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23章 這只珍藏了二十多年的雪茄

第323章 這只珍藏了二十多年的雪茄

    </script>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老實回答吃喝享樂吧,別人覺得你特庸俗。

    高雅點回答為了發現未知的奇妙吧,你身份地位低點會被人噴腦子不好。

    中庸點說不知道吧,關懷智障的友愛目光就會匯聚在你身上,一張張犯賤的笑臉統統在告訴你————雖然你是傻的,但是爸爸愛你!

    所以很遺憾,答案真它喵的殘忍。

    人這玩意兒,就是為他人而活。

    有了這樣的領悟,一身純白禮裝的卡洛斯看著哈維尼如同街頭暴走族一般的嘻哈造型和嘴角的粗大雪茄,依然能友好的伸出自己的手。

    “啊哈哈哈,卡洛斯陛下,抱歉,抱歉,你看,戰爭勝利了,小伙子們舉辦了一次環鐵摩托拉力賽,盛情難卻啊,盛情難卻。”

    哈維尼看了看自己的油跡斑斑的露指皮手套,在自己的小跟班的肩膀上擦了擦,想想還是不太合適,就脫了下來,伸出手掌準備和卡洛斯握手,覺得還是不太合適,然後又在自己的小跟班的肩膀上擦了擦,最後才和卡洛斯完成了見面的禮儀。

    卡洛斯眼角狂跳,違心的說道︰“哪里,哪里。聖職者,不應該是高高在上的牧師老爺,而應該俯下身段傾听民眾的疾苦。向哈維尼大主教這樣始終保持從人民中來到人民中去的工作作風,實在是我輩楷模啊。”

    “不愧是阿隆索斯.法奧大主教的得意門生,覺悟就是高!”

    哈維尼原本因為出門飆車耽誤了會面時間被卡洛斯堵在自家門口的尷尬一掃而空。這個說不清是矮人大叔還是矮人大爺的大主教兩眼淚汪汪的伸出另一只手握住卡洛斯的手掌不停的搖晃,一副肝腸寸斷覓知音的神情。

    喂,喂,手套,機油,老子的白衣服!

    很多人其實有種誤解,以為白色的布匹是布胚,不值錢,這其實是很大的謬誤。

    所謂的白色,基本指的是純白,米白,月白三中顏色。

    艾澤拉斯因為原材料的問題,生產出來的布匹毛胚都是泛黃的,想要得到白色的布匹,需要印染。雖然魔法藥劑學的發達讓能夠用于印染的染料並不稀缺,想要得到三白布匹,卻不太容易。

    米白色最簡單,用大量的漂白粉褪色,再加透明染料掛漿,就能得到,這也是大多數市民所喜愛的“體面的白襯衫”所使用的白布來源。然而米白色的衣物非常容易褪色變色。

    純白色,就麻煩的得多了,比米白色更柔和的光澤,更耀眼的質感,能長久的保質期。一匹純白色的原布幾乎等價于十倍的銀幣。而因為工藝問題,有能力生產純白布料的染坊很少,無形中也推高個布價。

    而月白色,很遺憾,人類生產不出來。作為達納甦斯的拳頭產品,暗夜精靈的月布一直是暢銷人類世界的拳頭產品。高端大氣上檔次,低調奢華有內涵,時尚簡約國際範,說的就是這種產品。而暗夜精靈生產的月布,更是魔法親和極高的材料,一身月布長袍,至少能附加三四個法術,簡直無情。

    唯一的缺陷,就是容易髒,招灰,吸油,穿這麼一身,簡直強迫你注意儀容儀表,恨不得踮著腳走路。而且清洗不易,水洗無用,得用清潔術干洗。

    卡洛斯看著袖口混著汗漬的油跡,左邊胸口有些隱隱作痛。

    掏出鑰匙開了門,哈維尼將卡洛斯一行迎進了客廳,留下自己的小跟班端茶遞水招待客人,自己刺溜刺溜的上了二樓叮鈴 啷的就是一陣雞飛狗跳。

    等到卡洛斯第二杯茶水喝了一半,哈維尼終于換洗完畢,人模狗樣的下了樓。

    “讓你久等了,我的朋友。”

