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23章諸君,我最喜歡戰爭

第123章諸君,我最喜歡戰爭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s︰  內容同112章感言,作者君肝都不要了,求支持。

    隨著聯盟的戰略收縮,南海鎮之圍最終得解。

    看著苦戰過後傷亡近半的獨立兵團,洛薩突然發現自己原本準備好的,用來敲打聯隊長們的話語完全說不出口。

    這只戰爭初期南方戰區最能打的兵團,在沒有任何援軍的情況下,死守南海鎮一個多月,硬是沒有動員一個南海鎮的平民百姓上戰場,完美的履行士兵的指責。

    “約翰.斯溫哪去了?我並沒有在陣亡名單上看到他。”

    在慰問了獨立兵團後,洛薩詢問了自己“眼線”的下落。

    “……”

    所有的獨立兵團指揮官們都沉默了。

    “請回答我的問題。”洛薩強調性的用劍鞘點地。

    “聯隊長約翰.斯溫是個純爺們。”伊米爾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恩?”洛薩有些不明所以。

    “他的聯隊都是純爺們。”赫尼.馬雷布也忍不住補充了一句,然後接著說,“獸人組裝了投石車,我們的防線岌岌可危,斯溫和他的聯隊承擔了突襲任務。約翰成功了,但是整個聯隊只有他一個人活著回來。”

    接下來,南海鎮的年輕鎮長為聯盟的最高指揮官,安度因.洛薩元帥講了一個硬漢的故事。

    約翰.斯溫在突襲作戰第二天的黎明,一個人牽著栓成一溜的七匹馬回到了南海鎮,每匹馬上拖著四五具聯盟勇士的尸體。

    四十三具投石車,我們全部毀掉了。

    約翰.斯溫留下這樣一句話後昏迷倒地。

    當他清醒後,約翰.斯溫拒絕提起那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只是讓南海鎮的鐵匠把他帶回來的那些陣亡士兵的武器熔鑄成了一把雙手大劍。

    替我向聯盟寫封退役申請,兄弟們,再見,不親手殺了那個獸人,我死不瞑目。

    約翰.斯溫說完這句話。帶著他的大劍離開了南海鎮。

    之後,關于使用怪異大劍的流浪劍客到處斬殺獸人的傳說開始出現。

    “是這樣啊。”洛薩長長的嘆了口氣,雖然不知道約翰.斯溫到底遭遇了什麼,但是在戰爭中背負上生命無法承受之重量的人何嘗只有斯溫一個人。

    “聯盟軍官約翰.斯溫失蹤。不能確定陣亡,保留軍餃軍籍。暫時這麼處理吧。”

    替約翰.斯溫處理好首尾,洛薩向獨立兵團傳達了最新的命令,于是在場所有軍官歡呼起來。

    自己的將軍登基為王,而洛薩放獨立兵團回奧特蘭克找自己的將軍去了。

    為獨立兵團補充了一千人。勉強恢復到四個聯隊的兵力,又調撥出一千人給圖拉揚作為衛隊,這只疲憊卻不容任何人輕視的軍隊朝著奧特蘭克的皚皚白雪進發。

    雖然繞開部落花費了許多額外的時間,圖拉揚率領的隊伍和泰瑞納斯的使節團幾乎前後腳踏入奧特蘭克城。

    “將軍!”

    “陛下!”

    在見到卡洛斯時,獨立兵團的老兵們熱淚盈眶。

    “對不起,我在你們最需要我的時候離開了你們。”卡洛斯取下了自己的鐵王冠,愧疚的看著這些跟隨自己出生入死的戰友。

    卡洛斯可以在任何人面前挺直腰桿,做出無愧于天地的姿態,唯獨在獨立兵團面前,他低下了頭顱。

    “陛下。請不要侮辱我們!我們是職業軍人,不是需要保姆照顧的孩子!您貴為國王之尊都能加入敢死隊,我們還能奢求什麼,您的部隊不負所托,南海鎮完好無損。”伊米爾神情激憤的大聲喊道。

