先過去的戰友搭一把手。

    雖然場面有些混亂,效率卻不差。

    對于人類來說不算什麼障礙的缺口,對于矮人來說就有些費勁了。卡洛斯越過柵欄,伸出手給赫米特,一使勁,把這位矮人軍官給拽了過來。

    侵入了獸人的守備範圍,動作必須迅速。也顧不得之前的安排,兩百到三百人一組,卡洛斯把手下迅速的再次分組。然後派遣了出去,本人留在原地等待著騎兵的集結。

    很快,污黑的硝煙升上了天空,也不知道是獸人的預警還是人類士兵的戰果。

    “預定的集結地點在西北方向。騎兵不能向步兵那樣散開使用,找一條路出來,赫米特。”

    卡洛斯看人員集結的差不多了,向赫米特下達了命令。

    “北邊,往北邊走,然後向西。這條道能跑馬。”

    赫米特作為土生土長的地頭蛇,沒有讓卡洛斯失望。觀察了片刻,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人馬行動起來,經過十多分鐘的快速行軍,卡洛斯遇到了第一座卡在路口險要的獸人要塞。

    “該死。獸人什麼時候在這修建了一座戰爭要塞。”

    赫米特焦急的咒罵到。

    “士兵們,郊游結束了,戰斗準備!”

    卡洛斯沒有半點怪罪赫米特的意思,因為戰爭中總是充滿各種意料之外的狀況。

    雖然很想再隱蔽的行進一段路程,但是奧特蘭克的軍人並不畏懼戰斗。

    正面戰場與矮人的戰斗牽扯了獸人大量的精力,以至于後方的獸人有些松懈或者是緊張。知道卡洛斯的部隊摸近了獸人的戰爭要塞一百步。哨兵才發出警報。

    然而為時已晚。

    箭雨中混雜著爆裂箭矢,如同歸巢的燕雀一般墜入獸人的要塞,在轟隆聲中,人類士兵趁著獸人的第一波混亂搬開了拒馬樁和障礙,又弄斷了要塞大門的門栓,用繩索和鉤爪拖開了大門。

    然後,便是慘烈的搏殺。

    要塞這種玩意兒,如同滿身是刺的烏龜殼,打破一層防御,等待你的是另一層防御。

    在佔據了先手優勢的情況下,卡洛斯依然付出了近兩百人的傷亡,才肅清了這座戰爭要塞。

    如果不說反復的催促和下達強攻的死命令,傷亡或許會少一些,但是耗費的時間必然更多。

    沒有時間詳細具體的清點陣亡名單。

    留下少量的健康士兵以及矮人向導幫助轉移傷員,卡洛斯率領剩下的人馬快速前往約定的集結地。

    那里,有獸人的投石機陣地。

    太陽已經偏西。

    獸人督軍在前線指揮著戰斗。

    不太妙啊,這一次矮人的進攻欲望出乎預料之外的強,那輛五九如同瘋狗一般的在戰場上橫沖直闖,如同被神明庇佑著一般,在鋪天蓋地的石塊轟炸下,毫發無傷。矮人的手推火炮已經推進了整整兩百米,在壕溝間,獸人士兵和矮人突擊隊短兵相接,在平原上,槍火彈丸和弓弩飛矢你來我往,在丹莫羅的平原上勾勒出戰爭的景畫。

    “督軍大人,後方有一支數量不明的軍隊在襲擊我們的要塞,似乎是人類軍隊!”

    傳令兵氣喘吁吁的找到了戰場上的督軍,然而還來不及松一口氣,一枚流矢命中了這個可憐獸人的太陽穴,這個盡忠職守的獸人士兵無力的癱倒在地,眼中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來不及惋惜生命的易逝,督軍隨便指了身邊一個士兵,然後取出一件信物。

    “讓狼騎兵動起來。”

    雖然听到敵人是人類讓獸人督軍心頭一緊,但是他還是用滿不在乎甚至是飽含鄙夷的語氣說道。

    部落在摧毀暴風王國的戰斗中,建立起了對于人類的優越感,士兵們也沒有太把後方那一小撮作亂的人類軍隊當回事,很多人都認為北伐的部落軍隊失敗只是因為高層的勾心斗角。

    可是督軍明白,奧格瑞姆的才能遠勝自己。

    按捺住心中的不安,督軍繼續指揮著和矮人的戰斗。

    只要擊退了矮人的進攻,一切都大有可為。

    隔著不到一千米的距離,鐵爐堡的主人,銅須矮人之王,麥格尼.銅須通過望遠鏡觀察著戰場的局勢。

    黑袍法師雷斯林被留在了鐵爐堡,而索拉充分發揮了我是女人我就任性的特點,跟著上了戰場。

    “報告,空中部隊發現獸人後方營寨有火光和黑煙。”

    寄居在鐵爐堡內,侏儒和矮人們的關系非常親密,大工匠更是直接將侏儒軍隊的指揮權交給了好友麥格尼。

    听到侏儒軍官的報告,麥格尼疑惑了片刻,然後心中了然,那位奧特蘭克之王耐心消耗殆盡,先行動手了。

    “果然是值得信賴的一個人。”

    麥格尼點了點頭,似乎是對身邊的人說,又似乎是對自己說。

    “當然,我看中的男人,怎麼可能是泛泛之輩。”

    “哈哈,王妃陛下說笑了。卡洛斯陛下如此義舉,我也不能小家子氣。讓寶庫守衛做好準備,矮人的戰爭,怎麼能讓盟友替我們承受壓力。”

    麥格尼說完,收起了望遠鏡,然後命令自己的傳令官往天空中打出三顆紅色的信號彈。

    而索拉在听到“王妃”這個詞的時候,整個人多一斤飄飄然了。

    利用外交壓力迫使卡洛斯那個木頭疙瘩就範,索拉啊索拉,你這波操作價值八十二分啊,剩下的十八分簡直六六六。

    自我陶醉中的女精靈似乎想要隨著麥格尼一起上戰場,好展示“奧特蘭克的王妃”的英姿,卻被鐵爐堡矮人衛隊的軍官攔了下來。

    “貴客請在此觀戰就好,接下來,請看好,我們銅須矮人的驕傲。”

    彎腰看著矮矬子和自己說話,索拉敏銳的察覺到了異常。

    “我去!”

    女精靈往後方一看,忍不住爆了粗口。

    陣地後方,麥格尼和一幫子矮人中的高個在舉行著某種儀式,儀式中,這些矮人如同嗑藥了一般,個頭猛漲,皮膚如同花崗岩一般的硬化,原本的雙手大斧和戰錘被巨人化後的矮人單手拎著。

    這幫普遍兩米二開外的矮人邁著沉重的步伐走上戰場時,所有的矮人軍心大振,簡直氣勢如虹。

    石彈弓弩射在山丘之王們的身上,花崗岩一般的皮膚蹭著火花彈開了獸人的攻擊,矮人戰士們毫發無傷。

    “該死的矮人妖術,讓薩滿們準備好,嗜血巫術!我需要嗜血!”

    獸人督軍已經沒有精力去想後方的情況了,那幫石頭人沖上來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