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33章你若倒戈卸甲拱手來降,豈不美哉?

第133章你若倒戈卸甲拱手來降,豈不美哉?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 弦淮笳攏br />
    斯坦索姆作為人類世界在北方最重要和規模最大的城市,宛如群山中的明珠。←百度搜索→【←書ソ閱

    如果按照現代城市規劃當中的建築學來講,斯坦索姆的位置是非常不合理的。既不在交通樞紐位置,也不是地區的輻射中心,物流不便,發展前景狹小,完全起不到帶動當地經濟發展的龍頭作用。

    但是呀,想在這每天被異族、復仇者、邪教組織、上古殘留物、天命之滅世者盯著守著盤算著的艾澤拉斯世界混,就讓什麼現代城市規劃建築學閃一邊去吧,修建城市,能抗耐揍才是第一要務。

    以前來斯坦索姆的時候,卡洛斯還只是個小小的男爵,沒有資格,也沒有立場去關心斯坦索姆的城市防御問題,所以開開心心的和姐姐伊露西亞游山玩水領略城市風情去了。

    如今,作為洛丹倫王國搬來的救兵,卡洛斯可以肯定的說,泰瑞納斯被人給坑了。

    洛丹倫王國的國王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陛下被人給坑了。

    洛丹倫大陸最強人類王國,洛丹倫王國的英明神武仁慈睿智的國王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陛下被自己人給坑了。

    你tmd在逗我吧?

    卡洛斯看到盛大的歡迎儀式上斯坦索姆城里那些鎧甲 亮、戰袍光鮮的士兵就不止兩千人。現在又是農閑時節,看看那些跟隨自己大軍北上找機會賺錢的民夫,看看一路上路過的那些家有余糧的富庶村落。

    卡洛斯覺得斯坦索姆只要願意,緊靠斯坦索姆城和達隆郡兩地的積累就能武裝起來一只一萬人規模的軍隊。

    雖然新兵和老兵,農兵和職業戰兵差距很大,但是只要遵循高築牆、廣積糧、絕逼不浪

    的政策,北邊的祖阿曼巨魔怎麼也南下不了吧?

    更何況你斯坦索姆城里又不是沒有職業士兵?

    你們這麼吃力不討好的求我,求我們奧特蘭克軍團北上,是個什麼鬼?

    盛大的歡迎儀式,豐盛的晚宴,青春靚麗的侍女。

    卡洛斯是聖騎士。不是衛道士,沒有約束手下的將士,隨他們放松,自己則留在了會場和斯坦索姆的大貴族們聊天打屁。說著官方黑話。

    斯坦索姆城當地貴族甲︰“贊美偉大的奧特蘭克王國國王,英俊瀟灑、威武莊嚴的卡洛斯.巴羅夫陛下。贊美光明偉大、睿智仁慈的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陛下。為了洛丹倫王國和奧特蘭克王國源遠流長的傳統友誼,讓我們干了這一杯!”

    (我說的都是客套話,先說明白了,大爺您和灑家老總泰王是一個檔次的。我先把調調定了,你個小年輕的提條件可別太過分。)

    卡洛斯︰“應光明偉大、睿智仁慈的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陛下所邀,本王星夜來援,唯恐誤了在座諸位的性命。諸位都是聯盟干城,洛丹倫王國的國之棟梁。今如期而至,幸甚,幸甚。”

    (是你們老大求本王來的,好吧,你求我,我就來了。來救你們狗命了。大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都是在聯盟里混的人,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應景的歡笑聲後,繼續扯淡。

    斯坦索姆城當地貴族乙︰“北方的巨魔余孽囂張,本地防務松弛,幸得卡洛斯國王陛下馳援,然斯坦索姆地區安也,聯盟之幸也。”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們斯坦索姆防務松懈,這事泰瑞納斯陛下是信的。我們斯坦索姆拿巨魔沒有辦法,大家都是信的,大家都是為聯盟干事的人,卡王你也信了吧。)

    卡洛斯︰“國亂歲凶。部落肆虐,幸有安度因.洛薩元帥高舉義旗,七國同心,共抗獸人。本王自然也應當為聯盟貢獻一份心力。”

