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15章夕陽下的奔跑,是我逝去的青春

第115章夕陽下的奔跑,是我逝去的青春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 俚降牡詼隆 鋁驕洌 蛭 親髡叩牡諞槐臼椋 詞故潛敬型 誦災實男 擔 髡咭蠶 不侗臼櫚墓壑誒弦 親詈玫奶逖欏1糾醋笥衣牒昧巳攏  諫洗 埃 髡咄 亮艘槐椋 蝗揮辛誦碌南敕 >瀾崍艘徽螅 系乃焊懍恕R煌ㄏ幕乇  褪欽庖徽鹵冉俠硐氳氖展佟N蟻嘈盼矣萌險嫻奶 刃醋鰨 萌險嫻奶 榷源琳擼 展槭腔嵊謝乇 摹#br />
    當阿斯蘭.祈安帶著博尼格托.淬火者之劍找到丹德瑪.藍羽請求指導武技,並展示自己新得到的聖光之力時,暗夜精靈忍不住在內心感嘆道︰卡洛斯不要命了嗎?

    破壞古爾丹死亡凋零法陣那一役,卡洛斯強行運用沒有熟練掌握的力量已經嚴重透支了聖光之力。

    在大朝議對戰獸人女劍聖時丹德瑪就好奇,聖騎士在對陣刺客流敏捷行對手時應該擁有壓倒性的優勢,卡洛斯為何會打的那麼辛苦,為何不實用他標志性的聖光之翼。

    事後丹德瑪想明白了,不是卡洛斯不想用,而是根本用不出來。

    連場大戰,所謂的聯盟最強聖騎士也近乎油盡燈枯。

    然而為八位大騎士長進行洗禮儀式昏迷後,卡洛斯還死性不改,又給阿斯蘭.祈安進行了聖騎士轉職,簡直瘋狂!

    聖光這麼強悍,自己要不要試一試?

    丹德瑪忍不住這麼想道。

    奧特蘭克城內的局勢已經穩定下來,和卡洛斯的約定也完成了,一連串的事件讓暗夜精靈的前武技長心靈上感到疲憊。

    反正妹妹也找到了,是時候辭行了。但是在向卡洛斯道別之前,丹德瑪不介意指點一下年輕人。

    “好吧,那就切磋一下吧。”

    思緒百轉千折,卻只在一瞬間。丹德瑪.藍羽接受了阿斯蘭.祈安的指導請求。

    就在丹德瑪開始試探性的測試阿斯蘭.祈安的實力時,卡洛斯已經混在一只特別小分隊中離開了奧特蘭克城。

    “陛下,您的身材如此魁梧,特征太明顯了,掩飾效果不會太好。←百度搜索→【←書ソ閱而且我們又是拿著您的手令出城,恐怕瞞不住有心人啊。”

    禿兄很看重的一個小弟因為辦事得力,被卡洛斯破格提拔,加入了自己的親衛隊,也算謀了個出身。

    這個愛動腦子的年輕人說出了自己的的擔憂。

    “無關緊要,只要我們動作夠快就行。”卡洛斯在出城後,就取下了兜帽面巾。

    連國王在內,一共四十一人騎著奧特蘭克山區特有的高地駿馬,風馳電掣般的趕往一處名為風之谷的地方。

    風之谷位于奧特蘭克城東北方向,這個山谷因為獨特的地理構造,在秋冬季節的夜晚會因呼嘯而過的狂風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之聲,附近的牧民中也有稱其為咆哮山谷或者是巨人山谷。

    大約兩個小時的騎行,卡洛斯一行人趕到了風之谷。

    白晝的風之谷顯得空曠和寂寥。

    “陛下。”

    暗中潛伏的密探發現了卡洛斯一行,主動現身匯報。

    “目標在山谷中沒有移動?”卡洛斯問道。

    “是的,畢竟有……拖累,還無法自由行動。”密探匯報。

    “那我們進谷吧。”卡洛斯下達了命令。

    于是眾人下馬,小心的牽引著馬匹行走在山谷中碎石地上。

    卡洛斯的出行沒有瞞過任何人。

    奧特蘭特城,不,奧特蘭克王國,甚至整個聯盟,擁有如此魁梧身材的人類也是鳳毛麟角。

    當偃旗息鼓,以臣服之姿隱藏起來的反對派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再也按耐不住。

    城門擋得住人員的外出,卻擋不住消息的流出。

    很快,奧特蘭克城內不尋常的暗流就被攝政大公阿歷克斯.巴羅夫所察覺。

    “胡鬧,卡洛斯怎麼能如此不分輕重!”

