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24章 規格內的戰斗(1/14)

第324章 規格內的戰斗(1/14)

    【不得不承認,布萊恩.銅須是個冒險界的天才,有他的地方,總是充滿了驚奇的發現,以及陷阱、爆炸、追兵。

    雖然這樣偽裝佣兵的日子過著其實挺愜意也挺充實的,但是在灼熱峽谷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我還是想念陛下,想念同僚,想念奧特蘭克的雪。我發誓,我再也不抱怨故鄉的冬天了,我寧願在冰天雪地里做三百六十度托馬斯回旋也不願意在這里吃烤肉,然而生活還得繼續,使命還得繼續,就如同我為這支臨時佣兵團取的名字那樣————信念。】

    侍衛長撅著屁股用別扭的姿勢寫著個人日記,直到胸口有些發悶了才合上日記本,枕著雙臂閉眼小睡。

    和國王卡洛斯在摩根的崗哨分離後,他們這一百多號近衛軍得到了一個秘密的使命————護送布萊恩.銅須前往瑟銀崗哨。

    然而當這些奧特蘭克的好小伙一路艱辛的穿越黑石山,抵達了灼熱峽谷,才發現了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惡劣的氣候,惡劣的環境,惡劣的敵人和盟友。

    瑟銀崗哨修建在灼熱峽谷西北偏北的一片峭壁之上,听多了布萊恩.銅須和他的探險家小隊所訴說的黑鐵矮人黑歷史,再和瑟銀兄弟會的人見面,果斷明白了什麼叫黑鐵矮人最後的理智。

    是的,瑟銀兄弟會不仇視銅須矮人,而是冷漠的對待所有人。

    不是所有人都會臣服于力量,比如瑟銀兄弟會。

    在老索瑞森召喚出炎魔之王拉格納羅斯後,黑鐵矮人變成為了火元素的奴隸,或者說成為了炎魔之王力量的奴隸。屈服于炎魔之王的偉力,黑鐵矮人的行動方針必須優先服務于拉格納羅斯,這讓一部分不願意跪著生的黑鐵矮人心生不滿。而小索瑞森,也就是暗爐城此刻的索瑞森大帝的政略,更讓瑟銀兄弟會的成員不滿。

    終于,抓住機會,蓄謀已久的瑟銀兄弟會背叛了暗爐城,在灼熱峽谷的高山峭壁上建立起了基地,時刻注意著大熔爐內曾經的同胞。

    而現實就是這麼可笑,瑟銀兄弟會找到的第一個盟友,居然就是一心向黑鐵矮人復仇的希爾薇.摩根。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無論是瑟銀兄弟會還是摩根民兵團,在秉承著這個原則的情況下,居然打成了同盟。

    在摩根夫人的特使帶路下,布萊恩.銅須和卡洛斯的近衛軍才登上了曲折的山道,見到了瑟銀兄弟會的黑矮子們。

    “不用如此緊張,和被奴役的屈辱相比,老一輩的陳年舊賬不值一提,瑟銀兄弟會歡迎所有願意做朋友的家伙,即使他是個銅須矮人。當然,你們得先證明你們的友誼。”

    當瑟銀兄弟會的負責人對布萊恩.銅須說出這段話之後,侍衛長敏銳的察覺到,麻煩來了。

    如何獲得過命的交情?

    當然是用命去拼!

    瑟銀崗哨的麻煩不小,熔岩生物、獸人巡邏隊、黑鐵矮人的獵奴者以及魔像傀儡。

    三錘大戰的時候布萊恩.銅須還沒有成年,但是他的兩個哥哥都是那場戰爭的參與者,對于能夠近距離的探听黑鐵矮人的秘密這件事,布萊恩.銅須興致盎然。

    帶著小的們,布萊恩.銅須玩起了秘密潛入,一溜煙的混進了大熔爐,去打探消息,然而苦活累活,就輪到侍衛長這批人來干了。

    獵殺巨型熔火蜘蛛,清洗對瑟銀崗哨有威脅的黑鐵矮人營地,銷毀黑鐵矮人的重型作戰傀儡並回收材料,驕傲的奧特蘭克近衛軍們樂此不疲。

    為什麼?

    因為瑟銀兄弟會是給報酬的。

    很難想象,瑟銀兄弟會的成員,這些能夠正常交流的黑矮子居然一大半都是技藝卓絕的工匠。人類世界價值千金的附魔武器,這里成捆的堆放在庫房里,各種珍貴的金屬材料被隨意擺放在鍛爐旁。

    卡洛斯在臨別前的最後條命令是收集灼熱峽谷的地型資料,為大部隊開進做好先期準備。這條命令和近衛軍的小伙子正在做的事情並不違背,侍衛長也就沒有刻意去制止。

    畢竟,每個戰士都希望自己有一套堅固耐用的鎧甲,一柄值得信任的好武器。

    在不知道殺了多少巨型熔火蜥蜴後,近衛軍終于初步取得了瑟銀兄弟會的信任,那些大工匠願意為人類朋友打造鎧甲武器。

    而代價,就是完成瑟銀兄弟會發布的各種任務。

    近衛軍團是職業軍人,采集材料什麼的被小伙子們天然的抵觸,剩下的就只有殺戮任務了。

    十多人陪著布萊恩.銅須去大熔爐探險,剩下的人在瑟銀崗哨補充完物資後,策劃了一次清洗行動。

    侍衛長準備用一個超過駐防部隊超過三百人的黑鐵矮人營地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行動非常成功,並不擅長和人類打交道的黑鐵矮人被近衛軍團打了個措手不及,明明在人數上有三倍的優勢,卻被玩穿插分割的近衛軍團幾近全殲。

    一場輝煌的勝利。

    即使黑鐵矮人啟動了幾台重型作戰傀儡,但是在希爾布萊德和食人魔交過手的近衛軍團知道該怎麼對付大型的敵人。

    在爆炸物和重錘的沖擊下,重型作戰傀儡最終轟然倒地。

    當侍衛長一腳踏在保費的重型作戰傀儡上,剛想裝個逼的時候,悲劇發生了。

    重型作戰傀儡的能量核心發生了爆炸。

    當然,爆炸並不劇烈,僅僅是將侍衛長的腳震麻了而已。

    然而失去平衡的侍衛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地上有一塊尖石頭。

    侍衛長的尾椎骨和石頭尖來了一次你死我活的踫撞。

    侍衛長陣亡……

    “頭,好點了嗎?這是今天的午飯。”

    當照顧自己的家伙端著盛有烤白蜘蛛肉的餐盤走進房間的時候,侍衛長第一時間從昏昏欲睡的狀態警醒過來。

    在發現了是自己人後,侍衛長松開了藏在袖口里的匕首。

    “哈,又是白蜘蛛肉。”

    “額,還有煙燻噴火龍肋排,我去給您換一份?”

    “我想吃菜,水靈靈,鮮嫩嫩的蔬菜!”

    “頭,別說了,我也想啊!”

    無奈的搖了搖頭,侍衛長扯過兩個墊子墊在屁股下面,艱難的翻了個個,坐起來吃飯。實際上這樣的傷勢,牧師三兩下就能治療好,唯一的問題是偌大一個瑟銀崗哨就沒有一個牧師。摩根財團的家伙答應下次運貨過來的時候帶兩個恢復卷軸應應急,然而距離下一次運貨,至少還有一周的時間,可憐的侍衛長咽著和蟹肉差不多口感的白蜘蛛肉,思索著一會上廁所該用什麼姿勢。

    真它喵的煎熬啊!

    陛下,您什麼時候來接我們回家啊!(未完待續。)