    還真別說,人靠衣裝佛靠金裝。

    高領冠,流甦墊肩,秀金披風,端莊威嚴的主教袍,再加上綁扎的一絲不苟的大胡子,很難把眼前這個慈眉善目端莊威儀的大主教和之前那個過秋名山五連發夾彎都不帶點剎車的暴走族矮人聯系到一起。

    “哪里,您珍藏的茶葉很不錯。”

    卡洛斯不軟不硬的頂了一句,小小的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然而哈維尼也不知道是真沒有听懂還是裝沒有听懂,哈哈一笑,神奇的從身後掏出一只長盒子。

    “來來來,嘗嘗老夫珍藏了二十多年的上等雪茄。”

    哇,此,熱,發,科!

    卡洛斯一口老血卡在胸口。

    我說大主教閣下,不知道你找我到底是干什麼來著,我找你是為了談正事啊!

    雖然不滿,但是卡洛斯還是和哈維尼莫名其妙的開始吞雲吐霧。

    別說,味道挺正!

    “現在的年輕人啊,越來越沒有耐心,無視權威,崇尚自我,追求特立獨行。就比如這次的什麼環鐵摩托拉力賽,雖然我們打贏了,光復了丹莫羅,但是洛克莫丹還在獸人手里。為了這次這次的比賽,清理賽道,至少四十個單位的物資的運輸被延緩。本來,我向麥格尼陛下提議取消或者延緩這次比賽的,把燃油送到前線不好嗎?但是國王陛下說適當讓人民放松也是很必要的,鐵爐堡壓抑了這麼久,是時候開心開心了。沒辦法,既然無力阻止,那麼就只能加入其中。”

    哈維尼深深的吸了一口,片刻之後才緩緩吐出,然後繼續說道。

    “第一名。就老頭子我,在兩百多個不知好歹的小崽子們的圍追堵截之下,還是拿到了第一名,哈哈哈哈,侏儒的第一代兩輪載具的實驗駕駛員,老夫可是報名參加過的,那幫小崽子跟我斗,還嫩了點。”

    听著哈維尼侃大山,卡洛斯一開始雲里霧里,不知所謂。但是听著听著,就听出了味道。

    果然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最近幾十年,願意學習聖光之道,當牧師的矮人越來越少,當士兵,當探險家,當鐵匠,當礦工,什麼都好,只要能揮灑青春和汗水就行。

    哈維尼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矮人的性命是寶貴的,一個牧師一生能救死扶傷多少人,這個視個人能力而定。但是每一個聖職者都是矮人王國寶貴的財富。

    當牧師需要大量的研究學習,越來越多的年輕矮人厭倦了這種空洞的書本學習,寧願加入冒險家協會推斷幾百年前的大盜賊的性格傾向推斷藏寶地也不願意對著經卷祈求聖光的恩賜,這不是個好現象。

    所以在听聞聖騎士這種職業的誕生後,哈維尼欣喜若狂。

    你要砍,就去砍,你要戰,那便戰,聖騎士也能救死扶傷啊!

    雖然卡洛斯和哈維尼看似不著邊際的在侃大山,但是用比喻,擬人,隱喻,代指等多種方法,兩人還是完成了最基本的交流。

    一個可敬的老人。

    卡洛斯在听懂了哈維尼的擔憂後,原諒了他之前的無力。

    空洞的尊敬是無法維持長久的,參加那個什麼環鐵摩托拉力賽,也是為了在年輕人中保持自己的影響力,這是個可敬的老人。

    然而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我尊敬你不代表我就要無償的給予你。

    雖然說聖騎士之道的修煉方式被聯盟內部死死的卡在了白銀之手騎士團內部,被泰瑞納斯和阿隆索斯.法奧當做籌碼的一部分。但是卡洛斯是誰?奧特蘭克的國王,當代最強聖騎士,聖騎士行為操典的撰寫人之一。

    和尚摸得,道士摸得,我就摸不得?

    出于狹隘人類主意設置的人為障礙,卡洛斯本來就不太滿意,但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承認,姜還是老的辣。

    如果沒有那些人設置的障礙,此刻自己又怎麼撈好處呢?

    賣了你,你還要先幫我數錢,然後再三謝謝我,這種感覺真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