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22章柔情信仰戰的終極浪漫

第122章柔情信仰戰的終極浪漫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br />
    ps︰上架咯,上架鳥。超快穩定更新小說,本文由 。。 首發上架啦?上架了

    感謝一直關注我的觀眾老爺們,感謝大眼珠子推薦來的書友們,感謝你們。

    責編告訴我首訂挺重要的,至少首訂支持作者君一下吶!

    新書月票也挺重要的,瞳叔啊,不是我撬您的牆角啊,各位希靈帝國的二道販子們,新書月票,分我一個月啊!

    (這一段免費的,觀眾老爺們不要慌。)

    在奧特蘭克城最出名的“黑胡子和白雪山”鐵匠鋪外,新成立的王教國立騎士團封鎖了周圍的街區。

    來自鐵爐堡的矮人鍛造大師迪亞森火鉗親自操錘正在完成最後的工序。

    其實很早以前,卡洛斯就覺得博尼格托幻影舞者已經不適合自己了。

    最開始,這把鷹巢山蠻錘矮人打造的雙手劍對于卡洛斯來說,作為雙手武器有些太輕了,而作為單手武器來說,又有些太重了。到後來,博尼格托幻影舞者作為單手武器對于卡洛斯也有些太重了。然而母親詹尼斯和*師方磚的附魔加工讓這把地位尷尬的武器延長了自己的重要性。

    後來,為了拉攏心腹,卡洛斯將這把伴隨自己整個青年期的武器賞賜給了阿斯蘭祈安。那麼為自己選拔或者打造一柄武器就成了當務之急。

    雖然身為國王,卡洛斯已經有資格對戰斗說不。但是卡洛斯有自知之明,真實世界的政治,不是上一世天朝的街頭政治家們的想當然,是殘酷而嚴肅的學問。關于這門學問。自己,並不熟悉。

    雖然自己在這個世界已經生存了十八年,但是上一世的記憶足有三十年,人人平等和民主集中制已經深入骨髓,社會主義以及和平穩定的幽靈時刻困擾著卡洛斯。

    經過馬列主義的童年教育。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中成長,在三個代表的滋養下成年,在和諧社會的構建下參軍入伍接受再教育,在中國夢的燻陶下穿越。

    卡洛斯曾經想過,如果不是在巴羅夫家族這樣的龐然大物里生活,自己妥妥的是個造反派。當獸人的帶路黨也說不定。

    然而,自己作為既得利益者,已經死死的被綁在聯盟的戰車上。

    生而為人,死亦忠魂,入得聯盟門。無悔游人生。

    在這個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艾澤拉斯世界,自己不再是孤獨一人。父母、兄弟姐妹、朋友、部下、自己信賴的人、信賴自己的人、還未出現的妻子、將來的孩子、可能出現的真摯愛情,一切的一切讓卡洛斯無法舍棄。

    所以身為國王,如果不能靠言語和手腕激勵將士,達到兄弟們給我上的境界。那就身先士卒,用行動宣揚自己的意志,起碼達成同志們跟我上的程度。

    就在卡洛斯胡思亂想之際,最後一道淬火工序已經完成了。接下來就是組裝和打磨以及附魔。

    作為地位和權利的受益者,卡洛斯能夠掃蕩國庫,能夠選擇最好的材料。能夠命令奧特蘭克城最好的工匠,在十五天內為自己打造一把史詩級別的武器,這就是國王的力量,這就是國家的力量。

    “大少……陛下,您是怎麼知道奧金錠的配方的?那可是矮人里的鍛造大師們口口相傳的秘密啊。”方磚在一旁指點著奧特蘭特王國的王家法師如何魔化金屬,還有精力分神詢問。

    “世間哪里存在什麼絕對的秘密。我不過在閱讀古籍時在字里行間發現了不合理的地方,然後讓庫德蘭幫我帶了個話。結果鷹巢山那幫老東西自己嚇自己,被我訛出來了。”卡洛斯已經融會貫通了九真一假的撒謊技能。輕松寫意的圓了場面。

    “說的也是,知識就是力量,您能從書籍的記敘中發現紕漏,也是真本事。誰能想到,傳說中的金屬,大自然的恩賜,媲美太陽的光輝,奧術的寵兒,黃金中的黃金,傾國不換的密寶————奧金,居然是種合金。”方磚叔滿足又遺憾的晃了晃腦袋。

    “專心干活,剩下的材料會留一些給你做研究的。”

    卡洛斯說完,方磚果然不再搭話。

    從部件上來看,這應該是一把斧頭。

    斧柄用疊鍛成條的秘銀和奧金扭曲在一起二次淬火鍛壓的混合材料制成。

    反復的疊鍛,矮人高超的技藝,讓這根圓形的長條金銀兩色混雜相交,異常好看。

    而扭鋼法讓這根圓柱有著驚人的耐受性,到第六次扭軋時,即使迪亞森火鉗那和人類大腿一樣粗的手臂也顯得異常吃力。

    所以第六次,第七次,都是卡洛斯參與其中。

    而第八次扭軋,則是卡洛斯叫上了尚格雯婕和亨利謝特一起完成的。

    到第九次扭軋,用來固定斧柄的鐵鉗都滑絲了,斧柄也扭轉不到半圈。于是卡洛斯用聖盾防護雙手固定一端,王教國立騎士團的聖騎士們一個接一個的扭轉另一端,才完成了矮人大師的要求。

