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14章淑熙卜卦啦啦啦

第114章淑熙卜卦啦啦啦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 夢Д牡諞桓。br />
    連續多日的辛勞,即使年輕力壯的卡洛斯也近乎油盡燈枯。←百度搜索→【←書ソ閱

    從南海鎮危機到王城事變,奧特蘭克的新王在五天六夜之間休息了不足十個小時。

    而在洗禮儀式上的強行裝逼,成為了壓倒卡洛斯這只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一覺醒來,已經不知今夕是何夕。

    “父親,您一直守著我?”卡洛斯睜開眼,發現阿歷克斯坐在床邊。

    “趕巧而已,事那麼多,哪有閑工夫守著你。”大公爵一臉作吧,作吧,遭報應了吧,這樣的表情。

    “我睡了多久了?”卡洛斯感覺很糟糕,簡直有種油盡燈枯的無力感。

    “昨天中午托德發現你昏迷在會議室,現在太陽已經快落山了。”阿歷克斯回答。

    “消息沒有泄露吧?”卡洛斯首先關心這個問題。

    “之前一直沒有時間關注,也沒有合適的機會詢問,直到你倒下了我才向丹德瑪大師了解了情況。好,真好,我兒子是條漢子!南海鎮一挑三血虐怪物,三百精兵獨創部落營地,千里飛行掛念回家的路,傳送飛機玩高空蹦極,翻城越強如入無人之地,偽裝潛入無人能及,王宮一役大戰獸人劍聖,密室開光大騎士長感激涕零。好啊,好一個英雄好漢!”

    阿歷克斯緊緊握住卡洛斯的雙手,越說越激動。屋】

    “痛!痛!痛!父親,我錯了!我錯了!快松手!”

    在身體最虛弱的時刻,在父親的淫威之下,卡洛斯的王者尊嚴蕩然無存。

    “你太拼了,卡洛斯,拼到一種連你父親我都感覺到不可理喻的程度了。卡洛斯,你到底在畏懼什麼?”阿歷克斯小小的教育了下兒子,松開了卡洛斯的手。

    “父親,還記得我小時候問你,被你岔開的那個話題嗎”卡洛斯也收起了浮夸的表演,深沉的問道。

    然後被阿歷克斯一巴掌拍腦門上。

    “哈,你小時候調皮搗蛋的,問過的傻問題多了去了,誰知道你說的哪一個?。”阿歷克斯一臉往事不可追憶的神情。

    “人生總是這麼痛苦,還是只有童年如此?”卡洛斯認真的再問了一次。

    “……”

    阿歷克斯沒有想到兒子會問這個問題,一下子愣住了。記得那是卡洛斯九歲的時候,那年雪災,跟隨自己賑災的兒子在見到一個難民的孩子救治無效死亡後,問出了這個問題。當時阿歷克斯以為是孩子的同情心發作,才有此一問。現在想來,卡洛斯問的不是那個死去的孩子,而是自己。

    “這不是你該背負的,你也背負不了,我的兒子,你只是個人,是凡人,不是神!”

    突然有些明白兒子在想些什麼,阿歷克斯感到了恐懼。

    “人生總是這麼痛苦,還是只有童年如此?”卡洛斯重復了一次問題。

    “總是如此。”

    欲言又止許多次,最終,阿歷克斯沉重的回答道。

    “父親,我累了。”阿歷克斯閉上了眼楮,準備再睡一會。

    原本還有很多話想和卡洛斯說,但是阿歷克斯突然說不出口。

    什麼鎮壓極端暴亂分子,什麼分化兵權,什麼減免稅賦,什麼鞏固王權統統都無所謂了。

    阿歷克斯.巴羅夫腳步沉重的離開國王的臥室,心中暗自做下決定,是時候結束這場亂局了。

    那一晚的奧特蘭克城,一夜魚龍舞,阿歷克斯攝政大公爵以強硬的手段統合了手下所有派系。同時,態度曖昧的2000守軍也收到了最後通牒,在指揮官斯派洛的妥協下,巴羅夫家族完成了對奧特蘭克城軍事力量的整合,賦閑回家的老將軍奧德倫被阿歷克斯請動,重新出山。

    第二日一大早,二十七名貴族在奧特蘭克市政廣場遭到公審,罪名花樣百出,都是最能煽動人心的丑惡行徑。在確鑿的證據下,阿歷克斯攝政大公爵當場在絞刑宣判書上簽署了自己的名字。

    同時,攝政大公爵阿歷克斯宣布戰爭期間,奧特蘭克王國非但不會加稅,還會全面減免賦稅,幫助國民度過這段苦難的日子。

    當告示貼滿奧特蘭克的大街小巷後,贊美新王的呼聲震耳欲聾。

    “大公爵,全國動員還減免賦稅,國庫根本支撐不住啊,難道您準備打先王遺產的主意?”

