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17章星落五丈原物理

第317章星落五丈原物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獸人雖然尚武,卻不是腦子里只有殺與膋熙r逼種族。

    用艾澤拉斯土著居民能听懂的話說,那就是這幫孫子也知道害怕,也會逃跑。

    翻過一道山崗,隱藏在山嶺之後的投石機陣地出現在了卡洛斯眼前。

    “哈,真會選地方,投石機的彈道拋物線比火炮的高,他們打得著我們,而我們只能干看著。”

    赫米特看著山腳下超過四十台的投石機,興奮的忘乎所以。

    獸人技工正在調整著扭力彈簧和卡尺,食人魔用看似笨重實則迅捷的動作搬運著沉重的石彈。

    四十三台扭力投石車,這可真是一堆大家伙。

    車輪被楔子卡死,前部被土堆墊高,每次投射,這些戰爭機械足以將一百公斤重的石彈拋射到三點五公里之外的戰場。

    這處發射場,應該是防御性的投石機陣地,屬于預設定的設計單元,雖然每台投石車的投柄上都已經裝好了彈藥,卻沒有發射,可以看出這些獸人在等待上級進一步的指令。

    或者說等待著敵人一步步走進致命的陷阱。

    “該死,怎麼會發起總攻了?卡洛斯陛下,我們必須趕快行動,不能讓這些投石機運作起來!”

    矮人的軍號貫穿力極強,隔著這麼遠,赫米特在側耳傾听片刻之後,依然準確的判斷出這是總攻的號角。

    “全軍,突擊!”

    卡洛斯下達了指令,那幫壞小子士兵們直接連滾帶爬的沖下了山坡。

    聰明點的,還知道找塊木板,甚至直接把盾牌墊在屁股底下一溜煙的滑了下去。不那麼聰明的,如果戰後還活著,就該考慮補褲子的問題了。還有些膽小的,沒有經驗的,則磕磕絆絆的下山。

    而騎兵的問題就有點大了,這種坡度的山道。戰馬是沒法走的,只能小跑著繞了近兩公里的圈,從另一處相對平緩的坡突入戰場。

    諸多意外和準備不足造成的後果就是卡洛斯這一方的行動毫無突然性可言,並且短兵相接時。人類軍隊在數量上居然處于劣勢。

    好消息是戰斗力方面,聯盟處于優勢。

    這處發射場的獸人指揮官也很光棍,在發現勝利無望後,大聲的喊叫著,讓手下將已經準備好的石彈全部發射了出去。然後引燃了用來浸潤石彈的油脂,制造了一條隔離開獸人和人類的火線之後,撒丫子就跑。而食人魔們早就想跑了,眼看獸人監工跑路了,一只手捂著後腦勺,一只手擋著屁股,跑的飛快,渾然不把人類的弓箭手斧當回事。

    因為敵人的撤退逃亡,這場戰斗結束的很快,等到騎兵迂回切入戰場。步兵們已經在破壞獸人遺留的投石機了。

    “蠢貨,砸木頭,你想砸到明天去嗎?砍斷投石機上一切看起來像繩子的玩意兒,敲掉所有能敲掉的齒輪,把獸人留下的油脂用起來,燒扭力彈簧和投臂,你燒車輪是什麼鬼!”

    卡洛斯看著手下們的腦殘舉動,大聲叱喝著,感覺心累。

    就這幫文盲,沖鋒陷陣死都不怕。干點有技術含量的活,要人老命啊。

    幸好赫米特以及同行的矮人都是爆破好手,有了矮人們的幫忙,四十多台投石機的破壞工作並沒有花費太多時間。

    拒絕了手下分出一支騎兵去追擊逃散獸人的請求。卡洛斯讓赫米特辨別了一下方位,準備趕赴下一處戰場。

    只要摧毀了獸人的配重杠桿投石機,那麼正面的麥格尼便可以無所顧忌的沖垮獸人的防御工事了。

    這場戰爭的主體始終是矮人。

    卡洛斯有著清晰的認識。

    “再等十分鐘,我們準備出發。”

    約定的地點就在腳下,但是感到的人員卻並不多。

    分出去七只小隊,只有兩只準時抵達。以至于卡洛斯手中只有不到一千五百人可用,其中還有七百是騎兵部隊。

    但是時間就是生命,是人類的,也是矮人的。

    獸人封鎖鐵爐堡矮人,憑借的就是矮人沒法在堅固的城寨面前和獸人以命換命。

    但是如今的形式是獸人換不起了。

    要塞需要守軍,崗哨需要哨兵,前線交火需要士兵,獸人督軍雖然管轄著一萬多人的大軍,但是手中的機動兵力其實並不多,只有總兵力的一半不到。

    獸人督軍所能夠依憑的,就是牢固的攻勢和充足的物資。用死物去換矮人的命,在督軍看來穩賺不賠。但是沒有等到自己的命令,那幫苦工在搞什麼鬼?

    處于天神下凡狀態的矮人寶庫守衛們還沒有進入最佳伏擊地點,投石機便拋射了一輪,這讓獸人督軍非常的不滿,等投石機再次裝填好,矮人們都沖過去了。

    幸好另一處的發射場沒有讓督軍失望,拖拽著紅黑色焰尾的石彈砸在地上,散射的碎片和地上的大坑在硝煙中若隱若現。

    不過國王帶頭沖鋒,對于軍隊士氣的提升異乎尋常的大。矮人們無視了傷亡,仿佛听不到同胞的哀嚎慘叫,跟隨著山丘之王沖擊著獸人的防線。

    “來不及了,已經來不及了,讓工程部隊重新計算距離,以第一道防線為目標,如果矮人沖破了這里,直接把他們碾成石頭渣子。”

    獸人督軍也很有決斷,眼見計劃出現紕漏,迅速的就調整了計劃。

    “薩滿,向先祖之靈祈求勝利吧,把祝福之血準備好,讓那幫矮人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戰士!”

