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16章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第116章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ㄓ腥宋15章雙發的問題,親們,答案很簡單啊,點娘抽風,我多點了一下。真相就是如此不堪......)

    當部落集中使用重裝食人魔和死亡騎士時,聯盟方才真正感覺到了來自德拉諾的恐怖。

    即使白銀之手的聖騎士們拼盡全力,即使聯盟將士舍生忘死,也只不過延緩了部落的攻勢而已。聯盟的正面防線在一步一步的後退。

    安度因.洛薩發現自己已經進入了一個怪圈————包圍部落,將分散聯盟在正面的力量,而集中力量堵截部落,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將成為無用功,之前所做的一切犧牲都將白費。

    這是個兩難的抉擇,洛薩不得不承認,就戰略目的而言,第二次戰役聯盟方已經失敗了。

    “圖拉揚,有什麼事嗎?”正在關注作戰地圖的洛薩僅僅憑借腳步聲,就听出了來人是自己的副官。

    輕快卻很踏實的腳步,節奏感十足,如同本人一般的富有朝氣。

    “元帥,奧特蘭克王國傳來了消息。”圖拉揚直截了當的稟報。

    “你搶了哨兵的活,哦,我已經預感到不是什麼好消息了。”洛薩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終于將目光從作戰地圖上挪開。

    “我很抱歉,是的,元帥。三日前,奧特蘭克的國王,艾登.匹瑞諾德陛下遭到獸人刺客暗殺,不幸遇害。卡洛斯.巴羅夫男爵已經回國繼承國王之位。”

    “艾登死了?怎麼死的?卡洛斯?卡洛斯…卡洛斯!那個巴羅夫家的小子回國了?繼承了國王之位?南海鎮怎麼辦?見鬼!告訴我南海鎮現在怎麼樣!”

    洛薩咀嚼著獲得的信息,突然激動起來。

    “艾登陛下遇害的具體情況沒有說明,但是南海鎮安然無恙。實際上這里有個不可思議的狀況。”

    圖拉揚的回答讓洛薩平靜下來。

    “說說看。”

    “七日前,卡洛斯少將才親自帶領敢死隊破壞了獸人術士毀滅南海鎮的陰謀,三日前卡洛斯.巴羅夫男爵就返回奧特蘭克城加冕為王。如果不是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這兩份情報都是真實的,我會建議元帥您換個情報主管。”

    “嗯,這不是重點,現在南海鎮是個什麼情況?告訴我具體的情況。”

    洛薩在指揮桌前緩慢的踱著步,思索著這件事。

    “南海鎮的包圍仍然沒有解除,我們無法獲取更多的準確的情報。目前已知的信息顯示達拉然的克爾甦加德大師和獸人施法者進行了一場令人震驚的魔法大戰,南海鎮依然在聯盟手里。但是很明顯,卡洛斯少將沒有帶走他手下的部隊。”

    “現在南海鎮的士兵由誰指揮?”洛薩問道。

    “南海鎮鎮長,赫尼.馬雷布中尉。”圖拉揚看了一眼手里的材料,給出肯定的答復。

    “一個鎮長?一個中尉?”聯盟的總指揮洛薩有些懷疑自己出現了幻听。

    “是的,好像卡洛斯少將定下的指揮序列中,這位鎮長中尉的排名在他之下。”圖拉揚想了想,補充了一句。“對了,卡洛斯少將……卡洛斯陛下的第一條政令就是奧特蘭克王國進入全面戰爭狀態。”

    “……”洛薩元帥突然沉默了。

    “幫我辦兩件事,圖拉揚。”片刻之後,洛薩有了決斷。

    “元帥,您請吩咐。”圖拉揚回應道。

    “第一,以聯盟的名義對艾登陛下的遇害表示哀悼,以我個人的名義祝賀卡洛斯.巴羅夫的登基。”

    圖拉揚掏出筆和紙記錄要點,完畢後對著洛薩點了點頭。

    “第二,以聯盟的名義,晉升赫尼…”

    “赫尼.馬雷布。”

    “晉升赫尼.馬雷布為少校。同時派人快馬加鞭,通知烏瑟爾,不用再去南海鎮支援了,讓他把人手調過來。”

