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20章比就比,誰怕誰,速度,速度加

第120章比就比,誰怕誰,速度,速度加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4蠓縉鷯誶嗥賈   蘩順捎諼 街 洹br />
    當祖金再次樹立起阿曼尼帝國的戰旗,當祖阿曼的巨魔們準備發泄積壓千年的憤恨,當來自東部王國的古老種族決定不再沉默。

    相隔幾千里的兩個戰場,成為了命運的共同體。

    曾經,奎爾薩拉斯的精靈聯合阿拉索帝國的人類,聯起手來葬送了最古老帝國的復興希望,將巨魔的文明付之一炬。

    近六百年來,銀月城的遠行者部隊更是將巨魔當成了新兵的結業試煉,一年一次的圍剿,讓祖阿曼的子民困守一隅,隔山望鄉。

    文明被摧毀,根基被動搖,身強力壯的阿曼尼巨魔戰士們只能用石塊和獸牙對付裝備精良的高等精靈。無數的子民對著祖金哭訴,不是我軍無能,奈何精靈有魔法。每當這個時候,舊日的英雄,巨魔的長者,祖阿曼的主宰者,巨魔祖金只能用神靈和信仰來安撫子民。

    然而今日,一切不再相同。

    奧格瑞姆.毀滅之錘為巨魔們帶來了一份盟約,帶來了鋼鐵和暗影。

    整整一年的時間,奧格瑞姆擠用緊張的運力,秘密的為祖阿曼的阿曼尼巨魔們提供了足夠武裝一萬大軍的武器裝備。

    整整一年的時間,祖金率領子民團結了所有的部族,征服了包括狗頭人在內的諸多附庸,訓練了無數為巨魔們服務的猛禽凶獸。

    山貓,暴熊,龍鷹,雷隼。

    在野獸和奴隸大軍的簇擁下,祖金發起了巨魔幾百年來規模最大的復仇之戰。

    到底是洛丹倫還是奎爾薩拉斯,阿曼尼巨魔們發生了爭執。

    高等精靈近在眼前,出門左拐就能殺個痛快。

    人類也不遠,穿過山間林地,就是斯坦索姆。

    對于祖金而言,憎恨高等精靈和人類的程度沒有任何差別,按照他的意思,哪家近打哪家。

    只是加入部落,總要拿出一些誠意,既然奧格瑞姆希望巨魔南下進攻人類,那麼就不能不考慮盟友的感受。

    于是祖金決定,先干高等精靈,再殺人類泄憤。

    于是,約定之日,北方戰火重燃。

    從荊棘谷的反抗軍營地、艾爾文森林的零星抵抗再到卡茲莫丹的皚皚白雪,從濕地的沼澤到薩爾多大橋的攻堅再到希爾布萊德丘陵的鏖戰。

    戰火徹底燒遍整個東部王國,這片大地上再無一處是樂土。

    隨著奧格瑞姆的連橫合縱,邪枝和惡齒氏族的巨魔也加入了部落,而枯木氏族在表面的中立下,提供了向導。

    于是超過七千人的獸人、食人魔以及巨魔的聯軍繞開了敦霍爾德城堡的眼線,從茫茫大山中前往辛特蘭集合,又從辛特蘭群山中的小道避開了令部落絕望的索拉丁之牆。

    一時之間,聯盟方的形勢逆轉直下。

    洛薩原本的計劃是僵持包圍住部落,即使圍殲不成,也可疲敵銳氣。然後再西南方向漏出破綻,引敵至開闊地帶,利用聯盟的騎兵優勢,一鼓作氣殲滅部落主力。

    可是直到部落再次從燃燒平原輸送狼騎兵至希爾布萊德地區,聯盟的戰略部署依然未能完成。而奎爾薩拉斯遭遇的入侵和斯坦索姆的告急,更是讓洛薩嗅到了陰謀的味道。←百度搜索→【←書ソ閱

    直到激流堡的主宰者貝爾托恩家族傳來訊息,阿拉希地區全線告急,允諾聯盟的一萬騎兵只能用來救急了,洛薩才看懂部落下的這盤大棋。

    幸也不幸。

    洛薩在憤怒之余也感到一絲僥幸。

    因為隱忍,聯盟的總指揮,安度因.洛薩即使在戰況危機的時刻,也沒有調動隱藏在阿拉希高地的一萬名激流堡騎兵。

    索拉丁之牆在設計修建之初,就是為了防御北方的潛在敵人,所以面向阿拉希高地那一側的防御力其實相當虛弱。

    但是後備兵員充足的激流堡,有足夠的實力防守索拉丁之牆和薩爾多大橋,部落的奇兵並不能轉變戰爭態勢。

    雖然整個二次戰役的最後殺手 被破,但是部落千里轉戰的打算也落了個空。

    這個時代最高明的兩位統帥,在名為戰爭的游戲中,在名為洛丹倫的棋盤上,經過幾輪的兌子,還是打成了平局。

    “棋差一招啊,終究是棋差一招啊。”洛薩在得到軍報後,忍不住感嘆道。

    “元帥,我們依然圍困著部落,何來如此頹喪之言?”圖拉揚問道。

    終究還是太年輕了,戰術上再大的優勢,也改變不了戰略上的被動。

    畢竟還是年輕啊,年輕就是最大的優勢,洛薩不介意多教授自己的副官一些學問。

    “從一開始,圍困就是個姿態。用八萬人不到的軍隊去圍困五萬的獸人,本身就存在地理因素。我們圍得住,卻打不死,獸人想突圍,我們也攔不住。區別只是他們從什麼地方突圍,什麼時間突圍而已。先手已失,後院起火,我們被動了。對士兵來說,正面沖鋒需要莫大的勇氣,對指揮官來說,被動應對才是最大的恐懼。局勢,已經不由得我們掌控了。”

    “何必苦惱呢,元帥,無非如果交戰之初的態勢,此時的聯盟,可不比當初的聯盟,勝利終歸會是我們的。”圖拉揚依然信心滿滿的說道。

    年輕真好啊,洛薩忍不住感嘆道。

    “你說的對。勝利終將屬于人類。”洛薩回應了屬下的期待,露出自信的笑容。

    但是洛丹倫王國和泰瑞納斯國王給予了聯盟巨大的支持,腹地空虛,而吉爾尼斯扼守著希爾布萊德丘陵通往銀松森林的要道,一旦有失,洛丹倫將無險可守。再加上吉恩.格雷邁恩本身孤立主義傾向就極強,要求他勞民傷財的千里馳援,怕是希望不大。

    洛丹倫不容有失,但是正是和部落對持的關鍵,此時此刻從正面戰場抽兵就是自尋死路啊。

    軍隊從何而來?

    洛薩思考著,猶豫著,突然,一個名字敷在在他的腦海————奧特蘭克!

    從奧特蘭克經過安多哈爾支援斯坦索姆,只需要半個月時間的路程!

    “圖拉揚,我需要你幫我辦件事。”洛薩說道。

    “元帥,您請吩咐。”圖拉揚願意為自己的偶像提供任何有益的幫助。

    遣退其他人,洛薩單獨對圖拉揚面授機宜。

    遠在奧特蘭克城的卡洛斯.巴羅夫忍不住打了兩個噴嚏。

    “奇怪,聖騎士也會感冒?”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