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19章血河不干,A叔不死

第119章血河不干,A叔不死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0.1上架,求關注,求支持!)

    一場意在展現新王威儀、體現新王仁慈、歌頌王室強大的廣場演說,被奧特蘭克王國的第三代國王卡洛斯.巴羅夫玩出了花。

    在近兩萬奧特蘭克王國子民的的圍觀下,卡洛斯.巴羅夫發出了以國家為名的聲音。

    新王繼位,施舍恩賜,都是應有之景。

    巴羅夫家族大手一揮,減免了王國內自由民一年的賦稅,算不得什麼大手筆。

    卡洛斯承諾在戰後組織國家級別的拓荒行動讓流民和有實力的貴族們眼前一亮,中產階級卻不太感興趣。

    以懲治貪官污吏為名的大清洗中收繳的土地,卡洛斯決定在戰後授予為國家做出貢獻的人。本來這一條,很多人不以為意,但是當國王去過地契,一張一張的念出來時,所有人的鼻息都加重了。

    那是接近王國五分之一的土地,都是經過開發的熟地,更有肥沃的高山牧場和礦井。

    卡洛斯每念完一張地契,便扔在腳下。等到他念完最後一張,散落的地契已經堆成一座小山包。毫不在意的踐踏著象征土地的地契走出桎梏,卡洛斯用這樣的行為暗示了新王的權威。

    “想要土地嗎?想要財富嗎?想要地位嗎?用獸人的性命來換吧!只有鮮血澆灌過的土地才能生長出和平和富庶。部落亡我之心不死,獸人想要我們帶著鐐銬為他們干活,只有抗爭,只有戰斗,才能保住手里的面包。只有我們團結一致,只有奧特蘭克的所有子民眾志成城,人類才有自由和尊嚴。”

    在歡呼聲中,卡洛斯走入人群。

    雖然知道能接近演講台的,都是“良民”和“托”,這些本來就是巴羅夫家族死忠的人顯得狂熱而興奮。但是卡洛斯從更多人眼中、從他們臉上看到了躍躍欲試,這就足夠了。

    就在新王展示自己親民的一面時,然而意外發生了。

    一個被自己母親舉自己的孩子在頭頂,等著演講完畢領面包。

    調皮的孩子用彈弓講一粒羊屎蛋射在了卡洛斯的臉上。

    然後維持場面的衛兵一擁而上。

    “肅靜!”

    眼看事件有失控的跡象,卡洛斯果斷的使用神聖憤怒鎮壓了現場。

    在聖光的威嚴與肅穆中,卡洛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延緩了騷亂的發生。

    “庇護!”

    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卡洛斯施展保護祝福替母子二人擋下了絕命的刀劍。

    有人渾水摸魚,這是卡洛斯的第一反應。

    一步一步的走向行凶的衛兵,動作緩慢而有力的卸下他的刀劍。

    “你反應過激了,下去休息吧。”卡洛斯對這名士兵嚴肅的說道。

    很快,有其他人過來控制住這名士兵,將他帶走。

    “控制好,別處意外,我要他活著!”阿歷克斯心跳急速加快。

    要不是保護祝福擋住了刀劍,今天這事就收不了場了,大公爵不相信這是場意外。

    幾萬人的廣場,安靜如深夜的街巷

    “孩子,為什麼討厭我?”

    沒有將精力放在跪倒一旁的女人身上,卡洛斯溫和的詢問著孩子。

    “我記得你,爸爸出門的時候還是一個人,回來就變成了一張紙,寫信的家伙就叫做卡洛斯.巴羅夫,我記得你!是你害死了我爸爸!”

    孩子的話語讓在卡洛斯有些錯愕。

    “你父親叫什麼名字?”卡洛斯問道。

    “維克托.李!”孩子自豪的說道。

    卡洛斯回憶了片刻,蹲了下來,弓著背,讓自己能夠和孩子目光平視。

    “我記得你父親,也記得那場戰斗,你想听听嗎?”卡洛斯問道。

    孩子有些猶豫,還是點了點頭。

    “那是一場艱苦的戰斗,三倍數量的敵人包圍了我們。經過艱苦的戰斗,我們等來了援軍,打敗了獸人,你父親以一敵五,不幸重傷。彌留之際,我詢問過他的名字,並且問他有什麼想說的,你父親是這麼說的︰告訴我的妻子,我愛她,告訴我的兒子,他父親沒有丟人。你父親問我,他算是英雄嗎?我當時回答他,是的。現在,我也要告訴你,是的,你父親是個英雄。”

    卡洛斯說完,女子哭了起來,孩子被母親所感染,眼眶也有些發紅。

    “真的嗎?我父親是個英雄?”孩子問道,絲毫沒有注意到話題已經被卡洛斯帶偏了。

    “是的,他英勇作戰,抵御外敵,他保護了你,保護了在場的所有人,保護了奧特蘭克王國,他是聯盟的英雄,他是人類的英雄!”

    卡洛斯說完,站了起來。

    “有些人不明白我們為什麼打仗,不明白我為什麼要發動全面戰爭動員,那些人只看見了他手里的錢袋輕了!前天,獸人攻打希爾布萊德,我們無動于衷,因為我們是斯坦恩布萊德的人。昨天,獸人攻打塔倫米爾,我們無動于衷,因為我們是奧特蘭克城的人。今天,如果斯坦恩布萊德被獸人攻擊,我們是否還要無動于衷?明天,當獸人圍攻奧特蘭克城,還有誰會來救我們?奧特蘭克的子民們,只有全民一致,奮起抗爭,才能讓你的孩子不會成為獸人的努力。只有大家共同努力,奧特蘭克才能擁有未來。”

    煽情的話語,讓場面重新熱烈起來。

    在廣場演講的末尾,卡洛斯安排了新組建的王教國立騎士團出來亮相。

    不同于奧特蘭克王立騎士團,新組建的王教國立騎士團是卡洛斯抽調心腹組建的預備役聖騎士團,雖然目前只有兩百人,但是其中就有一百一十三名聖騎士。

    和王立騎士團的藍白傳統裝扮不同,王教國立騎士團的服飾使用了黑底白邊的配色,山羊絨的禮服沉重而肅穆,配合上聖騎士的氣質,一出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另一個世界的元首曾經說過︰軍裝一定要帥,這樣才能吸引年輕人義無反顧的投軍效勞。

    卡洛斯是贊同的。

    這也是身為國王的他省吃儉用,甚至上廁所用桑皮紙的主要原因。

    王教國立騎士團這兩百套禮服的費用,足夠武裝五百名士兵。

    但是卡洛斯認為這是值得的,這是個模範示範的典型。

    新王的廣場演說基本是成功的,阿歷克斯毫不吝惜對兒子的贊揚,貴族們也對國王們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尊敬,人民們稱贊國王的慷慨、仁慈和無畏。

    而名為維克托.李的男人成為了奧特蘭特家喻戶曉的英雄,一個被王室豎立起來的典型。

    事後,方磚曾經問過卡洛斯︰“大少爺,您在南邊大大小小的戰役加起來快過百了吧,真的記得那個維克托.李?”

    “重要嗎?人民需要英雄,我就給他們英雄。”名為卡洛斯的國王如此回答。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