    雖然在屬下面前訓斥國王似乎不太尊重王權,但是誰讓大公爵是國王的父親呢,官員們只能當做沒有听見。

    緊急召喚王立騎士**人去接應國王,阿歷克斯遣散眾人表示自己想一個人靜靜。

    站在窗前,阿歷克斯忍不住嘆了口氣。

    “盧森,派人通知丹德瑪大師知道這件事。”

    思慮良久,阿歷克斯還是決定派管家去辦理這件事。

    風之谷外,超過兩百人的臨時隊伍在匯集。

    這些人是反對派最後的力量。

    貴族都是自私的,在活得下去的情況下,沒有人會孤注一擲。何況阿歷克斯主持的大清洗精準而有效,對于關節的把握尤其老道,對關鍵人物的抓捕直接摧毀了匹瑞諾德家族最後的希望。

    殘存的反對派與其說是亡黨,不如說是反巴羅夫聯盟。他們反對的已經成巴羅夫家族撰取王位變為反對巴羅夫家族本身。反而是從前的王黨投誠者甚多。

    然而,這只隊伍已經是他們最後的實力。

    散亂的亡命徒們被串聯者高昂的賞金所刺激,一窩蜂的涌進山谷,希望抓住傳說中的肥羊換取天價賞金。

    然而現實卻開了他們個大大的玩笑。

    情報上的四十人到他們面前轉眼變成了一百人。

    在精銳的士兵面前,手持利刃身無寸甲的暴徒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伏擊者被埋伏,施暴者被反殺之。

    在希爾布萊德丘陵地區和獸人血戰近一年的老兵們面對一群被金錢刺激的暴徒,毫無憐憫之情。

    “將軍,跑了幾個,是否追擊。”小隊長固執的用將軍稱呼卡洛斯。

    他尊敬這個男人是因為對方的功勛和勇武;他服從這個男人的命令是因為對方在戰場上救過他的命不止一次;他的眼中的這個男人只是那個戰無不勝的將軍而不是奧特蘭克的國王。

    “不用,有幸存者才能將我方的壓倒性優勢明確的傳播出去。這些人,活著比死了有用。另外,不用打掃戰場,你們先行撤離吧。”卡洛斯吩囑道。

    “明白。”小隊長點點頭,清點後迅速離開。

    卡洛斯一方一百余人對戰兩百對人,傷六人,殲敵二百零七人,無一活口。這一戰,似乎不應該稱為戰爭,而應該稱為屠殺。

    當里里安杰克遜率領前鋒隊沿著線索一路追查到風之谷時,看到的只有整齊擺放成方陣的暴民尸體、同樣整齊排成陣列坐下休息的士兵和身披大氅傲然風中的國王。

    “我還以為會是尚格雯婕或者亨利謝特,沒想到居然會是你。”卡洛斯忍不住感嘆道。

    “陛下,您沒事吧!”里里安杰克遜見到卡洛斯沒事,快步的疾行上前,滿臉盡是欣慰的神色。

    然而當里里安杰克遜越過卡洛斯的衛隊,原地坐下的衛兵們立刻起身隔開了里里安杰克遜和他帶來的衛兵。

    “陛下,您這是?”里里安杰克遜不解的問道,一邊慢步走近自己的國王。

    “回答我,你的心之誓言是什麼。”卡洛斯問道。

    “忠誠。”里里安杰克遜在離卡洛斯五步遠的地方停下,然後回答了國王的問話。

    “對誰的忠誠”卡洛斯繼續問道。

    “艾登陛下。”里里安杰克遜明白,如果失去聖騎士的力量,即使是虛弱狀態的卡洛斯,自己也不是對手,所以如實回答。

    “為什麼?”卡洛斯緊鎖著眉頭。

    “我原名李.里安.杰,是個父不詳的私生子,是艾登陛下給了我一切。聖光在上,我並不相信是您殺害了艾登陛下,但是奧里登.匹瑞諾德侯爵才應該是王位的正統繼承人,您不應該竊取王冠!”里里安杰克遜回答道。

    卡洛斯深深的吸了一口,覺得這個答案荒謬得自己無法接受,覺得想好的勸說台詞瞬間變得毫無用處,最終變成一句略帶嗤笑的疑問︰“你哪來的信心挑戰我?”