    “您的部隊不負所托,南海鎮完好無損。”

    所有參加了南海鎮防御作戰的老兵一起喊了起來。

    “……同志們辛苦了。”憋了半天,卡洛斯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冒出這麼一句。

    “不辛苦,不辛苦。”

    “陛下辛苦了。”

    ……

    沒有得到“為人民服務”的回答,有些遺憾的卡洛斯也回過神來。

    “大家先下去休息吧。有什麼等吃飽喝足了再說。”

    安撫了獨立兵團的老部下們,卡洛斯終于有時間和圖拉揚以及洛丹倫王國的使節交流溝通。

    由自己的父親阿歷克斯.巴羅夫攝政大公爵接待洛丹倫王國的使節,卡洛斯和圖拉揚的踫面就隨意了許多。

    王宮花園內的,兩個年輕人隨便找了塊看起來還算干淨石桌子。隨便用手胡亂摸了兩下就算清潔過了,請奧蕾莉亞坐下,而不講究的二人連表面功夫都懶得做,將酒菜擺開,先來上幾口再說。

    “山下面怎麼樣了?離得遠了,光看戰報看不清晰啊。”卡洛斯問道。

    “好也不好。士兵們越來越能打了,但是獸人總也殺不完。”圖拉揚身為洛薩的副官,很少有機會飲酒,在卡洛斯這里,終于能解解饞了。

    “話說,大冬天的,你們在這要花沒花,要草沒草,就稀稀落落的幾片樹葉子的花園里喝酒,有必要嗎?我不相信卡洛斯陛下您連個密室都找不到。”奧蕾莉亞一路上受夠了奧特蘭克山區的鬼天氣,即使現在穿著暖和的熊皮大襖,依然凍的臉蛋通紅。

    “這個……”圖拉揚感覺自己無話可說。

    “男人的浪漫,女人遷就一下就好了。屋】”卡洛斯發現“男人的浪漫”這個理由異常好用,都快變成口頭禪了。

    奧蕾莉亞無語的盯著兩個歲數還沒有自己零頭大的小男生,跟老娘談女人味,這怎麼遭得住啊!

    “比格拉斯大叔那邊怎麼樣?”見奧蕾莉亞不說話,卡洛斯果斷的轉移了話題。

    “你是說比格拉斯.貝爾托恩將軍嗎?索拉丁之牆的正面防御牢不可破,獸人多次試圖進攻,都鎩羽而歸,元帥藏了只大部隊在索拉丁之牆後面,那些不知道從哪鑽過去的獸人以為可以撿便宜,其實想多了,等待他們的只有覆滅的命運。”圖拉揚大塊吃肉,大口喝酒,然而嘴巴不停嚼著東西。還能吐字清晰,也算一門絕學了。

    “是嗎?那就好,吉爾尼斯防線不失,奧特蘭克山口不失。索拉丁之牆不失,只要這三個關口被聯盟死死捏在手里,獸人部落就逃不過失敗的命運。”卡洛斯小酌一口,舒了口氣。

    “元帥也是這個判斷。但是北邊的巨魔不能不防啊,卡洛斯。元帥希望你能分兵去救,即使只派出獨立兵團也好。你應該明白洛薩元帥把獨立兵團交給你指揮的意思。”圖拉揚說道。

    “我當然懂,無非提醒我不僅是個國王,同時也是聯盟的指揮官。圖拉揚,你把洛薩爵士的底子都露出來了,有你這麼當使節的嗎?”卡洛斯笑罵道。

    “那些一肚子彎彎繞的家伙怎麼明白我們聖騎士的心思。好多人跟我說過,說你卡洛斯已經不再單純是個聖騎士了,同時也是個國王。但是我們明白,你不僅僅是個國王,更是個聖騎士。”圖拉揚依然邊吃邊說。說的卡洛斯眼眶都有些紅了。

