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28章我卡洛斯做好事從不留名,你們就叫我紅領巾吧

第128章我卡洛斯做好事從不留名,你們就叫我紅領巾吧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途橙縑旖禱仍鄭 飧齷安恢皇撬鄧刀選br />
    管你再精銳的部隊,士兵要吃飯吧,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人吃馬嚼的,開銷花費真心不少。

    再談談士兵的裝備問題,長途行軍不可能隨時隨刻全副武裝的。三分之一全副武裝,三分之一只穿胸甲,剩下的盔甲打包裝好,背著馱著,好不輕松。兩個小時一輪換,大家輪流著來。

    不要用軍隊出征時的閱兵式上的盛大軍容來說事,出了城不過二十里地,國王卡洛斯的第一命令就是全軍卸甲,士兵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老大是個打過仗,會帶兵的,忠誠度統統加一。

    戰爭不是請客吃飯,打仗不是捏泥巴過家家。生死相搏,拼的是膽氣,搏的是技藝,比的是體力。什麼騎兵一個沖鋒擊垮敵軍,什麼兵鋒所指所向睥睨,都是騎士小說里唬人的段子,寫出來都是給大少爺貴婦人消磨時間用的。真正的戰場廝殺,除非是地勢開闊,兵力懸殊,如同之前奧特蘭克國王陛下卡洛斯.巴羅夫在黑木湖圍殲巨魔小隊那樣的形式,否則在勢均力敵的情況下,百人規模的戰斗打上個一個多小時也是很稀松平常的狀況。

    在這樣的情況下,體力佔優的一方,往往能贏得最終的勝利。

    即使是走大路,軍械糧草運輸也是個要命的事情。

    原本泰瑞納斯開出的條件是奧特蘭克發兵一萬,幫助協同斯坦索姆的守衛防御周邊地區,然而阿歷克斯攝政大公爵給洛丹倫王國的全權使節算了一筆賬,又帶領使節觀摩了奧特蘭克士兵的訓練。使節心悅誠服的同意了在價碼不變的基礎上,奧特蘭克只出兵六千的條件,還一個勁的夸阿歷克斯.巴羅夫仗義。

    原因為何?

    軍糧的籌集。

    按照約定,出了奧特蘭克王國的領土,大軍的糧草供應就應該由洛丹倫王國承擔。家大業大的泰瑞納斯自然做不出又要馬兒跑,又不給馬兒吃草的事。但是過了安多哈爾,一路上就沒有能夠供給大軍所需的糧草的城鎮。而有能力供給的地方。一個在達隆郡,一個在斯坦索姆,一個南轅北轍,一個在目的地終點。

    所以籌措糧草就成了一件頭疼的事。

    因為希爾布萊德丘陵的戰火延綿。巴羅夫家族的封地布瑞爾、凱爾達隆,以及斯坦恩布萊德附近的高山牧場的產出,就成了奧特蘭克王國的續命糧草,說以別指望奧特蘭克王國在替別人打仗的時候自家出糧。

    但是卡洛斯又不願意壞了自己的名聲,于是一路上只好花錢強買。

    拿著泰瑞納斯的空白手書。使節在空白文書上簽下了這樣一道命令︰茲友軍奧特蘭克王卡洛斯.巴羅夫陛下所轄過境,洛丹倫王國各地官員應全力供給糧草軍需,不足者經卡洛斯.巴羅夫陛下書印證明,可以前年同期價格為參考,強行征買,差價由王國于戰後補齊,以卡洛斯.巴羅夫國王陛下書印為信。洛丹倫王國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令。

    一開始,一路上的小貴族們看見自家國王的這個命令,那叫個哭天搶地天崩地裂,日子沒法過吧。戰爭年代。糧食金貴啊,前年價格?前年的糧食價格有現在糧食價格一半的一半貴嗎?而且這還是國王下令的強征。

    結果弄的卡洛斯很不愉快,感覺自己被泰瑞納斯坑了。

    但是隨著阿歷克斯攝政大公爵隨軍派遣的書記官幾日的游走奔說,斯坦索姆地區的貴族富農們突然開竅了,明白了,懂了,悟道了。

    這哪里是什麼強買強賣,哪里是什麼虧本買賣啊,這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情啊,卡洛斯國王陛下就是財神下凡啊!