    期間用魔法火焰維持著金屬熱度的方磚看著都揪心,那些技藝不純熟的聖騎士們被燒紅的鐵棍燙焦的雙手散發出的焦臭和肉香異常強烈。

    原本方磚還懷疑受傷的聖騎士是否會對卡洛斯不滿,結果在看到卡洛斯一個人全程握住一端後,王立國教騎士團的聖騎士們一個個眼里散發出的崇拜光芒都快有爐火熾烈了。

    “這盲目崇拜……”方磚暗自腹誹。

    斧刃是用純粹的奧金鍛造,分為兩塊,沒有太多的魔法工藝和高超的技藝,主要難點在于錘鍛。本來如果是迪亞森火鉗和他的學徒來完成,至少需要三個月時間。但是在卡洛斯的命令下,超過三百名肌肉猛男排著隊的掄鐵錘,硬生生的在十五天之內完成了一千四百四十七次疊鍛。

    在用奧特蘭克的雪人油膏淬火後。奧金的光芒逐漸內斂,整個斧刃呈黑色。

    在斧刃和斧柄都完工就緒後,矮人迪亞森火鉗大師完成了最後的組合,而方磚在內的六名法師用添加了艾澤拉斯鑽石粉末和黑鑽石粉末的魔法火焰完成了這柄戰斧最後的熔鑄。

    當戰斧的三個部件融為一體後,迪亞森火鉗突然間仿佛听到了武器的脈動。

    原本只是因為國王的權勢和卡洛斯允諾的奧金錠配方而答應主持這次的鑄造。但是成為鍛造大師多年以來,迪亞森火鉗始終沒有體會過自己老師麥格尼銅須說過的那種賦予武器靈魂的體驗。

    現在,此刻,迪亞森火鉗突然體會到了這種感覺,這柄斧頭在呼吸,這柄斧頭在脈動。它難受,它被什麼桎梏住了軀體,它渾身難受!

    “火!我要火!”迪亞森火鉗突然大喊一聲,身軀石化,體格暴漲。

    沒有看出來啊!迪亞森火鉗除了是位大師級的鐵匠。居然還是個山丘之王,這奧特蘭克城真是臥虎藏龍啊!卡洛斯制止了受到刺激的衛兵,給了方磚一個眼色。

    迪亞森火鉗揮動著鐵錘,聆听著武器的,敲打著它身上每一處的不再在。化身山丘之王後,迪亞森火鉗的力量暴漲,每一次錘擊都迸發出雷鳴般的暴響。

    半個奧特蘭克城都能听見這個聲音。

    最後一錘!

    迪亞森火鉗仿佛覺得力道不夠,居然蹦了起來狠狠一錘砸下。

    “ ~~~~~”

    這一擊所發出的聲響。仿佛能響徹奧特蘭克的群山。

    “你听到什麼了嗎?”奧蕾莉亞忍不住問了圖拉揚一句。

    而正在安排宿營地的圖拉揚茫然的搖搖頭,繼續履行著自己的職責。

    筋疲力盡的迪亞森火鉗無力維持山丘之王的狀態,變回那個矮個子大胡子。

    “不科學。衣物居然跟著石化了,他現在不是應該光屁股才合理嗎?”卡洛斯悄悄跟方磚說著小話。

    “大少爺,您不厚道,火鉗大師可是在幫您干活。”方磚悄悄的回答。

    “好吧,好像是有點不厚道。”

    果斷的承認了自己的錯誤,然後詢問迪亞森火鉗︰“大師。您還好吧?”

    “我從未如此的好!”

    迪亞森火鉗明明疲憊得站都站不穩了,整個人卻顯得容光煥發。

    “陛下。這是我兩百年來最卓越的作品,我希望能在這把斧頭上留下我的印記。請您賞賜我這項榮耀!”

    卡洛斯毫不猶豫的同意了迪亞森火鉗的請求。

    等到淬火完成,去袪}光,磨砂開鋒後,迪亞森火鉗在斧刃的一側用強酸蝕隱出淡淡的家族印記,又在斧柄上留下了df兩個字母。

    “恩,火鉗留名,灑家的生涯一片無悔啊!”

    說完這句話,迪亞森火鉗精疲力竭的倒下。

    “大師?”

    在場的眾人迅速為了上來。

    “沒事,師傅只是精疲力竭,睡著了而已。”

    當听見迪亞森火鉗均勻的呼嚕聲,眾人放下心來,任由他的學徒送他去休息。

    接下用,用兩顆巨魔的顱骨裝飾了斧刃和斧柄的鏈接處,用當年成人禮上卡洛斯斬殺的雪人王鞣制的皮革包裹斧柄。

    最後,在卡洛斯的請求下,方磚秀了一手附魔。

    因為奧金這種材料優越的奧術親和性,原本耗時費力的附魔幾乎瞬息可成。

    “你看不起我的實力嗎?陛下,我可是*師啊,你居然就附魔個強效沖擊?”方磚有些不滿卡洛斯的決議。

    “方磚叔,你不懂,這是男人的浪漫。”卡洛斯取過戰斧,如情人般的愛撫著它。

    “你準備給這把斧子起個什麼名字,陛下?”亨利謝特在一旁詢問道。

    “奧金斧。”

    在場所有人都傻眼了……

    如此卓越的一把兵器,真的不取點狂拽酷霸*的名字嗎?

    如此卓越的一把武器,真的配得上狂拽酷霸*的名字啊!

    “你們不懂,這是一個時代的浪漫。奧金斧就好了,奧金斧就夠了。”

    卡洛斯的語氣是如此的耐人回味。(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