    理解萬歲,這四個字的重量不是站在那個位置,是體會不到的。

    “圖拉揚,奧蕾莉亞,我要你們發誓保守秘密。”卡洛斯嚴肅的說道。

    然後圖拉揚和奧蕾莉亞依然各自向自己的信仰和神靈發誓保守秘密。

    “北上救援,關鍵不在我,不在奧特蘭克,在于洛丹倫,在于泰瑞納斯。”卡洛斯說道。

    “泰瑞納斯陛下?”圖拉揚雖然跟著洛薩學到不少東西,但是在政治一途。是個比卡洛斯都不如的新手,不折不扣的門外漢。反而是奧蕾莉亞心有所動,若有所悟。

    “奧特蘭克王國之所以有余力北上救援,是因為我發布了全面戰爭動員令。”卡洛斯解釋道。

    “全面戰爭動員令。”圖拉揚品味著這個詞。

    “全面戰爭動員令。奧特蘭克王國為聯盟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價。泰瑞納斯大叔他不可能不表示一下的,等泰瑞納斯大叔的使節和我父親談妥了,就是奧特蘭克軍隊出動的時候。”卡洛斯如此說道。

    “那敢情好啊,泰瑞納斯陛下自己的事,肯定上心,我就在卡洛斯你這混吃混喝等結果的好了。你們奧特蘭克的火腿真心好吃,洛丹倫的火腿和你們奧特蘭克的比起來,實在是……”圖拉揚突然發現奧蕾莉亞還在旁邊,在自己的女神面前,年輕的聖騎士不好意思說出粗鄙之言。

    “恩,確實不錯,銀月城的食物精致是精致,但是那幫子貴族講究什麼色香味意形,簡直異端,難道食物的根本不應該是味道嗎?銀月城的火腿和奧特蘭克的比起來,簡直和屎一樣。”奧蕾莉亞如此點評道。

    “……屎?ho**hit!”女神突然變身女漢子,圖拉揚呆住了。

    “好,不愧是風行者家的大姐頭,爽快,為了ho**hit我們干一杯。”卡洛斯趕快圓場。

    “干!”

    “對,對,對,干一杯!”圖拉揚突然覺得自己對奧蕾莉亞的了解更深了,說粗話的奧蕾莉亞也好有魅力啊!

    酒干菜盡,奧蕾莉亞提出了希望和卡洛斯單獨交談的請求,圖拉揚爽快而圓潤的離開了。

    “你想問點什麼?”卡洛斯抖著酒壺,希望能再抖出來點。

    “你就不想問點什麼?”奧蕾莉亞不懷好意的反問道。

    “?”

    “……”

    “!”

    “你知道些什麼?”卡洛斯莫名其妙的心虛了。

    “我只知道我的某個手下傳個消息傳了大半夜。”奧蕾莉亞回答道。

    “啊哈哈哈,真是個重要的消息啊。對了,你那個屬下怎麼樣了?”卡洛斯打著哈哈問道。

    “那個混吃等死的大小姐一個月後跟我說不干了,她不舒服,要回奎爾薩拉斯了。”奧蕾莉亞回答。

    “大小姐?”卡洛斯有些弄不明白了。

    “是啊,你覺得某個笨手笨腳的家伙憑什麼留在我身邊,不就因為她是明翼家的大小姐嘛,換個其他家伙,敢用身體不舒服這種理由跟我申請調令,你看我怎麼收拾她。”奧蕾莉亞回憶起某個蠢蛋,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

    一個月,不舒服,明翼家的大小姐,卡洛斯突然好恨自己豐富的聯想能力。

    那個和自己唱了歌的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精靈居然是明翼家的人?甚至可能是哈杜倫.明翼的什麼人?

    “額,你不想再問點其他的?”卡洛斯生硬的轉移了話題。

    “不想,就是想和你閑聊幾句。對了,那個小蠢蛋的別墅可是在大結界外面。”奧蕾莉亞說完,揮了揮手衣袖,不留給卡洛斯一片雲彩。

    女人…這個女人…不對,這個女精靈,這個高等精靈里的老女人!

    果然老而不死就成精,漂亮的女人心機深!

    卡洛斯突然感覺自己有些頭疼。(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