    “明白了,還有什麼吩咐嗎?元帥。”圖拉揚問道。

    “暫時就這樣,下去吧。”洛薩雙手撐在桌邊,換了個輕松點的姿勢。

    “是的,大人。”圖拉揚收好記錄本,致禮離去。

    洛薩覺得這是自己連日來听見的最好消息。

    全面戰爭狀態,多麼美妙的詞匯。

    雖然聯盟在希爾布萊德丘陵地區和部落打的很艱苦,不到一年的時間,已經超過五萬將士長眠于此。但是對于整個人類而言,這場戰爭仿佛狼來了一樣,很可怕,卻看不見。

    如果洛丹倫王國或者吉爾尼斯王國也進入全面戰爭狀態,洛薩有把握三個月將獸人部落攆下海去。

    可惜生活沒有如果。

    實際上激流堡那邊洛薩不是不能再抽調出一些兵力。但是洛薩不僅是個合格的軍人,更是個優秀的政治家。在最艱難的時刻,聯盟的大元帥安度因.洛薩仿佛遺忘了激流堡的援軍一般。

    “看看吧,在看看吧。”

    不知道對事還是對人,也不知道是對自己還是對誰,安度因.洛薩說出了這麼句話。

    而幾乎同一時刻,奧格瑞姆的指揮大帳內。

    “大酋長閣下,計劃什麼時候發動,祖金的耐性已經快要消磨殆盡了,巨魔的復仇勢在必行。”來自巨魔城市祖阿曼的阿曼尼巨魔使節在奧格瑞姆面前,語氣十分的不友善。

    然而奧格瑞姆卻無視了其他獸人對巨魔的怒視,非常溫和的回應著。

    “我的朋友,不必焦急,讓可惡的聯盟在美夢和幻想中繼續沉迷吧。人類自以為是他們包圍了我們,卻不知道,這是一個陷阱。人類以為殲滅了我們獸人的狼騎兵,卻不明白在燃燒平原,恐嚎之子生生不息。”

    “說的好,但是你逃避了偉大的祖金的問題,計劃什麼時候發動。如果大酋長閣下給不出明確的答復,我們阿曼尼就要單干了,這是祖金大人的原話。”巨魔盟友被奧格瑞姆空洞而美好的描述所迷惑,忠實的執行著族長賦予的使命。

    “十日,十日後,讓我們一起痛飲仇敵的鮮血!”奧格瑞姆取下腰間的毀滅之錘,振臂高呼。

    “為了阿曼尼,為了祖金!”巨魔亢奮的應和,然後如同變臉般的冷靜下來。“記得您的承諾,部落的大酋長閣下。”

    說完,巨魔一搖一晃的離開了營帳。

    “偉大的毀滅之錘,您為什麼要容忍這些骯髒的,丑陋的,無禮的,傲慢的家伙?”有獸人提出了這樣的疑問。

    “為什麼不能容忍?”奧格瑞姆反問道。

    “部落在這片丘陵之地陷的太久了。雖然在口頭上我們可以侮辱聯盟,在精神上我們可以蔑視人類,但是在戰斗中,我們不得不承認,那些事可敬而可怕的對手。”

    听了奧格瑞姆的話語,在場的獸人表現不一。

    有不屑者,有凝重者,有沉思者,有亢奮者。

    “跨海作戰以來,三萬多勇士或是葬身深暗海底,或是長眠于林地山間。夠了,已經夠了。有了我們巨魔盟友的幫助,勝利已經在向我們招手。對于能夠為你帶來勝利的朋友,請寬容些。”奧格瑞姆如是說。

    “大酋長閣下,真是精彩的演說。但是我有個小小的疑問,計劃,到底是什麼?”古爾丹在奧格瑞姆說完後,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偉大的術士,無能的督軍,我們的古爾丹閣下,十日後你就明白了。”對于古爾丹暴力威脅指揮官的行徑,奧格瑞姆非常不滿,因此出言很不留情。

    而在旁人的嘲笑中,古爾丹不以為意。

    “那麼,我就拭目以待。”古爾丹施了一禮,從容離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