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18章攘外必先安內,好像很有道理

第118章攘外必先安內,好像很有道理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 逅姑刻於薊岢槌齙閌奔淥伎既松br />
    自己上一世的記憶是不是真的?

    這一世的自己是不是真的?

    到底是我改變了世界還是世界改變了我?

    如果改變了世界,自己的先知先覺還有用嗎?

    不改變世界,隨波逐流,是否會活的更好?

    我是誰?

    誰是我?

    每當在哲學的海洋里痛苦徜徉的時候,名為卡洛斯.巴羅夫的奧特王克王國初代最強聖騎士國王陛下都會怨恨艾澤拉斯沒有廁紙。

    使勁揉搓手里的桑皮紙,使紙質軟化,然後絕望一擦,啊,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陛下,阿歷克斯大人派人轉告您,今天的廣場演講,不能再拖了。”托德見國王陛下出了茅房,隨即送上擦手巾和香皂。

    “等打完了仗,我一定要過上用符文布擦屁股的奢侈生活。”卡洛斯發出了來自時代的吶喊。

    “陛下,雖然國用緊張,但是您如廁的那點絲綢還是有的。”托德臉部肌肉微微有些抽搐。

    “絲綢,那是戰略物資,防箭矢,能包扎。一塊好的絲綢最終的歸宿應該是浸血的戰場,而不是骯髒的茅廁,懂?”卡洛斯整理完個人衛生,鄙視了自己的管家一眼。

    “您是國王,您說了算。但是大公爵有令,今天陛下您無論如何不能再拖了。登基多日,您居然沒有舉行過一次朝議,每屆新皇登基應有的廣場演說您也一直拖著,到現在為止人民都不知道自己的皇帝長什麼樣子,這是您的失職。”托德鐵了心的督促著自己的國王陛下。

    “我要是個昏君現在就把你吊旗桿上!”卡洛斯惡狠狠的瞪了托德一眼。

    “陛下您要是個昏君,就不用為上廁所用桑皮紙而苦惱了。”托德毫不畏懼的回答道。

    “你這麼老實,都讓我找不到理由責罰你了。”卡洛斯拍了拍托德的肩膀,轉身離開。

    國王不一定比貴族過的愜意,尤其是有理想有抱負的國王。

    經過一段時間的休養,卡洛斯基本恢復了健康。但是在繁重的國事面前,新王頭都是大的。

    雖然自己的父親阿歷克斯大公爵處理了絕大多數的政務,但是一些關鍵的國事,是沒有辦法繞過卡洛斯的。

    其中就包括王國進入全面戰爭狀態的動員令和安撫人心的廣場演講。

    一個國家進入全面戰爭狀態,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這其中包括的方方面面的協調︰人員的調撥,產業結構的調整,糧食和戰備物資的集中收繳,貴族領主的責任與義務分配,還有最關鍵的新兵編配工作。

    聯盟與部落的戰事,雖然破壞了希爾布萊德丘陵地區的生產生活,也為奧特蘭克王國帶來了大量的外來人口。

    然而塔倫米爾地區作為希爾布萊德丘陵的精華之地,無論對于是巴羅夫家族還是奧特蘭克王國,都是重中之重。

    現在整個奧特蘭克王國的軍事力量,除了提供給聯盟統一指揮的那一部分,幾乎都布放在塔倫米爾地區,奧特蘭克山區的領土,加上先王艾登征召的新兵也只有5000人不到。

    在幾乎榨干了貴族私兵的情況下,奧特蘭克王國已經算是盡到了聯盟加盟國的義務,沒有誰可以在軍力貢獻方面指責奧特蘭克人什麼。

    但是卡洛斯明白,作為部落的主要突破方向之一,奧特蘭克王國現在的軍力是不夠的。

    現實永遠不會向游戲那麼簡單,不是說你堵住了路口就能將敵人拒之門外。

    山路難行,難行的是車馬補給。在戰場上見過了獸人的堅韌和耐久,卡洛斯可不敢放任部落進山,如果獸人就食于敵,奧特蘭克人怎麼辦,獸人餓極了並不介意吃人。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集結起足夠的軍隊,讓部落知難而退,放棄從奧特蘭克方向打開戰局的想法。

    也正因為這是最好的辦法,王國內部的貴族們並不反對全面戰爭動員令。爭執的焦點在于出力的多寡,在于責任的分配。

    物資積蓄的付出,還有戰後的收益和王國的信譽買單,貴族們並不看重,或者說看的不是那麼重。

    但是戰場無情,人員,尤其是青壯年的動員,是貴族們扯皮的焦點,誰知道自己動員領民參戰,能回來多少,。一場大戰下來,自己的鄰居歡歡喜喜的帶著子民回家放牧種地,而自己的牧民和農夫死完了,那牛羊誰去放,土地誰去耕種?

    不患寡而患不均,說的是收獲。

    不患多而患不平,說的是付出。

    雖然阿歷克斯.巴羅夫竭盡全力的協調,十日內,完成不到十分之一的動員計劃。

    “父親,我們至少還要再征召兩萬名士兵,再加上現在的部隊,才有可能扼殺部落試圖從奧特蘭克山區突圍的希望。”

    廣場演說前的一小段時間,卡洛斯和父親交談到。

    “怎麼那麼多?聯盟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十萬人,我們再征召兩萬人,就等于奧特蘭克一家就募兵三萬七千人,這可不是小數目,就算有大量逃難到奧特蘭克來的難民,這數字也太夸張了。”

    戰前的奧特蘭克,公民也就十萬出頭,算上隱匿的人口和山民,總人口也不會超過十二萬。即使戰爭使希爾布萊德丘陵大量的逃難居民涌入奧特蘭克,現如今的奧特蘭克王國人口也絕對沒有二十萬。卡洛斯一口氣要募兵兩萬的要求直叫阿歷克斯搖頭。

    “父親,相信我,現在不全力一搏,以後可能連搏命的機會都沒有了,正因為奧特蘭克比不了洛丹倫和吉爾尼斯,又沒有索拉丁之牆這種近乎天險的保護,所以我們更是要集中力量。”

    卡洛斯用很認真很嚴肅的語氣對自己的父親分析著局勢。

    “我盡力吧,但是你最好不要太樂觀。”

    阿歷克斯認同了自己兒子的說法。

    “對了,一會的廣場演講你準備好了嗎?這場演講是你宣揚自己的主張的好機會,同時也是個重要的信號。那些中立派和投誠者都等著你宣布這場動亂的結束。”阿歷克斯提醒卡洛斯不要輕視這次的廣場演講,同時點出了這場政治作秀背後的意義。

    “是時候結束了。”

    大體上完成對軍隊的控制,該清洗的反對派也清洗的差不多了,卡洛斯也希望自己能將精力放在對抗獸人部落這方面,而不是每天想著需要收拾自己人。

    “拿著,這是演講稿。”

    算算時間差不多了,阿歷克斯掏出一卷書稿給卡洛斯,然而卡洛斯粗略的看了一下,將書稿還給了父親。

    “父親,貴族們只是需要一個信號,而人民可不願意看到自己的國王念稿子。”

    聖光之力恢復大半的卡洛斯決定用自己的方式來宣揚(裝)自己的信念(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