    “那些東西屬于莎薩,讓你手下的人主意點,不要驚擾了女公爵。”

    “那……”

    “已經被我們打翻在地的就沒有給他們翻身的機會。”

    阿歷克斯冷酷的說道。

    “即使如此,那也不夠,畢竟您放過了太多人。”

    “你準備讓我舉目皆敵嗎?”

    “不敢…不敢…”

    “剩下的,我自然會想辦法,做好自己的事情。”

    “是的。”

    恩威並施,金錢開道,近乎一夜之間,阿歷克斯就完成了對奧特蘭克城的整合。

    而當全國大多數貴族都集結在奧特蘭克城的這個時間點,控制了奧特蘭克城幾乎就等于控制了整個奧特蘭克王國。

    “將這份公告送去法師塔,讓他們傳播出去。然後將法師塔的駐兵撤走吧。”

    萬事俱備,阿歷克斯覺得已經無需再管控消息,是時候讓聯盟知曉這件事了。

    仁慈的,睿智的,無畏的國王,艾登.匹瑞諾德慘遭獸人使用卑劣的手段暗殺。

    聯盟的將軍,人類的勇者,高尚的聖騎士,卡洛斯.巴羅夫加冕為王。

    而身為國王的卡洛斯,沒有參與公審大會,而是一大早就接見了大功臣阿斯蘭.祈安。

    當阿斯蘭.祈安淚流滿面的捧促著聖光獻給自己的國王時,卡洛斯忍不住露出了微笑,然而劇烈的咳嗽再也忍不住。

    “吾王!”阿斯蘭.祈安使用新獲得的聖光試圖治療卡洛斯,卻被卡洛斯阻攔住了。

    “洗禮儀式的後遺癥而已,我只是透支了太多的力量,而非身體的傷病,不要做無用功了。”

    “請愛惜身體啊,吾王。”阿斯蘭.祈安發自真心的勸告。

    “哈哈哈哈,想不到我看走眼了。”卡洛斯突然笑了起來。

    “您指的是什麼?”阿斯蘭.祈安不解的問道。

    “指的是你!我原本以為你只是個沉迷權勢和力量的家伙,為你進行聖騎士洗禮也只是約定的一部分,沒想到啊,是我看走眼了。如此純粹的聖光,你是個有信仰的家伙。”卡洛斯從大笑到微笑再到眉頭緊鎖。

    “陛下謬贊了。”阿斯蘭.祈安行了一禮。

    “我該拿你怎麼辦?”卡洛斯反問道。

    “您的意志。”阿斯蘭.祈安單膝跪地表示臣服。

    “突然從用過就能扔掉的垃圾變成值得信賴的手下,我很為難。”卡洛斯毫無顧忌的說出了觸目驚心的話語。

    “從倒向您那一刻開始,我就有了微笑赴死的覺悟。”阿斯蘭.祈安平靜的回答。

    “是什麼讓你這麼看好我?”卡洛斯抽出佩劍,架到了阿斯蘭.祈安的肩上。

    “因為王的氣質!從賽場上敗在吾王手下時,從您手刃雪人王的狂野中,我感受到了王的氣質!不能為您而生,那麼就為您而死!”阿斯蘭.祈安眼神狂熱的回答。

    “你的心之誓言是什麼?”卡洛斯突然問道。

    “力量!”阿斯蘭.祈安毫不遲疑的回答。

    “真是個危險的家伙,不過我不介意。”卡洛斯收回架在阿斯蘭.祈安肩頭博尼格托.幻影舞者,轉而將劍柄遞給了阿斯蘭.祈安。

    “這柄寶劍陪伴我走到如今,不要玷污了他。”卡洛斯說道。

    “吾王!”

    阿斯蘭.祈安結果寶劍,激動的不能自已。

    “現在給你個任務。”

    “您的意志!”

    “拖住丹德瑪大師最少三個小時。”

    “屬下用性命保證完成任務!”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