    啊哈哈哈哈哈……

    笑完啥也別說,再來一杯。

    大家都知道這些官方黑話沒有什麼意義,但是就算走形式過過場。還是免不了。

    一晚上的談話,遇到尷尬大家哈哈哈,達成默契大家哈哈哈,決定掠過話題大家哈哈哈,有的話語確實精闢,大家哈哈哈,最後想要散場了,大家哈哈哈哈哈哈。

    著名人類行為學研究者,青少年自閉癥專家級學者碇真嗣就曾對一名面部神經壞死的少女這樣建議道︰如果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表情面對不同的人,微笑就好。

    卡洛斯覺得說的真是精闢,哈哈哈一晚上,終于摸著點頭腦,幸虧自己高級外交辭令技能點出了高級,否則很可能就錯過了那些隱藏在字里行間的情報。

    曾經,卡洛斯有過奧特蘭克勾心斗角的,真是個骯髒的國度這樣的想法。小的時候甚至有過干脆去洛丹倫王國發展吧,這樣的念頭。等大了一點,見的多了,卡洛斯就不淡定了。

    無論奧特蘭克、吉爾尼斯、洛丹倫還是庫爾提拉斯,統統都是一個鳥樣。國王求名求穩,貴族求名求財,百姓求一個三餐保暖,風雨有庇。沒有什麼崇高的理想,沒有什麼偉大的信念,人類這個種族全是俗人,俗不可耐。

    當時的卡洛斯陷入困惑中,連續兩天滴水不進。等到餓的不行了,身體開始造反了,卡洛斯突然領悟了,俗有錯嗎?沒錯啊!連物質保障都滿足不了,談什麼精神世界的豐滿。

    從那以後,卡洛斯解開了一個心結,再也不糾結什麼精神潔癖了,先別管什麼過程是否正確,保證結果是好的再說。正因為自私自利是常態,慷慨奉獻太被人們捧上了道德的神台。

    有了這樣的認識,再參考一晚上的談話,卡洛斯有了一個比較靠譜的推測。

    斯坦索姆地區的所有貴族聯合起來騙了,或者說誤導了他們的國王,泰瑞納斯。

    首先需要科普一些知識。

    洛丹倫王國,是由許多大大小小的貴族組成的。這些貴族有些是阿拉索帝國時期的貴族,有些是當年的上等公民,有些是米奈希爾家族冊封的新貴族。整個洛丹倫王國就由這些成分復雜的家伙組成了上層統治階級。

    比如洛丹倫城的銀松森林附近大片土地,都是米奈希爾家族的領地,洛丹倫王國王室擁有絕對的支配權。

    比如壁爐堡。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西瘟疫之地,除了安多哈爾是泰瑞納斯授權建造的城鎮,其他土地屬于當年阿拉索帝國時期的開拓者們自己的地盤,這些家伙只是選擇加盟了洛丹倫王國而已。

    再比如斯坦索姆地區。那成分就復雜了。但是大體上還是可以認為是洛丹倫王國的的屬地。

    當你了解了這些,你就會發現龐大的洛丹倫王國內部,即有諸侯,又有加盟成員,即有郡縣制的委派官員。又有听調不听宣的地頭蛇勢力。

    很明顯,斯坦索姆地區的各個勢力不願意獨自應對來自巨魔的威脅,所以夸大其詞的向國王泰瑞納斯,向聯盟統帥安度因.洛薩匯報了情況。

    而南方的希爾布萊德丘陵地區,聯盟主力戰事吃緊。作為主要產糧地的斯坦索姆地區就顯得格外重要,泰瑞納斯和洛薩都不敢讓聯盟的後院亂起來。如果斯坦索姆地區大亂,聯盟在希爾布萊德丘陵地區的僵持戰略基本就破產了。

    因為光靠壁爐堡和銀松森林的糧食產出,根本滿足不了人類的需求。

    所以泰瑞納斯寧願吃虧上當,也要請卡洛斯北上,將巨魔的威脅扼殺在搖籃階段。

    “這骯髒而又美麗的世界啊。”卡洛斯忍不住輕嘆了一句。

    “恩?你突然發什麼感慨?”圖拉揚在一旁不解的問道。

    “等你長大了。成了大貴族就懂了。”卡洛斯用看孩子的眼光看著圖拉揚。

    “嘿,你是在提醒我應該稱呼你國王陛下嗎?”圖拉揚不滿的問道。

    “請務必不要。崇拜和恐懼都是距離理解最遠的情感。賽丹.達索漢老師都已經跪倒在權勢之下,張口陛下閉口大人,我現在朋友很少,你不要惡心我了。”卡洛斯有感而發。

    圖拉揚听到卡洛斯這麼說,立馬高興起來,一位國王親口承認他的朋友不多,你算一個,這可是了不得的榮耀。

    “卡洛斯,你給我講講。一晚上你們說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套話,我完全不知所謂啊。”圖拉揚苦著個臉的請求著。

    “談好了,剩下的都是細節了。”卡洛斯說道。

    “啊!?”

