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25章自古黑黃不兩立,吃我一記BKB

第125章自古黑黃不兩立,吃我一記BKB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4懇 譴髁普羅德摩爾為了聯盟,為了死去的兒子,為了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舍生忘死的奮戰在與部落獸人抗爭的最前線,已經整整四年沒有關注過自己的親閨女了。

    將親女兒寄養在好友妮爾薇露.金劍家,每年為吉安娜.普羅德摩爾和妮爾薇露.金劍送去贍養費,這聯盟海軍上將表達自己關愛的唯一方式。

    “小姑媽,您就別這麼折騰我了,好歹我也是分分鐘五銀幣收入的女強人啊,陪你這看小說吃甜食算個什麼事啊?”妮爾薇露.金劍無奈的看著腦袋枕在自己大腿上的金發少女,寵溺又無奈的說道。

    “誰讓芬妮不喜歡我,還是佷女你好,最喜歡妮爾薇露了。”金發少女說著說著打了個滾,換了個姿勢繼續粘在妮爾薇露.金劍的大腿上。

    “小姑媽,你如果成熟點,別和芬娜搶東西,她怎麼可能不喜歡你……”妮爾薇露.金劍也是無可奈何。

    “我這麼可愛,芬娜為什麼不喜歡我?”金發少女開始耍無賴。

    “你是她姑奶奶啊,比自己還孩子氣的姑奶奶,你要芬娜怎麼敬重您?”妮爾薇露.金劍被金發少女氣笑了。

    “我是她姑奶奶啊,管我是不是孩子氣,你都得讓芬娜敬重我!”金發少女的話語在邏輯上好像沒有什麼問題。

    “……”妮爾薇露.金劍發現自己竟然無言以對。

    因為太陽井的恩賜,高等精靈的壽命普遍在六百到一千歲之間,銀月城現在的最長者據說已經兩千五百多歲。漫長的壽命不僅讓高等精靈有充足的時間專研魔法知識、研究武技奧秘,也讓高等精靈的愛情觀和擇偶觀發生了重大的改變————愛情無關年齡。

    于是,妮爾薇露.金劍在輩分上就多出了這麼個小姑媽。

    記得當年,妮爾薇露.金劍還在銀月城進修煉金術的時候,還給小姑媽換過尿布,還推著嬰兒車陪面前這個耍無賴的小姑媽散步,餓極了的小黃毛還嘬過自己根本沒有奶的胸……

    妮爾薇露.金劍突然覺得她哪里是什麼小姑媽啊,這個金發少女才是自己的親閨女。對待芬娜自己都沒有這麼上心過。

    “小姑媽,你不是加入了奧蕾莉亞.風行者將軍的志願軍到希爾布萊德丘陵去了嗎?”妮爾薇露.金劍轉移話題問道。

    “恩,去了,不好玩。”金發少女挑了塊櫻桃蛋糕。一邊說一邊塞嘴里。

    “別躺著吃東西,會長胖的……算了,懶得說你。然後呢,你怎麼到達拉然,到紫羅蘭堡來了。”妮爾薇露.金劍繼續問道。

    “沒意思。我就走了。”金發少女回答道。

    “你不說清楚,我就要聯絡你父親了。”對于自己小姑媽的敷衍,妮爾薇露.金劍使用了lv.6的恐嚇。

    “別,妮爾薇露,有事好商量,你冷靜點,我說,我說!”金發少女一下子從寬沙發上坐直起來。

    “你也知道我在游俠試煉生的各項考核成績都是拔尖的,父親想要提拔我,但是混功績好苦悶的。所以就托人情找風行者家的奧蕾莉亞將軍說人情。把我塞進了她的志願軍咯。”

    “恩,你父親是遠行者兵團的總指揮官,奧蕾莉亞閣下不會拒絕這樣的請求,繼續。”妮爾薇露.金劍思索了一會,覺得小姑媽這一段應該沒有撒謊。

    “結果去了之後,奧蕾莉亞一天到晚把我綁在身邊,說好的窮凶極惡的敵人沒有了,說好的英勇形象崩塌了,連那些我都打不過的小崽子們都拿到了軍功章,奧蕾莉亞居然就派我跑跑腿送送信兒。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好不容易又一次在野外遇到了獸人,它們可真丑。我滿以為可以大顯身手了,結果奧蕾莉亞一個人就解決了五個獸人加一匹那麼大的狼,我才跑一半……”本來興高采烈比劃著的金發少女一下子泄了氣。

    廢話。你個小丫頭片子一百歲不到,奧蕾莉亞閣下可是整個奎爾薩拉斯排的上號的游俠將軍,你爹都未必有奧蕾莉亞閣下能打。

    “說重點。”妮爾薇露.金劍沒有被自己的小姑媽糊弄過去。

    “反正我是志願者,不是太陽王派去的正規軍,覺得沒意思就打報告走人了唄,奧蕾莉亞巴不得我趕快走。就同意了,正好庫爾提拉斯有船北上,我就從吉爾尼斯那邊繞道過來了。”金發少女說完,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眼角擠出了零星的淚花。

    “最近的精力越來越差了,好困啊。”