    從屬下的手中奪過一個杯子,獸人督軍一口將屎綠色的黏著液體咽了下去。

    “為了部落!”

    在震天的戰吼聲中,獸人督軍率先沖鋒,展開了獸人與矮人的白刃戰。

    這位獸人督軍並不喜歡【愛書屋】這個薩滿法術,作為個純粹的戰士,督軍並不畏懼失敗,也不害怕重頭再來,而嗜血狀態下的獸人戰士雖然勇猛,卻失去了身為武者的心。

    殺敵不是目的,殺死敵人只是為了自己能更好的活下去。

    只有為了好好活著而殺人,才是高尚的殺人。

    但是戰況至此。多想無益。

    在山丘之王面前,獸人再也無法稱矮人為矮矬子、小個子了,如同大理石雕塑一般的完美身形,天神下凡一般的姿態。物理抗性極高,魔法抗性超強。而這些背後,是矮人狙擊手的彈藥傾瀉和火炮的徐進彈幕。

    督軍雖然知道矮人這麼強烈的攻勢不可能持久,只要擋住,三個月內這些矮人都只能龜縮在鐵爐堡內。

    但是感覺擋不住了啊!

    麥格尼如同閑庭信步一般的巡視著自己的戰場。沒有敵人是他一錘子解決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兩錘子。

    作為鐵爐堡的王,麥格尼忠實的履行了oucanouup,nocannobb的人生格言。

    鐵爐堡最好的武器鍛造師,最好的鑄甲師,最好的軍團指揮官,以及最強大的戰士,以及被子民稱贊的國王。

    在麥格尼涉及的領域中,他統統做到了最好,讓所有質疑者閉嘴。

    這一次。也不例外。

    雖然眼前這個獸人紅著眼楮一副想要和自己拼命的樣子,但是麥格尼根本毫無畏懼。

    僅僅是戰錘和斧刃的接觸,麥格尼就知道自己贏了。

    力量出于壓倒性的上風,這個獸人不是自己的對手。

    然而麥格尼身後,無數的狙擊手關注著自家國王,眼前的獸人胸口和腹部的血洞讓他的體力快速流失。

    作為一名戰士,麥格尼很反感“搶人頭”這種行為,但是作為一名統帥和國王,他用大聲喊叫的方式向同伴致意。

    戰爭從來與榮耀無關,決定榮耀與否的從來都只是勝敗。

    麥格尼並不知道他擊敗的是獸人的督軍。但是從旁邊的獸人奮不顧身的趕來營救,卻能知道這個獸人是有身份的。

    “不要脫節,趕上去!”

    麥格尼沒有太過糾結眼前的戰斗,沖破獸人的防線才是正事。

    傷痛和失血讓獸人督軍的意識有些模糊。

    當他再次清醒過來。天已經黑了。

    座狼寬闊的脊背和溫暖的皮毛也無法帶給他更多的溫暖。

    “為什麼我不在自己的要塞里?”

    督軍用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發現周圍的環境不對。

    “督軍,我們戰敗了,投石機陣地被敵人摧毀了,我們拼死把您救了出來。”

    “懦夫!叛徒!狼騎兵呢?為什麼我們的陣地會被摧毀?他們在干什麼?”

    督軍自以為聲嘶力竭的吶喊著,然而在旁人听來。確實有氣無力的低沉呢喃。

    “督軍大人,沒有援軍,我們守不住的,我不畏懼死亡,我手下的好男兒也不畏懼死亡,但是我不能讓他們白白去送死。”

    狼騎兵的指揮官低著頭對自己的督軍說道。

    “胡說,在灼熱峽谷,我們還有部隊,在這里,我們還有超過二十個要塞,你們……你們……咳咳咳咳……”

    獸人督軍情緒激動,引起了強烈的咳嗽。

    “沒有了,督軍大人,沒有了。灼熱峽谷,那些黑矮子襲擊了我們的要塞,守軍撤退了。在追擊我們背後的敵人時,我遇到了信使,他身負重傷,這是最後的書信。”

    狼騎兵指揮官從懷中掏出一封皺巴巴的紙張遞給了督軍。

    “蠢貨,天這麼黑,我要怎麼看……”

    揮了揮手,示意不用點燃火把,督軍無奈了嘆了口氣,甚至沒有伸手去接書信。

    “還有多少人。”

    “四千人左右。人類和矮人忙著拆碉堡,炸要塞,並沒有追擊我們。”

    狼騎兵指揮官回答道。

    “哎,帶著他們去找大酋長,去找奧格瑞姆大酋長。”

    “您才是督軍!”

    狼騎兵的指揮官恭敬的說道。

    “你們不是已經替我做出決定了嗎?”

    督軍輕蔑的扯動臉皮笑了一下。

    原本以為自己的屬下都是忠心不二的士兵,沒想到……

    但是感受著生命力的流逝,督軍最終還是原諒了他們。

    “我恐怕是活不過今晚了,拿著這個,帶著戰士們回去,去找大酋長,我要你發誓,忠于部落,忠于大酋長奧格瑞姆!”

    “督軍大人……”

    “我要你發誓!”

    “是的,我至死為止,忠于部落,忠于大酋長。”

    听到屬下的誓言,督軍扯下自己脖子上的一船狼牙項鏈,遞給了身邊的狼騎兵指揮官。

    “督軍大人,您會好起來。”

    “替我傳個話。”

    “嗯?”

    狼騎兵指揮官將耳朵湊了過去。

    “告訴老祖母,我愛她。告訴大酋長,我盡力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