    “我們出力,他們出錢出糧出物資。底限是斯坦索姆城不破,如果達隆郡能保平安,另有重謝。”卡洛斯解釋道。

    “你沒有逗我吧?泰瑞納斯陛下幾次征兵,都是從洛丹倫城和壁爐谷抽調的男丁,斯坦索姆地區的征兵人數並不多,如果願意。他們隨時可以武裝起來一支大軍啊,僅僅是守住斯坦索姆?”作為洛薩的副官,圖拉揚知道聯盟不少內幕消息,被卡洛斯的話語給驚呆了。

    “奇怪嗎?”

    “奇怪。”

    “斯坦索姆地區可是郡縣制喲。”

    “不懂。”

    “守備部隊可是泰瑞納斯陛下發糧餉的正規軍喲。”

    “然後呢。”

    “希爾布萊德戰役打響後,是不是斯坦索姆派了五千人的部隊去正面戰場。”

    “是的,事後泰瑞納斯陛下好像要求斯坦索姆地區至少再七千人的部隊。但是後來零零碎碎的來了五千人不到。洛薩元帥為了這個事很不高興的。”

    “你還不懂嗎?”

    “不懂,你痛快點。”

    不再賣關子,卡洛斯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斯坦索姆人吃了空餉。”

    “嗯?什麼!”

    “你小聲點。”

    “吃空餉?什麼意思!”

    “早些時候,斯坦索姆是有正規軍的。然後他們調走了。征兵,他們也征集了農夫。然後呢,訓練新的士兵,他們根本就沒有訓練。現在的整個斯坦索姆,估計就我們今天見的那兩千的儀仗隊能打仗了。”

    “……”

    圖拉揚的嘴巴張開又閉上,張開又閉上,想說點什麼又覺得無話可說。

    “就今天見面那兩千人,都只有前排的那一千多人像那麼回事,後面站著的家伙都是些剛放下鋤頭的菜鳥。要不是眼楮好,看見這個,今天晚上我也不會獅子大開口。”卡洛斯仍不住哼了一聲。

    “你怎麼看出來的?”圖拉揚不解的問道。

    “記得我們觀閱部隊用了多久嗎?”卡洛斯循循善誘道。

    “十分鐘不到吧。”圖拉揚回憶了下,不太肯定的說。

    “凡是參加過隊列訓練的家伙。誰不會偷懶省力。連十分鐘儀仗都不能保持的家伙,你跟我說不說菜鳥是什麼?”卡洛斯推了推並不存在的眼楮,“真相只有一個,不是斯坦索姆的貴族們貪生怕死,而是他們在為之前的短視而補債。”

    圖拉揚听完。想了想,明白了。

    巨魔常年被高等精靈打壓,早已不成氣候。雖然聯盟在希爾布萊德丘陵地區和部落進行著血戰,但是斯坦索姆地區跟個大後方一樣,依然是歌舞升平的祥和之地,那幫子貴族根本沒有戰爭的實感。之前又趕上農忙時節,為了搶收,偌大個斯坦索姆地區為了兩千人的兵力補充拖了聯盟三個月。恐怕是以偶個月干完活兩個月訓練,然後上戰場吧。

    而事後,貴族們享受著征調兵丁之後泰瑞納斯給予的補償待遇。想著反正我是大後方,何必火急火燎的繼續訓練軍隊呢?現在聯盟在打仗,訓練士兵的成本比和平時期貴多了,慢慢來吧。

    如果這樣想,一切都解釋得通了,包括洛薩元帥吩咐自己不要和卡洛奇起爭執的奇怪囑咐,包括卡洛斯一路上的千里馳遠,包括第一時間將部隊卡在關隘要道的決定,包括一路上對于南下流竄的零星巨魔無人清剿的疑惑。