    “強行征買。差價由王國于戰後補齊。”

    洛丹倫王國的的使節急于讓奧特蘭克出兵救援,在條件上放的很寬,是玩政治的一把好手,然而經濟頭腦就差了那麼點。他只想到了強征糧草可能會引起當地貴族不滿。所以加上了一句補足差價的空口承諾。

    一開始小貴族們也沒有想明白這點,說的好听,補足差額,你捐了多少糧食免你多少稅就不錯了,還想用戰爭時期的糧價和國王陛下說事?打完了仗,這個洛丹倫還是泰瑞納斯陛下說了算。

    但是在阿歷克斯調教出來的書記官的啟發下。大家明白了,懂了,悟道了,開竅了。

    “以卡洛斯.巴羅夫國王陛下書印為信。”

    自己捐了多少,泰瑞納斯陛下說了不算,卡洛斯陛下說了才算!

    然後阿歷克斯攝政大公爵的書記官們私下里表示了,你給我多少多少那啥啥,你出一斤糧食我找陛下給你開一斤五的收據,你如果能給我再多加點那啥啥和那啥啥啥,兩斤的收據也不是不可以,如果數量夠,成色好,三斤的收據我也能給你搞來!

    貴族們、領主們、富農們、豪商們恍然大悟,原來還可以這麼玩啊!原來面包要夾著奶酪吃啊!

    轉過這道彎的洛丹倫人民們充分發揮了主觀能動性,我糧食不夠,鐵器收不收,你給我開幾斤收據唄;我出驢馬幫你馱運物質,我不要錢,你給我開幾斤的收據唄;搞那麼復雜,大爺直接花錢買,你說吧,這收據你們卡洛斯陛下準備怎麼賣,開個價吧!

    一時間,困擾卡洛斯大軍前行的糧草問題迎刃而解,送糧隊伍從安多哈姆和達隆郡源源不絕的追趕著卡洛斯隊伍的腳步,士兵們甚至不用自己背負鎧甲行囊了,傍邊有農閑的民夫代勞,反正有泰瑞納斯陛下買單,他家不信仁慈睿智的泰瑞納斯王會拖欠整個地區所有人的錢!

    甚至有奧特蘭克國內的商人找上門,想要在這場盛宴中參活一腳,被卡洛斯拒絕了。

    大姑涼劃船不用槳,政治家殺人不用刀!

    看著自己的父親用一張在自己看來如同廢紙一樣的文書換來了整個達隆郡以及斯坦索姆地區民眾對自己的支持,卡洛斯在欽佩之余,也感到了凍徹心扉,寒入骨髓的涼意————政治真可怕!

    自己原本以為只要有了絕世的武功和強壯的身體,就能逆天改命。

    現在看來,自己還是太天真了,要是沒有自己父親善後,奧特蘭克王國的這頂鐵王冠恐怕能壓斷自己的脊梁啊!

    “哦,哦,卡洛斯,你的父親阿歷克斯大公爵真是厲害,真是了不起!”

    “和銀月城一樣骯髒的政治。”

    在圖拉揚和奧蕾莉亞的評論中,卡洛斯對于泰瑞納斯的忌憚又多了幾分。要知道,阿歷克斯可是高度贊揚過泰瑞納斯的政治智慧,說過自己自愧不如的話。如今自己這樣的坑泰瑞納斯,事後會不會被算總賬呢?

    帶著疑慮,卡洛斯派遣手下快馬加鞭的給父親去了一封信。

    當卡洛斯拿到回信的時候,整個人都輕松了,回信上只有一句話︰“要麼不做,要做做大,洛丹倫人民是你堅實的後盾!”

    “哈哈哈哈哈哈,我卡洛斯做好事從不留名,你們就叫我活雷鋒吧!”

    想通了關節的卡洛斯忍不住開始抽風。

    “他以前也這樣?看起來挺穩重一個人,怎麼一陣一陣的?”奧蕾莉亞問圖拉揚。

    “大概是卡洛斯特別的調整心情的技巧吧。”圖拉揚雖然對奧蕾莉亞主動和自己說話很開心,但是作為聖騎士,他又不能胡亂編排,只好小心的猜測道。

    “上次還是紅領巾,現在又變活雷鋒了,卡洛斯到底多少個外號?”奧蕾莉亞一臉的不再在。

    “我還听見過趙子龍和擎天柱,對了,還有小噴宇。”女神當前,圖拉揚果斷的賣著隊友。(未完待續。)

    ps︰  還欠4章,絕不賴賬,恩,絕不。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