    听到提爾庫拉斯,妮爾薇露.金劍忍不住想到了自己那個甘願為他生孩子的情人,一時有些失神。

    “困了就睡一會吧” 妮爾薇露.金劍摸了摸自己小姑媽的腦袋。

    “不要,才吃了甜點就睡覺會長小肚子的。我們再聊會吧。”金發少女搖了搖腦袋,驅趕了自己的睡意,又來了興致。

    “聊什麼?”妮爾薇露.金劍被自己小姑媽的孩子氣萌到了,比自己的親閨女芬娜.金劍還可愛呀。

    “聊聊那個男人?”金發少女一臉的八卦。

    “你故意的?”妮爾薇露.金劍有些不太高興的樣子。

    “少來了,有人願意听你的愛情故事耶,我又不是你父親,快說啦。”金發少女一眼識破了妮爾薇露.金劍的偽裝,繼續八卦中。

    “保密喲?”

    “保密哦!”

    “我給你講啊,當初在……”

    就在兩個長輩在二樓扯閑話的時候,芬娜.金劍正在自家的“黃金容顏魔法煉金女性用品店”的櫃台後面看書。

    “芬娜姐姐!我又來啦!”吉安娜元氣十足的闖了進來。

    “呀,伊露西亞女士,稀客,請坐。”芬娜.金劍趕忙放下手里的書籍,出來招待客人。

    “為什麼對我這麼冷淡,對師姐這麼熱情?”吉安娜.普羅德摩爾不滿的叫嚷起來。

    因為我是你姐姐,因為我討厭你。

    妮爾薇露.金劍並沒有隱瞞自己的女兒他父親的身份,只是要求芬娜.金劍保守秘密。

    “因為你是來混吃混喝的,而伊露西亞.巴羅夫女士是金卡會員,是我們黃金容顏魔法煉金女性用品店的寶貴客人,是我和母親的衣食父母,這個回答你滿意嗎?”芬娜.金劍毫不留情的諷刺道。

    但是沒有用,雖然芬娜.金劍有意無意的疏遠吉安娜.普羅德摩爾,但是吉安娜卻很喜歡這個妮爾薇露阿姨的女兒,喜歡這個酷酷的大姐姐,更喜歡免費的糕點和紅茶。

    雖然庫爾提拉富裕,普羅德摩爾家族富有,但是在魔法領域,再多的錢財也是不夠用的,知識是無價的。痴迷魔法的吉安娜將父親給自己的所有財務都投入到了魔法的學習和研究當中,用在自己身上的金幣少的可憐。

    幸好父親介紹了妮爾薇露.金劍阿姨給自己認識,讓自己有了個混吃混喝的地方。

    幸好自己還有個土豪師姐伊露西亞.巴羅夫,听說伊露西亞師姐的弟弟,那個曾經見過一面的大個子帥哥卡洛斯.巴羅夫已經當國王了,每個月都會轉賬1000枚金幣給師姐,所以吉安娜果斷的親近自己這個師姐,得了不少實惠。

    親爹爹不如好哥哥啊,不是,是能干的弟弟。年少的吉安娜如此想到。

    端出茶點,吉安娜毫不客氣的吃喝起來,而伊露西亞和芬娜則在一旁端著茶杯聊天。

    “伊露西亞女士,您的氣色看起來不太好啊。”芬娜.金劍觀察了一下說道。

    “我弟弟已經北上了,準備親征巨魔。算算時間,可能已經遇到巨魔了。”伊露西亞憂郁的說道。

    “奧特蘭克的卡洛斯國王陛下不就是在辛特蘭打巨魔起家的嗎?伊露西亞女士您何必擔憂,奧特蘭克城門外的巨魔骷髏金字塔可是一座豐碑啊!”芬娜.金劍有些向往的說道,在巨魔問題上,高等精靈和人類出乎意料之外的談得來。

    “但是听說這次鬧的很凶啊,我很擔心。”伊露西亞小口的抿著紅茶。

    “要對您的弟弟卡洛斯陛下有信心啊,那位陛下可真是高大。”芬娜.金劍回憶了一下當年的記憶。

    “恩,卡洛斯小時候就比別人長得高,那時候就是個熊孩子,整天帶著兩個弟弟惡作劇……”伊露西亞開始和芬娜.金劍聊起了當年。

    吉安娜在旁邊一邊吃一邊听,有些不明白,明明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法師,為什麼不聊聊魔法方面的問題呢?但是吃人嘴軟,拿人手短,聰明的吉安娜保持了沉默。

    “我跟您講,伊露西亞女士,這款as-nt的面膜很不錯的,配合上ntr面霜,對黑眼圈和粉刺特別有效。”芬娜.金劍不知不覺中將話題引到了自家產品上。

    “但是我听別人說容易網的面膜用戶體驗不夠好啊。”伊露西亞有些猶豫。

    “沒有關系prfct—intrnational這款大家用了都說好,給您打八五折喲。”芬娜.金劍微笑服務中。

    “伊露西亞姐姐,看起來好不錯的樣子!”吉安娜收到了芬娜.金劍的眼神傳訊,進入托之狀態。

    吉安娜.普羅德摩爾,金發。

    芬娜.金劍,金發。

    伊露西亞.巴羅夫,黑發。

    自古黑黃不兩立,古人誠不我欺。(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