    都不提偌大個斯坦索姆地區只依靠民兵組織防御的問題了,就說這麼大個斯坦索姆城。居然只靠兩千個士兵防御,城牆的守衛安排完估計就沒人了吧。

    “我會如實和洛薩元帥匯報這件事的。”圖拉揚听完,冷著臉說道。

    “你會死的很慘的。”卡洛斯用手托著下巴,無所謂的說道。

    “他們敢傷害我?傷害一位聖騎士?傷害聯盟大元帥洛薩的唯一一個副官?這里可是斯坦索姆城。別忘了,我們白銀之手聖騎士團的總部可就在斯坦索姆大教堂!”圖拉揚仿佛听見了什麼天大的笑話,言語亢奮,神情激烈。

    “你想哪去了,他們還等著我們當救世主,怎麼會殺你。我是說你去找他們告狀,會被洛薩元帥罵死的,這麼個死法師很慘的。”卡洛斯解釋道。

    “啊哈!?”圖拉揚不相信。

    “你知道不,圖拉揚,當了國王之後,我發現了一件事。”

    “你說。”

    “追究責任是在勝利或者失敗之後才應該干的事情。”

    “你說的沒錯。”

    “你說的也沒錯,但是你沒有考慮這麼做。”

    “……”

    圖拉揚發現自己被卡洛斯的語言陷阱繞進去了。

    但是卡洛斯說對了,自己的眼里揉不得沙子。

    “我都能有所察覺,你當泰瑞納斯和洛薩兩個大叔就猜不到點什麼?大家都不說罷了。之前,我考慮過很多,為什麼洛丹倫會向奧特蘭克求救,為什麼泰瑞納斯不自己派兵,他手里應該絕對不止那點力量。通過今天,我算是明白了。”

    “明白什麼?”圖拉揚還是不明白。

    “救援斯坦索姆這個事,不能讓洛丹倫王國內部的軍隊來干,至少不能讓銀松森林或者壁爐堡的人來干。”

    “額,好像有點道理。”

    圖拉揚品出了點味道。

    “我洛丹倫城和壁爐谷的人為了聯盟在希爾布萊德地區和部落的獸人食人魔打的天昏地暗,你斯坦索姆的人一天吃飯喝酒泡妹子?估計壁爐谷出生的還好些,你讓洛丹倫城附近的人來,那樂子就大了。和貴族之間的利益妥協不同,底層人民的愛恨實際上單純得不講道理。”卡洛斯說完,伸了個懶腰。

    “那你準備怎麼辦?關于巨魔。”圖拉揚也伸了個懶腰,準備在睡覺前問最後個問題。

    “守著唄,精靈都不急我們急個啥。”卡洛斯回答。

    “那我睡覺去了,你人多,你是主帥,我配合你。”圖拉揚點了點頭。

    “喂,聖騎士又不禁欲,那麼多水嫩嫩的小姑娘,不去找一個?”卡洛斯調侃道。

    “我的女神只有一個!”圖拉揚義正言辭的拒絕了。

    “喂,我教你個咒語,你下次對著奧蕾莉亞說,說不定有用哦。”卡洛斯惡意滿滿的說著。

    “!!!”圖拉揚連忙問道︰“什麼玩意?”

    “你這樣,張開五指,然後收回中指和無名指,掌心向外置于胸前。注意,念咒語的時候記得保持微笑。”

    “怎麼這麼別扭?”圖拉揚嘟囔著,“這咒語什麼用啊?”

    “听說能提升好感度。”

    “哦,那你說吧。”

    卡洛斯深深吸了兩口氣,先忍住自己的笑意。

    “咒語很簡單的,就五個音,但是你發音和吐字要清晰。”

    “哦,哦,你快說。”樸質的小青年圖拉揚對于任何對自己的愛情之路有幫助的事物都勇于嘗試。

    咒語就是,卡洛斯用手指掐著自己的大腿,然後說道︰“妮可妮可妮!”

    “我去睡覺了。”圖拉揚面無表情的轉身離開。(未完待續。)

    ps︰  欠賬6章,還在能力範圍內,假期完了破事就少了,6章而已嘛,一個星期內還完。妥~~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