    “因為您重傷未愈。”里里安杰克遜如實的回答。

    從卡洛斯早有防備這一點看,里里安杰克遜就知道自己被出賣了。

    雖然背叛者不知道王立騎士團里十二位大騎士中的死侍到底是誰,但是將情報透露給了新王。

    那麼真相呼之欲出,所謂的最後的“機會”,也就成了最後的“陷阱”。誰脫離大部隊第一個趕到,誰就是艾登最後的伏筆————死侍。

    “陛下,我帶來了七十六人,而您手下只有四十人,他們每一個人都和我一樣,深受艾登陛下的恩惠,早已將生置之度外,您沒有機會的,束手就擒吧。”里里安杰克遜誠懇的說道。

    然而卡洛斯無奈的搖搖頭,將手高高舉起,重重揮下。

    遠處,五枚醞釀已久的超魔炎爆術呼嘯而來,瞬間重創了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的叛軍。蓄勢待發的衛兵們乘勢而上。

    “法師不僅僅是移動的炮台,但是連炮台都當不了的法師肯定是個廢物。”卡洛斯不關注那邊的戰況,有方磚叔出手,結局已經注定了。

    “臣服于我,效忠于我,我寬恕你的罪行。”卡洛斯憐憫的看著里里安杰克遜。

    “抱歉,忠誠高于生命。”里里安杰克遜抽出了自己的武器。

    然而比卡洛斯整整矮了一個頭的里里安杰克遜在力量上出于絕對的劣勢。剛剛成為聖騎士的他在聖光之力的運用上更是遜色卡洛斯太多。

    沒有太多花哨的技巧,用左手護臂格開兵刃,用右手掐住對手的脖子,卡洛斯瞬間破滅了里里安杰克遜的所有希望。

    “這…不…可能!”里里安杰克遜艱難的說著。

    “你的忠誠令人敬佩,你的愚蠢令人憤怒。如果有來生,當我的屬下吧。”卡洛斯語氣溫和的說完,單手折斷了里里安杰克遜的喉骨。

    松開手,任由寫作死侍讀作愚忠之人的尸體滑落,卡洛斯飛快的解下【愛書屋】。

    不足百分之二十的生命值嚴重影響了卡洛斯的健康,然而高額的體力值讓卡洛斯保持著基本的行動力,但是體內稀薄的聖光之力甚至不足以讓卡洛斯施展出聖光術來治療自己。

    劇烈的咳嗽之後,戰斗已經結束了。

    “大少爺,您這是作死啊!”方磚叔帶領著三名法師裝扮的人前來向卡洛斯行禮。

    “作得值得,最終的勝利果實,我終于得到了。”卡洛斯用蒼白的微笑回應著自己信任之人。

    當尚格雯婕和亨利謝特領兵趕到時,卡洛斯經過短暫的休息,面色已經不那麼蒼白了。

    留下兩位大騎士長處理叛亂之事,卡洛斯獨自一人走向風之谷深處。

    當丹德瑪快馬加鞭的感到自己妹妹的隱居之處時,發現原本應該痊愈的人類獵人道格拉斯的臉再次腫的和豬頭一樣倒在地上,而自己的妹妹乖巧的跟換了一個人一樣的坐在一旁。

    “卡洛斯……”丹德瑪看著懷抱嬰孩的卡洛斯,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注定如果幽靈一般存在的公主,還忘記了問,她叫什麼名字。”卡洛斯逗弄著孩子,輕聲問道。

    “不知道,她的父母沒有來得及給她取名字。”凱蘭崔爾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麼就叫娜烏西卡吧,幽靈公主必須叫這個名字”卡洛斯說完,將孩子還給了凱蘭崔爾。

    “卡洛斯……”丹德瑪突然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大師,帶著你的妹妹和這個孩子離開吧,回卡利姆多去,回到你們精靈的家園去,永遠不要再回來。為了我的人性,求你了,為了我們的友情,拜托了。”卡洛斯說完,將自己手上一枚狼頭刻印的戒指取下來,放到孩子的襁褓中,又取出一袋錢幣放在桌子上,然後轉身離開。

    丹德瑪即欣慰又遺憾,即滿足又失落。

    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

    “朋友,再見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